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1章 真正的杀招
    “血祀!”

    伊腾妖妖厉喝,一口鲜血陡地喷在了鬼脸的眉心那个乙字符号上。

    嗡!

    血芒大耀,黑光极闪,被口腔里漫天雷霆轰炸的鬼脸,原本已变得朦胧的轮廓,陡地变得清晰起来,再次现出了狰狞之色。

    伊腾妖妖的这口鲜血,乃是她多年苦修的心头精血,一口精血,相当于是消耗了她几年的苦修,更是抽取了近乎十年的生命力。

    面临阴神化身即将被毁的危机,她这回是真的拼命了。

    “哈哈,妖女,这回黔驴技穷了吧?”

    张横的声音响起:“小爷倒要看看,你能喷多少口心头精血进行血祀?”

    轰!

    话声未落,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雷光骤耀,电弧狂闪,巨大鬼脸的那张口腔空间里,刹那再次化为了一片雷海。

    这威力极其恐怖的雷电,正是张横当日在离开东岳大帝的海底冥宫时,因为冥宫被毁,原本埋藏在里面的许多上古法器现世。当时张横和一起探险的伙伴,都得到了好几件。

    其中,张横获得的就有十枚雷震子。

    传说,古时有一位专修雷电的大能,号称雷神,其名字就叫雷震子。这位大能除了擅长使用雷电之外,还精于机巧炼制,尤其是他修为大成之后,采九霄神雷,又取九幽地火,炼制成的一种爆炸性的法器,威力无比的恐怖。据说一枚就能炸平一座小山。

    这种爆炸性的法器,被后世以他的名字命名,就被称为雷震子。当年,雷神也仅仅炼制了一百零八枚。

    当时,张横获得了十枚,他一直视若珍宝,舍不得使用。这一次,遇到伊腾妖妖用阴神吞噬自己,想把自己困在阴神化身的鬼脸里。张横那里会客气,立刻拿出了雷震子,准备拿这东西做做试验。

    结果果然是出乎意料的理想,一枚雷震子,几乎就把阴神化身炸毁。现在,伊腾妖妖以血祀秘法,摧发阴神化身的力量。

    张横心中冷笑,他可不认为,伊腾妖妖能有多少心头精血可以血祀。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摧动了第二枚雷震子。

    轰轰轰!

    雷电狂舞,鬼脸怒震狂颤,原本刚刚凝聚的轮廓,刹那又变得模糊起来。

    “啊!”

    伊腾妖妖发出了凄厉的惊呼,那张变幻的脸上,也现出了绝望之色。

    一口心头精血,这是她如今能血祀的最大能力。只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张横手中那种威力恐怖的爆炸物,竟然可以连续使用。

    此刻,她已是无力加持阴神化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鬼脸遭到重创。

    咔喇喇!

    稍顷,一阵如同是刀刻玻璃的异响响彻。整张巨大的鬼脸,陡地出现了细细密密的龟纹。

    还没等伊腾妖妖回过神来,一声轰隆巨响,黑雾鼎沸。阴神化身凝聚的鬼脸,终于无法承受雷震子的爆炸力,炸为了粉碎。

    “啊!”

    伊腾妖妖发出了凄厉的惨呼,全身陡然如同是破了无数个洞的汽囊,数以百计的血洞,刹那遍布全身,滚滚的血箭,嗤嗤嗤狂彪怒射。她的整个人也如同是一具臭皮囊一样,卟通一声,摔落地来,落到地上的时候,已完全成了一具干蹩鳖的干尸。

    伊腾妖妖的这具阴神化身,是她从小所祭祀,并与之神魂相溶。相当于是她的本命阴神。如今,阴神化身被摧毁,她也刹那一命呜乎。

    “终于结束了!”

    张横长疏了口气,身形也从空中跳下,正想上前去查看成了干尸的伊腾妖妖。

    脚步刚踏出一步,陡然心头警兆乍起,张横大惊,心中暗叫不妙。

    但是,一切都迟了。

    嗡!

    只见,摔在地上的伊腾妖妖,她那具干尸的阴影中,一团黑影诡异地扭曲蠕动起来。

    刷!

    黑光一闪,那个原本干尸的影子,此刻竟然一下子活了过来,刹那变成了实质,朝着张横狂扑而至。

    “又一个伊腾妖妖?”

    张横急退,眼眸暴缩。

    在这一刻,他的天巫之眼超凡视野里,现出了那个影子的真实模样,竟然又是一个与先前的伊腾妖妖完全一模一样的女子。

    只不过,现在的这个伊腾妖妖,全身穿着黑色的劲装,杀气腾腾,双手紧握一柄尺许的倭刀,以一种奇异的姿式,正在向张横急速地靠近。

    她的步法实在是太诡异了,行动间就如同是鬼魅,根本看不清她的行进方向。

    而且,她的速度实在太快,选择的时机更是巧妙无比。正是张横一连经历了连续的两次刺杀后,身心处于疲惫,以为敌人已完全消灭,心神却开始放松的时候。

    这个黑衣伊腾妖妖,却在这一刻发动了攻击,把握之妙,堪称妙到毫巅。

    “裂天!”

    伊腾妖妖娇喝,手中的倭刀骤然如同是一道闪电,朝着张横的眉心直劈而来。

    嗤啦!

    倭刀撕裂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几乎是在零点一秒的时间内,已是劈到了张横的眼前。

    张横的瞳孔骤然暴缩,那柄倭刀的刀锋在眼眸里迅速扩大,弹指间已化为一柄可以撕裂天地的擎天巨刀,要把一切斩碎。

    裂天正是这柄倭刀的名字,也是倭岛上古十大名刀之一。伊腾妖妖当年机缘巧合之下,有幸得到此刀,在刀法上更是浸淫多年,已堪入上层境界。

    此刻突然袭击,纵然张横预先警觉,却已是无法躲避。

    “咯咯,去死!”

    空中响起了伊腾妖妖冰冷的声音:“这回我的那柄裂地,该归属老娘了吧!”

    裂天并非是一柄倭刀,完整的而是两柄,一为裂天,一为裂地,一长一短,一雌一雄。伊腾妖妖只得到了其中的裂天,另一柄裂地,就在伊腾魁浩手中。

    正是因为想得到那柄裂地,伊腾妖妖这次才会不遗余力,刺杀张横。

    对于她来说,两柄倭刀天地合一,将会带给她意想不到的好处。

    如今,这个目的即将实现。只要完成了这次任务,她必将得到伊腾魁浩的赏赐,得到那柄裂地,从而达成多年的心愿。

    刀芒如练,已似一道电弧,直劈张横的眉心。伊腾妖妖那冰冷的眼眸里,暴射出了炽烈的光芒,她似乎已看到了眼前男子被她一刀劈成两半的情形。

    然而,她的那抹得色还没有扩展,脸色却是骤然而变:“啊!”

    不错,伊腾妖妖看到了一幕让她无比震憾的情形。

    只见,张横的眼瞳里,陡地闪起了一团暗金的光芒,一个奇异的巫字符号,猛地呈现在了眼眸里。

    嗤!

    暗金光芒狂闪,一枚金色的小箭,从张横的眼睛中急射而出。

    叮!

    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那枚小箭虽然只有一厘米大小,但它如同实质般的暗金,浑厚凝实,正好射在了裂天的刀尖上。

    伊腾妖妖握刀的手微微一颤,犀利的刀锋就那么偏差了一点点。

    但是,就是那么一点,她的刀势已被带动,一道寒光闪过,黑发飞扬,伊腾妖妖的裂天,划过了张横的头皮,只差毫厘,就几乎斩了他的半个脑袋。

    可惜,现在却只削掉了张横头顶的一层头发,把他原本的大背头一下子削成了寸板。

    “八格!”

    伊腾妖妖惊怒交加,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对手的眼瞳竟然能形成实质的攻击,甚至可以抵挡她这必杀一刀。

    不过,多年的刺杀经验,却让她惊而不乱,刀势顺手一划,一个回旋,就欲把张横的脑袋直接绞成血糊糊。

    然而,迟了!

    嗤啦!

    一道黑色的闪电划过,张横在射出箭瞳的同时,手腕上的伏以神尺,也已赫然化形,朝着伊腾妖妖胸口直划而去。

    就在伊腾妖妖的倭刀削落张横头发的刹那,她的胸口陡然一痛,伏以神尺的刀片,也已划过了她的心脏。

    一道血痕瞬息染透了她的黑衣,伊腾妖妖只觉全身的力量,突然象是决堤的洪水,轰然被抽离。

    “八格!”

    伊腾妖妖的动作陡地有些凝滞,她难以置信地望向了自己的胸口,眼瞳却是猛然扩散开来。

    “妖女,留下命来。”

    张横的神情凛然,杀机暴逸。

    一而再地遭到这个叫伊腾妖妖的女人刺杀,张横此刻也是杀意狂暴。他已是决意要把这个妖女留下。

    不管先前出现的到底是不是她,张横可不愿再遭遇这样可怕的敌人。

    轰!

    正是时,突然一道强光骤然亮起,刹那弥漫全场。

    “操!”

    张横心头一惊,现在的他,确实是对眼前这个诡绝莫测的女人,她那层出不穷的刺杀手段,心中有了一丝忌惮。他那敢迟疑,下意识地身形狂退。

    当强光消失,视野恢复正常。屋里却那里还有伊腾妖妖的影子。

    这女人竟然借着这一时机,已然逃盾。

    “擦!”

    张横忍不住又爆了一句粗口。不过,嘴角却是浮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能逃得了吗?”

    说话间,张横的目光望向了窗外,他已隐约地感觉到了,彩云飞以及血梦泪等人的气息,就散布在四周。显然,自己这里的打斗,早已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只是,他们并没有进来帮忙,想来他们对自己是充满了信心。

    而在外面一众高手的包围下,那个叫伊腾妖妖的女人,要想逃遁,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心中想着,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屋里,神情却是再次变得怪异起来。

    此时此刻的这间总统套房,原本豪华的装饰,现在完全变成了一片废墟。情形实在是惨不忍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望望已逃遁得没了影踪的那个黑衣伊腾妖女,再看看地面上那具干尸,回头望到地毯上还残留的那具只剩下碎肉残骸的轮廓,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以张横现在的境界,他可以完全确定,前后出现的三个伊腾妖妖,绝对气息相同。

    这也就是说,这个世上,竟然有三个伊腾妖妖。可是,这完全违背了常识,这实在是让张横有些难以置信。

    那么,这个诡异的刺客伊腾妖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一个老大的疑问浮起在了张横的心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