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3章 捉麻雀
    “贵客,那我们就来玩一下捉麻雀!”

    伊腾樱子也不迟疑,微微一笑道。

    “哦?”

    张横的眉头陡地挑了起来。

    捉麻雀张横还真听到过,当日在澳门赌场的时候,就曾听那边的经理对各种赌法做过详细的介绍,其中就有捉麻雀。

    其实,捉麻雀玩的就是麻将。只是,与一般打麻将的玩法不同,捉麻雀玩的就是抓麻浆中一些特别的牌。

    比如,麻将中有索子,饼子以及万子和风子,还有八块财神。

    捉麻雀的规矩,就是指定某一种牌,对赌的双方在牌面全部翻黑的情况下,看谁能找到这种牌色。

    在专业的赌徒看来,这考验的才是真正的赌技。因为,它不仅得看一个赌徒的记忆力,出手的敏捷度,更需要其他各种赌技来配合,才能在捉麻雀中,占得先机。

    此刻,伊腾樱子提出了捉麻雀的赌法,显然,她是把张横当成了赌坛的高人,也把张横放在了同等的位置,当成了真正的对手。

    “好!那小爷就陪你玩玩捉麻雀。”

    稍一迟疑,张横点了点头。

    “上麻雀!”

    伊腾樱子拍了拍手,朝着一边伺候的庄荷道。

    庄荷也是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女子,她本是为庄家配庄,收赌桌上的筹码的辅助人员。现在却是成了这一赌局的服务生。

    “嗨!”

    庄荷连忙躬身,屁颠屁颠地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庄荷已拿来了一副精致的麻将牌。

    哗啦啦!

    麻将牌倾倒到了赌桌上,竟然全是上好的蓝田玉制成,每一张都晶莹温润,甚至连那枚色子,也是一枚极品的帝王绿翡翠,六个面的点数,就是用细钻镶嵌出来的。这那里是麻将牌,完全就是艺术品,是一堆珍宝。

    “贵客,你来定规矩吧!”

    伊腾樱子秀眉一挑,目光灼灼地望向了张横。

    她刚才选了所玩的赌具。现在自然要让张横来定玩法,这也是赌坛上的规则。

    “嗯,我们就来抓万子。”

    张横也不犹豫:“这副麻浆牌一共有一到十万四十枚万子,我们就看谁在最短的时间内,能拿到数值最多的万子牌。”

    有过当日在澳岛赌场的经历,张横此刻也充当起了老手,很内行地说了一个赌法,并定下了规矩。

    “好!”

    伊腾樱子点了点头:“那就以你手中现在的四个亿为赌注,贵客以为如何?”

    “没问题。”

    张横傲迈地挥挥手:“再多点也没事。”

    “咯咯!”

    伊腾樱子满怀深意地望了一眼张横,却没有再加赌注的意思,反尔是转头对庄荷道:“洗牌。”

    捉麻雀前,也是要洗牌。而且,这个洗牌的方式,与普通的玩法不一样。

    一般玩麻将,洗牌就是胡乱地搅一下,把牌弄混就行。

    但是,捉麻雀是要抓这副牌中特定的牌,就以现在的情况来说,是要寻找万子。因此,在开赌之前,先要把整副牌全部翻过来,牌面朝上,以便让对赌的双方,看到这副牌的万子都在哪些地方。

    当然,让两人看过后,庄荷又把牌全部翻转,又变成了牌面朝下。并开始哗拉哗啦地洗牌,把整副牌弄得一片混乱。

    捉麻雀的含金量就在这里了。

    让两人看牌,就是要考验两人的眼力和记忆力。

    一般真正的赌坛高手,一副麻将牌一百四十四张,在过目之后,可以记下大多数牌的位置。当庄荷在洗牌的时候,仍能凭着记忆和精蜜的计算,推演出自己所选定的目标牌,会大概在那些位置。

    等洗完牌时,就可以直接凭着记忆,找到其中的那些目标牌。否则,要是再一张一张地翻过来找,完全就是笑话了。

    哗啦,哗啦!

    随着庄荷双手的推动,伊腾樱子的眼眸陡地一眯,眼瞳的深处,也猛然闪起了一抹奇异的光芒,就这么死死地瞪住了赌桌上的麻将牌。

    张横可没有经过特殊的训练,如果真要让他记忆住这副只看了一眼的麻将牌,四十枚万子的具体位置,还真是有些难度。尤其是现在这些万子,已经庄荷洗牌后,位置早就不知变了多少次。

    不过,他根本就没想过要记这些牌,有变态的天巫之眼在,眼前麻浆牌就算是牌面朝下,也跟翻过来一样。

    所以,张横的注意力根本就没在麻将牌上,反尔是在暗暗洞察伊腾樱子。

    果然,伊腾樱子全身腾起了一圈淡淡的黑气,整个人的面容,也似乎变得有些朦胧而虚幻起来。

    “阴神,这倭岛婆娘也祭祀了某个阴神!”

    张横的心头一凛,陡然警觉:“怪不得这婆娘身上会有那股阴森冰寒的气息。看来,她所祭祀的阴神,应该会有特殊之处。”

    啪!

    这个时候,庄荷已然洗完了牌,双手陡地一拍桌面,娇声喝道:“开局!”

    “请!”

    伊腾樱子神情凛然,一边向张横做了个请的手式,一边双手已然摸向了面前的麻将牌。

    噼噼啪啪!

    伊腾樱子的动作无比的迅捷,就这伸手的动作,已是快如闪电。在旁人看来,她的双手突然幻化出了无数的幻影,就仿佛是她一下子多出了好多手,摸向了桌子上的麻将牌。

    不仅如此,随着她的动作,桌面上的许多麻将牌,象是陡地活了过来,竟然急剧地跳动起来,情形实在是有些诡异。

    “阴神,这婆娘果然驱动阴神玩老千!”

    张横的眼眸陡然缩紧,神情也刹那凝重无比。

    别人只看到了表面,但是在张横的天巫之眼超凡视野里,却是另一副景象。

    只见,伊腾樱子身周缭绕的黑气,突然一阵曲扭,一团朦胧的影子,已浮突在了她的身后。

    那团影子无比的诡异,竟然是九个小孩子的影像,一个个手拉着手围在一起。

    还没等张横看清这九个影子的真实模样。突然,那九个小孩子的影子,一阵诡异的闪烁,刹那消失在了伊腾樱子的身后。

    下一刻,九个如同是布娃娃大小的小人儿,已跳到了赌桌上,九个小人蹦蹦跳跳着,就这么翻捡起了桌上的麻将牌。

    此时,桌上麻将牌的急剧震动,就是那九个影子所化的九只布娃娃一样的东西,在掀动。

    张横的心咯噔一下,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但是,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哗啦一阵异响,九块麻将牌,已凌空从桌面上自动飞了起来,啪地一声,掉落到了伊腾樱子的面前。

    “三块十万,三块九万,三块八万!”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哇,竟然这么短时间内,就摸到了九块大数值的万子。”

    所有的人确实是惊呆了。貌似伊腾樱子摸到这九块牌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估计仅仅只是一两秒的时间。

    这让屋里的人尽皆震惊无比。如果照这样的速度,岂不是说,她要找出一百四十四块麻将牌中的四十枚万子,根本用不了十秒吗?

    这是什么速度?她的眼力和记忆力,就算是电脑也比不上。她这还是人吗?

    人人惊骇,个个震憾,完全被伊腾樱子这近乎神技的赌技手段给惊呆了。

    “擦!”

    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心中不由爆了一句粗口。

    伊腾樱子这个婆娘太可怕了,她的阴神更是怪异,竟然不是一个,而是九个。并且,是可以帮她在赌局上暗中搞鬼的帮手。

    张横还真没遇到过这样的阴神。以前只知道阴阳派中的五鬼运财,象当日的赵家少爷赵正东,就是得到了东南亚将头师得普的一块玉佩,里面育养了五个小鬼,让他在赌场大杀四方。

    可是,象这样一下子育养九个小阴神的情况,张横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问题在于:现在自己连一块万子都没摸到,人家伊腾樱子却已摸了九块。而且,都是大数值的万子。

    三块十万,三块九万,三块八万,数值加起来就已有八十一。

    要是再给她摸一回,岂不是数值就超过了一百六。

    这样,就算剩下的万子全部给自己摸到了,这一场赌局,自己也已是必输无疑。

    要知道,这次捉麻雀的胜负,在于谁摸到的万子加起来的数值多,一副麻将牌就四十枚万子,加起来也不过二百二十万。如果让伊腾樱子摸走其中的一百六十二万,剩下的万子数值,已毫无意义。

    这也就是说,再让伊腾樱子这样下去,张横是输定了。

    一念及此,张横的心不由陡地一沉,已感觉到了自己已被逼到了悬崖边。

    “哇呀呀,赌神杀手,果然是赌神杀手,出手当真不凡啊!”

    旁边的倭岛爆发户忍不住怪叫起来,兴奋得一张脸都涨成了血红,脖子上的青筋都根根突兀地埂起。

    今天见识到名满整个倭岛的赌神杀手亲自出场,这绝对是一生都难以遇上的好机会,甚至也是他今后向朋友们吹嘘的资本。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激动之极?

    欧洲佬和那位黑人贵妇,眼睛也都睁得老大,如此奇异的影像,确实也是他们平生所未见,这回算是大开眼界了。

    “嘻嘻,看来大坏蛋这回要吃憋啦!”

    只有紫灵姑娘,面纱下的俏脸,露出了开心的笑意,瞟了眼场中的情形,用怜悯的眼神望向了张横。

    感觉上,张横这次是要出糗了,刚赢来的近三个亿,加上本钱一个亿,是要吐出来了。

    然而,紫灵脸上的笑意还没有荡漾开来,她的那对漂亮的大眼睛,陡地瞪得老大,神情也刹那变得无比的震惊:“啊,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