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7章 暗棋
    堂中突然响起的声音,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的目光都刷地一下凝注到了说话之人的身上。

    那是一个妖娆的女子,虽然穿着宽松的和服,但仍是难以掩饰她玲珑的身材。

    只是,让人感觉奇异的是:这女子的面容似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纱,怎么也看不清她的容貌。

    女子正是伊腾家族第二代中另一个杰出的人物,名叫伊腾妖妖。在家族中,她是第二代里排行最末。

    但是,她从小就有奇遇,修为却是在同辈人中堪称侥侥。因此,她一直负责伊腾家族的执法。

    伊腾家族,经营这么多年,不仅有着自己的商业集团,暗中更是有着许多见不得光的产业。而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就全是由伊腾妖妖去处理。

    别看伊腾妖妖是个女子,但她为人心狠手辣,铁血无情。常常谈笑间便能让人血溅五步,可以说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狠辣角色。在家族中,所有人对她都是敬而远之,背地里更是称这个冷血无情的女人为蛇蝎娘子。

    此刻,见到她出面,所有人不由都是齐齐禁声。连伊腾正太也不由微微缩了缩身子。

    从骨子里,伊腾正太也是有些畏惧自己的这位族妹。

    “家主,此事既然无法用世俗手段解决,属下愿为家主效力,处理这个麻烦。”

    伊腾妖妖朦胧的脸庞陡地闪过了一抹厉色,向上面的伊腾魁浩深深地弯下了腰,一副绝然的样子。

    “好,由妖妖你出手,老夫就放心了。”

    微一沉吟,伊腾魁浩点了点头。

    昭日大酒店,是东尔京一家五星级涉外宾馆,平时许多国家的大使馆的贵宾,都住宿在这里。

    张横就被焦云鹏安排在了此处。

    晚上,在焦云鹏的主持下,华夏驻倭岛上尔京大使馆的所有工作人员,为张横召开了一个小规模的欢迎宴会。

    因为这段时间,大使回国叙职,所以,这里全由焦云鹏这位参赞负责一切事务。

    对于张横这位年青的军方特派员,焦云鹏心中也是充满了好奇。不过,多年的外交生涯,却养成了他的城腑。

    因此,这一次招待会,宾主之间相谈甚欢,对于张横来东尔京的目的,以及在机场上为什么会遭到倭岛警备区特警,意欲抓捕的事,却是一字未提。

    宴会直到晚上九点多才结束,张横送一众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下楼,来到了昭日大酒店的大堂。目光扫过,张横的神情顿时变得异样起来。

    昭日大酒店中,此时此刻的大堂却是人头济济。今天晚上,到来的客人似乎特别多,正聚集在大堂里。

    其中一个旅游团和一个摄影组引起了张横的注意。

    旅游团全是身穿异族服装的少数民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数量有二三十个。如果换了别人,肯定看不出他们是属于什么种族。但是,张横却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因为,这些奇异服装的人,正是来自巫王寨的九黎巫族。

    那个满头小辫,面蒙面纱的女子,不是巫王彩云飞又会是谁?至于其中一个身穿葛布麻衣,看起来有些驼背的老头儿,正是如今九黎巫族的大长老扎哈。

    当然,旅游团的那个领队,也是张横的老熟人朱礼宾。甚至那个手里摇着小旗的导游小姐,张横也依稀熟悉,好象就是巫王彩云飞身边的一名丫头。

    这支旅游团的队伍,完全就是巫王寨的人所组成。他们看似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用当地的土话议论着,貌似很悠闲的样子。但是,每个人却不时地观察着四周,一个个无比的警惕。

    巫王彩云飞和大长老扎哈,更是暗暗地向张横眨了眨眼。张横报以会心的微笑。

    张横自然清楚,巫王彩云飞之所以会突然来到倭岛,并入住昭日大酒店,这完全就是接到了自己的信息,特意赶来的。

    显然,他们也是乘坐了包机,才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迅速到达。

    张横脸上露出了一抹欣然之色,对于巫王彩云飞他们的到来,心中感到非常的欣慰。这说明,他们对自己这个新巫王非常的重视,自己的命令,他们在不折不叩地执行。

    说实话,张横敢孤身一人前来倭岛,这绝不是他自大,而是做了周密的安排。

    在出发之前,他已调动了不少的力量,赶往倭岛,准备与乙贺流打一场硬仗。巫王彩云飞只是其中的一支队伍。

    当然,除了张横之外,其他所有的力量,都是秘密进入倭岛,会潜伏在四周,准备随时接应,并给予要暗算自己的乙贺流一个意想不到的打击。

    张横以自己为诱饵,光明正大地进入倭岛,就是为了吸引乙贺流的注意。这叫明修栈道,暗渡陈苍,真正的杀招,全隐藏在暗处。

    为了不被对方发现自己的这些暗棋,自来到倭岛后,张横的手机再也不与外界联系。他可也清楚,以现在的科技,以乙贺流在倭岛的底蕴,要监视自己的手机,截留所有的信息以及通话,根本不是难事。

    所以,在倭岛期间,一切的联系都会以早已约定的秘密方式进行,绝不会给对方任何一丝可趁之机。

    心中想着,张横的目光又望向了大堂的另一边。那里,正有一个拍摄组在服务台登记,人数也有数十人,男女老少都有,还带着许多大箱子,看起来象是电视电影拍摄的道具。

    望着这个拍摄组的成员,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这个拍摄组的人员,也都是张横的熟人。那个一头大波浪,打扮时尚,看起来象明星模样的女孩子,不是血家的少主血梦泪是谁?

    还有,那个在叫嚷着让人把道具箱子放好,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正是张继。

    这一个拍摄组,正是明珠血家与张横的保安队成员组成的支援力量。他们也及时赶到了。

    果然,看到张横出现,血梦泪和张继都朝着他暗暗做了个手势,大家心照不宣,都微微点了点头。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其他暗中的力量,也正在向倭岛的上尔京汇集。

    张横心中已是有了底,悠悠然送别焦云鹏等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所住的是昭日大酒店的三十八层顶楼,是一个总统套房,这是焦云鹏特意为他准备的客房。

    来到房里,安然地坐到了沙发上,微微闭起眼睛,思感却是刹那弥漫开去,细细地探察起了房里的一切。

    稍顷,张横暗自点头,这房间里并无什么特别的布置。至少在他的思感中,并没有感受到什么警兆。

    细细盘算着自己这次来倭岛的行动,张横如同是木雕一样,就这么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同一时间,一个娇柔而妩媚的声音传了进来:“先生,夜霄给您送来了。”

    “夜霄?”

    听到外面送餐的声音,张横的神情微微一滞。

    昭日大酒店的服务确实是无比的周到,夜晚会提供免费的夜霄,并会按照客人的要求,送上各国各地风味完全不同的小吃或点心。

    显然,为了照顾好张横,焦云鹏早已在前台做了吩咐,让服务生为他准备了夜霄。

    “嗯,进来吧!”

    张横朝门外道。

    门缓缓地打开,门口出现了一位身穿和服的女子,年纪似乎还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清纯可爱,带着甜甜的微笑,正推着餐车等在门外。

    见到张横,她深深地鞠了一躬,很礼貌地用倭语向张横打了个招呼:“先生,给您送夜霄来了。”

    倭语本来张横没学过,根本听不懂。不过,因为获得了王一鸣老祖的神魂记忆,这小小的倭语语言关,却已不再是问题。

    “嗯!”

    张横就坐在进门的大厅沙发上,目光扫过送餐的倭岛少女,微微点了点头。

    女服务员恭敬地把餐车推了进来,在张横所坐的位置,把餐车上的食物一样一样地摆好。

    今天的夜霄很丰富,有倭岛的清酒,寿丝,还有几碟看起来象盐菜罗卜干这样的玩意,反正张横就没认出那是什么东西。

    “先生您慢用!”

    把餐具和饭菜摆上,服务员又是深深地鞠了一躬,一脸甜甜微笑地注视着张横:“先生,还需要什么吗?”

    然而,就在她目光注视到张横脸上的时候,她那对清纯的眼眸里,突然变得深遂起来,闪起了一抹妖异的光芒。

    嗡!

    空间似是荡起了一层淡淡的涟漪,一股奇异的波动,刹那弥漫开来,笼罩住了张横。

    “不需要了!”

    张横挥了挥手。

    但是,他挥手的动作,突然僵住了,整个人也象是失神了一样,变得木然起来。

    “那先生慢用!”

    望着张横脸上渐渐变得有些迷茫的神情,服务员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清甜,声音也更加的温柔,就象是一位贤惠的妻子,正在服伺心爱的丈夫一样,充满了别样的韵味。

    “嗯!”

    张横下意识地恩了一声,目光却显得有些呆滞,神情也僵化在当场,整个人更是已变得迟顿。

    一股诡异的气氛,陡然在整个房间里漫延开来,空气中都似乎充满了一种旖旎的味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