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1章 祭品
    轰!

    张横的背上,陡然爆起了两团火光,整个人却象是飞鸟一样,猛然冲向了上空。

    这一暮情形确实是有些惊世骇俗。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以为是出现了超人。

    幸好,此刻天色已晚,加上今天天气不好,富士山的顶峰根本没有游客。所以也就没有什么人看到张横此刻的表现。

    张横之所以能突然腾空而去,自然是有原因的。因为,在他的背后,背着两个助推器。这是一套宇航员使用的高科技单人飞行器。

    相信人们一定看到过,华夏的神洲系列飞船,发射到它所在的轨道后。宇航员为了做一些实验,会穿着宇航服,进行出舱活动。

    那时,宇航员身上所配带的,就是单人飞行器。它是由两组推进器组成,能帮助宇航员在空中得到动力,从而改变方向,在太空中飞行。

    张横此刻所用的,就是宇航员配置的单人飞行器。

    本来,要用单人飞行器在高空飞行,那是必须穿上类似宇航服一样的服装,以抵挡高空中的寒流。

    不过,张横身上有魑魅铠甲,再加上本身修为强悍,所以根本不用穿那种笨重的服装。

    他这次前去,可是与人掐架的,要是穿了那种笨拙如同机器人一样的宇航服,只怕过去就是被人当木偶了。

    为了这次营救王馨兰,张横确实是绞尽了脑汁,也是竭尽了所能,甚至连宇航员所用的单人飞行器也用上了。

    嗡嗡嗡!

    空间振荡,雨雾鼎沸,背上的两具推进器,把张横整个人推向了高空。

    他的眼眸死死地瞪着北路那边,神情凛然一片,心中却是默默地数着数字:“一,二,三……”

    按事先推演的结果,以单人飞行器的速度,从富士山的顶峰冲往北路永生之地,大概需要四十五秒。

    因为永生之地被雨雾所笼罩,而单人飞行器上根本没有可显示坐标和方位的仪器。所以,一切全得靠飞行者自己的判断。

    张横就是默数着数字,在计算着自己靠近永生之地的距离。

    “四十,四十一,四十二……”

    终于,当张横默数到四十五的时候,眼前陡然一暗,单人飞行器已带着他冲入了一片雨雾形成的屏障中。

    “到了,就在这里!”

    张横心中一喜,立刻关闭了背上的推进器。

    刹那,火光一阵明灭,两个推进器顿时熄了火,张横的身形也猛地一滞,在空中缓缓地滑翔起来。

    眼前一片灰蒙蒙,纵然是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仍是看不清四周的情形。

    张横竭力稳住身形,让自己一直保持着原先的姿态,以便借助推进器最后的推力,可以让自己在空中继续向前。

    富士山最高峰有三千七百多米,永生之地的永生峰,更是在四千米以上。在如此的高空,张横也是第一次经历,凛冽的寒风,刮得他全身皮肤生痛,就算有魑魅铠甲的保护,仍是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彻骨的冰寒。

    但是,心中要营救兰儿的那份绝决,却让他全身的热血都在沸腾。身体所承受的那点痛苦,已完全被他无视了。

    “总攻开始!”

    就在张横冲入雨雾的刹那,在北路永生峰下,前山的巫王彩云飞,血梦泪以及后山的曾海洋等人,也立刻收到了张横已发动的消息。

    顿时,众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怒吼,开始了攻击永生之地的冲锋。

    轰隆隆!

    张续肩头上扛着一架火箭筒,他早已瞄准了前面山岗上的一个目标。

    在那里,有四名乙贺流的低级弟子,正手拿武器,在临时搭起的一个岗棚内朝着四处张望。

    正是时,一道火光轰然炸响,张续发出的火箭弹,携着炽烈的焰尾,已轰隆隆地射了过来。

    “啊!”

    四名乙贺流的低级弟子,立刻听到了这恐怖的声响。当他们回过头来,看到火箭弹那可怕的焰芒,顿时骇然惊魂。

    然而,这四人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他们所在的岗哨,已然被火箭弹给击中,刹那腾起滚滚的火焰,岗棚也一下子被炸到了天空。岗棚里的四人,顿时灰飞烟灭,成了真正的炮灰。

    总攻的第一炮由张续打响。

    轰轰轰!

    哒哒哒!

    嗖嗖嗖!

    杀!

    火箭筒的爆破声,机关枪的嘶吼声,钢弩的撕裂空气声,夹杂着人们的怒喝喊杀声,刹那响成一片。

    顿时,永生峰的前后山脚下,惨号迭起,悲呼连天,一众乙贺流的守护弟子,一时间被打得抱头鼠窜,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这些人员,都是乙贺流中的低级弟子,这才会被派驻在山脚守护。他们虽然也得到了通知,明白今天可能会有人闯山。

    但是,这些人仍是做梦都想不到,对方的攻势是如此的凶猛,来犯的敌人是如此的众多。在局部的范围内,他们完全是处于劣势,是被张横这边的人压着打。

    再加上这些低级弟子修为不高,根本不是巫王彩云飞以及血梦泪和曾海洋等一众强者的对手。

    所以,战斗一开始,这些人完全就如同是摧枯拉朽,被张横这边的人打得屁滚尿流,伤亡无比的惨重。

    “敌袭,敌袭,八格!”

    凄厉的叫喊声响彻,无数乙贺流的弟子,鬼哭狼嚎地向山上撤去,彩云飞和曾海洋他们的攻势,一时势如破竹。

    怦!

    在雨雾里滑翔的张横,陡然身形剧震,仿佛是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这让张横心头咯噔一下。

    他那里还会犹豫,奋力一拳就向前击去。

    顿时,眼前的雨雾一阵翻滚,轰然振荡起来。下一刻,他的身形也猛地穿过了这层雾障。

    眼前,豁然开郎,出现了卫星图片中呈现的永生之地的面貌。

    “终于到了,原来,这层看起来象雨幕的雾气,是这里存在的屏障。”

    张横恍然,目光连忙望向了下面。

    环形的山体,宏伟的神庙,还有那座原木搭建的塔状祭台,所有的景物刹那映入眼帘,与卫星图像中出现的几乎一模一样。

    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心中的惊喜已是无以复加。他终于来到了永生之地的上空。

    不过,此刻他也无遐顾及别的,眼眸一凝,细细地搜索起了塔状祭台上的王馨兰。

    幸好,此刻王馨兰依然盘膝坐在软榻上,被安置在塔状祭台最高处的平台,一动不动。看起来就象是一座雕像。

    “兰儿,果真是兰儿,这回绝对不会错了。”

    来到永生之地的上空,真切地看到王馨兰本人,张横的心中一阵难以喻意的激动。现在,他可以完全确定,被安放在塔状祭台上的就是兰儿本人。

    正心中莫名,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了轰轰的爆炸声,隐隐的还有一阵阵的喊杀。张横心头一震,他立刻回过神来,明白这是山下巫王彩云飞以及曾海洋等一众人,已配合自己的行动,发动了总攻。

    只不过,因为他此刻身在高空,而且离地面还有数百米的距离,再加上永生之地的永生峰本身就有四千多米高。

    因此,从他所在的位置,根本无法看到山下的情形,只能偶尔看到山底闪起的阵阵火光,显然下面酣战正烈。

    张横心中一阵感动,他自然清楚,为了配合自己的这次救人行动,自己的那些朋友,也都是豁出了命去。

    可以说,现在情形无比的紧急,每过一分一秒,自己的朋友都可能会有人牺牲。

    一念及此,张横全身的热血更加的沸腾了。他陡然身形一展,做出了一个奇异的动作。

    顿时,他的身形如同是一条蜈蚣一样,诡异地曲扭震颤起来,而原本因推进器动力消失,余势已歇,开始坠落的身体,也以一种怪异的姿式,再次滑翔在了空中。

    百毒之虫的蜈蚣中,有一种特别的种类,身侧生有肉翼,虽然不能真正的飞行,但可以在空中进行短距离的滑翔,这种蜈蚣被称为飞天蜈蚣,是上古遗留的异种。

    天巫传承的五圣戏里,蜈蚣戏中就结合了飞天蜈蚣的一些特性。此刻,张横施展了飞天蜈蚣的滑翔式,就这么缓缓地滑行在空中。

    目光四望,下面的情形全部收入了眼底。

    此刻,从张横所在的位置看下面的事物,完全是一种鸟视的视野,图像非常的怪异。

    但张横很快就适应了过来,目光不禁微微一凝。

    塔状祭台下面,江畔野渡带领着一众乙贺流的高层,仍在进行着某种祭奠仪式。由于他们实在是太虔诚,一个个趴伏在地上,根本没有人敢抬头。所以,对于空中出现的张横,还真没有人发现。

    只是,望着江畔野渡那近乎痴狂的神情,再看看被放置在塔状祭台上安然而坐的王馨兰。张横的心头却是猛然浮起了一个疑团。

    照说,兰儿只是个普通人,但是,从现在的情形来看,她似乎是被选为了乙贺流在祭奠这处火山口的祭品。

    那么,问题来了,以如此隆重的祭奠仪式,兰儿一个普通人,怎么会被他们选为祭品呢?

    据曾海洋对乙贺流各系家族的了解,貌似就算是象伊腾家族这样的支流,他们每逢盛大之日的祭祀,如果需要用活人来祭祀,也会选用玄门修者。而且是修为越高,越能显示祭祀的隆重。

    用活人祭祀,这是沿用乙贺流古时的祭祀传统。直到如今,乙贺流在重大的祭祀中,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可是,兰儿一个普通人,怎么就会被选为二月二这样盛大的祭祀祭品呢?

    这其中难道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者是说,兰儿身上,还有自己所不知的隐情?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