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0章 以彼之道
    “魁浩君,送上问候,并传达一个好消息。”

    信纸里也是端正的倭文,字迹粗放,显然是个男子所写:“有幸请到贵家族伊腾樱子小姐前去做客,不必挂牵。如果魁浩君挂念,可在一日后,于上尔京港口东南十里外,前来探望。当然,莫忘带上王馨兰……”

    “八格,竟然是姓张的小子使的计谋。”

    伊腾魁浩顿时如同是一头愤怒的野兽,咆哮起来。

    这封信看似写的文诌诌的,但是,内容却完全就是**裸的挑衅和威胁。根本就是一封拿伊腾樱子做威胁,要交换王馨兰。

    不仅如何,最后的签名,赫然写着华夏张横,这也就是说,他们一直在追查的那个韩岛王一鸣,竟然是张横的人,或者本身就是张横。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伊腾魁浩暴跳如雷?

    突然失踪的张横,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袭击了伊腾樱子那一支强大的队伍,并劫持了她。

    乒乒乓乓!

    又是一阵东西狂砸的暴响,这回书房算是真的遭了殃,连一些古董和珍宝,也难免粉身碎骨的命运。

    伊腾魁浩是真的气坏了,几欲喷血。

    老管家低着头,却也不敢劝他,只好默默地躬着身,等在那里。

    好半天,发泄了一通,伊腾魁浩总算有所冷静下来。他粗粗地喘着气,眼珠子血红一片。

    终于,他的目光再次落到了信纸上,又仔细地看了一遍。这才拿起了夹在信纸中的一枚玉石。

    心念一动,真元直接输入其中。

    嗡!

    空间微漾,炫光诈起,一幅影像,缓缓地从玉石中浮突了出来。

    “樱子!”

    伊腾魁浩忍不住叫道,但却也马上意识到,自己看到的只是被纪录在传讯符中的影像,叫声嘎然而止,只是眼眸死死地瞪着那幕影像,眼睛里直欲喷火。

    浮突出来的影像,正是伊腾樱子。只可惜,现在的赌神杀手,形象实在是悲惨之极,整个人被束缚在一张血色的网中,手脚四肢以及全身的关节,全被弄得脱臼,就象是一堆烂泥,滩软在地。

    “果然是姓张的那个小子。”

    伊腾魁浩咬牙切齿。

    他也立刻从影像里的血网中,认出这是江畔篱秋的本命法器拘魂修罗网。

    这完全确证了此事背后之人,就是张横。貌似伊腾魁浩是当时玉龙山地底矿洞的亲历者。

    “马上召集所有回上尔京的核心子弟,商量营救樱子。”

    稍一迟疑,伊腾魁浩终于向老管家下了命令。

    脾气发完了,也已证实了伊腾樱子确实就是在张横手中。接下来就是该商量此事需要如何办。

    伊腾魁浩现在是心乱如麻,毫无头绪。

    立刻,伊腾家族发出了信号,无数的伊腾家族精英,紧急赶往伊腾家族。而一个紧急会议,也在最中央的那间木屋里召开。

    “哦,伊腾老鬼那里有回信了?”

    老千门的后面厅堂里,此时此刻,张横正与曾海洋对面而坐,紫灵百无聊赖地在一边扯着自己的小辫子玩。

    自抓到了伊腾樱子,向伊腾家族发出了挑战信,张横也一直在焦急地等待消息。所以,这一夜都没有睡。

    此刻突然收到回信,张横不禁眼睛一亮,精神也刹那兴奋起来。

    “尊主,信是伊腾家族的人,放在昭日大酒店的前台。是我们的人,拿了回来。”

    曾海洋向张横详细地说着拿到信的过程。

    伊腾家族的反应很迅速,在召开了紧急会议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答复。

    现在还只是凌晨三点,回信就已送了过来。

    当然,把信放在昭日大酒店,他们也是一种试探,想通过这封信,是不是可以追查到张横如今的藏身之处。

    所以,投出这封信后,伊腾家族派出了数十名探子,以及擅长追踪的家族弟子,守候在了昭日大酒店四周。一旦有人前来取信,就追蹑对方,从而查到张横的落脚地。

    只可惜,他们遇到的是最擅长消息收集的老千门。在拿到信后,老千门弟子早就有所准备,同样动用数十名人手,甚至不惜动用了秘密快捷通道。最终甩掉了伊腾家族之人,把这封信平安地送到了千幻夜总会。

    “嗯,辛苦曾首席了。”

    张横感激地点点头。

    这次在倭岛如果没有老千门的曾海洋相助,确实是处处束手束脚,更不可能知道伊腾家族的那些秘密,从而设计抓捕了伊腾樱子。

    一边说着,张横的天巫之眼已然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信封里的东西。

    信封内就只有一张信纸,别无他物。张横这才撕开了封口。他可也不敢大意,对于伊腾家族,张横可没什么信任感。

    “如尔所愿,明日下午三点,在上尔京海港相见。”

    信的内容很简捷,却已明确地答复了张横这边的要求,伊腾家族终于屈服了,愿意交换人质。

    对于伊腾魁浩来说,伊腾樱子实在是太重要,就算是当日的伊腾妖妖三姐妹,如果让他来选择,也一定会倾向伊腾樱子。

    没有了伊腾樱子的伊腾家族,相当于是被斩去了一条胳膊。这样的损失,是伊腾魁浩所无法承受。即使是他做为家主,也不敢说不顾伊腾樱子的命。

    要知道,在伊腾家族中,还有几名老家伙,他们才是伊腾家族的真正掌权者。关系到伊腾家族今后生存和发展的大事,伊腾魁浩也不敢独断。

    “好,伊腾老鬼总算服软了。”

    张横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然的笑意。虽然这已在他的预料中,但真正看到对方的回复,还是让张横很是兴奋。

    这次前来营救,张横的压力也很大。一众朋友不顾生死远渡重洋,来到倭岛。

    虽然让己方实力大增,甚至有了与伊腾家族一拼之力。但是,真要硬拼,却也不是张横所愿。

    不是吗?任何战争,都会有伤亡。无论是谁家的人员有所损失,都是张横所不想看到的。

    所以,他其实最想实施的方法,就是能打听到王馨兰被囚禁的地方,然后自己悄悄地潜入,把她营救出来。

    可是,从曾海洋提供的消息中,王馨兰极有可能会被囚禁在伊腾家族的秘境里。那里是伊腾家族真正的大本营,不但守护严密,而且还有伊腾家族几位老祖级的人物坐镇。

    要想潜入里面,危险极大,甚至潜进去的可能性极小。

    而且,以老千门的能力,直到现在,对伊腾家族秘境内部的情况,也一无所知。

    因此,正是因为考虑到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张横这才没有实施。后来,看到了伊腾家族伊腾樱子这个重要人物,张横脑海中灵光闪过,想到了以彼之道,还之其身。

    这才设计擒拿了伊腾樱子为人质,用来交换。现在,计划已成功了一半,就看明天如何把兰儿给换回来了。

    心中想着,张横的目光望向了曾海洋:“曾首席,明天的事准备得怎么样了?”

    曾海洋算起来也是半个倭岛的地头蛇,要在倭岛与伊腾家族周旋,自然得依靠曾海洋这边的力量。

    张横可不认为,伊腾老鬼会乖乖地把兰儿交给自己,说不定这老鬼会在交换的时候,玩心眼,做手脚。这可不得不防。

    张横不能让兰儿有任何一丝意外。因此,他今天晚上,一直在与曾海洋商量,如何完善明天的交换,不让事情出现任何一丝的漏子。

    “尊主,我今天晚上,已派出了几艘船只,对那个海域进行了全方位的监视。”

    曾海洋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并派了不少探子,监视着伊腾家族这边,无论那一方有什么异常,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还有,到时我会让人驾驶潜水艇,观注水下的情况,看伊腾家族,是不是会派出水鬼或水下潜行器,在下面搞鬼。”

    曾海洋详细地把这边的准备方案说了出来:“当然,空中也会有直升机巡查。我想,三方监控,就算伊腾家族那边,有什么阴谋,也休想逃得过我们的监控。”

    老千门在倭岛经营无数年,在此地也早就结成了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军用设备,象潜水艇以及武装直升机,他们也可以弄到。而且还能光明正大地开出去。这足见老千门在此人脉的深厚。

    正是因为有老千门的这个底蕴,张横才有把握,与伊腾家族交换人质。

    “好,多谢曾首席了。”

    张横欣然点头,不由竖了竖大拇指,对曾海洋的考虑周到,表示由衷的赞赏和感激。

    两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的问题,天色都已渐渐亮了起来,紫灵在一边听得很是乏味,她可不想听这些繁杂的阴谋诡计。所以,对两人的兴趣缺缺。她终于伸了个懒腰:“好啦好啦!这些阴谋你们商量吧,本小姐可得迷糊一会。不过,大坏蛋,你可不要忘了,到时我可一定要去哦!”

    说着,扭着腰肢,咯蹬咯蹬地走入了后堂。

    张横哭笑不得,这条小尾巴,象牛皮糖一样。

    粘着自己,貌似还真是无法甩掉了。

    问题在于:这个刁蛮的大小姐,可不管事情轻重,只是一味想追求点刺激。张横还真够头痛地。

    终宇敲定了一切细节,张横也离座而起,准备回去好好休息一下,顺便看看伊腾樱子的情况。可不能让这婆娘在这紧要关头,再出任何一点意外。

    然而,当张横回到房里,一看到屋中的情形,脸色骤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