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3章 困局
    乙贺流每年的二月初二祭祀,是一个非常隆重的仪式。每到这个时候,只要是派中的重要人物,都会前去参加。

    更何况,今年的祭祀更是非同小可。因为,这是每百年才有一次的大祭祀,不仅会祭祀元古女神,而且还需要对乙贺流所信奉的阴神之祖,进行一次活人大祭。

    江畔篱红做为江畔家族的重要成员,更是乙贺流中的大长老,他自然要参加。并且,为了这次祭祀,他早早地从台岛赶回了倭岛。

    他今天是维持祭祀仪式的大祭司,一直站在一边观看江畔野渡的祭奠活动。自然,当山下传来枪炮声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那边发生了敌袭。

    “嘿嘿,姓张的,你竟然真的敢来硬攻我们永生之地,看来,你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

    江畔篱红的心中不由冷笑。

    这次祭祀的祭品王馨兰,乃是张横的女人,这事江畔篱红心中非常清楚。

    事实上,王馨兰之所以会成为祭品,这还是他从中穿针引的线。

    当时,伊腾魁浩想利用乙贺流的力量,来对付张横,他首先找到的正是江畔篱红。

    当日江畔篱红在台岛,与张横之间的几次明争暗斗,此事伊腾魁浩当然也已了解。

    因此,要想求助乙贺流,让整个乙贺流来对付张横,最好就是利用江畔篱红与张横之间的仇恨了。

    果然,伊腾魁浩一提出自己的要求,江畔篱红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说实话,江畔篱红对张横的仇恨,可丝毫不比伊腾魁浩弱。

    不仅玉龙山矿洞中,他的弟弟江畔篱秋就死在张横手中。而且,在台岛的时候,张横两次与他为难,破坏了他的计划。

    更重要的是,在海底九幽冥宫中,张横让他原本可以得手的诺亚冥舟最终落空,这更是让江畔篱红对张横恨之入骨。

    要知道,诺亚冥舟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上古神物。为此,他在台岛苦心经营多年,为此化费无数的心血布局。

    那知,到了最后,却功亏一篑,完全毁在了张横的手中。让他大半生的心血付之东流。这无疑是让他把张横看作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因此,伊腾魁浩一说,两人是一拍即合,决意要把张横置于死地。

    这次把王馨兰带到永生之地,让她成为祭品,也是一个引诱张横前来的目的之一。

    不过,此刻听到山下传来的激烈枪炮声,江畔篱红还是有些意外。

    在他的想象中,张横就算敢来,也绝对会象老鼠一样,偷偷地溜进来。以乙贺流布置在山上的人手,就算张横变成一只苍蝇,也绝对无法摸到山顶的祭祀现场。

    可以说,张横只要敢来,那完全就是自寻死路,会被乙贺流一众高手,关门打狗。到时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然而,现在对方竟然采取的是强攻,这还真让江畔篱红想不到。只是,就算张横带来的人手最多,也绝对无法扞动乙贺流。

    “嘿嘿,小子,看来你是准备让你的这些人前来送死啊!”

    心中想着,江畔篱红神情更见得意,他轻飘飘地瞄了一眼跪伏在地上前来汇报的弟子,漫不经心地问道:“战况如何?”

    “大长老,战况对我们非常不利。对方竟然有百多人,而且个个修为不弱,又带着现代热武器,攻势非常的凶猛。”

    那名弟子那敢有丝毫隐瞒,连忙道:“山脚下的低级弟子,伤亡非常的惨重,现在,基本上已被他们攻破了最下面的第一道防线,这些人正向山腰的第二道防线发动狂攻。”

    “哦,第一道防线这么快就被破了?”

    江畔篱红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

    虽然已从伊腾魁浩的口中,知道张横带来的人不少。也从伊腾家族遭到的惨败中,推测张横所带的是一众精英,其中不乏高手。

    但是,他们竟然全员出动,猛攻永生之地,甚至这么快就攻到了山腰,突破了第一道防线,还是让江畔篱红心中很震动。

    显然,张横这次是真的豁出去了,是要与他们乙贺流拼命。

    “嗯,老夫知道了,等仪式结束,会派人前去支援。”

    微微沉吟,江畔篱红道:“你下去吧,有什么事,随时报告。”

    “嗨!”

    那名弟子连忙伏身叩了个头,匆匆地奔下了山去。

    “姓张的,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这次你敢上来,那么,就休想再离开。”

    江畔篱红抬起了头来,神情中现出了一抹阴毒。

    陡地,他的身形却是轰然剧震,目光也猛然望向了天际:“怎么回事?怎么上面的离火困仙阵有了反应,难道?”

    无意间的抬头,让江畔篱红猛然发现,天空中此刻出现了状况。

    原本,整片天空笼罩着蒙蒙的雨雾,让天地变得一片灰蒙蒙。但是,此时此刻,天空的雨雾,已然消失,现出了蒸腾的焰芒,似乎是什么东西搅动了这片空间,正汹涌澎湃。

    江畔篱红做为乙贺流的大长老,自然清楚上空有什么,那是乙贺流的创派祖师,自把此处列为圣地后,在当年集派中所有高手,布下的一个上古风水奇阵:离火困仙阵。

    永生之地,原本是一座活火山,地底火脉之力极度的恐怖。

    当年的创派祖师,以大神通封住活火山的地底火脉,引火山之火源,在上空布置离火困仙阵,就是为了保护永生之地这片圣境。

    自离火困仙阵布置以来,这么多年过去了,闯阵之人也不知凡几。不过,能活着离开的,却绝无仅有。这些年,更是很少再有前来送死之人。

    现在,竟然离火困仙阵又有了反应,这确实是让江畔篱红很是惊讶,他的眼眸陡地一凝,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是姓张的那个小子,所使的明修栈道,暗渡陈苍之计?下面让人强攻,自己却偷偷地从上空降落?”

    这个老倭鬼还真是个华夏通,连华夏古代兵法中的三十六计,都无比的精通。立刻想到了其中的可能。

    一念及此,江畔篱红的脸色陡地浮起了一抹阴冷的笑意:“八格,如果真是那姓张的小子,他这是准备自行跳入火坑啊!哈哈哈!”

    江畔篱红心中狂喜,他可不认为,张横能穿过上古奇阵离火困仙阵。

    微微沉吟,江畔篱红的目光望向了前面的塔状祭台。

    这个时候,江畔野渡所带领的一众人,所进行的祭祀祷告已告一段落,所有人一个个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望向了塔状的祭台。

    陡地,众人的神情也是猛然一滞,脸色变得无比的古怪。他们一抬头,自然也是立刻觉察到了上空的异状,发现离火困仙阵有了异常反应。

    “竟然有人闯离火困仙阵?”

    江畔野渡的眉头微微一皱,脸现诧异:“这么多年没人闯阵了,这回又会是谁?”

    “难道是姓张的那个小子吗?”

    人群中,伊腾魁浩也在其中,他今天自然也参加了这次隆重的祭祀。

    此刻,看到空中的异常,他的心头咯噔一下,马上就想到了张横。

    与张横明争暗斗了这么长时间,他对张横也算是有所了解。知道这个来自华夏的年青人,总能做出一些出人意料之事。

    所以,他非常怀疑,现在闯入上空离火困仙阵的,极有可能就是张横。

    “哼!竟然敢闯我乙贺流圣地,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江畔野渡冷哼一声,他也象江畔篱红一样,根本不信有人可以闯过这个上古奇阵。

    轰!

    离火困仙阵中,张横心头轰然一震,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被发现了,这回遭了。”

    下面一众乙贺流强者,众人目光凝注,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威压。虽然因为离火困仙阵的焰火存在,他们根本看不到阵中的人是谁。但他们的感应还是无比的强大,目光依旧可以锁定阵中的张横。

    这让张横猛然感应到了一种恐怖的威压,他也立刻意识到,自己是被下面的人发现了。

    张横的心不由一沉。原本想出奇不意地救走兰儿的计划,已然胎死腹中。

    问题在于:在下面这么多的强者围困下,自己还有机会可以救兰儿吗?

    心中又惊又急,身形更是轰然振荡,被四周熊熊的火焰潮流,给抛舞得颠簸不以,根本就无法控制。

    “冷静,冷静,不管怎么说,必须先从空中下去再说。”

    张横强自让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如果连空中都无法落下,根本谈不上救兰儿。

    所以,现在最首要的事就是破眼前这个上古风水奇阵。

    深深地吸了口气,张横一连变幻了数种心法,把五圣戏中的各种奇门术法用了个变。但是,效果却差强人意,他根本无法从离火困仙阵中脱离出来。

    滚滚的焰海,不断地现出一个个奇异的火焰旋涡,把张横卷入其中。如果不是他五圣戏身法的奇妙,只怕很难就从那火焰旋涡里挣脱。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张横额头上的汗下来了,却立刻被四周灼热的焰火所烤干,他变得越来越焦虑。

    自己在这里每多耗一分一秒,山下的朋友们就会多付出一分的代价。这是张横所不愿看到的。

    “旋涡?”

    陡地,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焰海那一个个急转怒旋的旋涡上,心头仿佛是猛地闪过了一道灵光,让他骤然想到了什么:“莫非?”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