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5章 紫灵
    “啊!”

    张横趁四象天机阵即将合围的刹那,冲出了阵势,陡然向旁边观战的少女发动了攻击。

    少女显然根本没预料到这种状况,或者是说,她的实战经验实在是太弱,完全就是毫无准备。

    嗤啦!

    伏以神尺尖端刀片的寒芒,在少女的眼瞳中迅速扩大,她猛地反应了过来。但是,一切都迟了,刀片的寒芒,刺得她脖颈的皮肤丝丝生痛,她已来不及做出任何的闪避。

    眼看刀片就要切入少女那如白天鹅般的脖子,她那俏丽的脸上,也露出了骇然之色。

    “手下留情!”

    正是时,突然一声低沉的喝声响起,同一时间,一道人影如箭矢般直射而来。

    “什么人?”

    张横如同灵蛇般的动作,嘎然而止。颤微微的伏以神尺的刀片,堪堪停留在了少女脖颈不到一厘米的地方,这才缓缓转过头来。

    此时此刻,屋里已多了一个年纪在三十三四的中年男子,西装革履,气度不凡。

    只不过,中年男子现在却是脸色煞白,神情更是难看无比。

    “尊主,这全是误会,是误会!”

    直到他看到张横手中的武器,只是指住了少女的脖子,并没有真正伤害到少女。中年男子的神情才陡地一松,连忙向张横抱拳道:“在下千幻夜总会总经理曾海洋,也是老千门在倭岛的首席大拇指。见过尊主。”

    “曾首席!”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目光却是望向了面前被自己制住的少女:“这是怎么回事?”

    曾海洋的出现,让张横心中的疑惑更甚。

    在来此之前,他当然打听过,知道千幻夜总会的老总,就叫曾海洋。

    虽然先前无法判断,曾海洋是否就是此地老千门的负责人。但是,此刻曾海洋自报家门,张横却立刻认定他就是这里的主人。

    要知道,老千门的职务称呼与其他门派不同,地位的高低是按一只手的五指的名称来排列。其中某一个地域的总负责,才能称得上是首席大拇指。

    曾海洋能报出这个职务,足见他就是老千门内的核心人物。

    这也就是说,自己并没有找错地方,千幻夜总会确实就是老千门在倭岛的一个据点。

    那么,既然地方没错,张横自认先前与前台那位老千门女弟子的暗号对接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可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少女,会指责自己是假冒的贼子,并带人要擒拿自己?

    心中又惊又疑,张横的目光转向了曾海洋身上,再次问道:“曾首席,这是怎么回事?”

    “尊主,这完全是个误会。”

    曾海洋满脸的苦笑,手指指向了少女:“给尊主介绍一下,这位是紫灵紫姑娘,是我们老千门的贵客。这次刚好来倭岛玩,就临时居住在我们这里。想不到竟然与尊主发生了这样的误会。”

    一边说着,曾海洋一边转向了被他称为紫灵的少女:“紫灵姑娘,这回玩笑开大了吧!”

    他有些责备地道,脸上的苦笑却更浓。

    “哼!”

    紫灵这个时候也总算回过了神来。此时此刻的紫灵姑娘,俏脸依然煞白一片,一副惊魂的可怜模样。

    不过,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却让人更有一种我见尤怜的感觉。

    她摇了摇小脑袋,晃得满头的小辫一阵乱晃,这才似乎完全清醒了。

    只是,望望眼前神情凛然的张横,目光瞟到自己脖子上仍被张横用刀尖指着,不禁俏脸又是一阵变色。

    “你,你,你这坏东西,还不拿开,难道真想杀了本小姐?”

    刹那的愣怔,紫灵俏脸一寒,蛮横地朝着张横横眉怒目道。

    张横的眉毛微微一挑,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叫紫灵的少女是如此的蛮横。貌似她现在还被自己制住,就敢这样对自己横眉怒目了。

    不过,稍一迟疑,张横手腕一抖,还是收回了伏以神尺。

    从眼前的情形来看,紫灵刚才向自己出手,似乎确实是另有隐情,不象是老千门要对付自己。

    尤其是回想到刚才的战况,紫灵虽然指使她身边的四名女子对自己发动攻击。但是,她本人却丝毫没有防犯。如果真是遇到了敌人,想必她也不会如此大意。

    “哼!”

    见张横终于撤去了武器,紫灵一跺脚,俏脸上的怒气更甚:“你这个坏东西太不讲理了,本小姐只是想试探一下你,那知你竟然动真格的。看来,彩莲姐姐的眼光可不怎么样,咋就选了你这样蛮不讲理的坏蛋做尊主。”

    说着,她俏脸一寒,朝着那边的四名女子道:“走,我们不理这坏东西。”

    “是,小姐!”

    四名女子也被刚才突然发生的状况给惊着了,直到此刻才回过了神。听到紫灵的话,连忙呼啦一下围了过来,把她围在了中间。

    紫灵又是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张横一眼,也不再理会他,一扭蛮腰,晃着满头的小辫,气呼呼地向着后面走去。

    “尊主,对不起,紫灵姑娘小孩子脾气,您千万不要怪罪。”

    见到这姑奶奶终于走了,曾海洋总算松了口气,连忙再次抱拳,向张横道了个歉。

    “曾首席客气了。”

    张横微微颌首:“在下这次过来,有事想请曾首席帮忙。”

    有求于人,张横也不会太过份。所以,对于紫灵刚才的行为,一言揭过,不再提起。

    说着,张横手一伸,拉出了挂在脖子上的那尊千手观音的雕像:“当日在下曾有幸遇到钱彩莲钱姑娘,她赠在下这尊千手观音,曾说如果有事,可以向老千门求助。今日在下厚颜。”

    “倭岛老千门首席大拇指曾海洋,见过尊主!”

    然而,看到张横拿出来的千手观音挂件,曾海洋的神情陡然一震,态度也变得更加的恭敬起来。他再次向张横抱拳,深深地一躬,慎重地施了一礼。

    “尊主?”

    张横的眉头微微一凝。

    一直听曾海洋称自己为尊主,张横心中确实是有些疑惑。

    本还以为这是老千门对客人的尊称。可是,看现在曾海洋的恭敬态度,似乎并不是,这让他更加的狐疑了。

    “尊主,您手中的信物,就是我们老千门的尊主令。得此令者,就是我们老千门的尊主。”

    曾海洋立刻看出了张横心中的疑惑,连忙道:“自老千门门主之下,尊主为第一人。尊主所至,如门主亲临。”

    “哦!”

    这回是轮到张横更加的惊奇了。他还真没想到,当日钱彩莲所送的这尊千手观音像,竟然在老千门中有如此尊贵的地位。

    不过,现在他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千手观音像中,刻有一个尊字。原来,它竟然代表的是尊主之意。

    只是,张横做梦都不会想到,钱彩莲所送的这块尊主令,代表的不仅仅是在老千门中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它其实是一件无比重要的信物,有着特别的含意。

    “哼,也就只有彩莲姐姐,才会选这样的坏蛋。”

    后堂内,紫灵姑娘仍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她虽然离开了前厅,但却并没有走,而是躲在了后堂,偷听前面曾海洋与张横的说话。

    听到张横对尊主令的疑惑,她可爱的琼鼻不禁急剧地扇动起来,俏脸上露出了很是不满的神情。

    做为钱彩莲的闺蜜,紫灵自然清楚老千门的一些秘密,更了解尊主令的含意。

    其实,尊主令是老千门门主的一件特殊信物,获得尊主令者,就是老千门门主的爱郎。

    因此,尊主令事实上就是老千门门主的定情之物。

    说到尊主令,这还关系到老千门创派祖婆婆的一段故事。

    当初,创建老千门的前辈乃是一位女子,她一生为情所困。据说,她之所以要建老千门,就是为了她所爱的一个男子。

    只可惜,她爱的那个男子,乃是位江湖浪子,平生浪迹江湖,最爱的就是赌。

    为了留住爱郎的心,老千门的创派祖婆婆,就精心建立了这个以赌为基础的门派。可以说,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自己的爱郎所好。

    门派成立后,那位创派祖婆婆便制作了这枚尊主令,交给爱郎,让他在派中拥有与自己相同的地位。之所以用一个尊字,足见她对爱郎的痴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尊字,其实也表达了她的心意,在她的心目中,爱郎比她更尊贵。

    祖婆婆的爱情故事,之后仍有许多的波折。不过,自祖婆婆后,尊主令乃是门主爱郎的信物,却是千百年来,已成为老千门的门规。

    而历代老千门门主,也全是女子,这是老千门千年不变的规矩。

    老千门虽然入世,在世俗中遍布各个行业和角落,门人弟子也是五花八门,什么行业的人都有。但是,老千门的历代门主,对于爱情却都有一种偏执,那就是从一而终,绝无二心。

    当日钱彩莲与张横在海底九幽冥宫,因为钱彩莲意外受伤,身中剧毒。

    张横在不得以的情况下,为她赤身疗伤。

    这对于现代人来说,也许并不算什么。可是,对于老千门这个门派的门主来说,这无疑就是一段孽缘。

    按门规,钱彩莲被张横全身看得精光,她已是非张横不嫁。所以,钱彩莲当时纵然心中有万般想法,却也只好无奈地接受了这一事实。

    最后,她在离开时,就把尊主令交由王学林转交张横。她这也算是认命了。

    不管张横如何,她的这一生,已是选定了张横做为她的爱郎。

    此刻,紫灵听着外面两人的谈话,听出张横似乎对尊主令的来历丝毫未知,她的俏脸上顿时浮起了一抹怒色。

    不过,微一沉吟,紫灵那可爱的琼鼻一阵轻轻地扇动,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中也多了一丝狡黠。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