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9章 防了老虎还有狼
    “这小子玩阴的。”

    张横的眼眸一凝,陡然望向了李孔亮。

    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张横清晰地洞察到了,就在空间产生奇异能量波动的刹那,李孔亮暗中做了手脚。

    只见,他的一只手按在了赌桌上,五根手指有节奏地微微弹动。

    顿时,一缕如发丝般极其细微的真元,象是一条细蛇一般,就迅速向桌上的色盅射去。

    就在女庄家掀开色盅的一瞬间,色盅中的色子,已被李孔亮的真元所撞击,竟然轻轻地翻了个身,从原先的数字二,变成了数字一。

    果然,庄家此刻已掀开了色盅,里面的色子也呈现在了众人面前,色子正面朝上的正是一个殷红的点。

    然而,望着色盅中的一点,庄家的身形不由一滞,掀色盅的手,也猛然僵在了当场。

    做为青龙麻雀馆精心培养的庄家,她自然也不是普通人,尤其是在掷色子上,浸淫过多年的特殊培训。

    因此,她刚才看似随意摇出的色子,其实是受她完全的操控。只有她心中明白,她摇的色子点数乃是二点。

    可是,现在这枚色子,竟然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点,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她心中震动?

    陡地,庄家的目光猛然凝注到了李孔亮脸上,神情中现出了一抹异样。

    这一赌局,张横和李孔亮都选择了押点数。而押一点的,只有李孔亮。

    如果说是谁最有可能在暗中做了手脚,让原本的二点变成了一点。那么,就算是用脚趾头想,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李孔亮。

    “嘿嘿,本少运气不错,押点数开门红!哈哈哈!”

    李孔亮得意地大笑起来,完全无视庄家凛然的目光。

    他自信刚才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就算庄家怀疑,却也拿不到证据。所以,他根本不怕什么。

    一边大笑,一边目光已是望向了张横,眼神中满是嘲弄和讥讽。

    张横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还真没想到,李孔亮开局就玩阴手。

    只是,自己纵然是发现了,却根本来不及阻止,这回是真的阴沟里翻船了。

    “嘻嘻,坏蛋,这回你遇到对手了吧?”

    那知,心中正郁闷,一边的紫灵悄悄地凑了过来,一副幸灾乐祸地在他耳边轻声道:“嘻嘻,这回有好戏看啦!”

    这丫头显然也看出了李孔亮做了手脚。但是,她却是唯恐天下不乱,对于张横的这次失利,不仅丝毫没有同仇敌忾之心,反尔是大为兴奋。这让张横更加的哭笑不得了。

    “混蛋,一点小!”

    倭岛爆发户猛地一拍大腿,一副懊悔不及的模样。他刚才押的是大,这一把就直接输了十万美元。

    “ok,小,哈哈哈!”

    欧洲佬完全没有了先前的贵族那副从容优雅,放肆地狂笑起来。

    只有那个黑人贵妇,仍然一副恬静的模样,似乎对于赢了十万美元,毫不在意。

    场中各人表现各异,庄家的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这一局,吃两家,赔三家。更重要的是,上门的李孔亮,是押的点数,一赔三。

    这也就是说,光是这一局,庄家就得赔出三十万美元。这让她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再来,再来!”

    输掉了十万,倭岛爆发户有些迫不急待了,他叽哩呱啦地一阵鬼叫,摧促起了庄家。

    “尊敬的贵客,开局!”

    稍一迟疑,庄家的心绪已平静下来,向着四周众人微一躬身,又拿起了赌桌上的色盅。

    哗啦啦,哗啦啦!

    庄家神情凝重,再一次摇起了色盅。

    场中刹那寂静一片,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凝注到了她身上,一个个脸色肃然。

    怦!

    好一会儿,庄家重重地把色盅顿到了赌桌上:“请!”

    说话间,她的目光却是微微一凝,望向了李孔亮。这回,她是特别注意上了这个怀疑对象。

    “哈哈,还是本少先来吧!”

    李孔亮毫不在意,随手拈起几枚筹码,就抛向了数字格:“这回本少押六,一百万。”

    李孔亮满怀信心,说着,目光再次挑衅地望向了张横。

    “嗯,小爷押三!”

    张横微微沉吟,也抛了几枚筹码到了数字格的三上:“一百万!”

    两人的赌注突然增加了十倍。这让场中其他几人,都是神情一滞。

    貌似他们先前玩的时候,也就都是一万几万。自张横到来,一下子换了一个亿的筹码后,几人都受了刺激,这才开始十万十万的下注。

    但是,现在赌注一下子提高十倍,这让欧洲佬以及倭岛爆发户都感觉压力山大。

    能进入vip贵宾室,自认都是有钱的主,可不能因为赌注的事失了面子。

    所以,他们也咬了咬牙,抛出了相同的筹码,这回全部押上了一百万。

    当然,那个黑人贵妇,只有她仍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一声不吭,就随手抛出了百万的筹码,似乎对此毫不在意。

    只是转眼的功夫,上中下三门的所有人,已全部押上了赌注,一共是五百万。

    庄家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凝重,目光扫过赌桌边众人,用那种职业的微笑向众人道:“买定离手,开!”

    说话间,她伸出手来,已握住了色盅,似乎就要掀开来。

    “又想故伎重演吗?”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缩,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

    在这一刻,他再次敏锐地感受到了能量的异常波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中,李孔亮又发出了一缕真元,向色盅中的色子撞去。

    李孔亮并没有张横那变态的天巫之眼透视能力,他完全就是依靠真元的撞击,来掌控色子的点数。既然已与张横铆上了,他自然不会就此停手。

    嗡!

    空间微漾,那缕细如发丝的真元气劲,迅速冲入了色盅,就向色子撞去。李孔亮的脸上,也泛起了一抹得色。

    但是,他的这抹笑意还没从脸上荡漾开来,他的神情陡地一僵,心中惊呼:“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不错,他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他冲击的真元波,在冲入色盅的刹那,竟然陡地撞上了一股力量,仿佛是色盅内有一堵无形的墙,把他的真元给阻挡在了色盅外。

    这让李孔亮心中一惊,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他脸色微变,马上运转秘法,想加持冲击的那缕真元。

    然而,一切都迟了,庄家已然掀起了色盅,他已来不及再让色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变化。

    “五点,大!”

    庄家终于掀开了色盅,她那带着妩媚的娇柔声音也同时响起。

    “哇,混蛋,老子这回总算赢了,哇哈哈……”

    倭岛爆发户猛地跳了起来,那张满是肥肉的脸,刹那兴奋得涨成了紫红色。

    他这回是押大,这下可是赢了一百万。

    一边怪叫,一边就伸出肥大的手,拍向了旁边的李孔亮:“哇哈哈,这位兄弟,借你的光啦!”

    他刚才看李孔亮押点数成功,所以这次是跟着李孔亮押的大。现在,果然开出来是五点大,这个倭岛爆发户兴奋到了极点。

    只可惜,现在的李孔亮心情无比的恶劣,貌似他这回可是输了。因此,对于倭岛爆发户伸过来的猪蹄子,他是无比的厌恶,手指一弹,已是一缕真元直接就射了出去。

    顿时,兴奋之极的倭岛爆发户,下一刻就抱住了手腕,象杀猪一样怪叫起来。他的手腕已被李孔亮的真元击中,伤到了经脉。

    “混蛋,这倭岛婆娘也搞鬼!”

    张横的脸色很是难看,目光凛然地望向了庄家。

    庄家刚才掷出色子后,张横明确地洞察到,色盅中的色子点数是三。所以,他这才会押三。

    为了防止李孔亮做手脚,张横也做了防范,以强大的神魂力,在色盅内布置了一圈屏障。

    这正是李孔亮暗中发动真元时,遇到的那堵障碍。

    只是,张横怎么也没想到,防了老虎却还有狼,色盅打开时,结果并不是预料中的三,而是变成了五。

    这一次,他又输了一百万。

    问题在于,张横在那一刻,也发觉了庄家搞鬼。

    就在庄家掀开色盅的刹那,张横清晰地洞察到,庄家的掌心陡然闪起了一缕暗芒。原本安静地躺在色盅中的色子,竟然就被吸了起来。当落下的时候,点数已完全变了,从最初的三变成了五。

    这就是色盅开出五点的原因所在。是那个庄家,在最后一刻,趁李孔亮和张横双方的力量都撤离的空隙,暗中动了手脚。

    “混蛋,果然是十赌九诈,伊腾家族开这个麻雀馆,也是在玩老千!”

    张横忍不住心中咒骂了一句,爆了粗口。

    他此刻算是明白了,伊腾家族的这家麻雀馆,可不怎么好对付,连个小小的庄家,都有不错的赌技。

    现在,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张横面对的不仅有莫名其妙招来的对手李孔亮,还必须暗中防范庄家搞鬼。

    张横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心中哭笑不得:真是应了一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可惜,自己这回却是做了那只螳螂。

    “这两个客人有问题,他们在出老千。”

    就在张横沉吟的时候,此时此刻,在青龙麻雀馆第三进的一间静室里,已是有人发现了此处情况的异常:“立刻严密监视三号vip贵宾室,特别是那两个人。”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一股凛冽的杀气也轰然膨胀:“哼,敢在我们青龙麻雀馆撒野,真是嫌命长了,混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