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3章 歌舞技町一番街
    伊腾魁浩发布了家主令,召集所有伊腾家族的精英,要全力截杀张横。

    他现在也已意识到了,先前对张横的估计不足,是太轻视张横。

    但是,经历了伊腾正太和伊腾妖妖两次失败,让他终于明白,那个华夏来的年青人,绝不这样简单,也不是他想象中那样可以任意揉捏。

    尤其是:伊腾妖妖拼死带回来的消息,更是让他心中暗惊。张横表面上只是孤身一人,可是在他的背后,似乎还有隐藏的力量。

    这也就是说,伊腾家族所要面对的,并不仅仅只是张横一人,极有可能是一股或几股势力。

    现在情况是越来越复杂,要为三个女儿报仇的心更是让伊腾魁浩不惜一切,他这回是真的要全力以赴了。

    今年上尔京的天气特别的冷,正月月底,又下了一场大雪。而且,这场大雪百年难得一遇,足足下了有几尺厚,让整个上尔京的人们,在春天即将来临的时候,感受到了严冬的淫威。

    上尔京的气氛也似乎变得很是压抑,昭日大酒店的恐怖事件,仍在不断的炒作中,人们的观注也兴趣丝毫不减。

    只是,倭岛政府方面,对于事件的调查,却好象是陷入了僵局,竟然没有任何有效的信息。每天例行公开发布的记者招待会,也总是那几句没有营养的废话,套话和空话。往往是一句倭岛方面正在竭力追查幕后指使者,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内,给予公众和各家媒体一个交待。

    这让公众和世界各大媒体的记者非常的不满,对于倭岛方面的公信力也在不断下降。

    焦云鹏以华夏大使馆的名义,不断地摧促倭方,一再表示强烈的抗议和愤怒的遣责,这让倭方的压力很大。

    不过,伊腾家族却也不愿让这事曝光,所以,在伊腾正太的周旋和努力下,这一事件的真相,直到现在仍被隐瞒。

    伊腾家族的精英正陆续从各地赶往上尔京,家族中的线人和耳目也四面散开,搜索和追察与张横相关的一切。

    随着调查的深入,张横有关的信息被不断地传到伊腾魁浩手中,老家伙也感觉到压力很大。张横完全不是他以前所了解的那样。而且,从如今的状况来看,似乎上尔京突然多出了许多来历不明的可疑人物,一股无形的威胁,正渐渐向伊腾家族这边迫近。

    然而,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又发生了一件让伊腾魁浩非常震怒的事。

    张横自那天发生凶案后,自然是被伊腾家族的无数探子所严密监视,几乎每时每刻,张横的行踪和举动,都会被伊腾家族的人所知道,他一天里做了什么,甚至吃了什么,拉屎撒尿这样的小事,都没有放过。

    只要时机成熟,伊腾家族就会对张横实行雷霆一击,绝不会让他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而张横似乎对此并无觉察,或者是说,他竟然毫不在意。

    可是,就在伊腾家族紧锣密鼓筹划着,要对张横再次下手的时候,他突然失踪了。就象是一滴水,蒸发在空气中一样,所有的探子,乃至各种渠道,再也没有了张横的行踪,仿佛他就这么一下子消失在了这个世上。

    “八格,你们这些没用的混帐!”

    伊腾魁浩气得七窍生烟,一巴掌就把一名探子的头目,拍得直飞了出去。一下子撞破木门,摔到屋外,口鼻喷血,刹那一命呜呼。

    屋里的所有人顿时个个噤若寒蝉,连大气也不敢再喘一下。

    现在,整个伊腾家族阴云笼罩,自从伊腾妖妖死后,伊腾魁浩的脾气变得暴怒不以,性情更是大变。动不动就出手杀人,光是这两天内,下面的弟子稍有做错事情,被他随手击毙的已不下五人。

    所以,现在的伊腾家族中的弟子,个个自危,行事更是万分小心,生怕遭到飞天横祸。

    而一些小道消息,也已在伊腾家族中暗中流传开来,说是伊腾妖妖乃是伊腾魁浩的私生女。他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完全就是妖妖之死而引起。

    此刻,伊腾魁浩再次杀人泄愤,这让所有人感觉这一小道消息的可信度更高了。

    “家主息怒,属下已调动各方人手,并动用所有渠道和关系,正在追查姓张的那个小子。只要他还在我们倭岛,相信他就算是变成了一只苍蝇,也能很快找出来。”

    见屋里气氛压抑得几欲窒息,伊腾正太不得不硬着头皮,匍伏在地上,向伊腾魁浩汇报道。

    “哼!”

    杀了一人,伊腾魁浩心中的怒气也似乎稍稍平息了一些,他冷哼一声,目光阴厉地望向了伊腾正太:“老夫不要听过程,只要结果。务必马上找到姓张的贼子,把他碎尸万段。”

    “嗨!”

    屋里所有人齐齐伏身应诺,“必杀张横!”

    张横当然没有消失,只不过他却是改换了另一个身份和面容,隐匿了起来。

    来到倭岛上尔京已是三天,张横对这里的情况也已然有了一些了解。尤其是那天彩云飞和血梦泪追踪逃遁的伊腾妖妖。虽然最后被那妖女拼死逃走。但是,彩云飞和血梦泪却也从她逃走的路线,追踪到了伊腾家族的那个农庄。

    结合各方面所获得的消息,现在的张横也已确定,伊腾农庄就是伊腾家族的一个据点。而且还是伊腾家族经营了数百年的老窝。

    然而,经过对那里日夜的监视以及探察,伊腾农庄虽然在伊腾家族中地位无比的重要,但是并不是伊腾家族真正的大本营。种种迹象表明,伊腾家族有他们的秘境。而被劫持的王馨兰,也并不在伊腾农庄中。

    这让张横心中焦虑万分。一天没得到兰儿的消息,张横就如坐针毡,日夜不得安宁。

    可是,伊腾家族的秘境,乃是伊腾家族的根本所在,以张横所带来的人马,纵然是竭尽了全力,也一时无法探明具体的所在。至于想弄明白王馨兰的确切藏身之处,更是毫无办法。

    张横已是迫不急待了,既然等不到兰儿的消息,张横决定主动出击。

    所以,他一改先前的方案,从光明正大现身,以自己为诱饵,改为了暗中行动。

    于是,张横化了妆,改换了身份,隐藏了起来。

    千代区正是上尔京最繁华的区域,这里汇集了倭岛以及来自世界各地无数大集团公司许多世界超级财阀的总部都设在这里。

    当然,繁华的背后,也让这里的娱乐业无比的发达。在千代区有一条歌舞伎町一番街,这里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娱乐项目,是上尔京真正的消金窝。

    晚上十点,劳累了一天的小市民,大多数开始休息。不过,在这歌舞技町一条街,夜生活却刚刚开始。

    闪烁的霓虹灯,昏暗的路边,一个个打扮妖娆,肤色各异的女子,招首弄姿,招揽着路过的客人,一个个尽展手段。

    嘎吱!

    一辆计程车从路口驶来,停在了歌舞技町一条街的入口。不一会儿,车门打开,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黄皮肤,黑头发,眼眶深陷的中年男子,从车里悠悠然走了下来。

    男子穿着一身名贵的皮衣,看起来气度不凡,似乎是某个贵族出身的少爷。他抬头望望繁华的街景,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

    “先生,需要服务吗?”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和服的妖娆女子,朝着男子走了过来。深深地鞠了一躬,以一种极具诱惑力的声音向他道:“只要您需要,一定能让您得到最满意,最周到的服务。我们的小姐,是这条歌舞技町一番街最优秀的女子。每一个都是经过特殊的训练,可以满足先生您的任何要求。无论是什么样高难度的姿式,都能让您达到最充分的享受。”

    和服女人用倭语介绍着,又用英语重新说了一遍,这才眼巴巴地望向了男子,满脸的温柔和笑意。

    “不,谢谢!”

    然而,男子却是用标准的韩岛语回了一句。

    “先生,我们这里也有韩岛最出色的女人,而且,还有最鲜嫩的幼女可以供您挑选。”

    和服女人立刻改变了语言,用地道的韩岛语向男子道。竭力地想挽留住这个客人。

    只是,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男子却是连眼角都没瞄和服女人一下,就悠悠然向前行去。

    “混蛋,粗野的人,不懂风情!”

    和服女人喃喃地骂了一句,满脸的不屑和鄙夷。

    “混蛋!”

    男子显然是听到了和服女子的话,不由朝她伸了个中指。

    这个男子,正是易了容的张横。不过,他现在的名字叫王一鸣,乃是来自韩岛一家娱乐公司的猎头。

    为了隐匿身份,张横利用了王一鸣老祖的神魂,完全改变了身上的气息。并借助王一鸣老祖的记忆,让自己一下子变成了另一个人。

    以王一鸣老祖达到四品的神魂力量,伊腾家族的那些探子,根本无法辩别。至于容貌的改变,张横身上有魑魅铠甲,利用它挤压身上的肌肉和骨骼,他所易容后的样貌,就算是最熟悉的人,也休想看出半点痕迹。

    因此,伊腾家族的各路探子,完全把这个地地道道的韩岛人给忽略了。

    这正是张横突然蒸发,在所有伊腾家族探子面前消失的原因。

    当然,他这次来上尔京的歌舞技町一翻街,可不是来这个倭岛的红灯区取乐子。而是有一件重要的事。

    一路沿着歌舞技町一翻街向前,沿途不时有妖娆的倭岛女人前来兜客。但张横却根本不理会。

    终于,他走到了街道的中段,来到了一处建筑前,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