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1章 无中生有
    偷天换日,正是玄武门的一项不传之秘,而且还是传承自元古的古风水奇阵。

    不过,这项秘法要施展,必须配合玄天戒。

    事实上,玄天戒并不仅仅只是一件信物,而是一件元古的法器,有着许多妙用。此刻,李孔亮就是摧动了玄天戒的力量,发动了偷天换日。

    在此秘法之下,可以穿破一切障碍,让李孔亮的真元无惧任何屏障,对目标进行任意的改变。这就是偷天换日的厉害之处。

    嗡!

    炫光刹那穿入了色盅,向着色盅中的色子迅速靠近。

    但是,李孔亮的神情在这一刻,陡然一僵,脸上也刹那露出了惊骇之色:“啊,这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

    不错,李孔亮确实是被震惊了。因为,他的真元,借助偷天换日的风水古阵,在穿入色盅的时候,陡然发现,此时此刻的色盅中,空空如也,那枚色子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李孔亮心头大震,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

    他利用偷天换日的秘法,主要就是想改变色盅中的色子。现在,色子突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这岂不是说,他的目的完全落空,根本无法操纵色子。

    可是,这怎么可能?那枚明明看着庄家丢入色盅的色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消失呢?李孔亮这下是真的凌乱了,有些不知所措。

    “鬼手!”

    正是时,庄家的手也按在了色盅上,她也丝毫没有犹豫,陡然向色盅中的色子发动了。

    嗡!

    色盅微微一震,一圈暗芒刹那笼罩住了色盅。

    如果此刻有人可以看到色盅中的情形,一定会被惊的目瞪口呆。

    只见,一只黑气凝成的小手,突然从色盅的顶端穿了过来,就这么毫无阻隔地探入了色盅里。

    那只小手非常的诡异,只有几厘米大小,看起来就象是一只畸形的鸡爪。

    但是,这只由黑气凝成的小手,曲张伸缩着,无比的灵活,就象是活的一样。一探入色盅,就向色盅中色子的位置抓去。

    但是,下一刻,小手陡然一滞,停在了色盅中,有些茫然地僵在了当场。

    因为,此刻的色盅中,根本空无一物,哪里有什么色子?

    “阿!”

    庄家浑身剧震,一张原本还算是清秀的脸,刹那变得惨无人色,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

    鬼手正是伊腾家族的一项绝技,乃是专用于赌技的独特秘术。

    庄家虽然仅仅只是刚跨入玄门的菜鸟,但是,在鬼手这一项秘技上,却已浸淫多年。而且,多年勤修这一秘技,对鬼手的操控,已是烂熟于胸。靠着这一秘术,在赌局上,以前她是无往不利。纵然也曾遇到过不少的赌技高手,却每次都能靠这一手段,反败为胜。

    然而,此刻出现的情形,却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明明亲手放入的色子,也亲手摇出的点数,现在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这在她多年的赌技生涯中,从来就没有遇到过,甚至连听都没有听到过这样诡异的事情。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枚色子到底去了哪儿?

    一时间,庄家的脑袋瓜子嗡的一声,刹那一片混乱。

    色子失踪,这一局她根本就无计可施,这也就是说,她失手了,即将让青龙麻雀馆损失二个亿。

    场中的气氛陡地有些凝滞,李孔亮神情难看地僵在了当场,庄家的手叩在色盅上,整个人有些瑟瑟发抖,却始终没有掀开色盅。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嘀嘀嘀地溜过,足足十二秒,李孔亮和庄家就一动不动地僵在当场。

    “八格,玩什么花样?”

    这个时候,旁边观看的倭岛爆发户以及欧洲佬和黑人贵妇,也感觉到了异样。

    掷色子的赌局,对于庄家掀色盅有着严格的规定,那就是在触及色盅的刹那,必须马上掀开。

    这也是为了防止庄家在这个过程中暗中做手脚。因此,一般情况下,庄家掀色盅的速度无比的迅速,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就会掀开色盅。

    现在,却是足足停滞了十多秒,这完全违背了赌局的规则,也让旁观者看出了这一情形的不对劲。

    所以,倭岛爆发户首先忍不住发出了责问。

    不仅是他,旁边所有人脸上也都露出了诧异之色,对于庄家这违背规则的举动,表示出了狐疑和不满。

    “啊!”

    庄家猛地浑身一震,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望了一眼手中的色盅,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额头上的汗更是乘乘而下,变成了豆大的汗珠。

    不过,感受到四周怪异的目光,稍一迟疑,她终于咬了咬牙,猛地掀开了色盅。

    如果再不掀,只怕就要全场哗然,她会被大家怀疑是在做手脚,出老千。迫不得以之下,无论如何,她也不敢再拖延时间了。

    “三点,小!”

    庄家的目光死死地瞪住了色盅。当看到色盅中的色子,好好地留在色盅中央的时候,她的脸刹那死灰一片,眼眸里浮起了一抹绝望。

    不过,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还是让她下意识地报出了色盅中色子的点数,只是,声音沙哑,一片干涩,已然没有了一丝活力。

    “三点?”

    李孔亮浑身一震,也终于回过了神来,望着色盅中的色子,神情再次剧烈地变化起来:“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色子竟然还在?”

    李孔亮现在的脑袋瓜子也是有些混乱了,明明自己利用偷天换日的上古风水阵,想操控色盅中的色子,却发现它消失了。

    可是,当掀开来的时候,这色子完好无损地仍放在那里,这根本就违背了他的常识。所以,他现在完全被搅乱了心神,根本弄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哇,三点,是三点!八格!”

    突然,一边的倭岛爆发户猛地怪叫起来,拍着大腿,手舞足蹈着,激动之极:“哇呀呀,这位小哥,你猜中了,你猜中了,八格,这回是真的发达了,妈的!”

    倭岛爆发户有些语无伦次,看到张横竟然以一个亿的赌注,押中了点数,他比张横都兴奋,感觉热血直冲大脑。

    天啊!一个亿押中点数,一赔三,这不是三个亿美元吗?

    这可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赌注,就算他前段时间发了横财,比起这一注,那无疑就是毛毛雨。倭岛爆发户的眼瞳都缩成了一个小孔,满脸的羡慕妒忌。

    “真的押中了!……!”

    欧洲佬和黑人贵妇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不禁失声惊呼。

    三个亿美元的财富,绝对能让任何人震憾,即使是连这两人,也难以掩饰心中的震惊。

    一时间,两人望向张横他们的眼神都不同了。眼前的这个年青人,运气十在是太爆蓬了,先前虽然输了一百十万。但是,这一注却是全然翻盘,一下子就赢了近三亿。这个年青人也许祖坟是真的在冒青烟吧!

    “切!”

    紫灵却是发出了一声嗤笑,蒙在面纱下的朱唇,更是撇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很是不开心的样子。

    对于别人来说,张横这一注押对,尽赚三个亿,不是羡慕妒忌,就是感慨震惊。

    但是,对于紫灵来说,她可不想看到张横得色。刚才她胡乱押了一个亿,心里就在想着看张横的笑话,想看看张横会不会急得跳脚。

    那知,现在瞎猫碰到死老鼠,她随便押的点数,竟然真的押中了,这让她感觉非常的不爽,貌似这可是她不想看到的结果。

    心中想着,紫灵有些嗔怒地望向了张横:“坏蛋,想不到你还真有些本领。”

    做为传承自元古世家的少主,紫灵自然有着她不为外人所知的能力。虽然没看出张横刚才施展了什么手段。但是,她先前已是感应到了在那一刻,张横似乎有了某些举动。

    因此,她知道,色子刚好是三点,绝不是张横运气好,而是他玩了阴谋。

    “嘿嘿,那是我运气好!”

    张横那肯承认,嘿嘿一笑,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刚才,李孔亮和庄家,突然发现色盅中的色子消失,那自然就是张横玩的手段。

    一个亿的赌注,张横就算钱堆出了屋门外,可也绝不敢大意。他可不象紫灵,这笔钱只是她的零花钱,张横可有一大家子的人以及一个远山集团要养活,一个亿的美元,可绝不是小数目。

    所以,紫灵帮自己押注后,张横也立刻全力以赴,使出了浑身懈数。

    他暗中驱动了镇海印中的王一鸣老祖的神魂,以王一鸣恐怖的神魂力量,施展了一项秘术:无中生有。

    以王一鸣神魂的力量,张横现在可以凭空产生一个异空间。虽然这个异空间如今还只能有拇指大小。但是,正好能把那枚色盅中的色子藏入其中。

    这就是那枚色子突然消失的原因,因为它被张横在那一瞬间放入了营造出来的异空间里。与现实世界完全隔绝,就算李孔亮和庄家,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找到。

    所谓无中生有,有无之间任意操控,这就是无中生有的含意所在。

    当然,张横的这个异空间,只能维持数秒的时间,但是,这足够了,已完全可以让李孔亮和庄家在那一刻,束手无措。

    此刻,看到色盅中现出的点数,张横嘴角那抹玩味的笑意更浓:这一切,该结束了,自己这次来此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清脆的拍掌声响起,与此同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想不到我们青龙麻雀馆,今天来了高人……!失敬,失敬!”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