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8章 死,一起死
    “难道那艘游艇的船舱里,也堆放了大量的炸药?”

    想到曾经的经历,感受到此刻同样的感觉,李海东心头大凛。

    正是时,双方的游艇已相距只有十米。张横的眼眸陡然暴缩,他那里还能再等待,身形轰然怒舞,从船头拔空而起,就向对面的游艇射去。

    十米,对于张横来说,那根本不是问题。所以,他已迫不急待要去看那边的兰儿。

    与此同时,对面游艇上的管事三井长泰,也是长啸一声,向这边船只跃来。

    两人都抱着同样的心思,想在第一时间内,接触到人质。

    “不好,尊主,快退,这船有问题,船舱中可能有炸药。”

    就在这个时候,驾驶室里的李海东,猛地怒吼起来,神情焦急之极。

    李海东终于敢确定,对方的游艇不对劲。

    因为,就在那名管事跃起的时候,整条游艇受反震力的作用,微微晃动了一下。

    可是,问题就出在这里。李海东猛然发现,对方的游艇吃水的深度,明显比己方的游艇深。

    两艘几乎相同的游艇,船上也同样是四个人,应该吃水差不多才对。那么,对方的游艇吃水深,这岂不是说明,对方游艇的船舱里,另外装有别的东西吗?

    一念及此,想到自己的那种感觉,李海东心头大骇,这才立刻叫喊了起来。

    可是,迟了。

    怦!

    张横的身形快如箭矢,刹那已跃过十米,跳到了对方游艇的船头:“兰儿,你没事吧?”

    说话间,张横的手已扶住了王馨兰的右手胳膊。

    但是,接触到王馨兰身体的刹那,张横却是浑身剧震,脸色也猛地变得惊怒交加:“不,你不是兰儿!”

    张横终于觉察到眼前的女子,并不是真正的王馨兰。

    虽然,在远处的时候,张横感受到她身上的气息就是王馨兰。但是,在接触她的瞬间,张横感受到了另一股完全不一样的气息。

    更重要的是:张横在她体内,感受到了真元的鼓荡,而那股凛冽的杀机,也在这一刻变得强烈无比。

    这让张横大惊,王馨兰是个从来没有修练过的普通女子,她绝不可能体内会有真元。

    这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女子,绝对是西贝货,是伊腾家族使用了某种秘法,易容出来的假扮者。

    心中震惊,这个时候,后面传来了李海东的叫喊。张横浑身剧震,身形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就欲离开游艇。

    “咯咯,老娘没事!”

    突然,一直垂着头,闭着眼,神情萎糜的王馨兰,猛地抬起了头来,眼眸里闪过了一抹阴毒的狠色:“不过,你有事了。”

    嗡!

    女子全身轰然暴起了一层血色,无数的奇异符号,在她身上妖冶地闪烁。

    并没有结束,她猛然张开了双臂,就向张横扑来:“死,一起死!”

    女子确实不是王馨兰,她乃是伊腾家族的一名死士,这次交换人质,她就是个陷井,要牵制住张横,把他引到这艘游艇上。

    此刻,她想抱住张横,与张横同归于尽。

    她身上之所以会有王馨兰的气息,这完全是因为,她全身用王馨兰的鲜血,画了符,以掩饰本身的气息。

    这是乙贺流的一项秘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迷惑敌人,让人根本辩不出真假。

    现在,她全身血符急剧地闪烁,王馨兰特有的气息,迅速消弥,一股凛冽的杀意,刹那爆发。

    她竟然是位达到了二品顶峰的玄门修士。

    只可惜,她的这点修为,在张横看来,还是太小儿科了。眼见这女人不顾一切地想抱住自己,张横那会迟疑,手掌轰然一震,已击在了女子的胸口。自己却是急速倒退,想跃回自己的游艇。

    “啊!”

    女子惨号,她那里能承受张横的这一掌,顿时如同是烂稻草一样,向后狂飞起来,身在空中,狂喷鲜血。

    先前就有血染折梅手的占卜凶兆,后面有李海东的示警,现在更是发现伊腾家族交出来的兰儿根本就是假货。张横就算是傻瓜,也意识到,这里肯定是个陷井。

    “哈哈哈,姓张的,去死!”

    直升飞机上,伊腾魁浩密切地注意着下面的情形,看到两艘游艇靠近,张横跳向己方的游艇,他那张原本就狰狞的脸,顿时现出了一抹怨毒。

    手指也陡地按在了手心的一个遥控器上。

    李海东猜的确实不错,伊腾家族的那艘游艇上,在底舱的位置,确实是堆满了炸药。这次伊腾魁浩,与张横交换人质,完全就是个陷井,是要置张横于死地。

    原本,接到伊腾樱子被劫持的信息,伊腾魁浩也是方寸大乱。在与一众家族精英商量后,确实是想与张横交换人质。

    但是,就在昨天晚上,他们正在筹备交换人质的事宜时,从伊腾家族的秘境中,却是传来了老祖的一条传讯符,说是伊腾樱子已死。

    这一惊非同小可,把伊腾魁浩等一众人全部给惊呆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在交换人质的紧要关头,张横那边竟然会让伊腾樱子死去。

    不过,老祖传来的传讯符中写得明明白白,放置在秘境中的伊腾樱子的魂灯已灭,这意味着伊腾樱子在那一刻已是魂消魄散,不在这个世上了。

    魂灯是一项非常神秘的秘术,采集某个人的一缕神魂意念,把它滋养在特殊的灯芯里。一旦此人在外面出事,这盏代表他或她的魂灯就会熄灭。

    这是传自上古的奇术,如今能施展这术法的门派其实已很少了。不过,伊腾家族做为乙贺流重要的一支,他们的先辈却正好有这上古魂灯之术。

    当然,魂灯之术也不是阿狗阿猫都有这个资格,能拥有魂灯之人,必然是伊腾家族中最重要的人物,象伊腾妖妖,伊腾樱子以及伊腾魁浩,才有资格。

    要知道,每一盏魂灯的滋养,那是每年都要化费庞大的资源去维护,那些不入流的家族弟子,根本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

    这正是张横失算的地方,他完全没有想到,伊腾家族还保留着魂灯之术,以监察族中弟子在外的生死状况。而伊腾樱子偏偏就是那个享受这种特殊待遇的重要人物。

    他本以为施展七星续命之术,可以暂时瞒过伊腾家族,以便能让自己顺利与他们交换兰儿。

    那知,他当时所做的一切,完全是无用功,因为魂灯的存在,伊腾樱子之死,已早被伊腾家族所觉察。

    明白了伊腾樱子已死,伊腾魁浩暴跳如雷。但是,冷静下来,却也让他猛地意识到,这是一次暗算张横的好机会。

    于是,一个灭杀张横的计划,就此形成。伊腾魁浩这回是挖好了坑,只待张横自己跳。

    此刻,一切都按照原先的计划在实行,张横也终于跳入了陷井中。伊腾魁浩那里还会犹豫,终于按响了游艇上炸药的遥控器。

    轰隆隆!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陡地从伊腾家族的游艇底部爆起,滚滚的火焰夹杂着浓烟,冲天蒸腾。整艘游艇,在瞬息间便炸为了粉碎,汹汹的爆炸冲击力,向着四面八方袭卷而去。

    “混蛋!”

    张横此时正凌空跃起,跃向自己的游艇。但是,身在半空,背后陡然传来一阵狂暴的冲击波,滚滚的热流,也刹那如潮汹涌,几乎要把身上的魑魅铠甲熔化。

    张横大骇,已然明白,李海东所说的话终于变成了现实。对方果然是暗藏杀机,那艘游艇中真的埋藏了大量的炸药。

    但是,现在一切都迟了,受到炸药冲击波的冲击,张横背部如遭千钧巨锤狂击,纵然是身上有魑魅铠甲保护,仍是感觉内腑被震得几欲吐出来,喉头一甜,鲜血刹那狂喷。

    不过,张横也知道,此刻是生死关头,若是稍有松懈,只怕就得被爆炸波卷席进去,到时就算是个铁人,也会被炸成粉屑。

    所以,张横奋起全力,猛地怒喝一声,奋力向前纵去。

    “混蛋,去死!”

    然而,身形刚纵跃一段距离,眼前陡地一团黑影迎面冲来,一柄雪亮的倭刀,也携着尖锐的啸声,向张横当头劈落。

    向张横出手的正是三井长泰。这家伙先前跃向李海东的游艇,想上前查看伊腾樱子。

    说来也是可怜,三井长泰虽然是这次交换人质的负责人,但是,他对于伊腾魁浩这次的安排,全然不知,还以为这次交换,是真实的。

    直到听到李海东的怒吼,三井长泰这才猛然醒悟过来,立刻明白,自己这回是来做替死鬼的。

    不是吗?做为青龙麻雀馆的管事,大老板出事,他竟然并没有受到什么惩罚,还被派来负责人质交换这样的重任。他原本还感恩戴德,以为伊腾魁浩这是格外开恩,饶过了他。

    现在,却是总算明白了,他其实已是被列入了该死的名单中,这次交换人质,就是来送死的。

    一念及此,三井长泰悲愤交加。因此,身在半途,他也管不了什么伊腾樱子的死活了,就准备半途跳海逃走。

    那知,就在这个时候,爆炸骤然产生,与此同时,张横却是从船上跳了回来,正好与他来了个正面相遇。

    三井长泰一怔,脸色却是刹那变得狰狞无比,他猛然意识到了一个立功的机会,那就是斩杀张横。

    也许,立下这一件奇功,他先前所犯的错误,就能得到伊腾魁浩的赦免。

    心中想着,三井长泰恶从胆边生,立刻抽出了倭刀,就要把张横劈成两半。

    眼前倭刀森森的寒芒迅速扩大,张横机灵灵打了个寒战,原本因受冲击波冲击而已有些昏沉的意识,陡地有了一丝清醒。

    但是,他此刻体内真元爆乱一片,全身的经脉更是重创,却已是毫无反抗之力。别说抵挡,连身体动一下的能力也没有,完全是受冲击波的冲击之力,在向前狂飞。更不要说避开三井长泰的这一刀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