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4章 欧冶第二
    黑雾隐遁了人影,更是让倭刀变得神出鬼没,整个三十六天罡煞阵,威力发挥到了极至。

    张横纵然有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不至于在黑雾中目盲。但是,滚滚的雾气,仍是让他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他很不习惯这突然改变的作战环境,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

    刷刷刷!

    刀芒如同是幽灵的爪子,伸缩吞吐,已然完全无迹可寻。张横措不及防之下,顿时身上挂了几道彩。

    “哈哈!小子,束手就擒吧!”

    黑雾里传来了伊腾魁元的狂笑:“敢一人前来踢馆,你这就是找死,哈哈哈!”

    “是吗?”

    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不就是区区一个雾隐之术吗?那就看小爷如何破阵。”

    轰!

    张横头顶骤然金光大作,镇海印怒旋狂舞,赫然现形。

    做为一名风水师,近身搏斗并非张横所长,术法这才是张横的拿手好戏。他总算是掏出了底牌。

    并没有结束!

    咣当!

    一声震耳欲龙的重物砸地声响起,黑雾刹那翻滚如沸,在伊腾魁元的眼前,陡地出现了一座朦胧的山壁,横亘在了他们的阵势中。

    “八格,这是?”

    伊腾魁元大震,脸色却是已然大变:“这不就是我们伊腾家族上一代家主的本命法器山野屏风吗?怎么竟然在这小子手中?”

    不错,突然出现的这道山壁,正是当日在玉龙山矿洞中,张横在进入九阴神殿入口前,收取的那道山野屏风。

    只是,张横那时只知道它是一件倭岛阴阳师使用的法器,并不知道它其实是上一代伊腾家族的家主所拥有。

    此刻,他突然使了出来,却立刻被伊腾魁元所认出。

    “哈哈,小子,想不到山野屏风就在你身上,这回老夫总算找回了上代家主的宝物,哈哈哈!”

    伊腾魁元大喜,这可又是立了一大功,这回他可是要成为伊腾家族的大功臣,说不定回去后,就能受老祖的恩赐。

    然而,他的笑声还没荡漾开来,神情陡然一僵:“怎么回事,人呢?他们去了哪儿?”

    直到此刻,伊腾魁元这才发现,身边的三十六名弟子,竟然一下子少了十二名。

    “不好,是这小子用山野屏风把他们给隔绝开来了。”

    刹那的愣怔,伊腾魁元顿时醒悟,脸色大变。

    “给小爷趴下!”

    山野屏风凝成的山壁另一边,张横望着黑雾中的十二名刀手,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

    他祭起山野屏风,并不是为了逃避伊腾魁元等人的攻击,反尔是想采取各个击破的方法。

    轰隆!

    镇海印金光大作,印身轰然暴涨,如同是一座小山,就朝那十二人砸去。

    “八格!”

    突然出现的山壁,把那十二名弟子弄得目瞪口呆,一时有些弄不清状况,不明白好好的花园内,怎么就会出现一座山壁。

    此刻,头顶一座小山般的金印扑天盖地地砸来,顿时把这十二人吓得不轻。领头的两名小组长还算反应得快,立刻举起倭刀,奋力想把镇海印磕飞。

    铿锵!

    一阵金属折断的声音,他们的倭刀纵然也是百炼金钢,但与镇海印相比,那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四柄倭刀刹那折成八截,两人的手臂也因无法承受镇海印恐怖的威压,咔嚓折成了粉碎。

    “啊!”

    两人凄呼,喷血倒地。

    “八格!”

    另外十个人总算回过了神,纷纷举刀抵挡。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地。

    咔嚓异响大作,这十人也步了他们小组长的前尘,刀折,骨碎。

    刹那间,十二人全部瘫软在了地上,全身的骨头都被镇海印所震碎,完全瘫软成了烂泥。

    轰隆隆!

    收拾了这十二人,张横的手指一点,山野屏风顿时再次旋转了起来。

    不一会儿,又是十二名伊腾魁元的弟子,被隔绝到了张横这边。

    这回张横是更加的顺手了,一记镇海印砸落,又把这十二人砸倒在了地上,哼哼哈哈地唱起了杀猪调。

    张横并不是个杀人狂魔,对杀这些小罗罗更是没什么兴趣。因此,他只是以镇海印的震力,震碎了这些人的全身骨头,让他们变成了废人。

    不过,他们纵然不死,这辈子也休想再从床上爬起来,后半生也够他们受了。

    就这样,张横采取了各个击破的方法,轻松地把伊腾魁元多年精心培养的三十六名心腹死士,全部弄成了残废。

    “哇呀呀,小子,有种的你出来,与老夫大战三百回合!”

    伊腾魁元的咆哮传来,他已听到了弟子们的惨呼悲号,但一时却无法破开眼前的山野屏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张横肆虐。

    伊腾魁元气得七窍生烟,这三十六名弟子,可是他大半生的心血,想不到这一次却全折在了张横的手中。

    “哈哈,老家伙,这回轮到你了。”

    张横大笑,手一挥。山野屏风刹那消失,他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伊腾魁元的眼前。

    解决了三十六天罡煞阵,张横身边已没有了什么障碍,现在他可以全力对付伊腾魁元。

    “哇呀呀,八格!”

    伊腾魁元立刻看到了另一边躺满一地,个个滩软如泥的弟子,他的脸刹那扭曲变形,眼珠子里都布满了血丝。

    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几乎要让伊腾魁元发疯了。他暴喝一声:“八格,杀!”

    说话声中,他伊腾魁元身形一曲一扭,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步伐,就朝着张横狂冲而来。

    同一时间,手中一长一短两柄倭刀,旋转如沸,直斩张横。

    “来得好!”

    张横这回可不再与他硬拼,手指一点,头顶镇海印轰隆狂旋怒转,就朝伊腾魁浩砸去。

    “八格!”

    伊腾魁元怒吼,身形却是不退反进,手中长刀向上直撩:“巨阙!”

    嗡!

    长刀突然光芒大耀,一柄虚幻的刀影从长刀中幻化而出,竟然一下子化为了一柄擎天巨刀,就这么挡住了下砸的镇海印。

    巨阙正是伊腾魁元手中这柄长刀的名字,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倭刀,在整个倭岛的玄学界,名列十大名刀之一。

    说起巨阙,人们熟悉的当然是华夏国古时的炼剑师欧冶子,他所铸造的五柄名剑: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巨阙。

    据说这五柄剑受天雷粹炼,得天地精华,这才出炉,乃是剑中神品,被列为华夏古代十大名剑之一。

    伊腾魁元手中的巨阙,自然不是欧冶子的巨阙剑。但是,说起他的这柄巨阙倭刀,却还真与欧冶子有关。倭岛也有战国这一个时期,只是,处于战国时期的倭岛,还是半野蛮的状态,没有自己的文化传承,更是没有自己的民族底蕴。

    因此,当时的统治者,就鼓励民众向其他各国学习,尤其是仅隔一片海崖的华夏,自然是那时倭岛人学习的对象。

    那时倭岛也有一名擅长锻造的炼刀师,他来到华夏后,听到了传说中的欧冶子大师,也见识到了欧冶子留存于世的那柄巨阙剑,那名炼刀师顿时折服不以,发誓他这一生就要以欧冶子大师为榜样,要铸造出同样的绝世神兵。

    为此,他把自己的名字改为了欧冶第二,在之后的数十年,他在华夏遍求名师,不断琢磨炼刀技艺。终于,锻造之术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就此,他回到了倭岛,收集各种锻造材料,开始了他的神兵铸造之旅。

    欧冶第二当然也不是个普通人,乃是一位玄门修士,甚至还是个天材的修练者。当他准备铸造的时候,修为已是突破四品。

    可是,收罗了天下无数的天材地宝,化费大量的财力和人力,建起炼刀炉,整整三年,他就是炼不出象欧冶子大师那样的绝世神兵。

    感觉上,每一次堪堪成功的刹那,就是相差了那么一点点,以至于让他炼出来的倭刀,根本就没有传说中的神韵。

    欧冶第二百思不得其解。他的炼制方法,完全是从华夏的古法中得来,用了地脉之火,更是以四品强者的力量,引天星之力,来粹炼。

    那么,相差的那一点,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欧冶第二陷入困境的时候,他突然又想起了当年在华夏时的又一个传说。那就是有关干将和莫邪的事。据说,干将莫邪这对夫妻,也是炼剑大师,他们也象欧冶第二如今一样,最初始终无法炼出满意的好剑。最后,两人以身祭炉,跳入炼剑炉中,这才终于铸就了两柄绝世神剑:干将莫邪。

    一念及此,欧冶第二陡然似是明白了什么。他也是个刀痴,为了炼就心目中的绝世神兵,竟然不惜性命,学当年干将莫邪,以身祭炉,就这么直接跳入了刀炉中。

    说来也是奇迹,就在欧冶第二跳入刀炉的时候,天地突然出现了异相。原本烈阳正午的天空,陡然阴云密布,万千鬼魅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围着刀炉叫嚣凄呼,情形无比的恐怖。

    之后,刀炉爆炸,五柄倭刀从炉火中自行破空,欧冶第二的心愿,竟然终于完成。

    他当时所炼的倭刀,就是按当年欧冶子大师所记载的五柄神兵为模板。虽然是刀,却也有类似的强大力量。每一柄更是有各自不同的奇异能力。

    所以,刀成之后,他的弟子,就把他用生命铸造的这五柄倭刀,同样用了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巨阙这五个名字。

    伊腾魁元年青时,机缘巧合,就得到了其中的两柄。因此,他手中的倭刀,虽然不象伊腾妖妖的裂天一样,传自上古,但却也绝对是非凡之物。尤其是得到欧冶第二这位四品天师一生精血精华的粹炼,每一柄刀已是具有了刀魂。

    此刻,巨阙被他摧动,刀魂现形,刹那挡住了镇海印。

    并没有结束!

    伊腾魁元的真正杀招,并不在这柄巨阙身上,而是在他那柄短刀之内。

    只见,他身形急速斜插而入,猛地从张横身侧出现,手中短刀,黑芒暗逸,一墓无比诡异的情形,刹那出现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