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8章 永生秘地
    “二月二,龙抬头,富士山,火山口,携馨兰,静等候!”

    信涵是一封精至的信笺,用的是上好的桃花纸,上面写着文诌诌的字眼。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伊腾老鬼终于要摊牌了吗?”

    从信涵的内容来看,那就是约定了二月二这一天,上富士山救兰儿。而且,这一封信似乎与张横最初在苏省的时候,收到的那条短信类似。

    可是,经历了这几回与伊腾家族的明争暗斗,对方竟然最后仍是回到了原点,又提出了二月二让自己前去救兰儿的条件,这却是让张横有些疑惑,一时弄不明白伊腾魁浩这算是在玩什么?

    “尊主,这封信仍是对方放在昭日大酒店的前台。”

    曾海洋又介绍起了得到这封信的经过:“他们显然仍是不死心,想通过这封信涵,追查我们隐藏的所在。但是,他们还是失望了,我们的人最终还是把追踪者弄得晕头转向,甩掉了尾巴。”

    “不过,这次参与追查的人,似乎不同。”

    曾海洋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凝重:“据我们的人暗地里观察,追查的人中,多出了许多陌生面孔,而且还有几名达到了三品的高手。从各种现象来看,他们并不是属于伊腾家族,而是来自乙贺流总部的执法队。”

    “乙贺流的执法队?”

    张横的眉毛猛地挑起:“曾首席的意思是?”

    “尊主,在下怀疑,伊腾老鬼可能已把此事捅到了乙贺流。”

    曾海洋脸色凛然无比:“所以,我们这次要对付的,极有可能就是整个乙贺流。”

    “整个乙贺流?”

    这回,四周所有人都无法淡定了。

    在场的这些人,都是各大门派或家族的主事者,对于倭岛的乙贺流都有所了解。

    乙贺流乃是倭岛传承最久的两大玄门之一,甚至其传承可以追溯到元古时期,这绝对是一个庞然大物。

    纵然在场的众人对己方的实力充满了信心,但如果要面对整个乙贺流,却谁也不敢说凭现在的这些人马,就可以与它硬抗。除非是众人把留在华夏的全部家底都拉过来,才有可能与整个乙贺流硬抗。

    一时间,厅堂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气氛也猛然变得无比的压抑起来。

    乙贺流与伊腾家族,那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伊腾家族只不过是乙贺流中的一个派系。

    那么,现在伊腾老鬼拉整个乙贺流下水,大家确实是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曾首席,二月二,龙抬头,在倭岛有什么特殊的含意吗?”

    张横微微沉吟,却是转了个话题。

    他不愿这种沉闷的气氛持续下去。而且,他确实对于信涵中一再提到的二月二龙抬头很是好奇。

    要知道,二月二,龙抬头,这本是华夏国乡间的一个习俗。在古时,二月初二这一天,被称为中和节,意思是说,二月二是天上主掌雨水的龙王抬头之日。

    这也意味着,经历了冬眠,万物苏醒,春天就要来了。

    只是,对于倭岛的这个二月二,龙抬头,他确实不明白其中是否还包含了其他的含意?

    “还有,富士山我知道这是倭岛最高的山峰,也是倭岛世界闻名的一处旅游胜地。”

    张横的眼眸里闪烁着异彩:“只是,乙贺流或是伊腾家族,他们为什么要选这个地方?难道对于他们来说,那个地方也有着什么不同寻常的意义在?”

    “尊主,您的问题确实是问到点子上了。”

    曾海洋神情一肃:“二月二,龙抬头,这本是倭岛沿袭华夏的风俗硬搬过来的一个日子。原先的意思也是与华夏乡间流传的差不多。”

    “不过,对于乙贺流来说,这个日子却还有其他特别的含意。”

    曾海洋继续道:“大家都知道,乙贺流最神秘的地方,就是他们的阴阳师,能祭祀阴神。”

    见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自己身上,显然众人也被引起了兴趣。曾海洋清了清嗓子:“据我们的调查,乙贺流的阴神,就来自富士山。”

    “哦,竟然来自富士山?”

    这回,场中众人更加的惊奇了。

    对于富士山,大家不但知道,而且在场的人几乎全部都去游玩过。

    不过,以他们的见识,还真没发现富士山有什么特别之处。

    即使是坐落在顶峰上的圣庙……久须志神社、浅间神社,在他们看来,也无非是世俗的一处庙宇,并没觉察出那里有玄门秘境的存在。

    所以,此刻曾海洋说,乙贺流的阴神来自富士山,众人确实是无比的惊讶。

    “诸位去的地方是那些向普通游客开放的所在。”

    曾海洋自然看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立刻道:“但是,乙贺流祭祀阴神的地方,却并不是在人们所熟知的富士山。而是在它的北路,被称为永生。”

    “永生是来自倭岛少数民族阿伊努族的语言,意思是:火之山或火神。”

    曾海洋为众人介绍起了具体的情况:“传说中富士山有一位女神,名为木花开耶,乃是元古就存在的强大神灵。后来,乙贺流的开派老祖,在机缘巧合之下,感应到了这位元古女神残留的某个意念。从此,他便获得了某个阴神的辅助。”

    “从那以后,永生之地,就成为了乙贺流的圣地,每年的二月初二,所有乙贺流的高级执事和长老,都会汇集永生圣地,祭祀那位元古女神。”

    曾海洋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当然,每年的这个时候,乙贺流中各系挑选出来的姿质优异的入门弟子,也会随同一起到圣地,在那里进行祭祀。如果能得到元古女神的赐福,就可以与某个具有特殊能力的阴神溶合,从此就成为这个人的从小祭祀的本命阴神。”

    “原来是这样!”

    屋里的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惊疑的神色。

    他们还真没想到,倭岛乙贺流神秘的阴神,竟然来自富士山一处叫永生的圣地。

    “所以,他们信涵中约定的富士山,并不是我们熟知的那片地方,而是指乙贺流的圣地永生之地。”

    曾海洋最后道:“这段时间来我们就已发现,乙贺流有大量的弟子,赶往了永生之地。现在,那里已是众多高手聚集的所在。”

    曾海洋说到这里,目光望向了张横,他没有再说什么,说了这么多,其实永生之地的情况已然非常的明确。那无疑就是一处龙潭虎穴。不是吗?以永生之地能让乙贺流的阴阳师溶合阴神的圣地之重要性,就算是平时也必然是戒备森严。更不要说一年一次祭祀的重要之日。

    从这个角度来说,张横他们这次要前去营救王馨兰,确实是有难度了。

    “嗯!”

    张横点了点头,神情凛然无比。

    接到乙贺流的信涵,明白了王馨兰将会在二月初二出现在那儿,张横心中早已有了决定,那就是不惜一切,也要前去营救。

    问题在于:该怎么样营救?

    此时此刻,张横的心念电转,考虑着各种方案。

    今天已是一月底的最后一天,这也就是说,相距二月二,只有两天的时间。留给张横他们准备的时候并不多。他需要对曾海洋所说的那片永生圣地,得到更多第一手的资料,这样才能做出相应的对策。

    心中想着,张横问道:“曾首席,不知你手头上可有永生圣地的地形地理以及各方面的资料?”

    “唉!”

    曾海洋脸上现出了苦涩:“永生圣地,对于乙贺流之外的人来说,那是一个神秘的所在。那里终年被雾气所笼罩,根本无法从外围窥探到它里面的真实情况。再加上乙贺流对那里严格的戒备,很少有人能进得去。”

    “不过,我们老千门曾化费了好多年的时间,精心安排了一个伏底,终于在十多年前的祭祀之日,被当年乙贺流某一系的家族,选为精英弟子培养,带入了他们的圣地,接受女神的赐福,祭祀阴神。”

    曾海洋说出了一段秘密:“就在那一次,我们的人总算进入了那里,看到了那里的情形。”

    “哦!”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有些急切地道:“那么,探察到了什么?”

    “唉!”

    曾海洋又叹了口气,很是无奈地道:“本来,我们以为这一次应该会有所收获。但是,最后却还是失败了。因为,那人在祭祀阴神的时候,被看破了身份。最终死在了永生之地,没有出来。”

    “之后,乙贺流对挑选进入圣地的弟子筛查更加的严格,我们再也没有机会能混进去。所以,直到现在为止,对于外界来说,永生之地仍是个谜。”

    “竟然是这样!”

    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厅堂里的所有人,也一个个神情中现出了焦虑之色。

    天下消息最灵通的老千门,对乙贺流的永生圣地,都是一无所知。那么,这天下还有谁能对那里有所了解呢?

    一时间,气氛再次变得凝重起来,空气里都象是渗入了铅粉,沉甸甸地让人透不过气。

    “对了!”

    突然,曾海洋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禁眼眸一亮:“尊主,要知道永生之地,也许只有一个办法才可以。”

    “什么办法?”

    刷,所有人的目光全聚集到了曾海洋脸上,人人迫切,个个惊疑。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