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7章 血染折梅手
    细细洞察着对面游艇中的女子,张横心头咯噔一下,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女子身上确实是有兰儿的气息。但是,与此同时,张横却敏锐地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杀气。

    “这是怎么回事?兰儿只不过是个普通人,她身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重的杀气?”

    张横惊疑不定,他一时还真有些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不过,刹那的愣怔,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混蛋,一定是伊腾老鬼在兰儿身上布置了什么可怕的杀阵。”

    一念及此,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的右手,已然一翻,一串金色的梅花钱,就捏在了掌心。

    张横右手五指连动,迅速地掐算起来。感觉到对面女子的异样,张横立刻准备用梅花异术算一卦。

    说实话,自从知道王馨兰被劫持后,张横马不停蹄来到倭岛,也在上尔京呆了不少的时间了。

    但是,他却从来没有为救援行动卜过卦。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梅花异术虽然神奇,但却也有诸多的禁忌。其中为自己或是特别关心之人占卜,往往因为心绪的原因,影响到最后的占卜结果。

    更重要的是:一旦占卜结果不利,更会影响张横的信心,从而在处理事情的判断上出现错误。

    张横明白其中道理,也就不去为此事占卜了。

    这也正是一般真正的阴阳风水大师,很少为自己占卜或推演命理的原因所在。

    然而,此刻情况特别,兰儿就在眼前,但她身上出现了异常。为了更明确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以便做出应变,张横这才会拿出梅花金钱占卜。

    当然,他现在的占卜也是大有讲究,那就是采取了一种特殊的占卜方式:即时卜。

    占卜具有时间性,可以占卜几天后,或是几月后,乃至几年后的事。真正的高人,甚至可以占卜一个人的一生祸福。

    不过,张横此刻占卜的,却是这一刻的事,这就是即时卜的含意所在。仅仅只占卜所要占卜事物在下一刻的祸福,这会在最大的程度里,减少外界对结果的影响。

    铮!

    只是眨眼的功夫,右手掌心的五枚梅花金钱,立刻有了结果,呈现出了一个奇异的图案。

    张横的眼眸一凝,细细地观察起来。只是,他的脸色却是骤然而变:“血染折梅手,竟然是血染折梅手!”

    张横心头大惊,五枚梅花金钱,所预示的卦象正是折梅手。这本来是一个大吉兆,意味着当事人可折梅而归,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

    但是,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或许是张横刚才操作的太急,他的手指竟然被五枚梅花金钱中的一枚,划破了皮肤,一滴艳红的鲜血,就这么滴在了梅花金钱上。

    这立刻改变了这一卦象,从原先的吉兆折梅手,变成了大凶兆血染折梅手。

    不是吗?本来折到了梅花,可以带回家中,插在花瓶中,留下一段美丽的记忆。

    但是,折梅时,却被梅花的枝条划破了手,流了血。这无疑就是大煞风景。

    血染折梅手的大凶之意就在于此,染血之兆,谓之大凶。

    张横的心顿时抽紧了,一种不安的感觉刹那笼罩了心神:“难道……”

    “是张少吗?”

    这个时候,对面游艇上的一人向这边拱了拱手:“在下青龙麻雀馆管事三井长泰,这次负责我们的交易。请张少验明人质正身。”

    说着,他伸手扯掉了蒙在他身边女子头上的头罩。

    头罩扯落,女子的面貌终于展现在了张横眼前。

    “不对,兰儿果然有问题!”

    张横的神情却是再次剧震。感觉上,对面的女子,看起来确实就是兰儿。但是,她整个人却有一团血色的光芒在闪烁,那股凛冽的杀气,就是从这团血气中渗透出来。

    这让张横更加的疑惑了,这绝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兰儿。

    可是,他一时还真无法窥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咯咯,你们看好了哟!”

    身后响起了紫灵姑娘的娇笑声,这次她一起来,就是负责看押伊腾樱子。

    现在,对方已让自己这边验明真身,紫灵自然也不能再遮着拽着了。

    所以,她也一把扯落了伊腾樱子头上的黑头罩。

    顿时,神情僵化,目光呆滞,看起来如同是痴傻的伊腾樱子,出现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她现在身体内根本没三魂,只有七魄维系着这具身体的生命力。所以,才会成为这副样子。

    “你们对樱子小姐做了什么?”

    对面的管事脸色一变,他是伊腾樱子的心腹,自然对自己的大老板无比的熟悉。一下子就感受到了现在的伊腾樱子很不对劲。

    不仅是他,直升机上的伊腾魁浩,也是身形一震,虽然离这边的距离还远,但他也感觉伊腾樱子似乎哪儿有什么问题。

    “咯咯,这有什么,只不过是本小姐给她施了点小小的手段,暂时让她变成这副模样。以防她想不开。”

    紫灵撇撇嘴:“你们不是对我们的人也这样做了吗?”

    紫灵的美眸望向了对面的王馨兰,神情陡地一凛。

    “呃!”

    三井长泰不禁一愕,被紫灵的话给噎住了。貌似他们确实也是对王馨兰做了手脚。现在却怪人家对伊腾樱子有所动作,确实是没有摸摸自己的屁股。

    “好,张少!”

    三井长泰的目光转向了张横:“如果张少感觉没问题,那我们就交换人质吧!”

    “嗯!”

    张横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虽然看出对面的王馨兰很不对劲。但是,毕竟是双方还相距百米,他现在也是无法真切地了解王馨兰身上发生了什么。

    话再说回来,无论如何,只要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张横都是要把王馨兰换回来。一切就等兰儿到了自己身边再说。

    呜!

    两艘游艇各自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汽鸣,然后相对缓缓开动起来。

    百米,九十米,八十米!

    双方的距离不断缩短,气氛也陡地似是凝滞了一样,变得无比的压抑。

    张横的眼眸已眯成了一条线,死死地瞪住了船头上的王馨兰。心中的那种不安的感觉,变得更加的强烈。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随着距离的接近,张横感觉到王馨兰身上的杀气更甚。

    不仅如此,对面的那艘游艇,也突然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汗毛直竖的危机感。仿佛这艘驶来的游艇,并不是一只船,而是一头来自元古的凶兽,充满了极度的危险。

    张横心头大凛,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不过,此刻双方的距离已接近五十米,只要再过几秒,就可以靠近。张横硬生生地压住心头这种恐怖的危机感。

    不管怎么说,先把王馨兰从对方船上弄过来再说。即使是泰山崩于前,张横也必将承受,不可能在这一刻顾自离开。

    “不对,这艘游艇不对,有问题。”

    驾驶室里,李海东双手握住操纵杆,正稳稳地让自己的游艇匀速向前。

    但是,当双方距离不断接近,李海东身形一震,脸色也陡地变得无比的难看。

    做为曾经海军陆占队的特占队队长,在海上经历了无数的风险,也让他养成了无比敏锐的直觉。

    此刻,他感受到对面的游艇,给他一种强烈的危险,好象开过来的不是一艘游艇,而是一艘全副武装,伸出了黑洞洞炮口的战舰。

    这样的感觉,在李海东曾经的海战中,也曾遇到过。

    还是十多年前,他接受一次海上缉毒的任务。那伙毒犯无比的凶残,虽然驾驶的是一艘看起来破烂的渔船。但是,内部却是经过了改装,安置了许多现代化的武器。

    当他们的巡逻船向对方喊话,要求对方停船接受检查时。毒犯那会理会,立刻开足了马力,意欲逃遁。

    顿时,巡逻船就在后紧追。眼看逃不脱后面的追兵,毒犯立刻拿出武器,向巡逻船猛烈开火。

    如果换了一般的海事巡察人员,也许会被毒犯强大的火力所阻止。但是,这回他们却是遇到了海军陆战队的成员。所以,最终在李海东他们猛烈的反击下,毒犯伤亡惨重,甚至连船只的动力也被摧毁。

    海上行进,船只没有了动力,无疑就是只有束手待毙的份。

    就在李海东他们的巡逻船靠近渔船,并派人上去搜查的时候。意外却是陡然发生了。

    那艘渔船,竟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整只船在刹那间炸成了粉碎,连同上船的陆战队队员也全部牺牲在了上面。甚至因为巡罗船遭到爆炸的波及,几乎倾覆,船上的人员,也有好多伤亡。

    事后,据调查,这些毒犯确实是丧心病狂,他们竟然在船舱里堆放了大量的炸药,就是以防被人抓捕时,可以与人同归于尽。

    当时,李海东幸好只是在巡罗艇上指挥,并没有亲自上渔船,这才算是侥幸逃过了一劫。

    但是,这一事件,却是成为了李海东一生的痛。因为,上船搜捕是他做出的决定。这让他深深地自责,认为是自己的指挥失误,才导至了这次战友的伤亡。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李海东最后放弃了提升的机会,黯然地离开了队伍。

    此刻,感受到那种恐怖的感觉,李海东的脸皮都抽搐了起来,因为,当年遇到那艘渔船,在最后靠近的时候,他也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那么,现在的这条游艇,难道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吗?

    一念及此,李海东的心都猛地沉到了谷底。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