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6章 青龙麻雀馆
    说实话,紫灵之所以刚才会对张横突然出手,就是因为发现了张横身上配戴的尊主令,明白了这个男子就是钱彩莲选择的爱婿。

    先前,张横在看到堂中那幅千手观音像时,画像突然发生了某种感应,不但眼眸中闪起了异彩,而且还让张横的那尊千手观音像,发热发烫。

    张横并不知道,当时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他却哪里明白,这幅千手观音像,正是一件感应的法器。只要是配戴了尊主令之人到来,它就会产生异相,并被此处老千门的负责人所知道。

    事实上,这也是老千门从创派起,就有的规矩,为的就是不怠慢尊主令的拥有者。

    刚才,紫灵就与曾海洋在一起,曾海洋感应到画像法器传来的信息,立刻大惊,就要赶出去。

    紫灵却是古灵精怪,故意让人拖住了曾海洋,自己先行一步,来到了厅堂。

    她对钱彩莲选择的这个爱郎,心中充满了好奇,所以,想先来试探一下,也好测测这位尊主的深浅,为彩莲姐姐把把关。

    那知,却是让张横误会,差点就酿成大祸。

    想起刚才被张横所制的情形,紫灵的心中就是一团火气,她可不怪自己鲁莽,反尔怪张横太蛮横。

    紫灵可爱的琼鼻一阵扇动,心中已是有了主意。

    “尊主,您有何吩咐,我们倭岛老千门门下,必会全力执行。”

    厅堂上,曾海洋神情肃然,向张横道。

    “那就多谢曾首席了。”

    张横点头,却也不敢托大,丝毫没有做为尊主的傲骄之意。

    “在下现在遇到了麻烦。”

    话都已说开,张横自然也不再隐瞒,当下把自己如何来倭岛的原因说了一遍,最后道:“现在,在下与乙贺流的伊腾家族,势同水火。可在下志在救人,所以,想了解伊腾家族的所有情况。希望曾首席能把相关消息,告之在下。”

    “尊主,您就是张横张先生?”

    这回,却是轮到曾海洋惊讶了。

    昭日大酒店发生恐怖事件,此事早已在上尔京被传得沸沸扬扬,成为了民众茶后饭余的热点话题。

    做为这世上消息最灵通的老千门,相关的消息自然也早已知道。而且,曾海洋更是掌握了一些普通人所不知的情况。明白这一事件的背后,与倭岛乙贺流的伊腾家族有关。

    只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先前老千门只是做为一个旁观者,一直在密切观注事态的发展,并不参与其中。

    然而,此刻听到张横把情况说明,曾海洋的神情顿时一凛。他还真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与老千门的尊主有关。

    那么,这事也已相当于是老千门的事了。

    “张横?”

    后堂里,紫灵听到曾海洋报出张横的名字,不禁微微一愣。

    不过,她立刻醒悟了过来,俏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咦,这个坏蛋原来就是张横。”

    紫灵在倭岛的老千门已呆了好一段时间,因此,这几天发生在倭岛乙贺流的事件,她也曾听曾海洋说起过,对张横这个人确实是有所了解。

    “嘻嘻,我还以为彩莲姐姐是被迷了魂,怎么就选了个韩岛人当爱郎,而且还年纪这么大了。”

    紫灵那可爱的琼鼻一阵扇动,俏脸上露出了恍然:“原来,这坏蛋是化了妆的,嘻嘻,这可有好戏看了。”

    张横遇到的麻烦,在紫灵看来,那就是一件好玩的事。

    她来倭岛,本就是太无聊了,这才远渡重洋,来此散心。

    可是,在倭岛玩了一段时间,却也没什么让她感兴趣的。此刻,明白了张横的真实身份,顿时让她的眼眸都亮了起来:“嘻嘻,看来,接下来的时间,不会那么没意思啦!”

    紫灵在后堂暗自盘算着,厅堂里,张横和曾海洋却是忙得不亦乐乎。

    清楚了张横的来意,曾海洋可丝毫不敢大意,立刻把有关乙贺流的相关资料,全部搬了出来,一边向张横做着说明,一边仔细地解释起来。

    对于张横这位尊主,曾海洋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隐瞒,把这些年在倭岛,收集的伊腾家族的一些秘密,全部毫无保留地交给了张横,甚至连乙贺流的资料,也是毫无遗漏。

    “不愧是这世上消息最灵通的门派!”

    细细察看着资料,张横的眼眸亮了起来,心中却是有些震动。

    老千门所收集的资料,确实是非常的齐全。不但有张横所需要的伊腾家族的老巢以及各个据点的消息。而且,对于伊腾家族的一些重要人物,也都有着详细的纪录。

    这不,张横就在资料中看到了有关伊腾妖妖的秘密。

    对于别人来说,伊腾妖妖是个谜。但是,对于老千门来说,他们对伊腾妖妖,却调查得一清二楚,这足见他们在消息收集方面,确实是有独到之处。

    望着各种资料,张横心中也是有些感慨,心道:要是谁惹上了老千门,估计十八代祖宗的秘密,都得被人家挖出来晒晒。

    “尊主!”

    等张横看完了资料,曾海洋的神情变得更加的肃然:“据我们这段时间的观察,伊腾家族如今正在招集族中精英,向上尔京汇集。显然,他们也是要想全力以赴,对付尊主。如果尊主人手不够,我们倭岛老千门自我以下,随时听候尊主之命。”

    “那多谢曾首席了。”

    张横由衷地道。

    得到曾海洋之助,张横在倭岛这边的实力,无形中又增加了许多。更重要的是:有了老千门提供的各种消息,如今的伊腾家族,对张横来说,已是根本没有什么秘密。

    只是,对于王馨兰到底身在何处,被伊腾家族藏在了哪里,这一情况,却仍是未能获知。

    显然,当时王馨兰被伊腾家族所劫持,此事在此之前,并未引起老千门方面的注意。而现在,王馨兰成为关键中的关键,伊腾家族对这个消息,保守的无比严密。即使是以老千门的手段,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不过,曾海洋当场承诺,会竭尽全力,尽快探明王馨兰的下落,以便为营救她做好准备。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张横当然也不会坐等,他决定先采取点手段,好好敲打敲打伊腾家,给伊腾魁浩这老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仔细研究了伊腾家族的各种资料,张横终于选定了一个目标,准备了一天,第二日晚上,张横再次出发了。

    依然是歌舞技町一条街,这里汇集了各种娱乐项目。除了倭岛传统的色情之外,自然也不会少了赌。

    所谓吃喝嫖赌,这可是一向不分家地。

    青龙麻雀馆,这是一家在歌舞技町一翻街非常有名的赌馆。麻雀馆对于国人可能感觉陌生,以为是一个养鸟逗雀的休闲所在。但是,事实并非如此,麻雀馆其实就是人们所熟知的麻将馆。

    倭岛的文化,大多生搬硬套自华夏的传统。华夏的国粹麻将,自然也早被流传到倭岛,并成为倭岛人平时生活娱乐的一部分。

    麻将在古代被称为麻雀,倭岛仍沿用这个称呼到现在。所以,青龙麻雀馆就是麻将馆,是一家真正的赌馆。

    “嗯,就是这里了!”

    晚上八点,张横依然是王一鸣的那个模样,施施然来到了青龙麻雀馆。望着眼前这座占地有数亩,建筑风格完全倭化的建筑,张横的眉毛微微地挑了起来。

    青龙麻雀馆的大门口,挂着一块黑漆金字的匾额,上面用倭文书写着馆名,而在匾额的右下方,有一个抽象的鬼脸图案,额上有一个变形的乙字,头顶却有几根藤条的形象。这正是乙贺流伊腾家族的家徽标志。

    走到门前,门口是八阶台阶。只是,这些台阶上所铺的地砖非常的有特色,正是一百三十六张麻将牌,按各色花色排列,看起来非常的显眼。

    张横微微颌首,他已然看出来了,这八阶台阶,其实也是一个风水局,其中的八级台阶,代表的是麻将牌中的春,夏,秋冬以及梅兰竹菊这八张财神。

    因此,这八阶台阶也叫财神道。

    配合台阶上当地砖所铺的那一百三十六张麻将牌,便组成了一个大满贯的风水局。

    “看来,伊腾家族也确实存在着风水方面的高手。”

    张横的眉毛一凝,心中估噜了一句:以大满贯的牌局做为风水局,布置在门口,不但完全符合此处麻将馆的名头。而且,大满贯的风水局,更有聚集财源,镇压气运的作用在。足见布置这一格局之人的高明之处。

    “嗨!欢迎光临!”

    青龙麻雀馆的门前,站着四名身穿和服的妙龄少女,看到张横进来,齐齐躬身,行了一个标准的倭岛礼节。

    张横昂首挺胸,一脸倨傲,根本连眼角都没瞄一下。目光一扫里面的情形,就准备举步向里走去。

    但是,他的脚步还没移动,突然一声娇笑从后面传来:“咯咯,坏东西,你怎么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啦!”

    说话间,一个人影已从后面窜了上来,一把拉住了张横。

    “是你!”

    张横一怔,转头看去,脸上顿时露出了满脸的苦笑,心中叫苦不迭:“怎么这个姑奶奶也来了!苦也!”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