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0章 第二个妖妖
    轰!

    极光暴耀,异啸骤起,房间中猛然亮起了耀眼的强光,刹那间把一切耀得难以视目。

    张横心头大凛,纵然是早一步有所预警,却仍是被这突然产生的强光所影响。幸好,天巫之眼一直开启,在如此的强光下,仍然依稀地看到了四周的朦胧影像。

    只见,就在强光产生的瞬息,数以千百计的犀利暗器,如同是天女散花一般,扑天盖地地向着张横笼罩而来,那刺耳的尖啸声,就是这些暗器所发。

    “鼠辈,尔敢!”

    张横厉喝,双手急舞,手中的伏以神尺已化为了一道蟒状的虚影,缭绕着他的全身,怒旋狂舞。

    叮叮当当!

    一阵急如暴风骤雨般的急响,无数的暗器被伏以神尺击飞,卟卟卟地射入了四壁以及房中的家具沙发上。

    这些暗器虽然厉害,但仍是被张横挡下了大半,就算有少数遗漏,也被他身上的魑魅铠甲所挡,他总算是逃过了这一次攻击。

    但是,一切并没有结束!

    嗡!

    一团黑光骤耀,眼前已几欲瘫软的伊腾妖妖,陡然爆起了一团血光。

    下一刻,轰隆隆的爆炸声响起,她整个人已炸为了万千血点,以遮天漫地之势,向张横狂射而来。

    被摄魂的伊腾妖妖,已然如同行尸走肉。但是,这个狠辣的倭岛婆娘,却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绝然自爆。就算是死,也要拖张横垫背。

    “够狠!”

    张横暗呼一声,全身金光轰然亮起,镇海印已嗡嗡怒旋,刹那悬浮到了头顶,在身周形成了一圈防护。

    噼噼叭叭,噼噼叭叭!

    万千爆炸的血点如同是利箭一样,全部射在了镇海印形成的光罩上,却刹那被消弥于无形。

    一切说来话长,但其实只是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当房间里再次恢复平静,眼前的总统套房的客厅里,已是狼藉一片。

    无数奇形怪状的暗器,散落四周,镶嵌在了墙壁以及各种家具上。细细看去,那些暗器上都有一层蓝汪汪的莹光在流转,显然都是湛了剧毒。

    再看眼前的那个倭岛女人,已然炸为了一滩血肉,那里还有什么具体的形象,情形实在是惨不忍睹。

    幸好,房间中有十二巫祖幡所布成的阵势所保护,否则,以刚才伊腾妖妖自爆的恐怖威力,只怕这一层楼就得化为灰灰。

    “出来吧!躲躲藏藏的没意思!”

    张横扫过四周,眼眸陡地一凝,目光已望向了天花板,对着上空冷喝道。

    “想不到你果然有两下子,怪不得大妖会伤在你的手下。”

    天花板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阴影。

    渐渐的,那个阴影迅速扩大,出现了一张巨大的鬼脸。

    那张鬼脸足足有一米的方圆,双眼如同铜铃,闪烁着悠悠的血芒,狰狞的獠牙,额头上还有一个诡异的符号,正是乙贺流的乙字。

    看起来实在是恐怖之极。

    “能看破我鬼王隐身,你这是除那些老家伙外的第一人。”

    这个时候,天花板上的那张巨大鬼脸开口说了话,一股极度阴森,极度冰寒的气息,也陡然弥漫了整个房间,连空气也在这一刻似乎一下子下降了好几度,冷得让人牙颤。

    “别装神弄鬼了,在小爷面前,这些小玩意没用。”

    张横眉毛微微一挑,冷声喝道。

    “咯咯,受死吧!”

    鬼脸的獠牙一阵张合,一个如同是钢铁磨擦玻璃的刺耳声音在空中响彻:“你虽然有点本领,但是,你遇到了我伊腾妖妖,这是你的悲哀。”

    “去死!”

    鬼脸轰然剧震,猛地再次扩大起来,眨眼间化为了有方圆丈许的大小,从天花板上,扑天盖地地向张横扑了下来。

    与此同时,鬼脸那张狰狞的獠牙大嘴也喀吧张合,汹涌的黑雾翻滚如沸,直向张横喷来。

    “伊腾妖妖?又是一个伊腾妖妖?”

    张横心头咯噔一下,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从刚才那个倭岛女人混乱的记忆里,张横虽然无法得到完整的信息,但仍然抽取了不少的记忆。明白那个自爆的女子,就是伊腾妖妖。

    此刻,再次听到鬼脸中的那人,自称伊腾妖妖,这确实是让张横心中很是惊疑。

    虽然,刚才鬼脸中的女人已说明先前之人叫什么大妖,好象是个替身。然而,在张横的感知中,却并不如此。因为,他敏锐地觉察到,鬼脸中隐藏之人,与先前那个伊腾妖妖气息几乎完全相同。

    玄门修士的气息,就如同是普通人的指纹一样,在这个世上根本不可能存在完全相同的两人。

    可是,现在的这鬼脸中人,与已然自爆的伊腾妖妖,却让张横几难分辨出来。

    这样的事实,还是张横第一次遇到,这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暗自惊疑?

    不过,此刻却也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天花板上的巨大鬼脸,已轰然压下,朝着张横狂噬而来。

    “这是?”

    张横目光一凛,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

    空中扑落的鬼脸,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而且,这种气息非常的熟悉,正是当日与江畔篱红相斗时,遇到过的阴神。

    而且,这只鬼脸的气息,甚至比当时江畔篱红所拥有的阴神气息更加的强悍。

    张横的心头一震,立刻意识到,这只鬼脸,应该是阴神中比较强大的存在。

    张横的猜测确实不错。祭祀阴神,借用阴神的力量,正是倭岛乙贺流最神秘的术法。

    当然,在乙贺流中,并不是每个阴阳师都能祭祀阴神,得到阴神之力。只有与某位阴神相溶合,这才能得到阴神之眷顾。

    伊腾妖妖正是伊腾家族中的幸运儿,她当年曾在乙贺流的秘境中,得到阴神的眷顾,与一位强大的阴神溶合。从此祭祀这个阴神,成为了那个强大阴神的阴奴。

    她也因此修为一日千里,成为了伊腾家族如今第二代中的侥侥者。也正是因为有这名为鬼王之阴神的倚仗,她面对已达三品顶峰的张横,丝毫没有惧意,并敢大言不惭地要取张横之命。

    嚎呜!

    巨大的鬼脸从空中扑来,刹那间把张横整个人给淹没在了其中,鬼脸上一阵诡异的扭曲,似是露出了非常惬意的神色。

    “咯咯咯!”

    鬼脸额头上那个乙字一阵闪烁,一个人影缓缓地浮突了出来,正是先前的伊腾妖妖。

    说来也是奇怪,这个伊腾妖妖与先前的那个伊腾妖妖,几乎是一模一样。虽然因为她的脸也朦胧而模糊,看不清真实的样貌。但她身上散发的气息,几乎完全相同。

    如果不是地上还残留着先前那个伊腾妖妖的血肉和一个血迹形成的人形轮廓,一定以为先前的那个伊腾妖妖复活了。

    望望开始渐渐缩小的鬼脸,伊腾妖妖得意地大笑起来:“区区华夏猪,老娘出手,不就是手到擒来,何必大动干戈,咯咯咯!”

    伊腾妖妖兴奋之极,擒拿了这个华夏人,有了这份功劳,她想得到的那件宝物,这下该落到她手中了。

    要知道,伊腾魁浩有一件得自古时倭岛的圣物,此物对伊腾妖妖的修练大为有益。

    只可惜,那件圣物伊腾魁浩也是他的心爱之物。所以,伊腾妖妖曾多次求取,却未曾得到。按伊腾魁浩的说法,只待她立得大功,方可赐予。

    这也正是这次伊腾妖妖主动请缨,要来对付张横的原因所在。她一直垂涎那圣物已久,这可是一个机会。

    否则,此事本来一直由伊腾正太负责,没有好处,她可不想得罪伊腾正太,插手管这闲事。

    然而,伊腾妖妖得意的笑声还没有荡漾开来,她的声音却是在下一刻嘎然而止,陡地变成了一阵惊恐的吼叫:“啊,这,这,这怎么可能?”

    不错,伊腾妖妖得意的太早了,她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

    此时此刻,在那张巨大的鬼脸里,张横正冷笑地望着四周。

    身边是滚滚的黑雾,仿佛是陷入了一片混沌,一股极度冰寒,极度阴森的气息,充塞了四周的一切。

    并不止如此,滚滚的黑雾如同是活物一样,正丝丝地侵蚀过来,好象要把所有的一切吞噬。

    “嗯,果然不愧是强大的阴神化身,果然有些花样。”

    张横嘴角那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更浓了。

    与江畔篱红争斗过几次,张横对乙贺流的阴神化身也不算陌生。

    伊腾妖妖的这只鬼王阴神,虽然本质上比江畔篱红的那只高。但是,祭祀阴神的伊腾妖妖,却还是修为差了点,并未能全部发挥出阴神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伊腾妖妖犯了一个至命的错误,她竟然想用鬼王阴神来吞噬张横,把他困入鬼王阴神的奇异空间里。这正好给了张横发挥的机会。

    轰!

    一团电光暴亮,如同是平地一声响雷,在巨大的鬼脸口腔中响彻。

    刹那,雷电滚滚,鬼脸的口腔空间内顿时炸了膛。

    这一团急耀的雷电,在如此小的空间里爆开,威力无疑是增大了十数倍。

    嚎呜!

    鬼脸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整张脸都刹那扭曲变形,在急剧地虚化,似乎要破碎。

    “啊!”

    眉心乙字图案中的伊腾妖妖,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脸上露出了骇然欲绝的神色。

    不过,她陡地一咬牙,神情中猛地现出了一抹绝决:“老娘与你拼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