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2章 从天而降
    王馨兰竟然被选为乙贺流祭祀的祭品,这让张横又惊又疑。不过,此刻却也不是纠结这问题的时候,张横甩了甩头,把心中的疑问,暂时搁在了脑后。

    身形一展,张横向着塔状祭台的高处滑翔而去。

    在原本的计划里,因为张横得到国家机器的相助。不但调动了国家的三颗卫星,可以直接观察到乙贺流圣地永生之境的秘密。而且,更是从国家宇航局拿到了只有宇航员才可以使用的单人飞行器。

    这可是如今世界最先进的单兵飞行器,属于国家战略物资,有了这套飞行器,原先不可能的事,也成为了可能。

    以国家宇航局提供的这套单人飞行器,其他飞机或飞行器所不能穿越的地方,它却应该可以。

    要知道,太空的环境,绝对比在任何地方都恐怖。这套单人飞行器,能让宇航员在太空飞行。想来,进入永生之地的空中,也应该不会成问题。

    只不过,这套单人飞行器的推进器,所储备的能量并不多,如果在太空飞行,可以维持宇航员两个小时左右。但在空气里飞行,因受空气的阻碍,消耗会更大,可以推进的距离却大约只有千米。

    这正是刚才张横一进入雨雾屏障后,立刻就关闭了推进器的原因。他可没忘了,这次的目的,是为了营救王馨兰。

    一旦自己侥幸把兰儿救出来,还必须得靠背上的推进器升空,并把兰儿和自己送出永生之地。

    到时,单人飞行器多了兰儿一个人的份量,负荷会太大。张横可不敢丝毫浪费它的能量。

    此刻,身在空中,下面虽然有众多的乙贺流强者。但他们的注意力完全在祭祀上,根本没发现自己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

    这也就是说,现在是一个绝好的时机。只要自己悄悄从天而降,背起兰儿,立刻利用单人飞行器升空。

    到时,就算江畔野渡他们发现,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

    心中想着,张横不由兴奋起来,身形保持着那种古怪的姿式,继续向下降落。

    二百米,一百九十米,一百八十米!

    张横如同是一只诡异的飞天蜈蚣,身形曲扭摆舞着,以一种奇异的颤动保持着平稳下降。

    眼看下面的塔状祭台在眼瞳中越来越大,所有的景物也越来越清晰,甚至王馨兰的面容,也已是纤毫毕现。

    “兰儿,等我,我马上就可以带你离开了!”

    张横的心情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心中喃喃地呼唤着王馨兰的名字,神情凛然无比。

    一百五十米!

    然而,就在张横的身形降落,离地面只有一百五十米距离的时候。突然,身周的空气一阵振荡,四周陡地吹来了一股灼热的急风。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心中一惊,正想调整被急风吹动的身形。

    但是,还没等他做出任何一个动作,空间轰然一震,一股极度灼热,极度恐怖的气息,陡地卷袭而来。

    轰!

    仿佛是突然掉入了火坑里,张横的头发,眉毛刹那燃烧起来,一股焦糊的味道,也瞬息间传入了张横的鼻际。

    “不好,这里仍有屏障存在,而且,这是个可怕的火焰屏障。”

    张横心头大凛,脸色刹那变得难看之极。

    此时此刻,空间确实是与先前完全不同了。举目望去,只见空气中似乎蒸腾着熊熊的烈焰,一**的热浪,如同是汹涌的潮水,从四面八方向这边涌来。

    张横的头发和眉毛,就是在措不及防之下,被这股突然产生的热浪给烧焦了。

    不仅如此,背上背着的两架单人飞行器的推进器,也猛地传来了一种炙烤的感觉。

    “这是什么火焰,竟然能让推进器都发热?”

    张横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心中骇然无比。

    单人飞行器的推进器,那是用于太空的高科技产品,代表的是如今人类最高的科技水平。能承受太空中极端环境,以及各种恐怖射线的直接照射。

    张横做梦都想不到,如此变态的高科技产品,竟然在这片永生之地的上空,遭受到了无名焰火的侵蚀,出现了几乎无法承受的现象。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心中震骇?

    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当日曾海洋会说,曾经有无数对乙贺流圣地感兴趣的门派或家族,利用二月二这个特殊之日前后三天,云雾消失之际,派出各种飞行器,想从空中窥探。

    但是,这些行动,最终无一奏效。据说所有的飞行器,在接近永生之地空中之时,就会被焚毁。

    本以为,宇航员所用的单人飞行器,应该可以承受永生之地空中的危险。可是,从现在的情形来看,似乎这个想法有些天真。

    做为乙贺流最神秘的所在,他们布置在上空的这些可怕的火焰,绝对不是世俗中所谓的高科技可以抗衡。这也怪不得曾经那些窥探的飞行器,都会坠毁了。

    心中想着,背部传来的灼热更甚,张横都已感觉到,两架推行器的外壳,似乎已被烧得通红,几欲熔化。

    如果自己身上不是有魑魅铠甲保护,只怕现在这具身体也要被直接焚成灰灰了。

    张横大惊,那里还敢再有迟疑,心念一动,头顶陡地亮起了一团焰芒,火狐内丹赫然现形,已是在身周形成了一道火圈。

    嗤嗤嗤!

    异响大作,汹涌而来的焰芒,如潮水般澎湃,冲击向了张横。

    不过,火狐内丹也是光芒大耀,拼命地吸收起了这冲击的火焰。

    火狐内丹虽然只是三品的层次。但是,经历了当日在澳岛赵家祖坟阴阳之气的锤炼,张横发现,它竟然具有了吞噬各种阳火的能力。

    除了十大异火中绝冥幽火这样的绝阴属性的火外,一般的火,都可以被它所吞噬。

    挡住了熊熊冲击而来的烈焰,张横总算松了口气。然而,下一刻,他的脸色再次骤变:“不好,这道火焰屏障没那么简单,它是一个复杂的上古风水奇阵。”

    张横猛然警觉,发现了不对劲。

    此时此刻,放眼空中都是汹汹的焰芒,随着烈焰的汹涌,张横的身形就如同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波逐流,上下浮沉,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就算是张横竭力施展飞天蜈蚣的滑翔式,身体仍然象是一片叶子一样,在空中时尔打转,时尔抛舞,完全不能随着自己的心意,向下面塔状祭台的平台降去。

    张横心中大凛,也立刻反应过来,眼前空中的这片焰海,绝对不是火焰那么简单,它完全是一个可怕的风水阵。

    这也就是说,如果无法破解这个风水阵,自己根本降不到下面,更不要说去营救兰儿了。

    “敌袭,敌袭!八格……”

    山下,战况更见猛烈。

    最下面的底层弟子,如同狂风扫落叶一样,被巫王彩云飞以及曾海洋所带领的一众精英,打得七零八落。他们迅速向山上推进。

    但是,越是往上,守护在那里的乙贺流弟子,修为也越强大。而且,乙贺流方面,建筑在上方的工事里,也配备了大量的现代化武器。

    顿时,炮声,枪声大作,巫王彩云飞和曾海洋他们带领的队伍,受到了强力的阻击。

    许多冲在前面的弟子,遭到对方的反击,顿时一个个摔落下来。张横这边,第一次出现了伤亡。

    “阿其玛啦嘎!”

    望着自己的族人倒在血泊中,巫王彩云飞忍不住用九黎土语骂了一句,俏脸也是难看无比。

    虽然明知此次强攻,伤亡在所难免。但是,亲眼看到自己精心培养的弟子,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倒下,还是让她心中很难受。

    “去死!”

    巫王采云飞是动了真怒,陡然全身光芒暴逸,手中的昊天神镜也刹那悬浮到了头顶。

    轰!

    一柱如同是极光的光焰,拖拽着耀眼的焰尾,猛地从昊天神境中暴射而出,射向了前面的一处凋堡样的建筑物。

    在那里,有十多名乙贺流的人员,正顽固地坚守,有四五人用的是现代化的热武器。而另有十人,更是组成了一个奇异的阵势,发出一**的术法攻击,给前冲的巫王寨弟子,造成了很大的危害。

    轰隆隆!

    极光闪过,那座凋堡样的工事,转眼间便化为了一片废墟,里面的所有人也瞬间便被蒸发成了飞灰。

    “兄弟姐妹们,新巫王就在上面,我们攻打得越凶,他那边就越安全!”

    彩云飞的俏脸上,闪过了一阵红晕,刚才的那一记昊天神镜,也让她消耗了不少的真元。

    不过,她此刻完全顾不上这些,厉声向四周高喝道:“杀!”

    “杀!”

    所有的巫王寨弟子,顿时高呼怒喝,奋不顾身地朝前扑去。

    为了他们的新巫神,这些人确实是不惜生死。在他们心目中,新巫神就是九黎古族崛起的希望。曾经九黎古族的辉煌,已深深地烙印在了每个人的灵魂里,为了九黎古族的复兴,所有人愿意为之付出性命。

    另一边,血梦泪以及曾海洋和青云子操家家主等人,他们所带领的队伍,也遭到了乙贺流的强势反击,前进的速度不由缓了下来。

    但是,众人心中记挂着在山顶的张横,却是个个奋不顾身,与乙贺流方面浴血奋斗,战况惨烈无比。

    “大长老,不好了,山下敌袭,大量的敌人正往山上冲来。”

    这个时候,下面遭到强力攻击的消息,也已传到了山上。一名身上满是污血的弟子,冲上前来,看到一边正负责现场秩序的江畔篱秋,立刻跪伏在地,向他报告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