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8章 阴魂不散
    随着身形的摔落,下面那团巨大的黑影轮廓也越来越清晰,在火光的照耀下,张横完全看清了它的模样。

    那是一片方圆有百多平米的不规则岩石,是曾经这座火山喷发的时候,岩浆留在岩壁上,积累而形成的一处岩浆岩。表面很不规则,一团团突起如同是巨大的瘤,看起来无比的丑陋。

    不过,目光凝注到这块岩浆岩,张横心中狂喜。这可是救命的孤岛。如果直接从上方摔落到这处火山口的下面,只怕就算是铁人也得被砸成一团浆糊。

    但是,有了这块岩浆岩,自己就可以带着兰儿在上面立足了。

    心中想着,张横陡然奋起全力,向着那块岩浆岩跃去。

    怦!

    一声闷响传来,张横抱着王馨兰,狠狠地砸落在了岩浆岩上。他痛得倒抽冷气,一张脸都扭曲了。

    没有真元的保护,这一摔张横确实是够呛。不过,望望下面那黑黝黝深不见底的火山洞,张横心中还是无比的欢喜:“这回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深深地吸了口气,张横也来不及检查身体的状况,连忙低头望向了怀里的王馨兰:“兰儿,你怎么样?”

    王馨兰此刻仍紧闭着双眼,似乎依旧在昏睡。

    幸好,这一路一直有张横死死地抱着她,又竭尽全力护卫,她身上丝毫没有受到什么损伤。甚至连刚才漫天的塔状祭台倒塌,掉落的万千燃烧的木料,也没能在她身上留下一点火灼的痕迹。

    细细地查看了兰儿的身体,张横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兰儿除了受先前九阴神鼓鼓声的影响,仍在昏睡外,没有任何的创伤。

    直到这一刻,张横才有时间检查自己的伤势。

    天巫之眼开启,张横的脸上顿时露出了苦笑。此时此刻的体内,一片悲惨,内府出血,经脉错乱,真元几近枯竭。

    意念一探镇海印,张横更是只有叹气的份,王一鸣老祖神情萎糜,已瘫软在了那儿。

    刚才如果没有王一鸣老祖神魂以及镇海印的抗衡,只怕张横现在和王馨兰早已成为了灰灰。江畔野渡的只手遮天,确实不是他如今的修为可抵抗。

    长长地舒了口气,张横连忙把几瓶疗伤药物拿了出来,咕咚咕咚地吞入了肚中,这才精神稍微振作了点。

    心念一动,意识已探入了江山社稷图中。脑海中顿时呈现出了里面的影像。

    九阴神鼓和鼓锤安静地放在小山上,阿大和阿二两头海狒王远远地望着神鼓,满脸的惊悸。

    与鼓锤溶合,九阴神鼓散发出了一股极度阴森的气息,连阿大和阿二都感受到了一种恐惧。

    张横本想把阿大阿二招唤出来,但想到现在所处的地方是火山的内部,空气中弥漫了硫磺等刺激性的气息,这会使生活在水中的海狒王很不适应。所以,他也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只是意念一动,把九阴神鼓和鼓锤从里面取了出来。

    嗡!

    空间微漾,暗芒暴闪,九阴神鼓现形,四周的空间都似乎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迫,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微微扭曲。

    张横的眼眸不禁一凝,心中也莫名的兴奋起来。

    九阴神鼓,这是相当于诺亚冥舟同一级别的上古神物,如今自己终于得到了它完整的鼓和锤。那么,一旦能溶合它,又会带给自己怎么样的惊喜?

    心中想着,张横强自振作精神,一口精血就直接喷到了九阴神鼓和鼓锤上。

    轰!

    九阴神鼓和鼓锤陡地爆起了一团血光,那口精血迅速地渗入了其中,一圈圈奇异的波纹,也刹那弥漫开来,一下子笼罩住了张横。

    嚎呜!

    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在张横的脑海中响彻。同一时间,一条巨蟒的影像,也缓缓地在张横的意识中浮突而出。

    “九阴神鼓,万邪之尊!”

    滚滚的信息流,猛地灌入了张横的心神,无数如符如篆的图像和文字,刹那印入了张横的心底,他不由喃喃地念道了出来。

    怦!

    体内陡地传来了一阵阵怦怦的异响,随着无数信息的灌入,一股奇异的力量,也在张横的体内爆开。

    这是完整的九阴神鼓所蕴含的元古之力,此刻开始丝丝的渗入了张横的体内。张横身形剧震,他只觉身体受到那股神秘力量的滋养,原本错乱的经脉,枯竭的真元,以及重创的内府,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急剧地恢复。

    张横那敢犹豫,立刻心神全部溶入了其中,完全沉浸在了这种奇妙的感觉里。

    “张横!—……”

    这个时候,被张横安置在一边,正沉睡的王馨兰缓缓地睁开了眼来。

    她的意识还有些迷茫,挣扎着抬起了头,望望四周。当看清眼前的情形时,王馨兰一时给震呆了。

    此处早已不是先前的那座塔状祭台,看四面都是熔岩,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洞,鼻息间却充满了刺激的硫磺味,王馨兰陡地明白了过来,这里应该是刚才处身的那个火山口了。

    她下意识地叫起了张横的名字。不过,很快就看到了正盘膝坐在不远处的张横,王馨兰娇躯微微一震,俏脸上也猛地露出了惊喜而激动的表情,再一次喃喃地呼唤道:“张横!”

    此刻,她已完全记起了昏迷前的所有情形,想到张横从高空跳落,冲入熊熊的烈焰,把自己一把抱起。想到他抱住自己时,泪流满面,惊喜若狂的神情,王馨兰的心又是一阵莫名的感动。

    “张横,谢谢你!”

    王馨兰喃喃着,美眸灼灼地望着张横,眼角两串晶莹的泪珠,又滑落下来。

    虽然直到此刻,王馨兰都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但是,她却也清楚,自己被倭岛人给劫持了,并被带到了东尔京。

    然而,眼前这个男人,也不知是从那里得到了消息,不惜远渡重洋,前来救援自己。甚至在先前那危急的时刻,不顾一切地把自己从烈火中抢出来。

    可以说,他为了自己,是真正的置生死于度外,他是自己生命中,永远无法忘怀的男子。

    心中想着,王馨兰的眼泪如同是断线的珍珠,哗啦啦地流了下来,脑海中,却浮现出了曾经与张横相处的点点滴滴。

    此刻,她也看出了张横身上的情形有些异常,张横全身笼罩在一层闪烁的光芒里,如同是神话中的神仙。

    王馨兰虽然不是玄门修者,但当日在老何山时,也曾看到过张横施展的手断。因此,她知道自己的男人,不是个普通人。所以,现在她也不敢去打扰张横,只好默默地在一边凝注着他。

    空气中突然荡漾起了一层别样的柔意,在王馨兰默默的凝注下,这片漆黑的空间,似乎洋溢着丝丝的温馨。

    但是,这一抹温馨,很快被突然出现的诡异情形给打破了。

    咔,咔,咔!

    黑暗中,猛地响起了一阵异响,这让王馨兰猛地一惊,目光连忙向四处搜索起来。

    这片岩浆岩石上,现在还残留着从上面掉落的一些燃烧的木料,因此,王馨兰还是隐约可以看清四周的情形。

    可是,洞中除了噼噼叭叭还在燃烧的木料外,似乎并无其他任何的东西。王馨兰一时迷糊了,不知那咔咔的异响来自何处?

    正转头四处观望,这个时候,突然在岩浆岩边缘的地方,又是传来了一阵咣当声,与此同时,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岩浆岩下冒了上来。

    “啊!”

    王馨兰大吃一惊,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下意识地就挡在了张横的前面:“你是什么人?”

    不错,王馨兰终于发现,从岩浆岩下冒出来的,似乎是个人。只是,那人离燃烧的木料有些远,又处在阴暗处,王馨兰根本看不清他是什么人。

    “哈哈,老夫终于上来了,哈哈哈!~!”

    突然,那团黑影发出了疯狂的笑声,整个人也猛地一窜,跃上了岩浆岩。

    “你,你,你—……”

    王馨兰吓得又退了几步,但仍死死地护在了张横的前面,俏脸已然惊骇一片:“你是伊腾魁浩。”

    不错,从岩浆岩下爬上来的人,正是伊腾魁浩。

    此时此刻,伊腾魁浩衣衫破烂,全身都是烧伤的焦痕,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个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他手中拿着一柄倭刀,目光凶厉地望着前面的王馨兰和张横,狂笑不以。

    先前,伊腾魁浩被张横一脚踹下去,被塔状祭台上的烈火焚燃了全身,并直接摔落到了火山口里。

    也是这老家伙命不该绝,在摔落火山口的时候,他也看到了洞中的这块岩浆岩。

    只可惜,当时他受张横蛤蟆腿一踹,身受重创,一时根本无法提气跃到岩浆岩上。

    不过,这老家伙身上可是带了那柄伊腾妖妖一直梦寐以求的裂地倭刀,在间不容发之际,他奋力拔出倭刀,插入了岩浆岩,就这么挂在了上面。

    他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就挂在岩壁上,慢慢地疗起伤来。

    直到上面的塔状祭台倒塌,滚滚的木料倾泄入火山口,这才把他惊醒。

    此刻,他总算有所恢复,就慢慢地用倭刀当工具,攀着岩浆岩爬了上来。

    刚才王馨兰听到的咔咔声,就是他的倭刀插在岩浆岩上发出来的。

    然而,伊腾魁浩做梦都没想到,当他爬上岩浆岩,却发现了正在疗伤的张横以及王馨兰。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