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2章 解印
    怦!

    被张横的伏以神尺斩了蛇信,怪蛇勃然暴怒,头顶的那丛鸡冠物陡地爆蓬开来,妖冶的女人脸上,更是显出了阴狠怨毒的神色。

    刷!

    它的两对巨目轰然光芒暴逸,如同是两轮血色的月亮,刹那把四周照得血红一片。一股极度森寒,极度冰冷的威压,也骤然暴逸。

    “好一个神魂攻击!”

    张横暴喝,长身而起,伏以神尺一甩,一根银丝迅速缠绕在了王馨兰身上,把她紧紧地束缚在了自己背上。

    同一时间,镇海印轰然怒舞,已悬浮在头顶,一圈金色的光罩,猛然包裹住了全身。

    怪蛇只是幻化的化身,它的攻击完全来自当年巴蛇残留的神魂那恐怖的神魂力。在张横的真实之眼里,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随着怪蛇巨目的凝注,整个空间仿佛都已被禁固,自己神窍中的实体神魂,陡地一僵,身形仿佛是被冰冻了一样,竟然无法动弹了。

    张横心中暗惊,知道凭自己刚刚跨入四品的修为,与这条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的怪蛇相比,还是相差着很大的距离。

    不过,张横如今可也不是吴下阿蒙,身上藏着拽着的宝贝可不少。他立刻以镇海印护住自己,双手轰然一指,九阴神鼓光芒大耀,立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妖孽,去死!”

    张横大吼,一手举起鼓锤,一手按住鼓面,就狠狠地敲了下去。

    咚咚咚!

    沉闷的鼓声响彻,就如同是元古的凶兽,传来的阵阵嘶吼。

    空间振荡,极光闪耀,一圈圈如波浪般的振荡波轰然弥漫向四面八方。原本被禁固的空间,顿时出现了可怕的破碎,眼前的视野陡然间变得支离一片。

    咚咚咚!

    张横的脸上现出了一抹狰宁,眼眸里也浮起了血丝,擂动的鼓锤丝毫没有停顿,又是三记狠狠地敲了下去。

    空间振荡更甚,四周的能量完全处于了暴乱中,沉寂的火山腹中,也响起了轰隆隆的回音,仿佛整座火山都在摇晃。

    “这是怎么了?阴神之祖在上,这是怎么回事?”

    火山口外的祭祀场中,江畔野渡等人一个个满脸的期待。但是,突然产生的异动,让所有人不禁脸色大变。

    按照派中祭典的记载,阴神之祖苏醒后,接下来就是它的赐福。有幸得到它赐福之人,便会得到大造化。

    可是,现在的情形,完全与祭典中所记载的不同。从火山口投影而出的那团红光,在升到空中后,突然凝滞。

    紧接着,红光中一团物体曲扭摆舞,似是突然癫狂了一样。

    这样的情形,别说是众人根本没有看到过,就算是祭典记载的十数次百年大祭,也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纪录。

    那么,这是怎么了?阴神之祖到底是怎么了?

    江畔野渡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心中惊骇无比。他那里还敢迟疑,立刻再次趴伏到了地上,虔诚地膜拜祷告,心中惊惶无比。

    其他长老也是一个个心神大震,连忙跟着江畔野渡趴到了地上,跪拜不以。

    一时间,场面有些混乱,所有人都是惊惶无比。

    哇!

    山腹中,张横敲响了六记九阴神鼓,脸色已是一片苍白。陡地,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九阴神鼓,毕竟不是凡物,以张横现在刚刚跨入四品的境界,要想发挥它的全部力量,却还是不可能。

    而且,这次张横擂动九阴神鼓,不仅仅是摧动它的威力,而是要解封神鼓中的烛龙九阴之残魂。

    所以,他六记鼓声敲下来,几乎已是耗尽了自己的魂力。此刻他神窍里的神魂,已然变得有些萎糜,光彩黯淡。

    “拼了!”

    张横一咬牙,眼眸中露出了绝决。他心中明白,要对付眼前这条可怕的怪蛇,自己只有豁出去一拼的份。

    心中想着,张横神情一凛,陡地一枚天星精髓已捏到了掌心。

    嗡!

    一团魂力刹那包裹住了天星精髓,丝丝渗入了其中。只是瞬息,天星精髓便已爆了开来,化为了一团晶液。

    嗤嗤嗤!

    神窍中的神魂猛然精神大振,眼眸都亮了起来,它已感受到了天星精髓的气息。

    不仅是它,镇海印那神秘空间里,原先已因抗衡江畔野渡,而处于虚弱状态的王一鸣老祖,也陡地象是注入了一剂兴奋剂。

    嗤啦,嗤啦!

    天星精髓化为了两团,源源地渗入了张横的神窍和镇海印的神秘空间,王一鸣老祖的神魂和张横的神魂小人儿,贪婪地吸收起了天星精髓。

    “万邪之尊,九阴解印!”

    张横怒吼,手再次高高举起,狠狠地把鼓锤敲落在了鼓面上。

    咚咚咚!

    又是三声沉闷的鼓声,整座九阴神鼓突然黑芒暴逸,滚滚的黑气从鼓面蒸腾翻滚。

    嚎呜!

    一声凄厉的嘶吼响彻,大地震动,火山摇晃,整片天地似乎都要翻转过来。

    黑气翻滚更甚,一股极度阴冷的气息,刹那笼罩整个火山山腹。渐渐的,一道惨白惨白的光柱,从黑气里直射而出。

    “烛龙九阴被封印的残魂!”

    张横浑身剧震,眼眸也猛然暴缩:“它终于被解封出来了!”

    不错,那一柱惨白的光芒,乃是一只巨大的独眼所散发,就象是冰天雪地中的那轮冷月,透着森森的寒意。

    轰!

    黑气暴逸,终于现出了里面被包裹的东西:一条只生了一只巨大独眼的怪蟒,已现出形来。

    这条怪蟒浑身漆黑,身形竟然比那条巴蛇的化身还粗了好几圈,一种如同要倾倒山岳的威压,也轰然高涨。

    “嗤嗤嗤!”

    仍然昂首挺立在火山山腹的巴蛇,猛地身形狂颤,那张妖冶的女人脸,第一次现出了惊恐的神色。两只血色的巨目,更是死死地瞪住了黑气中现形的怪蟒。

    “妖孽,去死!”

    张横手中的鼓锤轰然一指,指向了对面的巴蛇。

    轰!

    爆响乍起,黑气狂卷,解封的烛龙九阴,刹那狂窜而出,携着万钧风雷之势,扑向了前面的巴蛇。

    轰隆隆!轰隆隆!

    一黑一红两条怪蛇,就这么纠缠在了一起,扭作一团。

    火山狂震,大地颤抖,狂暴的气劲眨眼间卷袭四面八方。火山山腹的岩壁,顿时噼哩叭啦如雨而下,整座火山都似乎要崩塌了。

    张横的心头也是震憾无比,眼前这两条怪蟒的化身,缠斗的情形确实是恐怖之极,确实是有排山倒海之势。

    幸好,他所在的这片岩浆岩,有九阴神鼓所散发的黑气所保护。否则,以此刻所产生的恐怖气劲,只怕这片岩浆岩,也必然会被搅成粉屑,根本无法在上面立足。

    这时,两条怪蟒纠缠在一起,刹那便向火山山腹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下窜去,从上面看来,就只能看到滚滚的黑气和血光交着缠绕,仿佛是天地初开时的一片浑沌,再也看不到那两条怪蟒的影像了。

    “阴神之祖息怒,阴神之祖息怒!”

    火山口的祭祀现场,此刻所有人已然是惊骇一片。他们无法看到火山山腹内的情形,但从下面投影上来的影像,却是完全震骇了所有人。

    只见,原本那团吞吐变幻的红光,突然被一团黑气所包裹。下一刻,黑气和红光纠缠在一起,整片天空,就被这滚滚的黑红两色所笼罩,天色也刹那变得阴沉沉的可怕,似乎要压下来一样。

    纵然在场的一众乙贺流的高层,尽皆是强者,但仍是人人感觉心胸窒堵,难以呼吸。感觉上,就象是自己的神魂,也要被那股可怕的威压,从神窍中挤压出来。

    一时间,所有匍伏在地的长老,人人震骇,个个惊魂。

    江畔野渡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做为一名达到了四品的强者,他的感应比在场的任何人更敏锐。他已感受到了,火山的山腹中,仿佛产生了某种巨变。

    尤其是那滚滚狂逸的强悍气劲,就好象是山腹中有什么绝世强者在拼斗。

    可是,这怎么可能,这座活火山乃是当年创派老祖亲手封印,是他们乙贺流阴神之祖栖身所在。

    难道是因为这次大祭,被姓张的那个小子所捣乱,以至于引起了阴神之祖的暴怒,这才出现了这样的状况?

    江畔野渡心念电转,他突然想到了这个可能。不禁心中大骇。所以,他此刻叩头如倒蒜,大声地祈祷着,想让暴怒的阴神之祖息怒。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地。天空中那团黑红相交的光芒,越来越炽,四周的气劲也一片暴乱,整个永生之地的秘境,似乎都在剧烈地颤抖。

    “天啊,这是怎么了?”

    山腰上,正在狂攻的巫王彩云飞,血梦泪以及曾海洋和青云子等一众人,此刻正陷入了激烈的交着战中。

    但是,山上传来的轰隆剧震,还有那股极度可怕的威压,却是让双方的激战刹那处于了停滞状态。

    两边的人马,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一个个满脸骇然地望向了山顶。

    此时此刻,那滚滚的黑红光芒,已笼罩了整座永生峰,让每一个处身于此的人,感觉身体象是遭到了万钧巨岳的碾压,要想动用真元都绝无可能。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出现这样恐怖的情形?

    一时间,激战的双方人人惊骇,个个震动。

    然而,让他们更加骇然的却紧接着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