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4章 怎么回事
    伊腾樱子利用她诡异的阴神,抢先拿到了九枚高数值的万子,眼看她只要再摸一次,就是稳操胜券。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场中异变陡生,一边密切观注着场中情形的紫灵姑娘,一对美眸顿时瞪得老大,震惊不以。

    此时此刻,赌桌上确实是出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景象。只见,原本整副麻将牌,只有其中的极少牌在急剧地震动。

    但是,这一刻,似乎是整副牌都在跳跃,以至于屋里响起了密集的笃笃声,就象是有人在急速地敲着桌子。

    可是,张横和伊腾樱子两人,根本没有碰触桌面,只是在双手摸牌。

    不仅如此,屋里突然有一股极度冰寒的气息在迅速漫延,只是眨眼的功夫,原本空调打得让人冒汗的贵宾室里,温度似乎一下子下降了二十多度,让人感觉一股刺骨的寒冷直透而来。

    屋里旁观的几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人人惊诧不以。

    “这是怎么回事?大坏蛋又在搞鬼了?”

    紫灵的大眼睛陡地凝注到了张横身上,俏脸上的惊疑之色更浓。

    以她元古世家少主的身份,已敏锐地感应到了,张横身上好象出现了奇异的变化。屋里那股彻骨的冰冷,就是从张横身上散发出来地。

    “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同样问这个问题的人,不仅只有紫灵,还有伊腾樱子。

    原本已是胜券在握,但是,就在她驱动九个小阴神,想再次摸取赌桌上的万子时,异变骤生。

    她只觉,所有的牌突然象是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放出去的九个小阴神,竟然再也无法掀动,更不要说把那些万子给选出来,送到她面前。

    这一惊让伊腾樱子非同小可。这样的情形,在她这么多年的赌坛生涯中,还从所未曾遇到过。

    要知道,她当年能战胜占据十年赌王争霸赛赌王宝座的赌神,赢得赌神杀手的美誉,除了她从小接受严酷的赌技训练外,还有她拥有的奇异阴神。

    这才是她的真正底牌。

    伊腾樱子所拥有的阴神,确实是无比的奇特,因为,这具阴神,乃是极其罕见的九子阴神,乃是有九个小阴神所组成,在乙贺流众多的阴阳师中,这么多年的传承里,如此诡异的阴神,她还是第一个。

    九子阴神不仅具有强大的攻击力,更是具有一个特别之处,那就是象五鬼运财风水阵一样,可以帮助主人暗地里运财。正是因为她有这机缘,才会被伊腾魁浩特别重视,把她送到名师门下,苦练赌技,终于成为倭岛的一代女赌神。

    事实上,九子阴神类似于华夏传说中的灶神。

    现在的年青人也许不知道,但上了年纪的人却肯定清楚。以前,家家户户的灶台上,都要贴上灶神的画像。

    灶神与其他任何神都不同,因为,灶神的身边,围着十个小孩子,据说这都是灶神的子孙。

    之所以灶神会有这么多子孙,这是以前人们期待家里多子多孙的一种愿望。

    九子阴神就类似灶神,只不过作用不同,类型不同。但道理却是一样。

    以前,靠着九子阴神这张王牌,伊腾樱子在赌场上,战无不胜,可以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遇到过真正的敌手。

    然而,此刻她的九子阴神,却仿佛是突然失效。她可以清晰地感应到,九子阴神被一股极度冰寒的气息所震摄,一个个原先还蹦蹦跳跳的欢快神情,现在全部僵化在那儿。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她心中震骇?

    那么,对手到底使了什么手段,竟然可以压制她的九子阴神?伊腾樱子的眼眸骤然暴缩,目光凛冽地望向了张横。

    “跟小爷玩阴的,那就让你这婆娘知道什么叫厉害!”

    张横的目光也正好向伊腾樱子望来,嘴角有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

    洞察到那九个小阴神僵化,再望见伊腾樱子那如同便秘般的脸色,张横心里乐开了花。

    伊腾樱子和紫灵不知道张横搞了什么鬼,他心中自然清楚。

    此时此刻,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赌桌上出现了一幕无比恐怖的情形。

    只见,那副麻将牌上,一大群微缩版的女子,正三三两两地站立在那儿。人数竟然不下百人。

    这些女子虽然小的都只有拇指般高矮,甚至每个人的身形也无比的朦胧,完全是由雾气凝成。而且,还是血色的雾气。

    但是,每一个拇指姑娘,浑身都散发出一股让人心寒的阴森气息。屋里温度的突然骤降,就是因为它们的出现而造成。

    九个小阴神也是因为受这股气息的冲击,这才会突然失去了行动能力。

    当然,这上百个拇指姑娘,正是张横江山社稷图中百美图副本中的百名女修的残魂所化。

    就在刚才,当张横被伊腾樱子奇异的阴神震住,一时有些失去方寸的时候。他陡然感应到了,江山社稷图里,百美图的副本,猛地传出了一阵剧烈的波动。

    这顿时惊醒了张横,当意识探入江山社稷图,立刻看到山壁上的百美形像,正一个个化形出来,变成了大拇指大小的模样。

    这是百美图中的百名修女残魂,第一次化为近乎实体的形象出现。

    张横又惊又疑,一时不知百美图的副本这是要干什么。

    不过,就在他迟疑间,一个意念陡然传来:“恩人,我们帮你,请放我们出去。”

    “帮我?”

    张横一怔,但脑海中灵光闪过,张横那里还会犹豫,立刻意念一动,把这些拇指姑娘就放了出来。

    说来话长,这一切都是在张横的意识中进行,如同电光火石般进行。

    所以,当他把百名拇指姑娘,从江山社稷图中释放的时候,正好是伊腾樱子,第二次驱动九子阴神,把另九块大数值的万子,准备收到自己面前。

    正是时,百美出现,一股艳煞汹涌而至,冲得九子阴神一个踉跄,刚搬起的九枚万子全部掉落桌上。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更加的奇异了,百名拇指姑娘,一个个站到了上百块麻将牌上,开始掀动下面的牌面,帮着张横寻找起了他所要的万子。

    这正是赌桌上响起笃笃笃密集声音的原因所在。

    啪啪啪!

    突然,桌面上的麻将牌,一阵震颤。紧接着,一块块麻将猛地飞了起来,朝着张横这边飞落。

    一阵急切的噼啪声,只是一会儿功夫,三十一块麻将牌,全部落到了张横面前,整整齐齐地排成了一列。

    “啊,怎么可能?我的天!”

    四周陡然惊呼一片,所有看到这一幕诡异情形的人,个个惊呆。

    不错,那飞过来的三十一块麻将牌,全是万子,正是伊腾樱子摸剩下的所有万子牌。

    这也就是说,现在的赌局结束了。伊腾樱子摸到了九块,共计八十一万的数值。

    张横却后来居上,摸到了其余所有万子,总数值达到了一百三十九万。

    张横胜!

    堂堂的倭岛赌神,号称一切赌神杀手的伊腾樱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败在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外地佬手中。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所有人震惊?

    “哇呀呀,这不可能,肯定有问题,这小子暗中出老千了。”

    刹那的愣怔,倭岛爆发户陡地象屁股着了火一样,一跳三尺高,凄厉地怪叫起来。

    这家伙民族荣誉感刹那爆蓬,要为心目中的女赌神抱不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跳着脚就指责起了张横出老千。

    张横却那里会理他,目光陡地一凝,望向了伊腾樱子:“你不会输不起吧?”

    此时此刻,伊腾樱子脸如死灰,那里还有先前的那副神气活现的模样。

    听到张横的喝问,她浑身剧震,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

    望望赌桌上的牌,再看看四周围观的人,目光最后落在了张横身上。

    终于,她低下了头去,朝着张横深深地鞠了一躬:“我输了。”

    十赌九诈,双方都是暗中施展手段,伊腾樱子根本不敢指责张横出老千。

    而且,她也不敢不认输。见识了张横的手段,她现在也已明白,眼前此人绝不简单。她在来此之前,对自己充满信心,根本没有任何的准备。如果此刻不承认,必然引发对方的震怒,一场大纷争难以避免。

    但这却是她无法承受的后果,一旦闹起来,她输了赖帐的事就会立刻传开去,让整个麻雀馆的客人都知道。这样的影响,她无论如何都不敢承担。

    所以,思考再三,她还是爽快地承认,这虽然对她个人的赌神杀手声誉有损,但对于青龙麻雀馆来说,反尔能增加在客人们心中的信誉度。

    至于之后怎么样,那就另说了。所以,她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承认了这次失败。

    “啊!赌神杀手真的输了。”

    正怪叫的倭岛爆发户,浑身剧震,整个人猛地颓然地一屁股坐到了榻榻米上,象是泄了汽的皮球。

    这个民族自尊心爆蓬的家伙,还是难以接受心目中赌神的失败。

    “哈哈,小爷今天尽兴了!”

    张横大笑,转头向紫灵耸了耸肩:“我们走,当然,先把筹码换成钱!”

    “切!”

    紫灵很不爽地掀掀琼鼻,对于张横的胜利,她一点都不感到开心。

    一边的庄荷还呆在当场,她也无法接受伊腾樱子的落败。此刻,听到张横要用筹码换钱,她的神情陡地一震,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一下子又输掉四个亿美元,再加上先前输掉的三个亿,就算有李孔亮那输的一亿做补贴,但今天晚上仍要兑现六个亿,这确实是让青龙麻雀馆难以办到。

    心中想着,庄荷的目光望向了伊腾樱子,想看看大老板如何决定?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