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0章 木花开耶
    轰隆隆!

    火山内,剧烈的震动顿时把岩浆岩上的伊腾魁浩和张横以及王馨兰都吓了一跳。几人下意识地举目四望,不禁人人脸色大变。

    此时此刻,火山的山腹内,确实是发生了变化,只见,一团血红的火光,从那深不见底的火山下蒸腾而起,滚滚的硫磺气味,变得更加的刺鼻,仿佛这座沉寂了无数年的火山,要开始爆发了。

    “不会吧?”

    张横大凛,心中的骇然已是无以复加。

    他虽然没有经历过火山爆发,但在电视电影中,却也是看到过这种自然界灾难的恐怖。

    如果这座火山真的在此刻爆发,自己和兰儿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处。

    自己和兰儿,难道真的这么多魔难?好不容易把她从祭台上抢过来,现在不但让伊腾魁浩这老家伙趁机给擒为了人质,如今更是遭到了火山即将爆发的威胁。

    更要命的是:自己此刻因受强行中断溶合九阴神鼓的反噬,身体僵化,无法动弹。完全是外强中干,若是遇到危险,根本就是只有束手待毙的份。

    一时间,张横悲切莫名,已是难以自己。

    “张横!”

    被伊腾魁浩劫持的王馨兰,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

    面对伊腾魁浩的威胁,她虽然也是又惊又恐。但是,张横的苏醒,却让她芳心大喜。

    只要张横没事,她就算是死了,又何妨?

    不过,感受到四周的变化,王馨兰的心却是陡然一突,一种难以喻意的悲哀浮上心底。

    她也以为火山腹内此时的变化,是火山爆发的前兆。可是,现在自己和张横都在这火山内。若是火山突然爆发,这岂不是要被岩浆熔为灰灰。

    自己也就罢了,被伊腾家族劫持后,她就早已置生死于度外,以为自己这次绝难幸免。

    可是,张横他不应该陪着自己死,以他表现出来的能力,会有更精彩的人生。

    一念及此,王馨兰悲从中来,痴痴地望着张横,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对张横,她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感激和愧疚。

    “火山要爆发吗?”

    伊腾魁浩浑身剧颤,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不过,刹那的震惊,他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不,不是火山爆发,当年这座火山,被创派老祖以大神通封印,绝对不会再爆发。”

    “莫非是阴神之祖显灵了?”

    伊腾魁浩身形狂震,脸上也刹那露出了极度兴奋之色,目光就死死地瞪向了火山口的深洞。

    轰轰轰!

    山壁震动更甚,下面的那团红艳艳的火光也更加的炽烈。隐隐约约的,红光中似乎可以看到,有一团诡异的阴影,正在曲扭摆舞,情形实在是恐怖之极。

    “阴神之祖,真的是阴神之祖!”

    伊腾魁浩浑身都激动得颤抖起来,几欲就趴倒在地,朝山腹中膜拜。

    乙贺流上千年的传承,无数代人的教诲,伊腾魁浩也是从小接受这样的教育,神秘的阴神,早已烙印在了他的心里,把它当成了真正的神灵。更何况是传说中的阴神之祖显灵。

    不过,他总算还没忘了自己的时辰八字,明白此刻情况无比的危急,自己的面前是他的心腹大患张横,他是靠着擒拿了王馨兰做人质,这才能与张横对峙。

    所以,伊腾魁浩终于忍住了心中的那份狂热,一边死死地抓住王馨兰,一边目光一眨不眨地望着山腹。

    轰隆!

    终于,山腹底下的那团红光,缓缓地升了上来,整个山腹内,刹那被一团妖冶的红光所笼罩。

    然而,让张横和伊腾魁浩心中震动的是:这团从上面看起来象是烈火一样的红光,当它真正靠近的时候,却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火焰,完全就是一团妖冶的血色光芒。

    不仅如此,随着红光的笼罩,一股极度冰寒,极度阴森的气息,也骤然弥漫了整个空间。山腹中的温度,也象是猛然下降了数十度,从原先炎热的三十多度,一下子变成了零度以下,让人有种彻骨冰寒的感觉。

    “阴神之祖,果然是阴神之祖!”

    这个时候,伊腾魁浩已然可以看清红光中那团隐约的阴影,他激动地嘶吼起来,再也顾不得什么,卟通一声,已趴伏在了地上,朝着那团红光怦怦怦地叩起头来。

    当然,他仍是没忘了身边的王馨兰这个人质,一只手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硬生生地把她也按倒在了地上,一起膜拜那团红光。

    “这是?”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神情中现出了一抹骇然:“难道这就是乙贺流所祭祀的阴神之祖?”

    红光中的那团东西,看起来确实是诡异无比,它竟然是一条无比庞大的巨蛇。

    从张横所在的角度,只能看到它的上半部分,一个巨大如斗的脑袋,下面的蛇身粗有丈许,布满了血红色的鳞片。往下望去,蛇身一直伸入火山山腹的深处,也不知到底有多长。

    而让张横心头惊骇的是:这条巨蛇的脑袋,竟然不象一般的蛇类那样,而是长了一个人类的脑袋。

    并且,这个脑袋上,有一张女子的脸。在脑袋的顶部,更是有一簇如同是鸡冠一样的血色冠状物,看起来就象是在它的头上,盛开了一朵血红的鸡冠花。

    怪蛇的女人脸,如磨盘般大小,但口鼻眼耳俱全,如果不是这张脸太大,两腮还布满了细细密密的细鳞,光是从脸形来看,不失是个妖娆的女子脸孔。

    只是,一张生在巨蛇脑袋上的女人脸,就算是长得最美丽,也让人感觉一种恐怖。

    刷!

    突然,这张妖冶的女人脸,原本微闭的双眸,猛地睁了开来。

    刹那,两道血色的光芒,如同是天际闪过的血色闪电,在火山腹内骤然亮起。那股阴森的气息,在这一刻也变得更加的浓郁。

    “巴蛇?难道这就是倭岛元古的巴蛇?”

    张横心头大震,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乙贺流祭祀的阴神之祖,就是这玩意,甚至他们一直认为的那个元古女神木花开耶,也是这东西的化身?”

    望着从火山腹部升腾上来的这条怪蛇,张横猛地想到了这一点。

    在许多小说以及传说中,倭岛上古就有一条异蛇,名为巴蛇,据说乃是倭岛各族祭祀的神。

    不过,对于巴蛇的传说,有着无数的版本。有的说它就是一条上古的异种怪蟒,也有的说它是人面蛇身的诡异存在。但巴蛇到底是什么玩意,知道的人还真没有多少。

    然而,在玄门秘闻中,张横却看到过有关巴蛇的记载。这是华夏玄学界曾经的某位大能,在无数年前游历倭岛时,与巴蛇意外相逢,这才记载下的一段秘闻。

    按那位前辈高人的说法,巴蛇其实是一条人面蛇身的怪物,力量无比的恐怖。只是,巴蛇的真身早就在很久以前殒灭,如今留在世上的,只不过是它的分身或是残魂。

    因此,张横此刻看到这条怪蛇的影像,立刻就想到了巴蛇。

    而且,张横也曾在曾海洋提供的资料中,看到过乙贺流祭祀的元古女神木花开耶的雕像照片。那就是一个长相妖冶的女子形象,头上长了一簇巨大的鸡冠。

    之所以他们的元古女神会被命名为木花开耶,就是因为她头顶那血色的鸡冠状头冠,如同是倭岛的一种奇花:木花盛开的样子。

    所以,张横立刻确定,所谓的木花开耶元古女神,应该也是以巴蛇的形象为基础,演化出来的神灵。

    说到底,做为乙贺流祭祀的阴神之祖以及元古女神木花开耶,其实都是同一样东西,那就是倭岛的上古异蛇巴蛇。

    心中想着,张横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刹那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眼前的这条怪蛇。

    “果真如此,这玩意并没有本体,只不过是幻化出来的一个虚影!”

    张横心中一震,神情变得古怪无比。

    在真实之眼的视野里,他终于洞察到了眼前这团红光里怪蛇的本质,正如玄门秘闻中那位前辈高人所记载,巴蛇的本体早在无数年前殒灭。现在出现在这里的这条怪蛇,只是它残留的神魂所幻化的幻影。

    正是时,睁开了眼来的那条怪蛇,铜铃般的巨目,缓缓地扫视着四周。

    猛地,它的目光凝注到了张横身上,那张妖冶的女人脸上,也突然闪过了一抹复杂的表情。

    嗤嗤嗤!

    怪蛇的嘴微微张开,一条血红的蛇信嘶嘶嘶地在空气中发出了尖锐的异啸。

    刹那,一股奇异的波动振荡开来,张横的脑海里,也猛然响起了一个嘶哑的声音:“神裔?竟然是觉醒了神裔血脉之人?”

    “神裔血脉?”

    张横心头咯噔一下,却也立刻反应了过来,知道这条怪蛇在说自己。

    貌似当日在九黎古族的地下巫神塔中,见到了曾经的蚩尤的雕像后,张横就已明白,自己是蚩尤巫神的转世之身。

    而蚩尤乃是上古神裔,自己自那以后,确实是被唤醒了沉睡的神裔血脉。这也是自己在之后,修为一直进境无比迅速的原因所在。神裔的血脉,在修练上,具有其他人所不可比拟的修练天赋。

    此刻,突然感应到这条怪蛇传来的意念,张横的心里一凛,陡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

    果然,怪蛇那对冰冷的眼眸里,渐渐地浮起了一抹仇恨的光芒,死死地瞪住了张横。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