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 明白的太晚了
    老者选择巫王彩云飞为突破口,想强行硬拼。在他以为,彩云飞是个女的,应该不会与他拼命。一旦彩云飞躲避,他就有了突围的机会。

    但是,他的想法却完全错了,做为巫王寨的巫王,彩云飞岂是无能之辈?

    嗡!

    彩云飞手中的昊天神镜再次举起,一柱耀眼的极光,刹那暴射而出。

    这一次,这柱极光直射老者的双目。

    “啊!”

    老者陡然发出了凄厉的惨号,被极光照射的双眼,竟然一下子变成了焦糊一片,眼角更是滴出了漆黑的污血。

    “啊,妖女,你,你,你弄伤了老夫的眼睛!”

    老者身形狂震,双手怒舞,声音悲愤之极。

    他的双眼在极光的照耀下,已然被重创,暂时失明,一下子成了盲人。这突然的异变,让他心神大乱,完全失去了方寸。

    “咯咯咯!”

    彩云飞娇笑,神情却是陡然一凛:“老家伙,你就留下吧!”

    昊天乃是古时太阳神的名字,彩云飞的这件上古法器以昊天命名,自然有着特殊的作用。

    事实上,昊天神境,完全具有与太阳类似的功能。刚才用神镜破开伊腾樱子三人的雾遁之术,就是昊天神镜的特性之一。

    不是吗?俗话中有一句:一切阴暗,在太阳之下无所遁形。所以,任何遁形之术,在昊天神镜下,全然无效。

    此刻,彩云飞正是利用了昊天神镜内蕴含的太阳真火,在老者措不及防之下,灼伤了他的双眼,把他重创。

    “留下吧!老家伙!”

    趁他伤,要他亡。扎哈和另一名长老,那会迟疑,趁着老者双眼失明的刹那,已一前一后迅速夹击。

    轰!

    两人的双掌轰然击在老者身上,他整个人顿时如同是烂木桩一样飞起来。身在半空,狂喷鲜血。等摔下地来时,已直挺挺地瘫软在那里,动弹不得。

    老者乃是伊腾家族的两名供奉,是伊腾家族每年化费巨大的代价供养的高手。

    只不过,为了保护伊腾家族的财神伊腾樱子,这才被派到她身边,成为她的守护者。

    本来,以老者的力量,要想击杀他,确实是件不容易的事。只可惜,他时运不佳,遭到了彩云飞和扎哈等三大强者的围攻,更是在措不及防之下,先被毁了双眼,以至于连真正的本领都还没发挥出来,就已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另一边,伊腾樱子和另一名共奉在遁形被窥破的刹那,却是丝毫没有停滞,朝着包围他们的黑衣人冲去。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只要冲入队伍中,那么,凭两人的修为,这些黑衣人根本就是如同无物,完全阻挡不住两人。

    然而,身形刚动,一阵咯咯娇笑传来:“还想走吗?”

    嗡!

    空间陡然一震,一团血雾刹那汹涌如沸,血雾中,十数道血色的光柱,交织成了一张血网,向两人兜头罩落。

    “阿!”

    伊腾樱子和老者浑身一震,脸上的神情却猛地现出了僵滞的状态,整个人也停在了当场。

    “咯咯,跟本小姐玩阴的,就让你们成十三点。”

    血梦泪从人群里踏步而出。在她的身后,跟着十二个黑衣人,只是,这十二人身材纤细,体形玲珑,一看就全是女子。

    而且,此刻血梦泪和十二个黑衣人,双眼闪烁着诡异的血光,与血雾中的那十数道血色光柱相连。显然,场中的诡异现象,正是她们所为。

    十二名女子正是血梦泪精心培育的贴身血卫。而且,与十二血卫联手,她们练就了一项极其可怕的血巫之术:十三点!

    血家传承自苗疆的古巫族,历代为苗疆的苗王,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血巫之术,并在瞳术上更是有外人所不知的传承秘法。

    十三点的血瞳秘术,就是其中无比恐怖的古法之一。十三人联手,发出的血瞳光住,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突然神智错乱,发癫发狂,如同是俗语中的十三点一样,暂时成为思绪混乱的疯癫患者。

    虽然,疯癫所持续的时间,要看敌手的修为。但中者绝难避免。

    此刻,血雾中的伊腾樱子和老者,就是措不及防之下,中了十三点的血巫术。

    “啊!妖女敢暗算老夫……”

    不过,老者毕竟是修为达到了三品顶峰的供奉,刹那的失神,陡然反应过来,原本已现出癫狂的神色,猛地恢复了正常。

    他睁眼一看,发现身边的伊腾樱子,神情急剧地变化着,似癫似狂,这让他顿时大吃一惊,就想伸手救援。

    然而,迟了!

    嗤啦!

    两柄血色的匕首,无声无息地突然从血雾中伸出,刹那没入了他的后腰。

    “啊!”

    老者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悲呼,难以置信地望着从小腹中透出来的刀尖,骇然惊魂。

    刚才,他仅仅只是被那诡异的血光形成的血网,影响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立刻清醒了过来。

    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仅仅这一秒,已是让他受到了至命的重创。

    “嘿嘿,老家伙,去死吧!”

    两个黑影从老者身后现形,手中各持一柄诡异的血色短刃,冷冷地笑道。

    这两人正是血家的两名长老,这次随同少主血梦泪一起,前来帮助张横。以两人的力量,就在血梦泪他们发动十三点秘术,让老者陷入癫狂的刹那,已然迅速出手,一击成功。

    高手相搏,相差的就是那一秒。在平时谁也不会太在意的那短短一秒,足以改变战局。

    “哇!”

    老者怒嘶。他只觉全身的力量,如同泄堤的洪水,正在急剧地抽离。

    显然,那两柄诡异的血色刀刃,也有古怪,甚至连他这位三品顶峰的强者,中刀后已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

    这让他顿时脸如死灰,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不过,老者还是拼尽了最后的力量,陡然厉喝:“小姐,快走!”

    轰!

    他猛地探手为爪,一把抓起了伊腾樱子,奋力把她抛了起来,向着黑衣人的包围圈外扔去。

    在临死之前,他也要把自己的守护对象救出重围。

    伊腾樱子此刻仍处于十三点的术法影响中,直到被老者抛起,身在空中,这才陡然有所清醒过来。

    睁眼一看,就看到地面上的老者,已缓缓地倒了下去,小腹中两柄血光幽幽的刀尖,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伊腾樱子心神大震,不由惊呼。不过,她也知道,此刻情况危急,自然也顾不得什么了,身形一个凌空旋转,就准备再次施展遁形之术,逃离重围。

    但是,一切都迟了。

    嗡!

    空间微漾,血光暴逸,伊腾樱子的全身陡然一紧,一张血色的网已然把她整个人罩在了里面。

    “拘魂修罗网,竟然是拘魂修罗网!”

    伊腾樱子大惊,失声惊呼。

    不错,突然束缚住她的这张血网,伊腾樱子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这张血网,正是乙贺流中长老江畔篱秋的本命法器拘魂修罗网。

    伊腾樱子当年入乙贺流的秘地修练,曾受到过江畔篱秋的指点,对他的这件法器自然耳熟能详。

    只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件江畔篱秋视若性命的法器,此刻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并把她束缚住。

    “不,你不是韩岛的王一鸣,你是张横!”

    刹那的愣怔,伊腾樱子猛然反应了过来,凄厉地怪叫道。

    “哈哈,你总算认出小爷来了!”

    此时此刻,张横已然来到了伊腾樱子面前。

    他这次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这倭岛婆娘,所以,他是一直密切观注着伊腾樱子。

    就在刚才,趁着这婆娘被十三点秘法影响,处于癫狂的时候,张横已是抛出了拘魂修罗网,要把她生擒。

    等老者把她抛起,其实伊腾樱子已是在拘魂修罗网中,她身形一动,修罗网立刻产生感应,这才把她紧紧地束缚住了。

    望着在血网中拼命挣扎,却嘶心裂肺吼叫的伊腾樱子,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这次的计划,胜利完成,已达到了预期的目标,总算抓住了这个伊腾家族的重要人物。

    “你,你,你好卑鄙!”

    伊腾樱子咬牙切齿,眼睛里都欲喷出火来:“你竟然用诡计暗算老娘。”

    此时此刻的伊腾樱子,又悔又恨又是愤怒。

    张横使用拘魂修罗网,终于让她明白,眼前的这人就是伊腾家族正在全力对付的张横。

    要知道,当日江畔篱秋死在地底九阴神殿中,这事只有一同参与的伊腾魁浩知道。他回来后,自然把此事汇报给了乙贺流,并在家族中告之了有关重要的人员。

    当时,杀死江畔篱秋的正是张横,现在江畔篱秋的本命法器落在此人手中。那么,眼前之人不是张横又会是谁。

    伊腾樱子猛然醒悟,却已是恨得牙痒痒。

    她之所以敢带人前来半路截杀,就是被那份资料所误导,以为王一鸣只是韩岛当年赌神韩信子的传人,并无什么其他的厉害背景。凭她所带的人员,要截杀王一鸣,那自然是轻而易举。

    如果让她清楚,她所对付的是张横,她就绝不会如此的大意。必然会通知伊腾魁浩,组织更强的力量来截杀。

    可惜,一切都晚了,她明白的太迟,现在已成为了人家的阶下囚。

    心中想着,伊腾樱子又恨又火又是愤怒之极,陡地,她的脸上闪过一抹绝决,猛然一咬牙,就欲自杀。

    她可不想被张横所虏,受对方侮辱。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