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7章 拉下水
    伊腾家族第二代,原本也有二十多名嫡系。只不过,经过这么多年,能象伊腾魁浩这样活到六十多岁的,却仅仅只剩下了硕果仅剩的五个。

    伊腾魁浩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一次却是一下子就殒落了三名,这可是伊腾家族的真正骨干,每一个人那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中坚力量。

    然而,让他更加惊怒的却还在后头,另一个坏消息传来。

    “什么?”

    伊腾魁浩浑身剧震:“澳岛那条秘密运货通道被驻澳部队的特战队给捣毁,在那里镇守的老二,已自杀?”

    “哇!”

    终于,伊腾魁浩再也无法承受这个打击,猛地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伊腾家族的产业,有许多是见不得光的灰色行业。澳洲的那条所谓秘密运货渠道,是伊腾家族精心经营了数十年,这才建立起来的贩毒通道。

    因为那条贩毒通道实在太重要,每年从那边运送的毒品,就达上百万美元。所以,特别派驻了伊腾家族第二号人物,伊腾魁浩的二弟伊腾魁英带着族中数十名心腹,长年坐镇那儿。

    只是,这条一直顺畅的通道,却在昨天晚上,遭到了澳岛驻军的袭击,刚运送到那儿的二十多亿美元的毒品,被一支野战特种部队给缴获。

    不仅如此,伊腾家族在那边的所有人员,全部死亡,甚至连伊腾魁英,也在遭到一批身份不明的玄门之士重创后,最后自杀殒命。

    显然,这次行动,不仅仅只有军方参加,甚至极有可能还有华夏最神秘的神龙组参与。否则,以伊腾魁英的修为,绝对不会也逃不出来。

    “姓张的,老夫此生如不能亲手杀你,誓不为人。”

    伊腾魁浩凄厉地怒吼:“还有,老千门,老夫一定要把你们在倭岛的所有力量,连根拔起。”

    刹那的暴怒,伊腾魁浩已然想到,让他们在澳岛出事的罪魁祸首是谁。

    不是吗?张横来到倭岛之时,受到华夏大使馆的人员接机,这才让伊腾魁浩最初想利用国家机器来对付张横的想法泡汤。

    据事后调查,张横当时所用的身份,就是澳岛军方的特派员。

    这说明,张横与澳岛的军方关系密切。此次伊腾家族在澳岛的贩毒通道被袭击,如果说此事与张横无关,那才是鬼才会相信。

    而且,伊腾魁浩也立刻想到了己方连续被暗算的原因,这肯定与老千门有关。

    经历了海上人质交换的事,他现在也已查到,在暗中支持和协助张横的门派,正是神秘的老千门。

    本来,老千门这个来自华夏的古老门派,在倭岛一直保持着中立。不与任何门派有特别的关系,他们只经营他们自己的产业,并以出卖消息为生。平时不会与任何倭岛门派和家族发生冲突。

    然而,自张横来到后,这个一直保持中立的门派,竟然一改以往的作风,直接参与到了与伊腾家族为敌的明争暗斗中。

    这确实是让伊腾魁浩怎么也想不通其中的原因。

    但是,老千门的参与,却是让伊腾家族原本所有的优势,荡然无存,甚至完全处于了挨打的劣势中。

    老千门做为这个世上消息最灵通的门派,对于别人来说是秘密的事,在他们那里,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甚至以前,伊腾家族也是经常向老千门购买各种消息。

    现在,老千门全力支持张横对付伊腾家族,这才会让伊腾家族处处受制。以至于象澳岛秘密的贩毒通道,都被捅了出去,从而遭到了澳岛军方的全力打击。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伊腾魁浩把老千门恨之入骨?

    可是,问题在于,如今的伊腾家族,在遭受了几次暗算后,几乎大半的力量,已被张横以及老千门和一众帮手,给打得七凌八落。

    如果仅凭如今的伊腾家族剩余的力量,已然无法与张横那边抗衡。这却是让伊腾魁浩在震怒之余,心中也是悲愤不以。

    曾经也算是雄居一方的伊腾家族,因为招惹了张横这个煞星,却成了现在这副半残的模样。估计没个百十年的恢复,伊腾家族根本不可能再有先前的强大。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伊腾魁浩象一头困兽一样,红着眼睛,在屋里团团打起转来。张横现在确实是让伊腾魁浩有种束手无措的感觉。有老千门的消息保障,伊腾家族根本连张横他们的影子都摸不到。而己方却完全曝露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以如今的状况,张横若是想要打击伊腾家族某个目标,根本是防不胜防。他们完全是处在了挨打的境况中。

    伊腾魁浩现在也明白了一件事,有老千门的参与,光凭他们伊腾家族,这完全就是没戏。说不定就这么被对方慢慢地蚕食尽了家族的所有力量。

    不是吗?张横采取的是当年华夏开国太祖的游击战术,确定一个目标后,合而围之,实行了定点清除。

    事后便又化整为零,根本连他们的行踪都找不到。

    照这样的形势下去,伊腾家族完全就是陷入了泥潭,再也无法从中拔出来。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眼看着家族多年精心培养出来的弟子,被人斩杀,当了炮灰?

    可是,还有什么手段,可以阻止张横他们,或者是把这个煞星除去?

    “要不请老祖出关?”

    伊腾魁浩的神情陡地一凛。但是,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却被他给否定了。

    他自然清楚,伊腾家族的秘境中,如今只剩下硕果仅剩的一名老祖,而且正处于突破的紧要关头。

    如果此时请他出关,会不会影响老祖的修行是一件事,更重要的是:他可不敢保证,老祖是否也可以找到张横他们,从而一网打尽?

    不仅如此,他还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要是对方知道了老祖走出秘境,是不是会弄出什么阴谋,全力对付老祖。

    以张横他们这几次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伊腾魁浩还真有些害怕。老祖也会被他们给暗算。

    若是这样的情形真的发生,伊腾魁浩可就是伊腾家族的千古罪人,甚至整个伊腾家族,都会因为老祖出事而被摧毁。

    要知道,老祖级的人物,是一个门派或一个家族的震摄力量。只有存在这种顶级力量的门派和家族,才可以在玄学界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占有一席之地。否则,没有了震摄力,一定会被其他家族或门派慢慢蚕食,最后完全变成别人的附庸。

    因此,这样的风险,伊腾魁浩根本不敢承担。所以,他否决了请老祖出关的想法。

    “老祖不能冒险,那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行之策?”

    伊腾魁浩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陡地,他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布满血丝的眼眸里,刹那间闪起了一抹厉芒:“哼,那些家伙要看我们伊腾家族的笑话,老夫岂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们?”

    伊腾魁浩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与张横的结怨,完全就是因为在当日玉龙山矿洞中,被张横重创。

    而问题归根结底,却是为了乙贺流。他当时就是受乙贺流的指使,才会潜入华夏,寻找九阴神殿。

    这次以王馨兰为人质,引张横过来,伊腾魁浩本想报复张横。只是,之后发生的一切,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以至于事情到了现在不可收拾的地步。

    而这一切,乙贺流的人自然也都看到了。可是,直到现在,乙贺流方面仍保持着沉默,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伊腾魁浩当然知道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他伊腾魁浩死要面子,并没有向乙贺流发出过求助。

    另一方面,乙贺流看似一个整体,但门中派系林立,谁都有谁的小算盘。在没有利益的情况下,可没什么人愿意出手来参与伊腾家族的事。

    这就是乙贺流一直保持失语的状态。

    但是,现在情况已不容伊腾魁浩再犹豫,他必须把乙贺流给拉下水。貌似当日为九阴神殿的事,他做为乙贺流的一名长老,都受到了严厉的惩罚。

    现在,该是门派为自己撑腰挡祸的时候了。

    心中想着,伊腾魁浩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狠色:“姓张的,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力,是不是还能抗衡我们倭岛整个乙贺流?”

    “什么?伊腾家族那边又发来了信涵?”

    老千门的一个秘密基地中,此时此刻,张横与一众人围坐在一起,正在商量着下一步如何对付伊腾家族。

    众人的意见这次有了很大的分岐,巫王彩云飞以及血梦泪等比较激进。以为经过这几次打击,伊腾家族已然没有了多少的力量。应该乘胜追击,直接攻打伊腾家族的老巢秘境。

    只是,他们的这个建义却得到了操家家主以及青云道长等人的反对,他们比较保守,认为还是采取先前的战略,慢慢蚕食伊腾家族各个产业,直到他们无法承受,主动再次前来谈判为止。

    双方为此产生了激烈的争论,彼此谁也不服谁。

    就在大家争论不休的时候,曾海洋却是传来了消息,说是伊腾家族那边再次发来了信涵。

    这顿时让所有人不禁一震,目光刷地一下全望向了曾海洋递上来的信涵。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