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6章 神鼓现形
    “九阴鼓锤!”

    张横眼眸陡地一凝,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九阴神鼓,大鼓虽然在张横手中。但是,当日张横想溶合之时,却发现根本无法办到。

    从九阴神鼓中所获得的消息,只有得到完整的九阴神鼓,这才能让它认主。现在,伊腾魁浩竟然拿着九阴鼓锤,这如何不让张横心头震动?

    “小子,去死!”

    正是时,伊腾魁浩再次暴喝,手中鼓锤一划,刹那炫光大作。

    一条朦胧的巨蛇尾巴,赫然现形,朝着张横和王馨兰两人,狂扫而来。

    九阴鼓锤分开来后,也是一件极其强大的法器。它本身就是当年烛龙九阴的一节尾骨所炼制。

    当日伊腾鬼浩得到它后,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粹炼,已然可以驱使这柄九阴鼓锤。由于它的攻击威力无比的恐怖,因此,如今的伊腾魁浩,已是换了它做为自己的攻击武器。

    怦怦怦!

    狂风大作,劲气横逸,那条朦胧的巨蛇尾巴,携着横扫千军之势,怒扫而来,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刹那笼罩住了张横和王馨兰。

    “来得好!”

    张横不惊反喜,左手紧抱着王馨兰,猛地又打了一个滚,避开了鼓锤的锋芒。与此同时,右手猛然一挥。

    嗡!

    空间微漾,暗芒乍现,一团巨大的物体赫然现形,正好挡住了鼓锤所幻化的那条巨蛇尾巴。

    咚!一声沉闷的鼓声响起,仿佛是来自元古的怪兽怒嘶,一圈圈肉眼可见的奇异波纹,也刹那弥漫开来。

    “啊!”

    正满脸狰狞,神情怨毒的伊腾魁浩,身形轰然剧震,脸上的表情,也出现了瞬息的僵化。

    那声被敲响的鼓声,就仿佛是在他脑海中响起的平地惊雷,竟然让他出现了刹那的愣神。

    不仅是他,在下面观望的一众乙贺流长老,以及江畔野渡,也尽皆浑身一颤,神情中现出了短暂的迷茫。

    甚至正从塔底向上跃来的江畔篱红,也是身形在空中猛地一滞,不由自主地向下滑落了数丈。

    九阴神鼓,就是需要上古异蛇烛九阴尾骨制成的那个鼓锤才能敲响,从而发挥出它恐怖的威力。

    伊腾魁浩的这一锤,正好敲响了这面上古神鼓。

    那奇异的鼓声,顿时对场中所有人产生了影响。

    不过,这种影响,也是看个人的修为,江畔野渡毕竟是达到了四品的强者,刹那的迷茫,他猛地反应了过来,脸上也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九阴神鼓,这面上古神器竟然在这姓张的小子手中!”

    “八格!”

    江畔野渡低喝了一声,神情再次急剧地变化起来。

    对于九阴神鼓,他当然清楚。当日伊腾魁浩和江畔篱秋进入玉龙矿洞,寻找九阴神殿,就是他江畔野渡所指使。目的就是为了九阴神鼓。

    只是,最后因为张横的出现,破坏了他们的这次行动。此刻,看到完整的九阴神鼓出现,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江畔野渡惊喜若狂?

    “啊,九阴神鼓,八格,竟然是九阴神鼓!”

    这个时候,旁边一众乙贺流的长老们,也一个个陆续回过了神来。当看到塔状祭台上方的九阴神鼓,人人震惊,个个莫名。

    然而,还没等下面的这些人做出下一个反应,第三层上,一幕让所有人惊骇的情形却发生了。

    “伊腾老鬼,去死!”

    就在伊腾魁浩受九阴神鼓影响,出现刹那僵滞的这一刻,张横猛然厉喝,手中伏以神尺一抖,一根银线已嗖地一下,飞抛而出,缠住了伊腾魁浩的那根九阴鼓锤。

    并没有结束!

    张横的身形一个奇异的扭曲,刹那来到了伊腾魁浩的身前,一阵呱的异啸,右脚一记蛤蟆功,就狠狠地踹在了伊腾魁浩的小腹上。

    “啊!”

    伊腾魁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号,整个人顿时如同是断线的风筝一样,被张横这一脚,踹得飞了起来。

    身在空中,狂喷鲜血。伊腾魁浩骇然地望向了四周,却发现自己已被张横这一脚,踹出了塔状祭台,正如殒石般向下落去。

    低头一望,伊腾魁浩更是魂飞魄散,下面黑黝黝的火山口,就如同是一头怪兽张开的巨嘴,直欲择人而噬。

    他正向火山口的深洞中摔去。

    这一惊非同小可,伊腾魁浩大惊失色,他可清楚,谁掉入了火山口,那无疑就是断了生还的希望。就算能爬出来,乙贺流的门规也绝不会放过他。

    伊腾魁浩大骇,竭力地想稳住下落的坠势。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地。张横那一脚已震动了他五脏六腑,他此刻根本真元滞塞,完全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摔落火山口中。

    “啊!”

    空中回荡着伊腾魁浩绝望的凄呼,他的身形却已刹那消失在了火山口中,没有了行踪。

    “哈哈,九阴神鼓的鼓锤终于到手了。”

    望着坠落的伊腾魁浩,再看看手中抢到的鼓锤,张横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九阴神鼓敲响发出的奇异鼓声,对于场中任何人,都产生了影响。但是,张横却是个例外。

    当日他曾想溶合九阴神鼓,虽然最终失败。但在意识渗入的刹那,却得到了九阴神鼓上古遗留的一幕幕影像。其中就有烛龙九阴发出怒吼的场面。

    因此,张横曾见识过九阴神鼓发挥的恐怖力量,对这一次九阴神鼓的敲响,心中早就有所预防。在伊腾魁浩鼓锤砸落的瞬息,他已封闭了五感。

    因此,当鼓声响起,连伊腾魁浩都难以避免地出现了数秒的僵滞,张横却根本不受任何影响。

    然而,那数秒的僵滞,却足以改变一切。张横趁机抢夺了伊腾魁浩的鼓锤,并把这老家伙一脚踹落了塔下。

    张横自知一时半会无法杀死伊腾老鬼,所以采用了最直接的方法,把他给踹了下去,以免影响自己营救兰儿。

    心中想着,张横此刻也无遐研究鼓锤合璧的九阴神鼓,手一招,全部收入了江山社稷图中。

    目光却已是望向了怀中的王馨兰。

    此时此刻,王馨兰又出现了迷茫的神色。她毕竟只是个普通人,所受到的影响更大,直到现在都没能清醒过来。

    不过,昏迷的王馨兰,双手死死地抱住了张横,把整个人都深深地埋在了张横的怀里,她的俏脸上,更是露出了一抹欣然的微笑,而两行清盈的泪珠,尤自挂在她的眼角。

    “张横,你真傻,你真是傻瓜!”

    王馨兰喃喃地呢喃着,俏脸上的微笑更加的灿烂了。

    这一刻,她虽然昏迷,但在她的内心,却感觉自己是这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不是吗?有一个男子,愿意为自己付出一切,在自己受到威胁的时候,不顾生死,从空中跳落,把她从熊熊的烈火中救了出来。

    这一生,有这样一个可以用生命来维护自己的男人,就算这一刻自己死了,王馨兰也不再有任何的遗憾。

    “兰儿,兰儿!”

    望着怀中的王馨兰,鼻间嗅着她身上那熟悉的悠悠体香,张横的眼角也有滚烫的东西在流动。

    大半年了,一直没有兰儿的音讯。此刻,却终于真实地感受到了她身体的温度,嗅到了她特有的气息。

    张横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不过,刹那的失神,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他自然没忘了,现在处身的场所,这里还是乙贺流的圣地永生之境。下面更是群狼环视,身周那熊熊的烈焰,更是提醒着自己,这座立身的塔状祭台,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

    心中想着,张横那里还敢迟疑,猛地再次搂紧了王馨兰:“兰儿,我带你离开这里。”

    说话间,他已按动了背在背上的单人飞行器的推进器。

    高塔离上空离火困仙阵还有百多米的距离,张横可不是超人,要想飞跃到上空,自然得依靠推进器。

    只要一到达上空,进入上面那层上古奇阵的范围,张横是真正的安全了。

    有真实之眼的辅助,那个上古奇阵,现在已对张横没有任何的威胁,反尔成了他离开这里的一层屏障。

    轰!

    背后的两管推进器猛地喷出了两团火焰,张横抱着王馨兰,双脚也刹那离开了塔面,就要往上方冲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厉喝传来:“姓张的小子,哪里走?”

    怦!

    急啸骤起,劲气暴逸,一团漆黑的雾气,携着嗡嗡的凄啸,扑天盖地地就朝张横狂噬而来。

    “阴神,江畔老家伙的阴神!”

    张横心头大震,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

    此时此刻,江畔篱红已从下面再次窜了上来。

    他刚才虽然受九阴神鼓鼓声影响,几乎摔落下去。但老家伙的力量毕竟达到了三品顶峰,刹那的迷茫后,就立刻恢复过来。

    所以,他猛地奋起全力,狂窜而上,正好赶上了张横发动推进器,要离开这里。

    江畔篱红怒极,立刻驱动阴神,要把张横留下。

    轰隆隆!

    黑雾暴滚,威压骤生,张横头顶上空,刹那弥漫了一团浓得化不开的黑雾,一头神情狰狞,脑袋上长着诡异独角的阴神虚影赫然现形,以泰山压顶之势,向张横怒扑而至。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