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5章 刺客之刀
    铿!

    一声轻微的刀鸣,划向张横腰际的那柄短刀,陡然黑芒一闪,刀尖幻出了一条细长如同是箭鱼的奇异影像,就这么向张横无声无息地怒射了过去。

    短刀还离张横的身体有一尺的距离,但那条虚幻的鱼形,却已射到了张横的身上。

    伊腾魁元的这柄短刀,正是欧冶第二当年炼制的五柄倭刀中的另一柄:鱼肠。

    鱼肠又称勇绝,乃是刺客之剑,更是诡绝之剑。欧冶第二是完全按照当年欧冶子大师的鱼肠剑来仿造,甚至性能也极其的相似。因此,这一柄鱼肠刀,在倭岛玄学界,也是人人闻之色变,比巨阙更加有名。

    死在鱼肠刀下的高手,也不知凡几,大多数就是伤在鱼肠那突然发动的那条似箭鱼般的刀魂。

    正是因为刀魂并非实体,发动时方向又诡绝难测,就算及时发现,也极难躲避。再加上它蕴含了欧冶第二这位四品强者的神魂之力,可以说是无坚不摧。只要是血肉之躯,必然能一刀洞穿。这才是鱼肠的真正明字来由:鱼形刀魂穿肠而入。

    鱼肠刀出,伊腾魁元的眼牟中爆起了一抹残忍:“小子,去死。”

    对这柄倭岛十大名刀,伊腾魁元充满了信心。当年他还只有三品初期的修为,就是用此刀刺杀过一名达到三品顶峰的强者。创下了刺客史上的奇迹。

    眼看鱼肠的刀魂,就要穿入张横的腰腹。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空间微漾,金光一闪,一条细如发丝的细蛇,陡地从张横身上窜了出来,一下子就缠住了鱼肠刀魂。

    “怎么回事?”

    伊腾魁元浑身一震,他猛地感觉到,手中的鱼肠倭刀,骤然间有了一种生涩的凝滞,刀势也就此一滞。

    这让他心头大惊,因为,这样的情形,在他数十年的生涯中,从来没有遇到过。

    然而,当他凝目细察,脸色更是刹那大变:“你,你,你竟然早就有所防犯?”

    “哈哈,区区鱼肠,何足挂齿。”

    张横大笑,右手轰然一挥。

    来三樱柔道馆踢馆之前,张横自然对此做了详细的了解。从曾海洋那里,知道了伊腾魁元所有的情况。

    伊腾魁元自以为是秘密的鱼肠巨阙刀,在老千门那儿,根本就不是什么隐秘。因此,张横早就暗中对他充满了警惕。

    当这老家伙使出巨阙,祭起刀魂,挡下张横的镇海印时,张横立刻注意上了他的另一柄短刀。

    双刀联合,正是伊腾魁元的杀招,在他以往的战绩中,死在他这一手偷袭下的高手,不下十人。早就被老千门给重点标了号。

    所以,现在他想以这一招来暗算张横,那根本就是笑话。

    为了对付他诡绝的鱼肠刀魂,张横也是化费了不少心思。最后还是想出了应付之策,那就是借助王一鸣神魂之力,驾驭灵犀,让灵犀来缠住鱼肠刀的刀魂。

    此刻,鱼肠刀突然凝滞,正是刀魂受灵犀影响,硬生生地把它给缠得死死地。

    刀魂受困,鱼肠顿时失了灵性,伊腾魁元这才会感觉手中的倭刀突然变得生涩。

    明白了眼前的情形,伊腾魁元惊怒交加,陡地奋力抽刀,想帮鱼肠的刀魂争脱那条小蛇的纠缠。

    但是,真元鼓荡,伊腾魁元的身形却是猛地一滞,脸上也刹那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你,你,你……”

    “哈哈,老家伙,去死!”

    张横的身形陡地向前踏出一步,双腿半蹲,双掌以一种怪异的姿式轰然拍出,嘴里也响起了一声蛤蟆的怪叫:“呱!”

    “啊!”

    伊腾魁元应声飞起,整个人如烂麻袋一样,就直撞了出去。

    身在半空,他的小腹陡然裂开了一道大血口,肚里的东西,西里哗啦地全部流了出来。

    就在刚才,他愣神之际,张横的伏以神尺,刀片已为他开膛剖了肚。当他发觉,已然肚子给剖了腹,再加上最后张横的一记蛤蟆功,这回伊腾魁元算是要向天皇去报到了。

    咣当!

    两柄倭刀摔落地来,伊腾魁元满脸骇然地望着满地的内脏,刹那眼神中现出了绝望。

    他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眼前的年青人手中。

    “八格!”

    伊腾魁元艰难地骂了一句:“小子,你也休想离开这里,我们伊腾家族的人早就赶过来了……”

    话声未落,伊腾魁元头一歪,终于气绝。

    “是吗?”

    望望惨死的伊腾魁元,再看看满地瘫软的那些弟子,张横脸上闪过了一抹讥讽之色:“只怕你的援兵永远都到不来了。”

    得知张横竟然孤身前来踢馆,伊腾魁元虽然自大,却也不敢怠慢,把这一消息发回了伊腾家族,以便能让伊腾魁浩知道。

    伊腾魁浩接到消息,顿时大惊。他如今正派出大量人手,到处追杀张横以及他的一众帮手。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边还没找到他,张横竟然敢在三樱柔道馆出现,而且还要前去踢馆。

    伊腾魁浩那里会有丝毫的迟疑,立刻派出了族中精英,向三樱柔道馆赶去。他还真怕张横带一众高手,把三樱柔道馆给毁了。

    这可是他们伊腾家族的一个重要基地,更是伊腾家族在外的脸面。若是三樱柔道馆真的被人给毁了,只怕伊腾家族的脸也该丢完了。

    只可惜,伊腾魁浩的救援,早就在张横和曾海洋他们的算计中。

    张横敢一个人孤身来踢馆,就是以身犯险,以自己做诱饵,再一次布下的一个陷井。

    伊腾庄园离秀田街有数十里的路,从东尔京郊外赶往市区,如果光靠脚力,只怕没个一两小时,根本到不了。

    所以,前去救援的伊腾家族之人,全部是乘车前往,四十名精英,在两名家中长老的带领下,狂奔急驰,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

    然而,刚开出庄园不久,前面的一条公路,却被无数的车辆给堵住了,他们的车队根本过不去。

    “怎么回事?前面出了什么事?”

    伊腾魁君是这次救援的总负责,他是伊腾魁浩的亲兄弟,看到公路被阻,顿时大怒。

    立刻,前面去察看的人马上跑了回来,向他汇报,说是公路上有两辆集装箱车,发生了车祸,把整条公路给堵死了。

    “八格!”

    伊腾魁君怒不可歇。三樱柔道馆遭人围攻,此事如火烧屁股,他们却被堵在了路上。

    “马上通知正太,让他动用警方和警备区的力量,把这里的路障在最短的时间内清除。”

    伊腾魁君暴跳如雷。

    但是,公路堵得水泄不通,就算警方前来清障,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办到,伊腾魁君气得肺都要炸了。却也只能耐着性子,等待道路清障。

    不过,为了能及时救援三樱柔道馆,伊腾魁君还是做出了决定,兵分两路,他自己带领一队人马,在此等候。让另一名长老,带一半精英,绕开这里,从另一条路,赶往三樱柔道馆。

    只不过,那条路要多绕一个小时,现在却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然而,就在伊腾家族的援兵分成两路的时候,公路上突然飘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刹那弥漫了四周。

    “不好,小心警戒!”

    伊腾魁君心头陡地一凛,一种不祥的预感猛然升起。

    可是,迟了!

    就在雾气漫延到车队的时候,一阵急如暴雨的机括崩响声响彻,伊腾家族的车队,遭到了路边狂风暴雨般的钢弩袭击。

    刹那,惨号连天,悲呼迭起,那些坐在车里的伊腾家族精英,许多人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被这一波钢弩箭矢射成了刺猬,西里糊涂地死在了车里。

    “八格!”

    伊腾魁君大骇,轰然撞破车顶,从车子里直射而出。

    还没等他身形落下地来,突然四五条人影如同鬼魅般在雾气里现形,朝他狂扑而至。身形未到,狂暴的劲风乍然暴起,形成了一股极度可怕的锐劲,如龙卷风般怒袭而来。

    “啊!”

    伊腾魁君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这一股劲风,每一道都是与他修为差不多的强者所发。以他一人之力,想硬抗同阶的五六名高手,那无疑就是以卵击石。

    果然,他奋力拼起全力,向着其中一条人影猛地推出了一掌,想扯个倒霉鬼垫背。

    但一切都是徒劳地。从雾气中突袭的五人,早已形成了一个合击阵势,根本不会给他一丝机会。他的一掌,如同是击在了铜墙铁壁上。与此同时,一股万钧巨力轰然击在了他的背部。

    可怜的伊腾魁君,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惨死在了几大强者的合击之下。

    务气渐渐散去,原本混乱的公路上,却已是惨烈一片,伊腾家族的所有车子,破烂一片,车子里的人身上全是血洞,一个个死不瞑目。

    公路边,伊腾魁君如一条死狗一样,全身骨头粉碎,就这么趴在水沟里,一双如同死鱼样的眼睛,瞪得老圆老圆。

    当然,另一半前往三樱柔道馆救援的车队,自然也没什么好下场。

    他们要绕的那条路,比较偏僻,要翻过一座小山。

    因为这条路早在几年前就被废弃,平时这条路很少有人走,因为此路上很是荒凉,根本没有什么车辆。

    当车队刚沿着崎岖的山路,就要开上山顶的时候,异变骤生。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