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8章 玩刺激的
    向紫灵提出要认识一下的是个年青人,年纪大约在二十一二岁,穿着一身裘皮,长相看起来也是英俊潇洒,很是有几分贵气。

    他说的是地道的华夏汉语,虽然带着几分浓重的地方口音,但由此可以确定,他应该也是来自华夏。

    让张横心头一震的是:这自称叫李孔亮的年青人,是位玄门修者。并且,力量竟然已达到了三品初期。

    又是一个年纪青青,修为就突破三品的牛人。张横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眯。感觉上,此人绝不简单,肯定是大有来历。

    “玄天玉戒?”

    紫灵面纱下的俏脸却是陡地一凝,一对美眸凝注到了李孔亮伸出来的右手上。

    在他右手的中指,戴着一枚古朴的斑玉戒指,戒面上刻着一个古篆:玄字!

    “你是玄武门少门主?”

    紫灵轻呼了一声,俏脸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张横没有认出李孔亮手指上的班玉戒指代表的是什么,但是,做为元古世家的少主,紫灵却是一眼就辩别出了这枚班玉戒的来历。

    因为,玄武门与紫灵所在的家族一样,也是一个传承自元古的古老门派。那枚玄天戒,代表的就是玄武门下一代的接班人。

    只是,玄武门一向在苗疆一带活动,很少出现在世人面前,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

    紫灵还真没想到,在倭岛的这处麻雀馆,竟然会遇到玄武门传人。

    “玄武门少门主?”

    张横的心头又是一震,神情变得更加的凝重起来。

    虽然他没认出那枚班玉戒。但是,在玄门秘闻中,却也是看到过有关玄武门的记载。知道这个传自元古的门派,无比的神秘。

    此刻,经紫灵道破,张横确实也是非常的讶异。

    “你竟然认识玄天戒?”

    李孔亮脸上闪过一丝惊疑,对于紫灵竟然能一眼就认出班玉戒,他也感觉惊奇不以。

    不过,刹那的愣怔,李孔亮眼眸里的光芒变得更加的灼热,目光炯炯地凝注在了紫灵脸上,再次向紫灵拱了拱手:“在下确实来自玄武门,既然姑娘认识这枚玄天戒,想必也该是同道之人。那就认识一下吧!”

    “咯咯!”

    紫灵一阵娇笑,就在李孔亮还以为有戏的时候,她的语气突然转冷:“哼,本小姐没兴趣。”

    说着,她故意亲热地搂住了张横的胳膊,还象是小鸟依人般,往张横的身上凑得更紧了。

    “呃!你……”

    李孔亮的神情陡然一僵,脸色也红一片紫一片地变幻起来。

    紫灵当面拒绝,让他的这张脸顿时有些挂不住了。

    做为堂堂的玄武门少主,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貌似在以往的经历中,只要是知道他是玄武门少主的人,谁不对他恭敬有加。

    陡地,他的眼眸一凝,有些恶狠狠地望向了张横,脸色变得很是不善。

    李孔亮刚才第一眼看到紫灵,便被她那奇异的气质所吸引,一时惊为天人。

    直到紫灵掏出银行卡,换取一个亿筹码,四周发出一阵惊呼,他这才回过神来。

    李孔亮也不多想,就这么上前要与眼前这个神秘而充满古韵的女子,认识一下。

    那知,人家却根本不买他的帐,直接就给了他一个**的钉子。

    这让李孔亮有些恼羞成怒,却是把怨气直接就转向了与紫灵亲热地挽在一起的张横身上。

    在他看来,张横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竟然与他心目中如同仙子的女子如此的亲蜜,这完全就是在玷辱紫灵。

    感受到李孔亮的敌意,张横这回是更加的哭笑不得了。他还真没想到,紫灵这丫头,无缘无故又给自己拉来了仇恨。

    他现在怀疑,紫灵刚才的拒绝,不给这个叫李孔亮的年青人一点面子,是故意地。

    不过,张横现在也不想多惹事,所以假装没看到,一拉紫灵,径直向那张大赌桌走去。

    赌桌边正在玩掷色子的客人有六个,确切地说,真正玩的只有四人,另外的两个,显然是客人的跟班,一直站在旁边。

    掷色子一共有四个方位,除了庄家外,依次是上门,中门和下门。每一门都可以押注,人数也不限,可以在任意一门有多人下注。

    张横的目光扫过桌边,场中的情形已是一目了然。

    上门的客人是位金发碧眼的老外,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看起来似乎是个欧洲某个国家的人。

    他就是与李孔亮一起,共同占了上门之位。

    中门是位满身肥肉的倭岛人,挺着个发福的大肚子,西装革履,手指上却戴了几个硕大的金戒指,一看就是个爆发户。

    下门的客人是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黑人女子,一身名贵的时装,脖子上挂着一串猫眼钻石项链,整个人珠光宝气,似乎是来自某个中东国家的贵族。

    “在下也来凑个热闹!”

    见桌边的几人都望向了自己,张横微微一笑,向众人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说着,目光望向了对面的庄家:“开局吧!”

    庄家是位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倭女,穿着一身和服,神情极是妖娆。

    她自然也看到了刚才紫灵一下子要换一个亿美元的筹码,自然是不敢对张横他们有丝毫的怠慢,连忙躬了躬身,向四周的众人道:“尊敬的贵客们,开局了。”

    说话间,她双手捧起了面前的色盅。

    色盅是一只陶瓷制作的器皿,下面有一个底座,上面象只酒盅,倒叩起来就成了色盅。

    哗啦啦,哗啦啦!

    庄家双手捧起色盅,有节奏地上下左右摇晃起来,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怦!

    这个时候,庄家陡地双手一顿,已把色盅叩在了桌上,同时再次向桌边众人微微躬身:“各位尊敬的贵客,请!”

    “嗯!”

    桌边几人互望一眼,然后目光转向了桌面。

    掷色子的赌桌是特制的,整张桌子有四米长,两米宽,中间用艳丽的颜色,画出了几个图案。

    左边半张分成两格,上面写着两个大大的倭岛文字:大和小。

    这是猜大小用的,把筹码放在大上,就是猜大,如果放在小上,那就是押小。

    右边半张桌子却是分成六格,每一格内又标着一到六这六个不同的数字。

    这是用来猜点数的,想猜点数的,可以在这六个格内投注。

    当然,猜大小的赔率是一赔一,而猜点数的赔率是一赔三。

    “小!”

    下门的黑人女子瞟了一眼色盅,漫不经心地抛出了几枚筹码,竟然是一下子押了十万美元。

    “哈哈,刚才开了两回小了,我这回买大!”

    中门的倭岛爆发户大咧咧地笑道:很是粗鲁地一拍桌子,把同样是十万美元的筹码,丢到了大字的区域。

    “mo,mo!”

    上门的老外却是叽哩呱啦地说了一大通英语,表示并不赞同倭岛爆发户的看法。

    一边说着,他也丢了一个十万的筹码到了写着小字的区域里。

    “哼!”

    轮到李孔亮下注了,他挑衅似地瞟了张横一眼:“本少喜欢玩猜点数。”

    说话间,他手指一弹,也是一枚十万的筹码就丢了出去,正好落在了赌桌右边的那六个数字格上,而且正好是数字一。

    “押点数?”

    桌边的另外三人脸上顿时露出了诧异之色。

    在张横进来之前,李孔亮一直是玩押大小。此刻,却突然改变了玩法,这让几人都感觉意外。

    要知道,猜大小的概率是一比一,也就是说,对和错的概率是百分之五十。

    但猜点数的概率就小的多,六个数中选一个,相当于是六分之一。

    虽然猜点数的陪率是一赔三,但是,从概率上来说,猜点数赢的机会却非常小,十回中能猜中一回,已算是非常不错了。

    因此,一般玩掷色子的,大多是猜大小,很少有猜点数的。

    不过,当几人看到李孔亮那毫不掩饰的挑衅目光,他们心中却是立刻恍然了。想必他这是在与新来的这个客人呕气。

    刷!

    几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横,想看看他会怎么样。

    “小爷也喜欢玩点刺激的,就玩猜点数。”

    张横并没有让李孔亮失望,随手拿起了一枚十万块的筹码,用手掂了掂,扔到了右边桌面写着数字的一个格内:“嗯,就押二!”

    “哼!”

    李孔亮又是冷哼一声,不屑地转过了头去。

    不过,就在他转过头的刹那,眼眸里却闪过了一抹奇异的光芒。“买定离手!”

    庄家见几位客人都已下了注,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拖长了声音道:“开!”

    说话间,庄家已伸出了纤纤素手,就去掀色盅。

    张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

    他之所以选择掷色子,就是因为自己拥有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这可是具有透视功能的变态能力。

    就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张横可以轻易地穿透那只豆盅,洞察到里面色子的点数。

    这也就是说,张横有这一手,掷色子猜点数,无疑就是捡钱。这跟游戏中开了超级外挂一样,完全是处于不败之地。

    此刻,张横就清晰地洞察到,色盅中的色子,正是二点,这回自己是赢定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奇异的波动陡然产生,张横的神情猛地一滞,眼眸也骤然暴缩。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