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9章 异变骤生
    伊腾魁浩从下面爬上来,看到岩浆岩上的张横,也是吓了一跳。

    不过,当看清张横此刻的状况,伊腾魁浩顿时惊喜若狂。

    现在的张横,全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光芒中,头顶上,九阴神鼓和鼓锤,正缭绕着他旋转。以伊腾魁浩的修为,立刻看了出来,此时的张横,正在借助九阴神鼓疗伤,并溶合这件上古神物。

    “哈哈,姓张的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想不到阴神有灵,竟然把你送到老夫面前,哈哈哈!”

    伊腾魁浩肆意地狂笑起来。他自然清楚,当处于疗伤的紧要关头,无疑就是最脆弱的时候。

    这相当于是说,张横此刻就如同是一个普通人一样,他伊腾魁浩那怕是伸伸手指,都能把他给撩倒。

    “哈哈哈,阴神助我,九阴神鼓是老夫的了。”

    心中得意,伊腾魁浩的神情中现出了怨毒,一步一步逼向了张横:“小子,你杀我们伊腾家族那么多精英,今天,这所有的帐,该好好地算一算了。老夫不把你抽筋剥皮,让你求生不能,求死无门,老夫就不姓伊腾。”

    “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王馨兰是真的吓坏了。她自然认识伊腾魁浩。

    当时她被劫持到倭岛,就曾被伊腾魁浩亲自审问过,对于这个倭岛老头,她是记忆深刻。

    此刻,见这老鬼面目狰狞,一步步向张横逼来,她虽然听不懂伊腾魁浩那一口叽哩呱啦的鸟语,却也意识到了,这个老鬼要对张横不利。

    王馨兰凄厉地叫喊着,挡在了张横面前,死死地护住了自己的男人。

    “哈哈,看来你们这对狗男女还真是痴男怨女!”

    伊腾魁浩眼眸斜睨着王馨兰,神情中的怨毒更甚。

    看到王馨兰拼死也要保护张横,这让他想起了他们伊腾家族如今的凄凉。

    不是吗?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张横岂会孤身来倭岛,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与他们伊腾家族为敌。

    这也就是说,伊腾家族落到如今的惨状,说到底还真与这女人有关。

    一念及此,伊腾魁浩对王馨兰的仇恨,也陡地变得无比的炽烈起来。

    他阴狠地望了望张横,目光落到了王馨兰脸上:“嘿嘿,神裔血脉,既然你没有成为阴神之祖的祭品,那就便宜老夫来享受你这神裔血脉吧!”

    “哈哈哈!”

    伊腾魁浩再次疯狂地大笑:“神裔血脉,神裔血脉啊!是不是老夫得到你,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说到这里,伊腾魁浩的目光陡地又凝注到了张横这边:“姓张的,等会老夫要你亲眼看着老夫如何玩你的女人。哈哈哈,老夫倒是很期待,当你的女人在老夫身边,你又会是怎么样一种感觉?”

    这老倭鬼猛然想到了报复张横最恶毒的办法,整个人都不禁兴奋起来。

    事实上,这次王馨兰之所以会被伊腾家族劫持,并最后被乙贺流选为了百年大祭的祭品,这其中确实是有特殊的原因。因为,王馨兰虽然看似个普通人,但其实她是一位上古神裔血脉的拥有者。

    当日张横在九黎古族,与圣女萧若鱻结下一段奇缘。两人梦回千古,得到了曾经蚩尤的一些记忆。知道在上古时期,这个世界上有一类特殊的人群,他们就是神裔。

    象传说中的黄帝以及巫神蚩尤和炎帝等,就是来自神秘的神裔。

    只不过,元古时发生的一次大浩劫,让这些神秘的神裔全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王馨兰的身体里,就有着上古神裔的血脉,只是她的神裔血脉一直没有觉醒,所以完全就象是普通人一样。

    乙贺流每百年的大祭,便会满世界地寻找一些特殊血脉之人,以便能在祭祀时产生更大的效果。所以,派中各系,便会提前为此做准备。

    伊腾家族也有专门寻找特殊血脉的探子。说来也是凑巧,他们的探子就寻找到了王馨兰。

    不仅如此,在劫持了王馨兰后,竟然发现,这个女子还是张横的女人。

    所以,伊腾魁浩在了解到这一信息后,并没有直接把王馨兰送往乙贺流,反尔是以她为诱饵,设下了陷井,引张横来倭岛。想凭着伊腾家族在倭岛多年经营的底蕴,先报了张横的仇。

    那知,他低估了张横的能量,以至于他们伊腾家族,被张横弄成了半残。甚至连他本人,都几乎丧命在张横手下。

    此刻,抓住了这个机会,伊腾魁浩那里还会客气,他要肆意地羞辱张横和王馨兰,以泄他心头万顷仇恨。

    心中想着,伊腾魁浩的神情更见狰狞,陡地一步就跨向了张横,手中倭刀举起,就向张横的胳膊斩去。

    他可不想再给张横留下任何一丝机会,要斩了张横的手脚,只留下张横光秃秃的脑袋和身躯。

    到时,他肆意玩弄王馨兰,没有了手脚的张横,也就只能眼睁睁地看他施暴王馨兰了。

    “不,不要,你不能伤害张横!”

    突然,王馨兰象是一头发了疯的母豹,也不知从那里来的力气,陡地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伊腾魁浩举刀的手。

    与此同时,王馨兰张开了嘴来,就这么狠狠咬向了伊腾魁浩的手腕。

    “啊,八格!”

    伊腾魁浩做梦都没有想到,王馨兰这个弱女子竟然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措不及防之下,手腕上立刻被她咬出了一道血痕,痛得他不禁一哆嗦。

    “混蛋!你这臭娘们!”

    伊腾魁浩这回是真的发怒了,他还没有被一个普通女人给咬伤过。

    陡地,他猛地挥起了手,一巴掌就向王馨兰脸上狠狠地抽了过去。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响起,却夹杂着一阵刺耳的咔嚓声。

    但是,这并不是伊腾魁浩的手掴到了王馨兰脸上,而是一团血箭,猛地射在了他的手腕上,那声刺耳的咔嚓声,是血箭洞穿了伊腾魁浩的手腕,折断了他的手骨。

    “啊!”

    伊腾魁浩发出了一声惨号,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他骇然地望向了前方,神情刹那骤变:“你,你,你,你竟然苏醒过来了?”

    不错,此时此刻,盘膝而坐的张横,已然睁开了眼,那凛冽的目光中,蒸腾着熊熊的怒火。

    伊腾魁浩从岩浆岩下爬上来的时候,张横就已听到了他的声响。只不过,当时正处于溶合九阴神鼓最紧要的关头,他根本无法动弹。

    之后,伊腾魁浩向自己这边逼来,张横也感应到了危机,心中焦急万分。但溶合处于最后的阶段,他却仍是毫无办法。

    然而,当王馨兰拼死护住自己,并不顾一切扑上去,咬住了伊腾魁浩的手腕。伊腾老鬼恼怒之下,更是直接向王馨兰动了手。

    这顿时让张横三尸神暴跳,他那里还顾得了什么,强行中断溶合,拼死喷出了一口精血,这才以血箭一箭折断了伊腾魁浩的手。

    此时此刻的张横,虽然强自让自己清醒过来,但身体因为强行中断九阴神鼓的溶合,却仍处于被反噬的状况中,坐在地上,根本无法动弹。

    不仅如此,他嘴角汩汩地流着鲜血,体内的真元又开始乱窜起来。

    “啊,姓张的,你不要乱来!”

    刹那的愣怔,伊腾魁浩猛地反应了过来。他的反应也算是及时,来不及做出其他的动作,猛地一把就拉住了身边的王馨兰,手中的倭刀嗖地一下,架在了王馨兰的脖子上,凄厉地怪叫起来:“你要是乱来,老夫马上宰了这女人!”

    伊腾魁浩现在是真的有些畏惧张横,他摔下来时,就受了重创,直到如今都未恢复。并且,他还以为张横已溶合了九阴神鼓,所以,根本不及多想,就拿王馨兰做了人质,想以此威胁张横。

    “伊腾老鬼,你如果敢伤害兰儿,小爷必把你碎尸万段。”

    张横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道,心中却也是焦急万分。

    现在的张横,仍处于无法动弹的情况,所以,他也只有以强势的态度威摄伊腾魁浩,以免这老家伙做出过激的行为:“小爷必让你伊腾家族,从此消失在这个世上。”

    “你,你,你……”

    伊腾魁浩又气又怒,但还真不敢再有什么异动,只是死死地拉住王馨兰,把倭刀架在她脖子上,一步步向后退去。

    双方各有顾忌,一时间完全处于了僵持的状态。

    “阴神之祖,是阴神之祖!”

    火山口外,祭祀的仪式已推向了**,王馨兰和张横摔入火山口里,活人的祭祀已是到了最后的阶段。

    江畔野渡率着一众人高声吟唱,虔诚膜拜,一个个如癫如狂。

    陡地,大地轰隆隆一阵震动,火山口中,猛然腾起了一道血光。

    缓缓地,缓缓地,那血光曲扭摆舞,在火山口的上方,渐渐地现出了一个朦胧的身影,遥遥地矗立在了火山口的上方。

    正在膜拜的一众乙贺流的高层,刹那个个兴奋,人人癫狂。

    百年大祭,在场的人虽然从来没有看到过真正的阴神之祖。但是,在乙贺流的秘藉中,以及各系长辈的记载里,却都有阴神之祖相关的资料。

    此时此刻出现的情形,正与那些记载完全相同。这也就是说,阴神之祖,真的显灵了。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所有人震憾?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