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4章 真实之眼
    焰海中的旋涡,让张横陡地想到了什么,不由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张横可没忘了,当日在明珠的时候,张强和张辽兄弟,因为不和,从而彼此以风水压制对方。最后,两兄弟的辽原大厦和强生大厦,形成了风水互斗的格局。最终让那一片区域,成为了风水气场无比暴乱,不可收拾的局面。

    那时,张横受邀前去探察,最初也是毫无办法,甚至现场气场无比暴虐,连靠近都不可能。

    不过,张横最后还是利用了他变态的天巫之眼,找到了两处大厦气场暴乱的气眼,踏着那些气眼,徒步凌空而行,在当时引起了轰动。

    此刻,目光凝视着这片上古奇阵中一处处怒转的旋涡,张横的心中猛地闪过了一道灵光:“莫非这些旋涡,也如当时辽原和强生大厦一样,是气场中的气眼?”

    一念及此,张横不禁兴奋起来,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也刹那细细地洞察起了眼前的阵势。

    嗡!

    眼瞳中一个淡金的巫字闪过,视野也猛然变得有些朦胧起来。

    下一刻,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映入了张横的瞳孔中。

    只见,熊熊的焰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无比奇异的图画,无数条不规则的线条曲扭摆舞,形成了一幅极其复杂的阵图。

    “果然是这样!”

    张横脸上闪过了一抹狂喜:“想不到小爷力量达到三品的顶峰后,竟然已摸到了四品境界才可以拥有的天巫之眼的进化边缘。”

    张横确实是惊喜无比。眼瞳中呈现出的异相,乃是天巫之眼开始进化的现象。

    要知道,天巫之眼会随着修为的进阶,不断的进化出新能力。

    如今,天巫之眼内洞察到的影像,把原本的上古奇阵,转变成了一幅阵图。这正是天巫之眼从超凡视野,进化向真实之眼的表现。

    所谓真实之眼,就是能洞察物质的本源,布置在此处的上古奇阵虽然神秘,但在真实之眼的洞察下,却让张横看到了它最原始的阵图架构。

    这也就是说,有了这进化的真实之眼,自己又多了一张保命的底牌。今后任何奇异的风水阵,再也休想对自己造成威胁。

    果然,真实之眼细细地洞察,眼前空中的这个上古奇阵的一切,已全然映入了张横的眼里。

    “嗯,原来这些旋涡真的就是这个奇阵的结点。”

    张横脸上露出了一抹欣然之色。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每个旋涡所在的位置,正是阵图中线条相互连接的一个交错,也正是阵势中的结点。

    怦!

    微一沉吟,张横陡地凌空踏出了一步,正好踏在了前方旋涡的中心处。

    刹那,焰芒一阵蒸腾,如同是涟漪般迅速振荡开去。但是,让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张横的身形,却稳稳地就站在了旋涡上,不再象先前那样,东倒西歪,根本无法控制。

    “果然是这样,这回小爷算是找到窍门了。”

    张横大喜。

    正如当日在明珠那样,找到了气场的气眼,就相当于是掌控了风水阵的生死门。眼前的这些旋涡,做为阵势的结点,与气场中的气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现在,张横已是完全有把握,可以从这复杂的上古奇阵中走出去。

    轰隆隆,轰隆隆!

    山腰上的战斗已进入白热化,越是向上冲,坚守在那儿的乙贺流弟子,修为也越高,遭到的反击也更凶猛。

    纵然是巫王彩云飞以及曾海洋等人勇不畏死,但是在乙贺流高级弟子拼命的反抗下,攻势也受到了阻碍。

    每往上冲一段路,必然有不少族人倒下,这让所有人群情激愤,更加的勇猛,每个人都几乎是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要把敌人歼灭。

    巫王彩云飞,血梦泪以及曾海洋和操家家主等一众高手,此刻也是个个脸色苍白。这一路猛攻上来,每个人消耗很大,甚至身上都受了不轻的伤。

    但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敌人,减轻峰顶上张横的压力。所有人都是使上了百分之百的力气,尽其所能,发挥出了最大的攻击力。

    甚至连在两边接应的柳犁月,杨胜利金亮和辛献锋他们,也早已加入了战斗。

    不过,乙贺流这一边的伤亡更大。这次前来攻山的人,除了张续等一众张横的保镖是普通人外,其他人全是精英中的精英,战力强大。张续他们虽然没有玄门修士的奇异能力,但他们手中大威力的现代化武器,也是给乙贺流的弟子,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战斗一时处于交着状态中,乙贺流的永生之地,自建立以来,遭受到了从所未有的凶猛攻击。

    山顶上,江畔篱红脸色很是难看。

    他已是接连两次得到了下方传来的求援信号。不得以,他把这边守护神庙的一众执事也派了下去,以阻击敌人。

    这让他心中震惊之余,很是恼怒。本以为不足一提的那些攻击者,竟然造成了实实在在的威胁,这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只是,现在祭祀已到了紧要关头,否则,江畔篱红都恨不得亲自下山,去会一会那些攻击者了。

    心中想着,江畔篱红的目光再次望向了场中。

    此时此刻,乙贺流的现任门主江畔野渡,亲手从一名弟子手中,接过了一个火把,然后虔诚地朝着塔状祭台拜了三拜。

    “活祭!”

    江畔野度拖长了声音,陡然把手中的火把抛向了塔状的祭台。

    呜呜呜!

    刹那,四周的鼓乐手,拼命地吹起了号角,咚咚咚的巨鼓,也在同一刻擂响。

    上百名鼓乐手的吹奏敲打,声震天宇,让上空的焰火也剧烈地翻滚起来,仿佛要把天空炼焚。

    轰!

    火把抛到了塔状祭台下,下面早就堆起了一堆干柴,熊熊的烈焰陡然焚炽,汹涌的火苗刹那狂窜怒舞,迅速把最下面一层给点燃了。

    “阴神之祖,赐我宏福,百年一祭,苏醒吧!”

    江畔野渡用一种古老的语言,带着苍桑的语气,匍伏在地上,高声地祷告起来。

    四周所有人哗啦啦跪倒一片,朝着被熊熊烈焰炼燃的塔状祭台膜拜,人人神情肃然而凝重。

    百年一次的阴神之祖祭祀,这些人纵然是身为乙贺流的长老级人物,却也是第一次遇到。传说中,每百年的阴神之祖大祭祀,都会出现异相。如果机缘巧合,还能获得大造化。

    因此,现在场中的所有人,心情变得无比的激动。每个人都在期待,阴神之祖,这一次又会带给他们什么样的惊喜?

    噼哩叭啦,噼哩叭啦!

    熊熊的大火迅速向上漫延,最下一层的木料,已完全被大火所吞噬。

    由于塔状祭台是原木所架构,这些原木中更是蕴含了大量的油脂。所以,火势的漫延无比的快速,第二层也开始被点燃了,万千火苗伸缩吞吐,如同是万千条火蛇,直往上方窜游而去。

    “姓张的,你能看到吗?”

    伊腾魁浩匍伏在地上,神情却是在急剧地变化。

    他自然没有忘了,上空的离火困仙阵中的闯入者。更是固执地以为,那个闯入者就是张横。

    所以,他虽然一直在参与祭祀,但不时地却总忍不住抬头偷偷地望望天空,看看离火困仙阵中的那名闯入者,现在怎么样了。

    只可惜,天空蒸腾的焰芒,隔绝了视线,伊腾魁浩根本无法看清上面的情形,这让他心中很是郁闷。

    此刻,眼看塔状祭台被江畔野渡点燃,大火正迅速地向上面漫延,再过片刻,当大火烧到第三层。那么,做为这次活人祭品的王馨兰,就会被大火所吞噬,会被焚成灰灰。

    伊腾魁浩的心中突然多了一种期待,要是现在这个情形,给姓张的那个小子看到,不知他又会急成一副怎么个样子?

    是不是会发疯?会不会疯狂地跳到祭台上,去营救那个女人呢?

    心中想着,伊腾魁浩不由自主地又抬起了头来,下意识地望向了天际。

    然而,当目光凝注到上空,伊腾魁浩轰然浑身剧震,脸上也露出了惊骇的神色:“八格,这,这,这小子竟然从离火困仙阵中出来了!”

    伊腾魁浩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骇然,也管不得现在正是祭祀的重要时刻,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手指指住了天空,凄厉地吼叫道。

    “什么?”

    正在吟唱膜拜的江畔野渡身形一颤,被伊腾魁浩这出格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但是,当他看到伊腾魁浩如同见鬼的神情,下意识地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不禁也是刹那脸色大变。

    不错,此时此刻,天空中确实是出现了一幕让人震憾的情形。

    只见,一个身穿奇异服装的年青人,正踏着蒸腾的火焰,一步一步从空中向下踏步而来。

    年青人那如刀削的脸,熊熊的烈火在他眼眸中映出炽烈的火光,整个人就象是从天而降的神灵,凛凛生威。

    “是姓张的,竟然是姓张的那个小子!”

    刹那的愣怔,江畔野渡猛地醒悟了过来,神情骤变。

    不仅是他,一边的江畔篱红也难以抑制的惊呼:“八格,竟然真的是姓张的那个小子,八格!”

    “兰儿,兰儿!”

    而这个时候,张横也看到了下面的情形,更是一眼就看到了熊熊燃烧的那座塔状祭台。张横的脸色剧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