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6章 下马威
    “一号小组,马上停止行动。”

    眼看那一队特警就要冲击,田下荫是真的急了,连忙发出了停止行动的命令。

    刹那,机场上出现了一幕无比怪异的现象。只见,十数名全副武装的特警,正以一种冲锋的姿式向前狂奔。但是,下一刻,这些特警,却象是来了个紧急刹车,一下子身形一滞,僵在了当场。

    他们也被田下荫这突然停止行动的命令给弄糊涂了,一时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张特使,您好,我是华夏驻倭岛大使馆的参赞焦云鹏。”

    舷梯下,从红旗车里出来的中年人,热情地握住了张横的手,一边自我介绍道。

    焦云鹏三十五岁,做为华夏的一名外交官,虽然年纪不大,但在外交界却是名声不小,尤其是他机智百辩,犀利而又诙谐的风格,被国际上称为华夏玉狐狸。许多外交官遇到他,都是感觉非常的头痛。

    这次华夏驻倭岛大使馆,特意派出了他这位干将,前来为张横接机。

    “焦参赞,您好!”

    张横与焦云朋紧紧地握了握手,脸上的神情却是变得有些莫名。

    他自然是看到了,不远处那些正向自己这边冲过来的特警,更是见到了这些家伙,突然来了个紧急刹车,一下子变成木偶的怪样。

    这让张横心中不由冷笑。

    这次别看张横是孤身一人,前来倭岛,看似冲动之极。但是,在来此之前,他也考虑到了许多问题,并做出了周密的安排。

    倭岛可不是华夏,孤身犯险,张横自然也不会大意,更不会是自投罗网,来送死的。所以,他也想到了,乙贺流有可能会利用国家机器的力量,来对付自己。

    张横就算最自大,却也不敢与国家机器这样的大杀器抗衡。因此,要破这样的局,自然就得同样利用对等的力量。

    张横如今的身份可不是草根,除了神龙组成员这个牛皮哄哄的背景外,他还是澳岛军方的特派员。

    当日澳岛蛟龙特种队的翟鹏少将,为了拉笼张横,特意把军方的一个特派员名额给了张横,以便他今后在外行事方便。

    张横一直就没用过这个身份。不过,这次却是正好派上了用处。

    在离开苏洲前,张横打电话给了翟鹏,把自己要前往倭岛的事简略地说了一遍,并要求翟鹏为自己安排在倭岛那边的行程。

    翟鹏立刻就明白了张横的意思,这才会与华夏驻倭岛大使馆联系,让焦云鹏参赞,前来接机,为张横此次倭岛之行保驾护航。

    此刻,看到那些倭岛的特警这副怪异模样,张横心中偷着乐。

    “张特使,请上车!”

    焦云鹏亲自为张横拉开了车门:“使馆方面,已为张特使安排了房间。”

    “谢谢焦参赞。”

    张横由衷地道,坐入了车子的后座。

    “你们这是干什么?”

    为张横关上车门,焦云鹏的神情陡地一凛,目光望向了不远处那队全副武装的特警,对着领头的一名小队长喝道。

    “呃!”

    那名小队长浑身一震,一时却张口结舌。

    直到现在,这名小队长还没弄清楚,他们的长官田下荫怎么会出尔反尔,在行动的最后一刻,竟然下达了停止的命令。

    现在,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做。面对华夏大使馆参赞焦云鹏的责问,他根本无言以对。

    候机大厅的通道中,田下荫密切地观注着机场这边的情形,听到耳机中传来焦云鹏的喝问,田下荫额头上的汗不由再次滚滚而落。他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此刻,机场那边的景象确实是有些出格。一队全副武装的特警,做出冲击的姿式,僵在那边。

    在他们的对面,正是华夏大使的车辆,其中四名华夏大使馆的保安人员,也是个个如临大敌,拿出了武器,指向了这队特警。

    远远望去,双方完全是处于一种对峙的状态。

    这副影像,在任何人看来,都会感觉到,这是倭岛特警,与华夏大使馆的人发生了冲突。

    这可绝不是什么好现象,尤其是在这人流量极大的机场,更是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乘客,其中不乏来自各国的媒体记者。

    要是这一幕情形,被什么有心人拍摄下来,发布到媒体或网络。那么,这绝对会造成不可预料的巨大影响。他田下荫这个小小的警司,哪里能承受这样严重的后果?

    一念及此,田下荫的脸色已是死灰一片。如果再不尽快处理好眼前的状况,他这回算是真的完了。

    幸好,田下荫在警界也滚爬多年,积累了不少的经验。刹那的愣怔,他陡地回过了神来,猛然做出了决定。

    “一号小组听着,马上保护华夏大使馆的车辆。”

    田下荫急中生智,灵机一动,改变了这次行动的目的。从抓捕目标,一下子改为了保护。

    “嗨!”

    机场中的小队长,神情不由一震,他马上领会了田下荫的意图,立刻答应一声。

    这下,他也有了底气,向着焦云鹏一个敬礼:“上尔京警备区特警第一大队第一小组,受田下荫长官之令,前来保护华夏大使馆贵客。”

    说着,他陡然转身,对着身后的一众特警队员道:“列队,护卫!”

    “嗨!”

    一众特警队员齐齐应诺,刹那分成了两队,站立在了红旗车的两边,从车辆边一直排到了那架波音七三七的舷梯下。

    看这个架势,似乎正是为了保护这架飞机的客人,专程前来护卫的。

    “哇!原来这些特警是前来保护那架飞机上的客人。”

    候机室里,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各国客人,不禁发出了一阵感叹声。

    刚才,看到特警冲出去,似乎是要抓捕什么人。但是,现在这些气势汹汹的特警,竟然变成了护卫那架飞机上下来的客人,这样的情形,确实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当然,客人中也有见识不凡的,已认出了那辆前来接机的加长红旗,是华夏驻倭岛大使馆的车辆,这让他们心中更加的惊奇,不禁一个个满心的疑惑:这架显然是专机的飞机上,到底坐的是什么人?为什么华夏驻倭岛的大使馆派出了专车,前来接机。而且,连倭岛的特警,也派出了人员前来护卫。

    难道华夏有什么重量级的人物,出访倭岛吗?

    可是,这又不象,似乎倭岛方面并没有什么政要出面前来接机,各方面的新闻,也没有报导最近有什么重要人物到访倭岛啊!

    一时间,这些人确实是被眼前看到的怪异一幕给弄糊涂了。

    “混蛋,浑蛋!”

    候机楼上,伊腾正太却是气得七窍生烟,跳着脚大骂起来。

    原本是来抓捕张横的特警,现在却成了这副前来护卫的样子。这无疑就是狠狠地打了他伊腾正太的脸。

    现在的伊腾正太已是恼羞成怒,恨得牙痒痒。

    但是,他却也知道,这是形势所迫,不得以才会变成这样的结果。他纵然是气急攻心,却也是无可奈何。

    “混蛋!姓张的,就让你得意一会,看你能在我们上尔京蹦达多久?”

    伊腾正太咬牙切齿,目光怨毒地望了一眼那边的张横,狠狠地念道了一句,转身就走。

    这次抓捕张横的行动,已然是一败涂地,甚至成为了笑话,他自然不愿再看下去。

    乒乒乓乓!

    在一众特警的护卫下,红旗轿车的车门关上,缓缓地启动,尾部喷出一团尾汽,刹那扬长而去。

    透过车窗玻璃,望着那边一个个僵化的倭岛特警,张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

    不过,张横心中却也明白,倭岛之行,这仅仅还只是开始。虽然一踏入倭岛的地面,就给了暗中想对付自己的那些家伙,一个下马威。但是,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更加风狂雨骤的阴谋。

    有大使馆的车子接送,一路通行无阻。焦云鹏也早已为张横安排了住宿,张横终于平安地踏上了倭岛的土地。

    “什么?抓捕姓张的行动失败?”

    伊腾农庄里,最中央处的那座木屋中,伊腾魁浩一直在等待着消息。

    此刻,听到传来的音讯,伊腾魁浩不禁勃然大怒。

    轰!

    劲气横逸,灰尘滚滚,伊腾魁浩面前的一张茶几,被他一掌击成了粉碎。飞溅的木屑,把整个堂屋弄得一片乌烟瘴气。

    所有人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吱声。大家可都清楚家主的脾气,在发怒的时候,谁触了他的霉头,那就是谁倒霉。

    屋中一片寂静,气氛无比的压抑。

    “哼,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好半天,伊腾魁浩这才稍稍平息了一下怒气,目光阴厉地望向了跪在地上的伊腾正太。

    “家主息怒,这是属下疏漏,没有完全了解对方的背景,以至于出现了这样的状况。”

    伊腾正太伏在地上,连连叩头,这才解释道:“不过,属下愿戴罪立功,这一次必然让目标死无葬身之处。”

    首次行动失利,伊腾正太心中也是窝着一团火。此刻,更是在伊腾魁浩面前,要立下军令状。

    然而,还没等伊腾魁浩答应,突然,一声娇笑响起:“咯咯,区区华夏人,何足挂齿,家主,属下愿为此效力。”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