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0章 兰儿我来了
    富士山!

    倭岛最高的山峰,也是世界闻名的旅游胜地。终年白雪皑皑,从空中望去,就象是一座倒立的扇形,景色确实是怡人。

    张横遥立在山顶,眼眸望向了北方,神情无比的凛冽。

    今天就是二月初二,也是乙贺流信涵中最后的日期。张横在得到永生之地卫星地图后,与一众朋友经过了一天的商量,最终制订了营救王馨兰的计划。

    祭祀之日,乙贺流在永生之地的实力,无比的恐怖,要想攻打那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张横营救王馨兰,那是势在必行。所以,最终大家拟定了一个方案,那就是外围硬攻,内围突破。

    此时此刻,张横的一众朋友,已开始向北路的永生之地潜行,所有人分成了四个方向,东南西北,从永生之地的前后峰,向山上摸去。

    巫王彩云飞带领着九黎古族的一众人员,负责正面山峰的强攻。他们的人数也是这次攻击队伍中最多的,足足有四五十人。

    而且,除了巫王寨的一众玄门之人外,队伍中更有张续等张横的保镖,一个个全副武装,甚至还配备了火箭筒等大威力的现代化武器。

    张续他们这次过来时,是假扮成了一个拍摄组,当时队伍里就带了大箱小箱的无数道具。

    也不知他们是通过了什么渠道,这些道具箱里,除了一些电视电影拍摄常用的服装和道具外,里面更是藏了大量的枪支弹药等武器。现在可是派上了大用场。

    血梦泪带着血家一众弟子,负责彩云飞左边的攻击,双方相互呼应,成一个犄角之势,以免被乙贺流的人给包抄了后路。

    同样,在后峰的地方,曾海洋亲自领队,带领一众老千门精英,负责主攻后峰北方的方向。操家,青云子以及欧阳家族派来的人手,在其右方协助。

    四支队伍中,都配备了狙击手,机枪以及火箭筒等远程攻击武器。

    至于柳犁月,金亮等人,却是做为接应的队伍,在前后峰潜伏巡查。一方面是预防乙贺流的暗桩,另一方面更是在其他队伍出现危险的时候,可以及时补充战力,脱离战场。

    对于这一战,大家心中都明白,所有人只是张横的辅助,做出强攻永生之地的姿态,无非是牵制乙贺流方面的力量,给张横营救王馨兰制造机会。

    真正进入永生之地内围,与乙贺流一众高手正面交锋的,却只有张横一人。

    这是张横在细细研究了卫星图后,做出的决定。虽然一时遭到众人的反对,但张横最后还是强行通过了这个方案。

    每个人心中都明白,张横此去,九死一生。但是,所有人却都知道,谁也无法阻止张横。

    只要从张横接到王馨兰被劫持后,孤身敢前来倭岛,就能看出他的决心。

    所以,现在的每一个人,心中都是有一种悲怆的感觉。前来为张横助拳之人,都曾受过张横的恩惠,其中九黎巫族和血家,更是把张横认为了主人。

    如果此次张横真的殒落于此,他们确实也是无脸再回江东。因此,所有人的心中,也都已有了豁出去,要与乙贺流一众倭鬼拼命的想法。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

    莫名地,张横的脑海中就出现了这样的诗句,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悲壮。

    这次营救王馨兰,张横也自知是入龙潭虎穴,生还的机会并不多。

    但是,王馨兰是自己的女人,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张横也绝不会放弃。这是他做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此刻,望着北路那边,张横的脸上现出了绝决之色:“兰儿,等着,我来救你了。”

    二月二,龙抬头,天上的龙王似乎是真的苏醒了过来。原本已晴了好一段时间的天空,却下起了蒙蒙的细雨,让天色变得一片迷茫。

    放眼望去,北路永生所在的地方,完全笼罩在了一片雨雾中,似乎那里只是一片灰色的云,根本看不到有什么山峰。

    张横的目光落在了手腕上,那里有一只航空表。这是如今最高科技的设备,可以接收卫星的信号。上面正不断地播放着卫星传来的时时画面。

    常年笼罩永生之地的云雾虽然散去,但天空下起的细雨,却再次给它蒙上了一层雨雾,即使是在卫星的遥感下,所呈现的画面也显得有些朦胧。

    不过,从那些画面的影像中,还是依稀可以看到现在永生之地的情形。

    那座宏伟的神庙中,如今灯火鼎盛,无数的乙贺流弟子,正在虔诚的膜拜。

    从人群中看去,可以看到有许多小孩子的身影。那是乙贺流各系选拔出来,接受元古女神赐福,溶合相应阴神的精英弟子。

    现在,乙贺流正在进行隆重的祭祀仪式。

    再向前望去,此时的那座火山口,已用巨大的木料,搭起了一座三层的塔状建筑。似乎是要在火山口进行某种祭奠。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

    在那座木料搭起的塔状建筑下,张横看到了一直以来魂牵梦绕的一个熟悉身影。那不是王馨兰又会是谁?

    今天的王馨兰,被换上了一身倭岛人的民族服装,穿的是绣满樱花图案的和服。

    她就这么盘膝坐在一张软榻上,四名黑衣人抬着软榻,静静地站在塔状建筑物下面。

    因为卫星受天气影响,所拍摄的图片并不怎么清晰,张横只能依稀地看到王馨兰的面目,却无法看出她现在是怎么了。但从她双目紧闭,安静地坐在软榻上的情况来看,她应该是被乙贺流的人施加了某种禁制。

    “是兰儿,真的是兰儿!”

    张横的身形轰然剧震,神情也刹那变得激动无比。

    虽然卫星图片,无法从中感受软榻上女子的气息。但是,张横却对兰儿的神韵实在是太熟悉了。看她安然静坐的模样,张横已然敢确定,这个坐在软榻上的女子,就是王馨兰。

    “难道乙贺流那些家伙,等会准备拿兰儿祭奠吗?”

    细细地观察着那座塔状建筑,张横的心里咯噔一下,一个不祥的念头,陡然浮起在心底。这让他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不过,他还是强自压抑住了心头的怒火,王馨兰果然在乙贺流的永生之地,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个让他值得振奋的消息。

    当下,张横深深地吸了口气,目光一眨不眨地瞪在了手腕的航空表上,静待那边的事态发展。

    要营救兰儿,在如此多高手的永生之地,张横也许只有一次机会。否则,要是被乙贺流的一众人围住,别说是营救,只怕连靠近兰儿的可能都没有。

    所以,张横必须耐心地等待最合适的时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永生之地的那座宏伟神庙中,祭祀元古女[神,溶合阴神的仪式仍在进行。

    只是,因为卫星无法拍摄到神庙内的情形,张横也就只能看着外面那些人的举动,并密切观注着兰儿的状况。

    终于,当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神庙里的祭祀仪式似乎已然到了尾声,原先被带进去的一众小孩子,在各系长老的带领下,鱼贯走了出来。

    从那些小孩子以及带队长老的神情,可以看出,这次祭祀元古女神,溶合阴神的仪式,是几家欢喜几家悲。脸上现出兴奋之色的,想来必是得到了女神赐福,溶合了阴神。

    至于那些垂头丧气的人,自然就是一无所获了。

    “开始了,他们终于要开始了!”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神情也变得莫名的紧张起来。

    此时此刻,人群围向了那座塔状的建筑,四周也燃起了火篝,熊熊的火焰,把原本显得有些昏暗的四周,照得一片雪亮,卫星传来的拍摄图片,也更显得清晰起来。

    一个头上戴着奇异高冠,穿着倭岛传统和服的老者,率着一众人,虔诚地跪到了塔状建筑前,对着塔下的火山口,膜拜起来。

    “江畔野渡,乙贺流的现任门主!”

    张横的眼眸暴缩,死死地瞪住了影像中的那个高冠老者。

    从曾海洋所提供的消息中,张横一眼就认出了老者的身份。

    乙贺流创派已有无数年,派中的门主,自然也传了无数代。不过,最近的两百多年,门主之位却是一直由江畔家族所传承。到了现在,江畔家族已主掌乙贺流有七代之久。

    如今的门主江畔野渡,正是江畔家族的现任家主。当日被张横在九阴神殿中所杀的江畔篱秋,以及后来在台岛与张横为敌的江畔篱红,都是江畔家族中的重要人物。

    因此,说起来张横与江畔家族,也是仇深似海。这次伊腾魁浩能把整个乙贺流拉下水,其中也不乏这个原因。

    此刻,见到江畔野渡在主持某个祭祀仪式,张横的心不禁一阵抽紧。按曾海洋所说,江畔野渡是位已跨入四品的强者,有他在场,这次营救的把握似乎变得更加的缈茫了。

    正沉吟着,这个时候,永生之地的塔状建筑下,又有了变化。只见,那四名抬着王馨兰的黑衣人,举步向塔状建筑上走去。

    不一会儿,四人便把软榻抬到了塔顶,放在了上面的一个平台上。

    与此同时,塔下的江畔野渡,象是跳大绳一样,在地上手舞足蹈地动作起来,旁边的一众乙贺流的高层,一个个伏身跪拜在地上,人人神情虔诚。

    “开始了!”

    张横喃喃地念道了一句,神情陡地一凛:“兰儿,我来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