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9章 求死无门
    伊腾樱子意欲自绝。但是,她还没有做出任何动作,陡然,身上的拘魂修罗网一紧,她的嘴上,几根网绳已死死地勒入了里面,让她刚咬下去的上下颌不得不张了开来。

    “哈哈,小爷面前你还想死,那也得问问小爷同意不同意。”

    张横怜悯地瞄着眼前这个倭岛婆娘,满脸的讥讽。

    张横自然清楚倭岛阴阳师的一些臭脾气,貌似电视电影中,倭岛人总喜欢表演剖腹地。

    所以,他也早就预防着伊腾樱子会自杀。他可绝不会让这个女人死,那是交换兰儿的重要人质。张横就一直密切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此刻,见这女人完全无法动弹,张横却仍是不放心,他也没什么怜香惜玉之心,双手飞快地在伊腾樱子身上一阵动作。刹那间,可怜的伊腾樱子,手,脚四肢以及全身的关节,全被张横以错骨分筋之法,弄成了脱臼。整个人就象是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了地上。

    这副样子,再加上身上束缚的拘魂修罗网,就算是伊腾樱子有天大的本领,她也再休想自杀。

    伸手拎起了伊腾樱子,就象是拎一条母狗一样,张横的目光扫过全场,向所有人一拱手:“谢过众位兄弟相助。”

    “张少客气!”

    众人齐齐弯腰躬身。

    “目标到手,打扫战场,我们走吧!”

    张横也不再迟疑,向大家挥了挥手。

    “是!”

    场中响起一片应诺。这些黑衣人立刻分成几队,留下一部分人,开始收拾地上那横七竖八的尸体,其他人迅速向后退去。

    “大坏蛋,原来你早就挖好了陷井,就是为了对付这个女人啊!”

    紫灵一直默不作声,此刻见到场中好戏结束,她好看的琼鼻一阵轻轻地扇动,很是不满地向张横道。

    “嘿嘿,大小姐走吧!”

    张横那里敢跟她抬杠,连忙道:“这里可离青龙麻雀馆不远,要是他们发现这婆娘这么长时间还没回去,说不定会派人过来。”

    说着,一拉紫灵,就朝黑暗处走去。

    走出十多米,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浓重的雾气,十多个人站在雾圈之外。

    “操前辈,李长老,辛苦了。”

    张横朝那十几人拱了拱手:“青云道长,欧阳大哥,多谢你们了。”

    这十几人,正是操家家主带着操家的三名长老,以及唐手流的李孝天大长老带着四名派中强者。更有几人是台岛闲云子以及欧阳家派来的高手。其中的一名老道,还是张横的老熟人,正是当日在青云观中遇到的青云道长。

    虽然人数不多,但尽皆都是三品以上的强者。

    闲云子和欧阳家的家主,因为本身有事,不能亲来。但听到张横这边的事后,仍是派出了人手。可见他们对张横的重视。

    至于李佳楠,她原本是要亲自过来。但在听到消息时,正是处于闭关的紧要关头。不得以,只好派出了李孝天他们先来助拳。自己却只能破关后再说了。

    为了擒拿伊腾樱子,张横这回是做了周密安排。除了内围的彩云飞和血梦泪等一众人外,外围还有最近赶来的操家和唐手流之人,以防伊腾樱子的人有漏网之鱼。

    当然,在最外面,还有老千门的曾海洋,带着数十人,布置了一个千幻迷障阵,一方面掩人耳目,另一方面也是筑起了最后一道屏障。

    可以说,这次伏击,确实是万无一失。要是伊腾樱子能突破这三重包围,她也算是能创造一个奇迹了。

    正说着话,外围的雾气也逐渐散去,曾海洋带着数十个身穿黑衣,蒙着脸的状汉出现在那里。

    他也已接到信息,此次任务顺利完成,便撤了迷障,出来见张横。

    张横很感激曾海洋。做为在倭岛据守的老千门首席大拇指,曾海洋本不该来。但是,知道了张横的计划,他却丝毫没有犹豫,就带着在倭岛的一众精英,参与了其中。

    几分钟后,此地再次恢复了平静,所有的人撤退得一干二净。地面上的尸体也完全消失了,甚至血迹以及打斗的痕迹,也被人打扫得干干净净,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这小子竟然后面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在离现场一里多路的地方,那里有一片土丘,此时此刻,李孔亮和乐伯两人,正遥立土丘上,目光灼灼地望着这边。

    两人虽然刚才从现场离开,但并没有走远,在此处寻找了一个至高点,暗中偷窥那边的情形。

    只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事情突然发生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原本他们是想看看张横是如何惨死在伊腾樱子所带的这伙人手中。那料,最后看到的却是伊腾樱子象母狗那样被张横拖走。

    其他的青龙麻雀馆之人,却没有一个出来。

    这也就是说,伊腾樱子的这次截杀行动,彻底失败,被人从背后抄了底,败得一塌糊涂。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李孔亮心头震惊。

    不仅如此,两人是看到了所有经过的人,曾海洋等人布阵,以及彩云飞血梦泪等人从黑暗里潜伏,都被他们看在了眼里。

    现在,李孔亮却是有些庆幸,幸亏先前没有对张横动手。否则,现在他也极有可能就象伊腾樱子那样,成为别人的俘虏。

    “什么,樱子失踪了?竟然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回来?”

    伊腾农庄里,伊腾魁浩接到了一个让他无比震惊的消息,顿时大惊失色。

    今天晚上,伊腾魁浩一直有些心神不宁,甚至眼皮也跳得厉害。这让他隐隐的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觉得好象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所以,他一直没有安睡,就坐在书房里,翻看一些资料,打发时间。

    然而,刚过子夜十二点,青龙麻雀馆那边的管事,就急冲冲地赶了过来,向他汇报了伊腾樱子,为了截杀一个韩岛人,突然失踪,与她同往的两名供奉以及她手下的二十四卫,也完全失去了消息。

    伊腾魁浩顿时感觉不对劲了。

    以伊腾樱子所带的力量,对付一个韩岛赌技高手,就算对方有天大的本领,也应该是手到擒来。

    可是,他们这么多人,竟然一去不回。如果这事没有什么蹊跷,那是杀了伊腾魁浩也不信。

    不仅如此,伊腾樱子失踪的地方,就是在歌舞技町一番街之外,离青龙麻雀馆不远,可以说就是在麻雀馆的眼皮底下。

    那么,到底是什么力量,可以让这么一支强大的队伍,在极短的时间内,突然失踪?该是什么样的人或势力,可以办到?甚至做得人不知鬼不觉?

    伊腾魁浩机灵灵打了个冷战,背脊上冷汗下来了。

    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竟然发生这样惊天的大事,他突然感觉,一向自以为固若金汤的大本营,都已经变得不安全起来。更是感受到,黑暗中仿佛有一只黑手,正在伸向伊腾家族。

    “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刹那的愣怔,伊腾魁浩总算回过了神来,目光一凝,死死地瞪在了管事身上:“樱子的生死可有下落?她是不是还活着?”

    伊腾魁浩问出了关键,所有人死了都没关系,包括那两名供奉在内。但是,伊腾家的财神,可不能有损失,只要伊腾樱子还活着,事情就不算是到了最坏。

    “家主!我们派出了大量人手进行调查。”

    管事整个人都吓得瑟瑟发抖,匍伏在地上,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他已感受到了伊腾魁浩那暴虐的杀气。

    不过,他那敢丝毫隐瞒,连忙道:“最后,我们在歌舞技町一翻街的入口处,发现了一些线索。用秘法搜索后,终于探察出,那一片地面全部浸透了鲜血。显然,在那里曾经有过一场大战,并死了不下二十多个人。只是,现在我们仍无法判断,死的到底是什么人,樱子小姐是不是还活着。”

    “八格,没用的东西,留你干什么。”

    伊腾魁浩大怒,陡地一掌就拍了出去。

    “啊!”

    惨号骤起,管事的脑袋顿时象烂西瓜一样,被拍得血肉四溅。

    伊腾魁浩余怒未消,一阵愤怒的咆哮,把书房里可以摔打的东西,全部砸成了粉碎。

    这一次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不说伊腾樱子和那一伙人,就算是青龙麻雀馆被人赢走的六个亿美元,就足以是给伊腾家族大大地放了一回血。这可是伊腾家族至少数年的积累,却被人给一夜之间收走了。

    更重要的是,若是樱子出事,那么,伊腾家族今后失去了这个财神,在经济的来源上,会变得举步维坚。

    正暴跳如雷,就在这个时候,房外一个人的声音传了进来:“家主,有一封信被射到了我们庄园,上面写着要您亲启。”

    “信?”

    伊腾魁浩一怔,但立刻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厉声喝道:“马上呈上来。”

    门被推开,老管家颤巍巍地躬身走了进来,递上了一封信。

    果然,那封信是被绑在一枝钢弩上,信封上用倭语写着:伊腾魁浩收。

    他那里还会迟疑,立刻拿起了信,先是在手中掂了掂。感觉里面似乎并无什么异样,这才小心翼翼地拆开了封口。

    老家伙虽然暴怒,却仍是行事十分的谨慎,生怕信里会有什么机关。

    不过,当伊腾魁浩抽出信纸,目光扫过,看清信里的内容,他的神情刹那骤变,一张脸也陡地扭曲变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