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1章 怕什么来什么
    “这婆娘要干什么?”

    一进入房间,张横心头陡地一凛,他突然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房间有百多平米,装饰很豪华,这是曾海洋特别为张横准备的贵宾室,里面设备一应俱全。

    不过,此时此刻在这房间里,卧室的一个角落,却被一团黑雾所笼罩,显得很是诡异。

    这团黑雾正是张横用十二巫祖幡布置的天地小乾坤风水阵,用来囚禁伊腾樱子。

    张横所获得的江山社稷图,是件可以储物的上古空间风水道具,里面空间很大,根本不是其他的储物道具可比。

    但是,一般来说,它只能存放物品,对于活物却有着严格的要求。那就是,如果要把有生命的东西放入其中,必须在生命体中烙上张横的烙印。否则,就会被江山社稷图奇异的力量隔绝。

    而要在生命体中烙上烙印,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在对方的神魂里种下奴仆印符。

    当日两头海狒王服臣张横后,就是乖乖地接受了张横的奴仆印符,这才可以被张横收入江山社稷图中。

    张横本想对伊腾樱子也施展奴仆印符,以便让这婆娘更服贴些,也好把她收入江山社稷图。

    然而,在施展的时候,却遭到了一股奇异力量的反击,当时张横大吃一惊。却也立刻意识到,这个婆娘虽然被自己虏掠,自己也完全让她失去了行动能力。但是,这婆娘并不是毫无底牌了。她的身上,还有那九只诡异的小阴神。

    自己想用奴仆印符控制她,还真是件不可能的事。先前的反击,就是来自她的阴神。

    一念及此,张横心中顿时警觉,也有些无奈。有那九只阴神在伊腾樱子身上,自己根本不可能对她施展奴仆印符,也完全无法把她收入江山社稷图中。

    所以,最后张横没有办法,只好把她用风水阵囚禁在自己的卧室。当然,张横可也不放心,又把阿大阿二两头海狒王释放了出来,临时充当守护。

    此刻,一进入卧室,突然感觉心头一凛,这种预感让张横很惊疑,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自从得到梅花异术的秘法,张横现在的灵感是越来越强烈。许多时候,都能因为心中的感应,提前一步知道祸福。

    心中想着,张横迅速地进入了天地小乾坤的风水阵中。

    黑雾一阵翻滚,眼前出现了伊腾樱子以及阿大阿二的影像。

    现在的伊腾樱子,仍然如一条母狗一样,被拘魂修罗网捆得结结实实,就这么蓬头散发地趴在地上,似乎昏死了过去。

    阿大阿二正在嬉闹,给对方身上挠痒痒,玩得不亦乐乎。

    情形似乎很正常,并没有发生什么异样。但是,张横心头的那种不安感却更加的强烈,似乎某种危机已然逼近。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更加的警觉,下意识地就朝伊腾樱子走了过去,想看看这婆娘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然而,还没等张横走到伊腾樱子面前,趴在地上的伊腾樱子,突然抬起了头来,奋力地把脸转向了张横。

    “呜呜呜!”

    因为嘴被网绳勒紧,伊腾樱子根本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呜呜的怪叫。

    但是,她的这一阵怪叫中,张横明显地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似乎是一种得意的笑声。尤其是她脸上的表情,急剧地变化着,怨恨,仇视,其中竟然好象还夹杂着一丝得逞的得意。

    “你想干什么?”

    张横一惊,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顿时加快了脚步,向伊腾樱子扑去。

    可是,迟了!

    “呜呜呜!”

    伊腾樱子的怪叫刹那变得凄厉起来。陡地,她的嘴角,汩汩地流出了鲜血。

    “不要,你这死婆娘。”

    张横大叫,手指急点,想施展术法,控制她的下一步举动。

    但是,还没等他做出任何的动作,如母狗一样趴在地上,原本因为全身关节脱臼,瘫软在地的伊腾樱子,突然象虾米一样弹动了起来。

    卟通!

    终于,伊腾樱子翻了个身,面朝上摔在了地面。

    “混蛋!”

    张横身形轰然剧震,一张脸已是骇然变色。翻过身来的伊腾樱子,让张横看到了一幕无比惨烈而恐怖的情形。

    只见,一只只有婴儿大小的黑色小手,正撕裂伊腾樱子的小腹,缓缓地从她肚子里洞穿而出。

    嗤啦!

    鲜血怒溅,伊腾樱子也急剧地抽搐痉挛起来,嘴角汩汩的鲜血如泉喷涌。

    “阴神,这婆娘的阴神抓破了她的肚子!”

    张横总算回过了神,不由惊呼。

    “咯咯咯!姓张的。你以为封住了老娘的真元和神窍,又把老娘全身的关节弄得脱臼,老娘就求死无门了吗?哈哈,你却忘了,老娘还有九子阴神,虽然你的禁固确实是厉害,但老娘还是利用秘法,摧动了阴神,让九子阴神帮了老娘一把,哈哈哈!”

    不知是从那里来的力量,伊腾樱子竟然咬断了勒住她嘴巴的网绳,终于说出了话来:“姓张的,你不是想拿老娘当人质,去交换你的女人吗?哈哈哈,老娘偏不如你意,老娘就算死了,也不会被你当成威胁我们伊腾家族的工具。哈哈哈,姓张的,这回看你还有什么办法?哈哈哈……”

    伊腾樱子凄厉地狂笑,笑声中却充满了得意和讥讽。

    她显然已猜到了张横的意图,之所以要化费心思,精心布局把她生擒,完全就是想用她当人质交换。

    不过,这女人确实是够狠,竟然宁愿自杀,也不想让张横达到目的。

    笑声渐渐变弱,伊腾樱子头一歪,已然气绝身亡。

    “混蛋!”

    张横气得一张脸都扭曲了,望望死不瞑目,死后还圆睁双眼的伊腾樱子,再看看她被撕烂,小腹中那个血肉模糊的洞,张横的心陡地一沉。

    这回是真的糟了,刚与伊腾家族那边谈成交换人质的事,这边,伊腾樱子却自杀了。

    从这婆娘的情况来看,现在已是死得不能再死。她的阴神从小腹里洞穿了她的身体,根本连抢救她的机会都没有。

    下意识地蹲下身来,探了探这婆娘的鼻息和颈动脉,果然早已完全没了气息。真元一探,更是感受到了一具冰冷尸体,那里还有什么生机。这婆娘这回是彻底地死了。

    张横心中那个懊恼。

    自己对伊腾樱子的防犯,可以说已是做到了极至。为了防止她自杀,不但让她全身脱臼,还封住了她全身的真元。更是借用王一鸣老祖的神魂之力,禁固了她的神窍,以隔绝她与她所祭祀的阴神感应。

    只是,张横做梦都没想到,这女人最后还是利用秘法,与她的阴神联系,更是毫不犹豫地自杀了。

    “这该怎么办?这到底该怎么办?”

    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伊腾樱子死了,小爷该拿什么与伊腾老鬼交换兰儿?”

    “尊主,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正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曾海洋的声音。

    张横门外就有两名老千门的弟子在守候。听到屋里传来的叫骂声,两人大惊。感觉到张横似乎是出了什么事。

    只不过,两人不敢闯进来,连忙就把情况汇报给了曾海洋。

    曾海洋不明就里,立刻就赶了过来。

    “出问题了,而且,这回问题大了。”

    张横连忙上前打开了门,满脸的苦笑。

    “啊!”

    看到屋里的情形,曾海洋也是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是谁把她杀死的?”

    “这婆娘利用阴神自杀了。”

    张横无奈地摇头:“我还是低估了她。”

    “还能有救吗?”

    曾海洋连忙蹲下了身,探察起伊腾樱子的情况,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

    只是,微一探察,他的心也顿时被浇了一盆冷水,这婆娘死的不能再透了。

    “这可怎么办?”

    曾海洋浑身一震,他立刻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伊腾樱子死了,那么,己方拿什么与伊腾家族交换人质?

    而且,要是让伊腾家族知道,伊腾樱子已死,那么,他们又会做出什么反应。是不是也会有什么激进的举动,甚至把王馨兰就直接杀死呢?

    如果真是这样,这岂不是这次尊主所有的努力,全部要付之东流,一切的一切,已完全脱离了事先安排的轨道,已不再己方这边的掌控中了。

    想到这些,曾海洋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一颗心也沉到了裤档。

    “怎么办,怎么办,这到底该怎么办?”

    张横也喃喃着,在屋里打起圈来。现在的情况,无比的棘手。伊腾樱子自杀,完全打乱了所有的计划,更是把事情推向了一个极其严俊的地步。若是伊腾老鬼知道了这事,极有可能会杀兰儿泄愤。这却是张横无法承受的后果。

    可是,如今还有什么办法,能让自杀的伊腾樱子复活?张横感觉自己已是走入了一个死胡弄,眼前已无路可走。

    “唉,要是门主她在就好了,她所学的功法中,有一项佛轮转渡,据说是上古的真佛古法,可以让死去不久的人,魂魄归体,重新活过来。”

    曾海洋叹息:“虽然复活只能维持两三天,甚至还象植物人一样,不能苏醒。但只要让伊腾樱子还有一口气,看起来象活着,就能与伊腾家族交换人质了。”

    说着,他又无奈地摇摇头:“只可惜,门主她行踪不定,现在也不知身在哪里。要想找她,还真是件不可能的事。”

    “什么?佛轮转渡?”

    陡地,正焦急得不知所措的张横,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骤然转过身来,望向了曾海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