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1章 突破
    嗡!

    随着怪蛇的目光凝注,空气陡然象是被冰封了一样,一股无形的威压,如同是万钧巨岳,刹那笼罩住了张横。

    他的身形不禁狂颤,嘴角的鲜血再次汩汩地流了出来。

    “阴神之祖显灵,阴神之祖显灵!”

    另一边,伊腾魁浩仍处于一种极度的亢奋中,匍伏在地上,叩头如倒蒜,怦怦怦地叩拜着眼前出现的怪蛇。

    亲眼看到传说中的阴神之祖,伊腾魁浩已是狂热得不知所以,恨不得把脑袋给叩破。

    不过,叩了不知多少个头,额头上早已血肉模糊,他却也总算回过了神来,猛然想到了什么。

    “阴神之祖,小人有事禀告!”

    伊腾魁浩抬起了头来,仰望着空中的怪蛇,脸上露出了极其振奋之色:“小人费尽心思,为阴神之祖找到了一名神裔血脉之人,奉献给阴神之祖。”

    说着,伊腾鬼浩陡地一把扯过了被他按在地上的王馨兰,猛然把她举了起来。

    按乙贺流当年创派祖师遗留的信息,百年大祭时,必需以特殊血脉之人祭祀。

    所谓的特殊血脉,那就是上古神裔血脉。并且,为此留下了寻找神裔血脉的秘法。

    乙贺流各系派出的探子,就是利用这项秘法,在茫茫人海中寻找。

    此刻,看到传说中的阴神之祖果然出现,伊腾魁浩马上想到了王馨兰。

    这可是他们伊腾家族,化费了无数心思,从华夏国中寻找来的神裔血脉之人。如今,自己既然遇到了阴神之祖,他可不想错过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要亲手把王馨兰奉献给阴神之祖。

    说不定这位阴神之祖,在得到了自己的祭品后,会给他什么天大的好处。

    一念及此,伊腾魁浩顿时兴奋得几欲有了**的感觉。

    嘶嘶嘶!

    空中的怪蛇脑袋终于微微地转了过来,那张妖冶的女人脸,上面那对冰冷的巨目,也望向了伊腾魁浩这边。

    对于体型庞大的怪蛇来说,伊腾魁浩和王馨兰,无疑就象是大象脚下的蚂蚁。它自从火山腹里升腾上来之后,根本就当伊腾魁浩和王馨兰是空气,全部的注意力,完全落在了张横身上。

    直到此刻,伊腾魁浩的祷告,终于引起了它的注意,这才把目光转向了这边。

    嗤嗤嗤!

    怪蛇又微微张开了嘴,恐怖的蛇信嘶嘶嘶地吞吐着,似乎是在感应什么。

    陡地,它那诡异的脸上,又现出了一抹讶异的神色。

    “又是一个神裔血脉,竟然又是一个神裔血脉。”

    伊腾魁浩的脑海中,猛然响彻了怪蛇那嘶哑的意念:“嗯,只不过还没有觉醒,嘎嘎嘎,不过,这很不错,本神喜欢!嘎嘎嘎!”

    “供奉阴神之祖!”

    伊腾魁浩狂喜,怦怦怦叩头更急,一边连忙高举王馨兰,就向上空的怪蛇送去。

    能得到阴神之祖的肯定,这回他伊腾魁浩是真的得到大造化了。

    只要阴神之祖随便赐予他什么,他伊腾魁浩也许就脱胎换骨,成为乙贺流千百年来,得阴神之祖亲赐的第一人。

    那么,他伊腾魁浩,将来的成就,自然是无可限量,伊腾家族,也将因为有他的存在,而更加的辉煌。

    一念及此,伊腾魁浩已是激动得眼泪鼻涕全部流了下来,兴奋得一塌糊涂。

    他不由微微地转过了头,偷偷地瞄向了张横。他想看看,现在的张横知道他受到了阴神之祖的认可,会是怎么样一副惊骇的样子?

    然而,当伊腾魁浩眼角瞄到张横,身形却是猛地一僵,神情也刹那露出了惊骇之色:“你,你,你……”

    伊腾魁浩确实是被惊呆了。因为,此时此刻的张横,身上出现了一幕让他骇然的情形。

    只见,张横全身光芒大作,一股极度可怕,极度恐怖的威压,从张横身上散发出来,竟然让他有种胆战心寒的感觉。

    伊腾魁浩惊得魂飞魄散,你你你地终于你出了个结果:“你竟然突破三品,跨入了四品,这,这,怎么可能?”

    张横此刻身上散发的那股恐怖气息,伊腾魁浩只有在江畔野渡以及他们伊腾家族秘境中的老祖身上,才曾经感受过。

    这也就是说,张横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突破达到了四品。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伊腾魁浩魂飞天外?

    不错,张横在这危急的时刻,确实是突破达到了四品。

    就在刚才,授怪蛇那股无形威压的压迫,张横原本因受反噬而爆乱的真元,陡然变得顺畅起来。

    不仅如此,半溶合的九阴神鼓,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开始急剧地与自己的意识相溶。

    咔嚓嚓!

    突然,体内传来了一阵如同是刀刻玻璃的异响,四肢百骸,猛然发出了噼噼叭叭的爆响,就象是身体里突然爆开了一串爆竹。

    与此同时,脑海一阵炫晕,无数奇异的影像,轰然灌入了心神。滚滚地向神魂冲来。

    “突破了,竟然突破了!”

    张横心中狂喜,脸色也急剧地变化起来。

    随着九阴神鼓的迅速溶合,九阴神鼓中蕴含的那股奇异力量,也刹那渗入了张横的全身,丝丝地滋润着他的皮膜骨骸和筋脉。

    并没有结束!

    一团神秘的气息,轰然冲入了张横的神窍,让他神窍中那团原本如雾状的神魂,刹那蒸煮如沸,仿佛是被一团烈焰炙烤了一样。一种撕裂神魂的痛苦传来,让张横的意识都出现了刹那的迷糊。

    然而,张横心中却是狂喜不以,因为,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神魂正在发生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变化。原先一直无法成形的神魂,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凝结。

    只是眨眼的功夫,一个凝如实质的小人儿,已出现在了神窍中。小人儿的身形虽然还有些朦胧,但仔细看去,赫然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张横,惟妙惟肖,神态逼真。

    “实体的神魂,小爷终于凝成了实体的神魂,突破三品顶峰,跨入了四品初阶的境界。”

    张横惊喜若狂。

    神魂凝成实体,这正是达到四品的标志。只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破了三品顶峰。

    陡地,张横睁开了眼来,他的眼眸里刹那闪起了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一股无形的威压,也瞬息弥漫四周。原本被怪蛇气势所笼罩的空间,也猛地出现了剧烈的振荡。

    “妖孽尔敢!”

    张横厉喝,睁开眼的他,立刻看到了一幕让他震怒之极的情形。

    怪蛇竟然蛇信吞吐,陡地探出了数尺长,一下子卷住了王馨兰,就往它那张嘴里送去。

    这条孽畜竟然想吞食兰儿!

    张横这一惊非同小可,他一声暴喝,右手更是轰然怒舞,手腕上的伏以神尺,刹那化形,一道丈许的刀芒,携着呜呜的风雷之势,就朝着怪蛇的蛇信劈去。

    修为突破四品,举手抬足间已是可调动空间的元力,这一斩,完全不象以前那样,竟然形成了恐怖的刀芒。

    嗤啦!

    一声尖啸响彻,正欲把王馨兰吞入嘴里的怪蛇,猛地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嘶吼。

    它的半截蛇信,竟然被张横这一斩,斩落了下来。

    不过,怪蛇只不过是个虚幻的化身,并不是真正的实体。所以,斩落的半截蛇信,并没有流出什么鲜血,反尔是化为了点点的血芒,刹那飘散。

    “啊!”

    被震憾当场的伊腾魁浩,猛然惊醒了过来。他心目中不可侵犯的阴神之祖,竟然被张横一刀斩掉了半截舌头,他顿时骇然惊呼,差点连下巴就直接掉到地上。

    不过,刹那的愣怔,伊腾魁浩猛然回过了神。脸上也闪过了一抹怨毒之色:“小子,住手,不然我杀了你的女人。”

    伊腾魁浩怒吼,身形一闪,纵身而起,朝着王馨兰扑了过去。

    这老家伙还想再使用先前的手段,把王馨兰擒为人质,以再次威胁张横。

    但是,这回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地。

    “老家伙,去死!”

    张横怒喝,右手再次轰然怒舞。

    嗤啦!

    一声撕裂空气的异啸响起,伏以神尺的刀芒,如同是一道怒电,朝着伊腾魁浩就直劈了过去。

    “啊!”

    伊腾魁浩惨呼,他的两条胳膊刹那与身体分了家,鲜血狂喷,整个人都摇晃着几欲摔倒。

    并没有结束!

    “死!”

    张横大手一挥,一股强悍无比的旋风刹那卷起,一下子裹住了伊腾魁浩,把他如同是一段烂木桩一样,直接就甩向了下面的深渊。

    凄厉的呼喊回荡在火山的山腹里,伊腾魁浩就这么摔入了火山里,转眼消失在了视野中。

    与此同时,张横已是把王馨兰抱入了怀里,关切地问道:“兰儿,你没事吧?”

    “张横!我没事!”

    王馨兰紧紧地抱住了张横,美眸灼灼地望着他,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劫后余生,此刻感受着自己男人那厚实的胸膛,鼻间传来他熟悉的气息,一种幸福的感觉,满溢在王馨兰的心里。这一刻,就算是死,能死在张横的怀里,王馨兰也没有任何的遗憾。

    目光一扫兰儿,发觉她除了受到惊吓之外,并无什么伤害。张横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缓缓地抬起头来,望向了那条怪蛇。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