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9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自以为诡计得逞的伊腾妖妖,在刹那间被反制,已然惊骇欲死。

    只是,她却那里知道,在伊腾妖妖假扮服务员,为张横送餐进来的时候,张横就从她身上感受到了阴阳师的气息。自然也就立刻判断出来,这个女人绝不是什么普通的服务生,可能是乙贺流中的人物,是来对付自己的杀手。

    处身于倭岛,四周群狼环顾,张横现在也搞不清楚,敌人到底在何处。这正是他要以自己为诱饵,吸引暗中隐藏之敌,也是引他们出来的原因之一。

    因此,张横时刻都警惕着,防备着任何一个陌生人。更不要说是眼前这个明显就是玄门中人的倭岛女人了。

    觉察了来者的身份,张横自然是早就心中警惕。伊腾妖妖刚才对他施展妖瞳术,张横也立刻感应到了。

    说来也是伊腾妖妖太自信,她的妖瞳术虽然厉害。但是,要与张横这个拥有天巫之眼,并已进化出了暗金巫字,拥有了攻击力的超凡视野相比,她的妖瞳术无疑就是小巫见大巫。

    刚才她施展的妖瞳术,根本无法影响到张横,反尔是张横透过这一秘法,洞察到这个倭岛妞儿,修为与自己还相差老大一截。

    张横之所以假装被伊腾妖妖迷惑,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你,你,你怎么能没事?怎么能抗得住定魂针的剧毒?”

    伊腾妖妖仍是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

    如果说对方可以抗衡她的妖瞳术,这还可以在她的接受范围。毕竟她的修为并不算是真正的强者。

    但是,眼前的年青人,明明中了她的定魂针,如今却仍能清醒过来。这却是完全出乎了她的想象。

    她骇然地望着缓缓坐起身的张横,脸上的神情就如同是见到了鬼一样惊骇。

    她是做梦都想不到,一个中了她妖瞳术,又被她射了数枚剧毒的定魂针的人,竟然还能象没事人一样,甚至还反过来操控了她的阴阳冢,想摄取她的神魂。

    这样的事实,完全违背了她这些年的所学,更是癫覆了乙贺流阴阳师对阴阳冢的认知。

    “哈哈,区区毒针,就想伤害小爷,你这倭岛婆娘也太自以为是了。”

    张横冷笑,手一翻,一大蓬针尖上湛着蓝汪汪毒液的细针,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上。

    “啊,你,你,你……”

    伊腾妖妖更加的骇然了。

    眼前的男子,竟然无声无息地在刚才把她所射的那些定魂针全部收取了。

    可是,她刚才明明看到那些针都射入了对方的体内,这才向他动手的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伊腾妖妖有些凌乱了,今天她遇到的这些事,完全把她那颗自认是修练天才的高傲之心给摧得七零八落。

    “嘿嘿,这点小把戏算得了什么。”

    张横却那里有要向她解释的兴趣。

    事实上,刚才伊腾妖妖射向张横身上的那些定魂针,确实是射入了张横的身体。

    只不过,张横的身上覆盖着魑魅所形成的铠甲,所以,那些定魂针,其实全是射在了魑魅的身上。

    魑魅不具任何物理攻击,更不具这天下的任何一种生物或化学毒素,所以,它是完全没事,也完整地把这些射在它身上的针给吐了出来,交到了张横手中。

    伊腾妖妖不知这其中的奥妙,此刻却已完全被张横这些不可思议的神奇手段给震骇。

    此时此刻她整个人都瑟瑟发抖起来,望向张横的眼神更是完全不同了,就象是在看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现在该轮到小爷好好跟你玩了。”

    张横却那里会有丝毫怜悯之心,手指陡地一点:“嗯,摄魂,那就让小爷看看,你这倭岛婆娘脑子里装了多少肮脏污秽的东西。”

    嗤!

    眉心的光柱轰然剧旋,伊腾妖妖脸上的那只诡异的虫子投影,猛地张开了它那个恐怖的口器,一根细长的尖针,狠狠地扎向了她的眉心。

    “啊!”

    伊腾妖妖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号,脸上也露出了绝望的痛苦。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她这么多年来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噬魂冢,此刻会被别人操控,反过来摄取她的神魂。

    对于张横来说,伊腾妖妖在他面前玩摄魂,确实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且不说张横的力量已达到三品的顶峰,神魂的能量比她高了两个层次。纵然伊腾妖妖有那只噬魂的阴阳冢相助,也是完全无济于事。

    更何况,张横的镇海印里,还隐藏着王一鸣老祖这位达到了四品的强者神魂,伊腾妖妖那点摄魂的手段,无疑就是小儿科。

    至于张横此刻要摄取伊腾妖妖的神魂,一则是以牙还牙。另一则,这也是张横目前最需要的。

    对于暗算自己的人,张横虽然从那条信息中,知道是乙贺流。但是,到底是乙贺流的什么人,或是什么派系要对付自己,张横如今还是西里糊涂。

    毕竟,从神龙组所获得的消息,乙贺流在倭岛已存在无数年,其内部也是派系林立。

    现在,既然抓住了一个刺客,张横自然不会客气。要从眼前这个倭岛婆娘的神魂中,获取她相关的记忆,从而了解到她背后的指使之人。

    “摄魂!”

    张横低喝一声,手指猛地点向了伊腾妖妖的眉心,就准备把她所有的记忆摄取过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地面上的那张墨绿色的地毯轰然炸裂,数道黑影如同鬼魅般陡然出现,向着张横急冲而来。

    “杀!”

    一阵阴厉的怒嘶响彻,几条黑影狂彪怒射,手中各自握着一柄武士刀,已刹那间化为了一层刀网,笼罩住了张横。

    “来得好!”

    张横的眉毛陡然扬起,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

    这几名突然现身的杀手,正是利用了乙贺流阴阳师的遁形之术。

    不过,张横一直严密监视着四周的一举一动,早已洞察到了情况有异。

    就在刚才,伊腾妖妖被自己反制住的刹那,空间一阵奇异的能量波动,张横已觉察到有人隐遁而来。

    只是,他故意没有道破,仍装做毫无知晓。甚至丝毫没有迟疑,对伊腾妖妖采取了摄魂。

    他这就是要引那几名暗中隐藏的杀手现身,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迷惑对方。

    所以,他们的突然袭击,完全就在张横的预料中。

    “天罗地网捆仙阵!”

    张横低喝,双手陡然一挥。

    刹那,空间微漾,暗芒暴逸,十二巫祖幡赫然现形。

    轰!

    一团黑雾猛地如煮如沸,把四周的空间眨眼间笼罩在黑雾里。

    “啊!”

    出现的刺客一共是四人,正是伊腾妖妖的随从。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刚一现身,就被一股诡异的气息所锁定,并立刻陷入了一片浑沌,竟然已失去了目标的身影。

    并没有结束!

    嗡!

    空间剧震,黑雾翻滚,四人的意识里陡地出现了一条张牙舞爪的怪蟒,曲折扑腾着,向他们狂冲了过来。

    “八格……”

    四人大骇,眼眸中都闪过了一抹绝望的神色。

    他们都是只有二品顶峰的修为,在张横如今的力量下,确实是毫无还手之力。

    张横可丝毫没有留手,在施展十二巫祖幡锁定他们的同时,手腕一抖,伏以神尺赫然现形,向四人发出了攻击。

    嗤嗤嗤!

    鲜血怒溅,惨号骤急,四名黑衣人的喉咙上,已都多出了一道血口,血如泉喷。

    卟通!

    四人手中的武士刀落地,尸体也缓缓地瘫软在了地上,一个个双眼圆瞪,死难冥目。

    “你!”

    伊腾妖妖一直望着场中的战斗,此刻更是骇然惊魂。

    她是怎么都想不到,四名经她精心培养的手下,竟然连一个照面也没挡下,就都成了死尸。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她震骇?

    张横却是根本不理会她,目光冷冷地望着伊腾妖妖:“开始吧!”

    嗡!

    两人眉心间连接的那道血色光柱,轰然怒旋狂舞,嗤嗤嗤的异响大作,滚滚的信息流,也刹那从伊腾妖妖眉心被抽离出来。

    “阿!”

    伊腾妖妖脸上露出了极度痛苦的神色,她那张妖异的脸,也在这一刻急剧地变化起来。时尔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的脸,时尔又化为了十七八岁年青女子的样子。

    只是眨眼的功夫,这个妖异的女人,脸上的面容竟然变化了数十次,从小孩子到年青人,以至中年和老年,无一不有,看起来实在是诡异之极。

    张横的眼眸微微眯起,根本不被她脸上的异相所影响,全神贯注地在收集这个倭岛婆娘的记忆。

    然而,随着记忆中信息的灌入,张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陡地,他一声低呼:“不对!”

    张横终于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非常的不对劲。因为,用摄魂术从她记忆里摄取的信息,无比的杂乱,这根本不象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思绪。完全象是个疯子的记忆。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明明是一位神智清醒的杀手,怎么可能会是混乱的记忆流呢?

    正惊疑间,空间轰然剧震,一幕无比恐怖的情形却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