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0章 一个比一个牛
    青龙麻雀馆第三进后,有一间近数百平米的房间。这里一改外面古色古香的风格,里面摆满了各种高科技的设备,在一面墙上,更是密密麻麻地挂着数以百计的监视屏。

    无数的工作人员,就这么密切观注着这些监视屏,个个神情肃然。

    这间静室,正是青龙麻雀馆的监控室,麻雀馆的每个角落,都在严密的监控中,以防有人搞破坏,更是要监管客人中是否有出老千的状况。

    不仅如此,房间的另一半,更是摆放了无数的水晶球,每个水晶球上光芒闪烁,看起来炫丽之极。

    这些水晶球当然不是什么装饰,乃是一些法器,同样是用于监控。不过,它们的作用是监察麻雀馆各个赌场中,是否有异常的能量波动。

    此时此刻,一个水晶球中,就闪烁起了两道耀眼的白光,隐隐约约的,水晶球中就现出了张横和李孔亮两人的身影。

    “混蛋!”

    陡地,一名盘膝坐在水晶球面前的女子,怒叱了一声,已是长身而起,一边命令着全力监控三号贵宾室,一边已是迅速向外走去。

    张横和李孔亮在赌桌边的异动,已被青龙麻雀馆的监控人员发现了。

    只不过,现在的张横和李孔亮他们,却丝毫未察。

    “开局!”

    庄家再一次摇起了色子,开了第三局。

    这回,李孔亮可没有象先前那样潇洒了。他神情凝重地望了张横一眼,脸皮微微抽搐了一下。

    刚才的失手,让他也意识到了,眼前的男子,也绝不简单。这让他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

    不过,李孔亮却也不肯就此罢手,他深深地望了张横旁边的紫灵一眼,眼眸中闪过了一抹狠色。

    “一千万!”

    李孔亮咬了咬牙,陡地把面前的所有筹码,推到了赌桌的数字格中:“本少押六!”

    “哇!”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尤其是那个倭岛爆发户,满脸的肥肉都抽了起来,一张嘴顿时张成了蛤蟆。

    他虽然自认有钱,出手也算阔绰。但是,以他的能力,所换的筹码也就三百万。

    此刻,见到眼前这个华夏年青人,一下子推出上千万的筹码,确实是把他给震摄了。

    不仅是他,上门的欧洲佬也张大了嘴,满脸的惊愕。一注一千万美元,确实是有些惊心动魄。甚至连一直不动声色的那个黑人贵妇,也不由多看了李孔亮一眼,淡然的脸上现出了情绪的波动。

    刹那的愣怔,所有人的目光刷地望向了张横这边。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期待之色,谁都想看看,张横这回又会押多少。

    “一千万吗?”

    然而,还没等张横有所反应,一边的紫灵却是咯咯娇笑起来:“坏蛋,人家可是与你别苗头哦,你可不能给人家比下去啦!”

    对于张横的两次失利,紫灵现在是更加的开心了。她还真不在乎钱,只是想看张横的糗态。

    每次看到张横脸色难看的时候,她就莫名的感觉很高兴。

    此刻,看对面李孔亮下了重注,她更加的兴奋。也不待张横回答,紫灵突然素手一推,把面前所有的筹码都推到了数字格这边:“咯咯,这回就全部押了,还押三,坏蛋,看你的了,这可是本小姐这些年的所有零花钱哦!”

    小丫头是个真正的惹祸精,不把事情闹大,她是绝不罢休。刚才故意为张横拉仇恨,让李孔亮下不了台。此刻更是要与李孔亮别苗头,竟然一下子就押上了全部近一个亿美元的赌注。

    “呃!”

    这回,所有人都傻眼了,在场的人还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似乎还是个小姑娘的丫头,出手是如此的恐怖,近一个亿的美元,就敢直接押上去。

    这完全是不把钱当钞票!倭岛爆发户的眼珠子都差点突出来了,他已被惊得目瞪口呆。

    “你!”

    李孔亮的脸色一阵青红变幻,一张脸顿时挂不住了。

    他本想将张横一下,那知,却被紫灵狠狠地打压了。比起人家一个亿,他刚推出去的一千万,实在是太寒酸了点。

    陡地,他又咬了咬牙,恨恨地道:“本少要追加筹码。”

    说着,他转向了身后:“乐伯,给我拿九千万的筹码过来。”

    李孔亮身后站的是个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人,头发有些苍白,满脸的皱纹,身上穿着一件绸缎的长衫,看起来就象是明清时的一个老地主。

    他一直就默默地站在李孔亮身后,微闭着眼睛,似乎是精神不佳,一副似睡欲睡的模样。甚至连刚才张横和紫灵他们进来,他都没有睁开过眼。

    此刻,听到李孔亮的吩咐,这个被称为乐伯的人,陡地睁开了眼来。

    顿时,原本老态龙钟的乐伯,整个人象是突然变了,仿佛成了一柄犀利的刀,充满了一股凛冽的气息。

    “三品顶峰,这老头是个真正的高手。”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心中微微震动了一下。他已立刻洞察到了乐伯的力量层次。

    “是,少主!”

    乐伯的目光也猛然凝注到了张横的身上,深深地望了张横一眼,这才又低下了头去,躬身向门口走去。

    不一会儿,他托着一个金漆的盘子走了回来,上面堆了九块金色的筹码,这正是青龙麻雀馆数值最大的筹码,每块一千万美元,正好是九千万。

    “本少也押一个亿。”

    李孔亮的神色中闪过一抹狠色,拿过那九千万的筹码,丢在了刚才他投注的六字格上。

    场中的气氛变得凝滞起来,倭岛爆发户,欧洲佬以及黑人贵妇,互望了一眼,几人都感觉到了这一赌局的不同寻常。更是感受到了张横与李孔亮之间的火气。

    貌似这两人现在是在别苗头,这才会相互攀比,一下子都投了一个亿的赌注。

    望望面前自己那少的可怜的筹码,三人都摇了摇头。还是黑人贵妇先开了口:“这一局我不玩了,就当个看客。”

    说着,她优雅地撩了撩头发,退到了一边。

    她的身后也有一名黑人大汉,看来应该是她的保镖,连忙跟着退了开去。

    黑人贵妇退出赌局,欧洲佬耸耸肩,发出了一声感叹:“我也看看吧!”

    说着,欧洲佬也离开了赌桌。

    只有倭岛爆发户似是有些犹豫,但终究张了张嘴,咕噜了一句混蛋,最后悻悻地退了开去。

    他还有些不甘,可是看到人家一个亿美元的赌注,最终还是不想去凑这个热闹了。貌似就算压上他全部的身家,也拿不出一个亿美元,现在再跟着人家押注,这不是丢脸是什么?

    “买定离手!”

    庄家的神情变得凝重无比,光洁的额头上,却是渗出了一丝汗珠。

    她也是被张横和李孔亮一下子押一个亿的赌注给惊着了。

    要知道,这里虽然是贵宾区,平时赌客们也个个是富豪。

    但是,一般赌注,十万八万的,当是平常。可一注就押一个亿,却也是她这么多年来所未见。

    在她所经历的赌局中,最多的也只见过一千万一注。

    重点并不是这个,而是在于,她掷下的色子,她心中非常的清楚,此刻色盅中的色子,就是张横身边女子所押的三。

    这也就是说,如果这一局要是真的按本来的色子开局,那是要输掉。就算有上门的一个亿杀猪补狗,仍是要亏二个亿。

    两个亿美元,这可绝不是她能承受的后果。

    青龙麻雀馆的庄家,除了固定的薪水外,还有抽成。当然,因为庄家的失手,导至赌馆造成巨大的损失,后果也是非常的严重。

    这位庄家就记得,去年有位同事,因为一时失手,让青龙麻雀馆损失了三千万。那位庄家当天晚上就失踪了,从此就蒸发在了这个世上。

    她从事后了解到,那位庄家已被伊腾家族给处决了,以示惩罚。

    伊腾家族,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类。

    想到这些,庄家的心中更加的紧张起来,甚至有些莫名的恐惧。

    现在,台面上的投注可是两个亿,要是她真的失手了,后果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

    尤其是,两名赌客,敢一下子各投注一个亿,如果这两人心中没有什么倚仗,那是杀了她都不信。

    更何况,她先前就已见识过,这两人似乎都有些不同寻常。

    一念及此,庄家额头上的汗更加的细密了,身形都有些僵滞。

    不过,多年的职业生涯,也培养了她过硬的心理素质。稍一愣怔,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终于伸出了手来,伸向了赌桌上的色盅。

    缓缓地,缓缓地,庄家双手如同是托着千钧重物,好一会儿才把手叩在了色盅上。

    然而,就在她的手刚触及色盅的时候,上门的李孔亮眼眸里陡地爆起了一抹精光。与此同时,他手中戴的那枚斑玉古戒,戒面上那个古朴的玄字,突然闪起了一道微不可见的暗芒。

    嗡!

    空间微漾,一圈奇异的波动刹那弥漫开来,一下子笼罩住了赌桌。

    “偷天换日!”

    李孔亮心中默念,放在赌桌上的双手,似是下意识地急剧弹动起来,目光却是陡地望向了张横,眼神中浮起了一抹充满嘲弄的讥讽。心中暗道:“小子,这回看你不把内裤输掉?嘿嘿,跟本少斗,你还差得远。”

    没有三两三,那敢上梁山。李孔亮敢追加到一个亿的赌注,自然是有必胜的把握。

    现在,他就施展了压箱底的杀手锏,只等着开局,看张横输掉一个亿后的笑话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