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2章 怒踢三樱柔道馆
    三樱柔道馆,位于东尔京传统街区秀田街的中心,是一家非常有名的柔道馆。

    尤其是秀田街的这处三樱柔道总馆,据说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整座柔道馆仍保持着当年战国时期的风格,九阶的玉石台阶,门口矗立着两头石狮子。

    虽然石狮子的表面已显得有些班驳,但那股古朴的威严,却油然而生。

    “嗯,不错,果然是有历史底蕴!”

    晌午十点,张横从一辆出租车上缓步走了下来,站到了三樱柔道总馆的门前,抬头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建筑。

    整座三樱柔道馆占地很广,足足有数千平米,在秀田街这样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能拥有这样大的一片地方,足见这家柔道馆的实力。

    今天的张横,穿着十分的特别,一双千层布底鞋,身上是华夏传统的武士对襟衫,看起来就象是一位华夏古代的武林人士。

    他的目光望向了三樱柔道馆的门前,那里高高地挂着一块丈许方圆的黑色匾额,上面用倭文古篆写着五个大字:三樱柔道馆。

    在右下角,一个抽象的鬼脸图案,额头上那个变形的乙字,以及几根藤蔓的标志,显得特别的显眼。

    三樱柔道馆,正是伊腾家族的产业,而且还是伊腾家族中培养外姓子弟,补充新鲜血液,收罗各地人材的重要机构。

    从曾海洋提供的消息中,张横知道,三樱柔道馆分馆遍布倭岛各地,在整个倭岛,也算是柔道界的巨头之一。

    伊腾家族外围的外姓弟子,几乎就全是从各分馆的学员中选拔出来的。

    要知道,伊腾家族除了正常经营的一些生意外,还有许多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行当,甚至臭名昭着的黑道组织山口组,也与他们有着很密切的联系。

    当然,伊腾家族本身就组建了一只涉黑的队伍,贩卖枪支毒品,也是他们敛财的一条途径。

    “嗨,什么人,这里是三樱柔道馆,闲杂人等快点离开这里。”

    这时,台阶上一名身穿柔道服,腰系白色腰带的年青壮汉,厉声朝张横喝叱道。

    这段时间,因为伊腾家族连翻出事,他们对下面的各个产业,自然也是提高了警戒。

    今天的三樱柔道馆门口,守卫就明显加强了许多。八名壮汉,双手负背,一个个神情傲然地站在大门两边,看起来很是有气势。

    而且,平日里守门的都是白腰带的弟子,但现在却出现了两名黑腰带的高段学徒,从黑腰带中间所镶嵌的黄色饰品来看,应该已是达到了柔段五级的程度。

    柔道的分级以腰带的颜色来区别。新入门还没有段位的学员,系的全是白腰带。一旦力量进级,达到一段,就可以换成黑腰带。

    一段到五段都是黑腰带,但镶嵌的饰物却会不同,分别是咖啡色、蓝色、橘色、绿色、以及黄色。 六段到八段已算是高手,腰带的颜色就已换成了红黑相间。至于达到九段和十段的真正强者,腰带为纯红色。

    此刻,上前叱喝张横的,就是位不入流的白腰带。不过,神情凶悍,一脸的高傲,显然平日里也是横行霸道惯了。

    “小爷前来踢馆!”

    张横冷哼一声,也不废话,就直接回答了那名白腰带。

    “踢馆?”

    白腰带一时还没回过神来,有些愣怔。

    开玩笑,自三樱柔道馆开馆以来,还真没有什么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家伙,前来踢馆。所以,张横冷不丁地冒出个踢馆的话,确实让白腰带一时没领会其中的意思。

    “八格,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我们三樱柔道馆口出狂言?”

    陡地,站在台阶上方的那两名黑带弟子,却是猛然反应了过来,神情一凛,已然恶狠狠地瞪住了张横。

    “小爷张横,前来踢馆!”

    张横那里会在乎这样的小罗罗,冷喝一声,已然踏步向台阶上走去。

    “张横?”

    台阶上的八名弟子尽皆一震,脸色骤然大变:“你,你,你就是那个煞星张横?”

    这回,这些家伙是真的被震惊了。他们现在也已知道,三樱柔道馆的后台老板,伊腾家族正在全力对付张横。

    只是,这些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被伊腾家族称为煞星的华夏人,竟然敢光明正大露面,甚至还来踢馆。

    一时间,人人震惊,个个惊骇。

    “站住!”

    这个时候,张横已一步步踏上了台阶,向三樱柔道馆的门口走去。

    八名弟子互望一眼,其中的一名黑带已是转身就跑,向里面去汇报了。剩余的七名学员,却是有些畏畏缩缩地拦住了张横。

    张横如今的名头正健,还真是给了这些人很大的压力。

    “滚!”

    张横懒得理会这些不入流的东西,一声冷喝,全身的气势轰然高涨。

    怦怦怦!

    站得最近的六名白腰带,身形一阵摇晃,一个个已然是心胸窒堵,几难呼吸了。

    他们连段位都没有,根本无法承受张横散发的威压。

    那名五段的弟子,也是脸色煞白,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三步。

    他本还想上前阻拦,这下却是连说句硬气的话的勇气也没有了,就这么傻愣愣地望着张横缓步从他们面前经过,如入无人之境。

    轰!

    就在踏入三樱柔道馆大门的刹那,张横的脚陡地一跺。

    一股奇异的波动骤然产生,厚实的大门和门框都嗡然振动。

    紧接着,大门上方的那块黑底金字招牌,却象是被一股无形的巨力所震动,轰隆隆地就摔了下来。

    “啊!”

    正呆若木鸡的那几名看门弟子,顿时惊呼,其中黑腰带还想前去接匾额。

    但是,迟了!

    轰隆隆!

    一声震耳的巨响,三樱柔道馆的金字招牌,摔在地上,刹那四分五裂,溅起了漫天的灰尘。

    “三樱柔道馆的招牌被人给摔了!”

    一阵惊呼响彻,经过三樱柔道馆的路人,顿时发现了这一惊人的情况,呼啦一下子就围了过来,一个个指指点点着,震惊无比。

    “你们看,这个人穿着象是个华夏武士,就是他摔了三樱柔道馆的招牌。”

    “是啊,是啊!难道他就是华夏来的武士,这是要来踢馆吗?”

    门口不一会儿就围满了人,议论纷纷。

    张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却那里有功夫理会那些人,踏着稳健的步子,一步一步地进入了三樱柔道馆。

    “啊,快通知馆里的人!”

    等张横进入了三樱柔道馆,那名黑腰带这才猛地回过了神来,不由脸色大变,凄厉地叫喊起来。

    轰!

    进了三樱柔道馆,里面是个大厅,几名女服务生正在忙不迭地关门。显然,刚才先进去的那名黑腰带,已把张横前来踢馆的事告诉了她们,让几人也是惊慌不以。

    只是,大门刚关上,张横已然到了。他也丝毫不客气,一脚就踹了过去。

    顿时,整扇大门如同是纸糊的一样,轰然飞了起来,撞向了厅堂里。里面刹那响起了几名服务生的凄厉尖叫。

    张横一脚踹开大门,根本没看那些惊慌地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的女服务生,仍是踏着坚定的步伐,向前行进。

    “八格!”

    刚到厅堂,立刻,一大伙人从里面冲了出来。领头的是四名红黑腰带的中年倭人,一个个气势汹汹地叫嚣道:“站住,敢来我们三樱柔道馆撒野,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下野正席是三樱柔道馆的一名高级教练,本身已是达到了八段的修为,曾获得过倭岛柔道王冠赛的冠军。

    倭岛柔道王冠赛是民间的一个赛事,与官方组织的比赛不同,在王冠柔道赛上,是没什么规则的,评判胜负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对手打倒。

    因此,王冠赛事,那是真正搏命的比赛,可不是官方的那种花拳绣腿,表演性多于实战性的比赛。每一个能夺得王冠赛冠军的人物,那都是千里挑一,真正的柔道高手。

    下野正席能夺得那一届的王冠,自然也是实力非凡,在倭岛的柔道界,也算是一号人物。

    今天正是他给弟子上特训课的时候,那知,竟然听说有人前来踢馆。这让下野正席顿时火冒三丈,立刻带着几名副手和一众弟子就冲了出来。

    刚到前面的大厅,就遇到了张横破门而入,下野正席怒不可歇,一声暴喝,立刻挥手让一众弟子向张横围攻了过来。

    “八格,杀!”

    下野正席的副手是三名达到了七段的高手,弟子一共有二十二人,人人都系着黑腰带,而且大多数是黄色装饰物的五段级数。

    一众人怪叫,轰然冲向了张横,把张横围在了中间。当先的几人已然拳脚飞舞,直击张横。

    “滚!”

    张横冷哼,根本不避不让,双手一划,一个太极推手,就回击攻过来的敌手。

    “啊!”

    卟通!

    一连串惨号响起,紧接着卟通卟通的重物摔地声响彻,所有攻向张横的倭人,立刻一个个成了滚地葫芦,刹那间就摔倒了十几个。

    开玩笑,这些人虽然是学了柔道,在普通人看来,也算是高手。但是,在张横眼里,那无疑就是一群不入流的跳梁小丑。以他如今的力量,要收拾这些人,根本就是砍瓜切菜。他甚至都没用什么招式,就是以强悍的力量,一下子就把攻击自己的人,全部给撩倒了。

    “八格,你,你,你……”

    下野正席浑身剧震,一张脸刹那变得难看无比。

    他本还以为,凭着三名副手和一众弟子,可以拦下眼前的年青人。那知,他的这些得意弟子,竟然在人家面前,就如同是稻草人一样,完全不堪一击。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心头震憾?

    不过,刹那的愣怔,下野正席陡然厉喝:“八格,欺人太甚!看招!”

    下野正席双脚一蹬,整个人顿时如同驼螺般旋转了起来,向张横狂冲而去。

    这一招正是柔道中的一项绝技:旋驼螺。每一次旋转,便能让力量暴增一倍,是下野正席多年苦练的绝活。

    当年王冠赛上,最后的决赛,他就是凭此招击败了连续三年夺冠的上一届冠军。

    此刻,面对强敌,下野正席那里还会迟疑,立刻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意欲一招重创来敌。

    “威武,正席君威武!”

    剩下的弟子,顿时兴奋地怪叫起来,他们中大多数人,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的教练使出旋驼螺的绝技。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然而,下一刻,让所有人惊骇的一幕却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