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8章 阴阳冢
    送夜霄的服务员,眼瞳突然出现异常。坐在沙发上的张横,似乎在不经意间,已有些变得迷茫了。

    服务员并没有退走,仍是带着甜甜的微笑,就这么凝注着张横。

    而张横也象是中了邪一样,身体有些僵直地坐在那儿,望着面前的女子发呆。

    “先生吃饱了吗?”

    服务员又问了一句。

    如果此刻有人在旁边,听到服务员说这句话,肯定会无比的惊讶。

    因为,张横现在连一口饭菜都没入口,这位服务员却问他吃饱了没有。这实在是不合常理。

    然而,张横接下来说的话,却是更让人不可思议,他竟然点了点头:“吃饱了!”

    说着,还伸手抚了一下肚子,似乎很是心满意足的模样。

    “那我就收拾掉了!”

    服务员脸上的笑意更浓,说话的语气也更甜,而她的那对妖异的眼眸里,却是浮起了一抹嘲讽的神色。

    不错,这位前来送餐的女服务员,正是伊腾妖妖。

    伊腾家族已开始对张横动手了。

    就在刚才,伊腾妖妖使用了一项非常奇异的秘法……妖瞳术。

    这是一项具有迷惑神魂作用的秘法,在乙贺流门派中,也算是非常高阶的术法。

    只是,这项术法有一个特殊的要求,那就是修练者必须是女子,而且,还必须是天生媚骨的奇异体质。

    伊腾妖妖做为如今伊腾家族第二代的侥侥者,却正好符合这些条件。因此,从小就修习了这项妖瞳术。

    事实上,在整个伊腾家族,第二代的人物里,除了伊腾妖妖之外,还没第二人能修练这项妖瞳术。

    此刻,见眼前的男子似乎已着了她的道,被她的妖瞳术所迷惑,伊腾妖妖嘴角弯起了一抹嘲弄的笑意:“咯咯,还以为真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原来也不过如此。”

    说着,她缓缓地站直了身来,一改先前的那副恭敬谦卑的姿态,脸上也露出了阴狠的神色:“那就乖乖听老娘的话吧!”

    说话间,伊腾妖妖那原本清纯可爱的面容,突然一阵朦胧,她的样貌,竟然一下子变成了有三十多岁的妖娆女子。

    “咯咯,那就让你尝尝老娘的大餐。”

    变化了容貌的伊腾妖妖,手指陡地一弹。

    顿时,几道寒芒直射而出,向着张横身体的各处要穴怒射而去。

    嗤嗤嗤!

    寒芒都是如同发丝一样细的针,针尖上竟然是蓝汪汪的一片,显然湛过剧毒,一下子全部没入了张横的身体。

    卟通!

    张横很爽快地瘫软在了沙发上,整个人就这么直挺挺地摔在了那儿,如同死人。

    “咯咯,这回可以了,中了老娘的定魂针,就算你真的有天大的本领,现在也得乖乖听老娘的。”

    伊腾妖妖更加的得色,那张妩媚的脸上,已满是阴狠之色。

    这个女子不愧是有蛇蝎娘子的外号,她的这些定魂针,在整个乙贺流忍者门派中,也是一绝。

    据说其中蕴含了数十种奇毒,经过三百六十次的粹取,一旦有人中了这定魂针,那么,神魂将被定死,从此被摄。

    就算是服用了解药,醒来后也是会成为植物人,确实是歹毒无比。

    此刻,为了对付张横,伊腾妖妖就直接在他身上射入了数十枚,她这是完全不想给张横活路,是要张横的这条小命。

    做完了这些,伊腾妖妖盘膝坐了下来,手中结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式,口中更是念念有词。

    同一时间,她的那对眼眸里,再次闪烁起了妖异的光芒。

    “摄魂!”

    伊腾妖妖低喝,手指陡地点在了张横的眉心,一圈圈奇异的黑光,轰然笼罩住了张横的脸,让他整张脸都仿佛变得如同是死人般苍白而染上了一抹黑气。

    摄魂,正是妖瞳术中最霸道的一项术法,有定魂针的帮助,伊腾妖妖准备使用此秘法,摄取张横的神魂,从而把他所有的秘密,全部窃取过来。

    对于伊腾家族来说,张横身上仍有许多未知之谜。在他们的调查中,张横只不过是一个出身于穷山沟的草根,没有来历,没有背景。

    但是,仅仅一年时间不到,这个苦哈哈的打工仔,却如同是慧星般崛起,无论是在世俗还是在玄学界,都留下了不少的传奇。

    因此,伊腾魁浩对张横充满了兴趣,很想知道这个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年青人,到底身上隐藏了什么秘密,以至于他能发生如此不可思议的变化。

    这也正是伊腾魁浩要把张横诓到倭岛的原因之一。为的就是能捉拿张横,解开他身上的秘密。

    伊腾妖妖得伊腾魁浩指示,自然明白家主的心意。所以,她毫不犹豫地对张横使出了摄魂的术法,要把张横神魂中所有的隐秘都挖出来晒晒。

    “嗡!”

    空间微漾,黑芒暴逸,一道黑色的光氲,陡地从伊腾妖妖眉心急射而出,映照在了张横的额头。

    顿时,一只诡异的虫子阴影,投影在了张横的脸上。

    那是一只看起来象蝴蝶一样的大虫子,有手掌大小,刚好笼罩住了张横的眼鼻口耳。

    只是,这只诡异的虫子有一个尖尖的口器,此刻却如同是蜜蜂的尾针一样,扎在了张横的眉心。

    “摄魂!”

    伊腾妖妖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再次娇喝。

    她的修为并不算太高,如今还只是达到三品的初阶。以她的力量,想要施展摄魂术,其实绝无可能。

    不过,她乃是乙贺流中的阴阳师,在乙贺流这个门派中,每一位阴阳师都会从小饲养一种名叫阴阳冢的奇异生物,以帮助阴阳师修练,并增加力量。

    这在乙贺流的阴阳师中,被称为本命阴阳冢。

    伊腾妖妖所饲养的阴阳冢,就是具有吸取神魂力的诡异冢种。那只投影在张横脸上的恐怖虫影,正是她用精血滋养多年的阴阳冢……噬魂冢。

    果然,随着噬魂冢投影的出现,伊腾妖妖眉心射出的那道黑色光氲急剧地旋转了起来,一缕缕带着血色的气雾轰然暴涨,刹那在她与张横眉心之间,形成了一道恐怖的血色光柱,情形实在是惊怖之极。

    “咯咯,八格,华夏来的蠢猪,你身上有什么秘密,全部给老娘拿过来吧!”

    伊腾妖妖喃喃地说道。

    如果只是听声音,还以为是一个温柔的女子,正在深情地呼唤情郎。但是,谁能料到,她所说的内容却是如此的恶毒。

    “是吗?”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啊!”

    正处于兴奋中的伊腾妖妖,骤然受惊,不禁脸色大变,猛地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地躲着干什么?”

    “哈哈,小爷不就在你面前吗?”

    如同僵尸般一直僵化不动的张横,突然微微睁开了眼来。

    “啊,你,你,你……”

    这回,却是轮到伊腾妖妖震惊了,她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已被她使用了妖瞳迷惑,又被她的噬魂冢咬噬,处于被摄魂中的人,竟然还能说话。

    这在她这么多年的经历中,还是平生头一次遇到,甚至完全超越了她所掌握的常识。

    伊腾妖妖如同是见鬼了一样,骇然地望着张横,一时间你你你地你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这,这,这怎么可能?”

    不过,刹那的震憾,伊腾妖妖陡地回过了神,脸上的惊骇已是无以复加。

    她现在不但发现,眼前的张横不仅还活着。而且,她施展的摄魂术,竟然无效,从对方眉心传过来的,本来应该是对方神魂的全部记忆。但是,此刻传来的却是一阵经神冲击波。

    不仅如此,伊腾妖妖的脑海陡地一痛,仿佛是一枚钢针猛地扎在了她的心神上,让她浑身剧颤,一股极度不安,极度阴森的气息,也猛然笼罩了她的心神。

    “啊!不好……”

    伊腾妖妖大骇,猛地意识到了什么,手中印诀急捏,就欲收回她的那只阴阳冢,结束摄魂。

    但是,迟了,一切都迟了。

    嗡!

    空间微漾,血光暴逸,原本停在张横脸上的那只诡异虫子的投影,突然消失了。

    下一刻,伊腾妖妖的脸上,却突然笼罩了一层黑气,那只诡异的噬魂冢的投影,竟然出现在了她的额头。

    并没有结束!

    急光狂闪,血气怒腾,连接两人眉心的那道血色光柱,轰然倒旋,竟然以逆时针的方向,狂旋怒转起来。

    “啊!”

    伊腾妖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号,脸色已是死灰一片,心中的惊骇更是无以复加:“反噬,反噬,你,你……”

    伊腾妖妖终于明白了过来,她遭到了自己那只本命阴阳冢的反噬,此刻,不是她摄取对方的神魂,是对方反过来利用了她的那只噬魂冢,正在摄取她的神魂。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她骇然惊魂?

    “哈哈,游戏结束了!”

    直挺挺如僵尸般瘫倒在沙发上的张横,陡地睁开了眼来,眼瞳里闪起了一抹精亮的光芒,一个奇异的暗金色巫字闪过。

    他缓缓地坐了起来,目光凛然地望向了对面的伊腾妖妖,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跟小爷玩阴的,现在该让你这倭岛婆娘自己尝尝这个滋味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