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5章 我来救你
    凭着真实之眼的洞察力,张横终于走出了离火困仙阵。只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兰儿竟然已处在了熊熊的烈火中,要被做为活人祭品祭祀。

    张横的脸刹那扭曲了,目眦欲裂:“兰儿,别怕,我一定会救你。”

    张横凄厉地怒吼,猛然加快了下落的身形。

    此时此刻,塔状祭台下的大火,已然从第二层漫延到了第三层。炽烈的火焰,把整座巨塔包裹在了其中。

    只是,最上面一层的平台上,坐在软榻中的王馨兰,仍然静静地盘膝坐在那里,紧闭着双目。似乎对四周的一切,恍若未见。

    张横先前在天空中的时候,就已看出,兰儿是被人下了某种诡异的禁制。因此,她看似恬静地坐在那儿,其实整个人完全处于昏睡状态。

    “阿!”

    突然,王馨兰娇躯剧震,猛地睁开了眼来,她终于被灼热的火焰所炙烤,有了感觉。

    但是,一睁开眼,王馨兰的俏脸刹那变色,她立刻看到了身周熊熊的烈火,这让她惊惶无比。

    “兰儿,不要怕,我来了!”

    正是时,张横已加快了速度,从空中狂冲而下,身在半空,他朝着王馨兰大叫。

    “啊,张横!”

    王馨兰猛地抬头,马上就看到了张横。她的身形不由剧烈地颤抖起来,嘴中喃喃地自语道:“张横,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自从与张横分离,两人差不多已是有大半年时间没有相见过。此刻,突然看到张横,而且还是在这种无比诡异的状况中,王馨兰一时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有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

    不过,刹那的愣怔,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俏脸猛然变色:“不,不,张横,不要下来,快离开这里,他们这是把我做诱饵,就是要引你来,张横,快走!”

    王馨兰猛然想起了昏迷前的一些事,也立刻明白了眼前的情形并不是梦境,而是真实发生的。

    这让她心头大震,朝着张横凄厉地叫喊起来。

    “兰儿,不要怕,我来救你。”

    望着王馨兰焦急而悲切的神情,看到她眼角滚滚而落的泪珠,张横心如刀绞。

    他能明白,此刻兰儿的心情。更是被兰儿让自己离开的这份情感所感动。

    身临生死一线,王馨兰却仍是不愿自己冒险去救她,而是竭力想让自己离开。

    可是,张横会离开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张横付出了如此的代价,不惜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闯入乙贺流的圣地永生之地,就是为了救王馨兰。

    现在,兰儿就在眼前,张横就算是过刀山,淌火海,也是绝不会有丝毫的退缩。

    所以,张横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身形一闪,就直接从空中向高塔跳落下来,向着王馨兰所在的平台急冲而去。

    “八格,启动离火困仙大阵。”

    江畔野渡一声咆哮,怒声喝叱道。

    竟然真的有人能闯过当年开派老祖布置的离火困仙阵,江畔野渡心中无比的震惊。

    只是,上空的离火困仙阵,只不过是当年创派老祖布置的最原始的阵势。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人能闯过这古阵。所以,这座阵势,也一直没有任何人去操纵过它。

    不过,做为守护永生圣地的大阵,离火困仙阵当然不仅仅只有这点威力。从当年创派老祖手中,曾传下离火困仙阵的演变阵法。即使是这么多年来,没有人可以破它,但历代的乙贺流门主,却从来不敢轻视老祖遗留的阵势。

    因此,每一代门主,都会在上任之初,亲自训练门下,维持离火困仙阵演变之势,这已成为乙贺流的一种传承。

    此刻,见到张横竟然破阵而来,江畔野渡震惊之余,也立刻反应过来,怒喝着让人布阵,要把张横困死在上空的离火困仙演变阵势中。

    然而,他吼了一声,却没有人回应。江畔野渡不由更加的震怒,陡地回过了头,目光凌厉地凝注到了江畔篱红身上:“八格,你竟然连老夫的命令也不听了?”

    “呃,门主!”

    江畔篱红脸色大变,不由自主地双膝一软,就趴倒在了地上:“禀门主,离火困仙阵无法启动,三十六名神庙护法,已派出大半,前去支援山下。”

    江畔篱红现在是后悔得要吐血。要知道,启动困仙古阵的演变阵势,可并不那么简单,需要联合三十六名经过特殊训练的神庙护法的力量方可。

    现在,派中长老大多数在场,但守护神庙的三十六名护法,却被他派往山下支援。

    这也就是说,此刻在山上的人,根本无法启动离火困仙大阵的演变阵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横从天空冲下来。

    面对暴怒的江畔野渡,江畔篱红是又惊又怕又是懊悔。他先前根本不信,有人能闯过离火困仙阵。可张横偏偏就闯了过来,以至于弄成了眼前这样尴尬的局面。

    “哼!”

    江畔野渡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江畔篱红一眼,愤然转过身去。

    做为江畔家族的重要人物,江畔篱红正是江畔野渡的儿子。江畔野渡虽然心中震怒,却也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再喝叱自己的儿子。

    毕竟,江畔篱红可不是小孩子了,他乃是如今乙贺流中的大长老,更是这次祭祀的大祭司。这点面子,他还是要给地。

    “不好,那小子跳到祭台的第三层了。”

    这个时候,四周哗然一片,所有人都抬头望着塔状祭台,神情怪异无比。

    张横从空中跳落,直接就跳到了塔状祭台的第三层,身形一个滚地,就朝平台上的王馨兰冲去。

    对于在场的人来说,张横他们自然全都认识。

    自从伊腾魁浩献出王馨兰,让她成为这次百年大祭的活人祭品,所有人都已清楚了张横与伊腾家族的仇隙。

    甚至也都明白,这次之所以要用王馨兰做为活人祭品,除了王馨兰本身确实是有一些特殊的地方之外,也是为了引张横来救。

    现在,这个华夏年青人,竟然真的来了。而且,还闯过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能破的离火困仙阵,直接从天而降。

    这让场中一众乙贺流的高层,望向张横的眼神都有些异样。现在,他们也总算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仅仅只是一个张横,就能让伊腾家族弄得狼狈不堪,甚至被打成了半残。

    “八格!阻止他,绝不能让这小子坏了这次大祭。”

    江畔野渡的怒吼再次响起,暴跳如雷,已是向身周的一众长老发出了命令。

    “小子,找死!”

    伊腾魁浩早就跃跃欲试。他与张横之间的仇恨,已是不共戴天,在看到张横破阵而出的刹那,就已是想直接出手。

    只不过,他也知道江畔野渡的专断和狠辣,在百年大祭的时候,却也不敢乱来。此刻,听到江畔野渡的命令,伊腾魁浩那里会有丝毫犹豫,马上第一个窜了出来。

    其他长老也有想上前的,但是,看到面前已被炼燃的塔状祭台,再想到那个年青人乃是从上空破开离火困仙阵而出,一个个不禁互望了一眼,然后很是默契地做了旁观客。

    开玩笑,祭台已烧到了第三层,一旦全部焚燃,随时都有可能会倒塌。

    问题是:祭台下就是火山口,那可是他们乙贺流祭祀的阴神之祖所在之处。自立派以来,就有一道禁令,绝不允许任何人冒犯阴神之祖。谁敢下去,那就是死罪。

    所以,一旦塔状祭台倒塌,极有可能就会掉入火山口中,那可就是有命也休想出来。

    一众长老与张横之间并没什么多大的怨仇,自然不愿去冒这个险了。

    “伊腾老弟,老夫前来助你。”

    见除了伊腾魁浩外,其他人竟然并没有动手。稍一迟疑,江畔篱红陡地咬了咬牙,也猛然腾身而起,如同一只苍鹰一般,扶摇直上。

    江畔篱红对张横也是恨之入骨。不过,他之所以要在这个时候还冲上祭台,却还有一个其他原因。

    与张横两次交手,他自然看了出来,张横身上藏着拽着不少的厉害法器。

    不仅如此,他甚至也怀疑,九幽冥宫的那只诺亚冥舟,极有可能也在张横手中。若是张横被伊腾魁浩先得手,他身上的宝物,岂不是全落到了伊腾手中?

    这可是江畔篱红所不愿看到的结果。所以,他这才决定冒险上去,与伊腾魁浩联手,截击张横,最好是能把张横身上的那些宝贝抢过来。

    轰隆隆!

    这个时候,最下一层的塔状祭台,在熊熊的烈焰焚烧下,已然开始垮塌,四面的四根柱子,猛地断了一根,顿时发出轰隆隆的巨响,火星四溅,燃着大火的原木更是有不少,直接摔落到了火山口里。

    伊腾魁浩身如鬼魅,双足急点,在熊熊的大火中,迅速向上狂窜。

    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已跃到了第三层。

    现在的第三层,上面也已被大火所焚燃,滚滚的烈焰狂窜怒舞,肆虐着每一寸地方。

    “小子,去死!”

    伊腾魁浩眼眸里都已是血丝,他终于在火焰中看到了正扑向王馨兰的张横。

    伊腾魁浩暴喝一声,身形再次腾空,朝着张横狂扑而至。

    “伊腾老鬼!”

    张横已扑到了王馨兰身边,正双手揽住兰儿,要把她抱起来。

    但是,身后陡然风声骤急,一股极其恐怖的劲气狂冲而来。这让张横的心陡然一凛。

    他那敢迟疑,连忙抱住了兰儿,朝着地面直滚了开去。

    轰!

    火光骤炽,木屑横飞,伊腾魁浩一记狂击,就砸在了张横原先立身的地方,把那里的木板地面,刹那砸出了一个巨洞。

    轰隆隆!

    整座塔状祭台,猛地一阵摇晃,在伊腾魁浩的这记猛击下,变得更加的摇摇欲坠。

    “九阴鼓锤!”

    张横的身形却是猛地一震,眼眸也刹那暴缩,他已然看到,伊腾魁浩向自己发出攻击的武器,正是当日九阴神殿中,被这老家伙抢先一步拿走的九阴鼓锤。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