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3章 真正的百美
    嗖!

    就在众人震惊天空出现的那幕恐怖情形时,突然,一团火光从火山的腹内冲天而起,向着上方急射而来。

    “火山爆发了,火山爆发了!”

    所有人尽皆大惊,场面刹那混乱一片。

    但是,那团火光并没有象电视电影中火山喷发时出现的那样,喷射出滚滚的岩浆,而是现出了一个人影。

    只不过,这个人影被那团红黑交缠的光芒所掩映,投影出来的影子无比的巨大,竟然就如同是一座小山一样,看起来就好象是一位神灵。

    “是张少,是张少!”

    刹那的愣怔,山腰上的血梦泪等人顿时惊呼,个个神情振奋:“是他带着王小姐出来了!”

    不错,携着火光从火山口里冲出来的,正是张横,在他的背上还背着王馨兰。

    张横自然不是傻瓜,解印了九阴神鼓中被封印的烛龙九阴残魂后,感受到火山剧烈的震动,他可也不愿再呆在那里。

    要是火山突然崩溃,或是下面岩浆不小心喷发出来,自己和兰儿可就是葬身火山了。

    所以,张横立刻启动了背上的推进器,借助推进器的力量,向上空直飞。

    “八格,你竟然没死!”

    正在拼命祈祷的江畔野渡,眼眸暴缩,神情也变得惊怒交加。

    他是做梦都没想到,被自己一记只手遮天,拍入火山里的张横,还能活着窜出来。

    而且,感觉上,现在的张横,浑身散发的气息又完全不同了,隐隐的似乎已能带动四周的空间力量。

    这让江畔野渡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这小子因祸得福,摔入火山后,不但没死,反尔修为突破到了四品?”

    一念及此,江畔野渡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他可清楚得很,从三品顶峰跨入四品,看似只是一个境界的跨越,但无疑比登天还难。他江畔野渡,当年就是在三品顶峰停留了近数十年,在一次祭祀之时,感应到阴神的某种意念,才有幸突破到四品。

    眼前的年青人,竟然能在这样的年纪突破四品,这绝对是玄学界的一个传奇。

    当然,这也意味着,这样的敌人,必将是乙贺流的心腹大患。

    “八格,想走,那也得看老夫愿不愿意!”

    江畔野渡厉喝,全身光芒骤炽,一只手再次举了起来:“只手遮天!”

    轰隆隆!

    天空猛地一沉,一只遮天蔽月的巨掌,赫然现形,朝着张横兜头盖脑地就拍了下来。

    “哈哈,老鬼,还用这把戏!”

    张横的笑声传来,头顶的镇海印刹那金光急耀,轰然暴涨,迎着那只巨掌就轰隆隆地砸了过去。

    修为跨入四品,张横已可动用镇海印大部分的力量,此刻祭起,就如同是天星殒落,威力之恐怖,已是到了极致。

    怦!

    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传来,镇海印和巨掌刹那撞在了一起。天地翻转,大地摇晃,一柱极度耀眼的劲气流如同是蒸腾的蘑菇云,陡然冲向天际。

    “啊!”

    场中猛然传来了惊呼声,所有在火山口的乙贺流长老们,一个个东倒西歪,全部给震得难以稳住身形。

    不仅是他们,山腰上僵持的双方人员,也是一个个身形摇晃,几难立足。

    不过,瞬息的震惊,山腰上响起了震天的呼喊:“张少威武,张少威武!”

    此时此刻,看到这一幕情形的所有张横的朋友,个个兴奋,人人惊喜。

    这些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象巫王彩云飞,曾海洋以及青云子和操家家主等人,更是修为都在三品后期,见识自然不凡。

    他们已从张横的投影与江畔野渡的这一击中,感受到了张横的变化,尤其是那股扑天盖地的威压,更是让他们立刻明白,张横的修为,已突破四品。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众人振奋之极?

    “八格!”

    江畔野渡身形一晃,不禁退了一步,脸色骤然变得恶毒之极:“好,小子,想不到你竟然真的已突破到了四品。嘿嘿,那就让你见识见识老夫真正的手段。”

    “百美图!”

    江畔野渡低喝,双手猛地一挥。

    血光暴逸,空间振荡,一卷图画缓缓地从他头顶浮突而出,渐渐地展开在了众人面前。

    “百美图?”张横身在空中,被刚才的一击反震,也不由自主地从空中直落了十数米。幸好,背上的推进器动力还在,这才让他勉强维持住了身形。

    然而,看到江畔野渡头顶出现的那幅图画,张横的神情剧变,脸色也陡地变得阴厉无比:“原来这幅图在江畔老鬼手中。”

    张横自然没忘了,在台岛那处龙窑的窑壁上,见到了一百个美人的影像,被窑火灼烧烙印在上面。

    后来,从闲云子以及欧阳等人那里,知道这是当年倭岛人为了仿制元古邪器百美图,残害一百名玄门女修,并以万名女子的神魂祭炼,这才留下了这样的痕迹。

    之后,张横许下宏愿,这才让被禁固在窑壁上的那些女修的残魂,脱离龙窑,并被他收入江山社稷图中。

    此刻,看到这幅百美图出现,张横的心顿时被一股极度愤怒的仇恨之火所炼燃,眼眸里都刹那蒸腾起了火焰。

    不仅是他,江山社稷图里,原本烙印在山壁上的那百美副本,也猛然感应到了什么,一个个人影突然摇拽而动,从山壁上浮突了出来。所有女子的眼眸,都望向了上方,目光里仇火恨火熊熊燃炽。

    “八格!去死!”

    江畔野渡手指轰然一点,头顶的图画血光乍起,一团粉红色的艳煞,汹涌鼎费,滚滚地淹向了张横。

    艳煞里,无数的美人或款款而行,或嫣然娇笑,在血光中若隐若现,如走马灯般变幻起来。

    刹那间,空间弥漫了一股淫糜的气息,所有看到这一情形的人,不禁脸色怪异,心神也出现了一种莫名的感觉。仿佛全身的血液,突然变得鼎沸,内心最深处的某种**,在这一刻被撩拨了,脑海中难以抑制地出现了无数旖旎的影像。

    百美图被列为元古十大邪器,虽然江畔野渡手中的这一幅,是仿制品。但是,他完全是按照古法所炼制,又溶合了万名女子的怨念,所以威力确实是恐怖之极。

    尤其是百美所蕴含的艳煞,已几乎凝成了实质,对于神魂的影响,已是达到了一个极致。再加上以他四品强者的力量摧动,此时此刻的百美图,散发的一股扑天盖地的怨气,已影响到了所有人。

    轰!

    艳煞翻滚如沸,如同是滚滚的血潮,刹那涌到了张横面前。

    张横目眦欲裂,整个人却如同是僵化了一样,就这么死死地瞪着汹涌而来的艳煞,一动不动。

    “哈哈,小子,就让你临死也做一个风流鬼,让你尝尝百美噬魂的滋味!”

    江畔野渡得意地大笑起来,神情更见狰狞。

    自当年在台岛利用龙窑的特殊性,炼制成百美图,这件仿古的邪器,已成为了江畔野渡的本命法器。甚至这些年来,也帮他渡过了不少的难关。

    数十年前,曾有一名长老所在的家族,新近突破一名老祖级人物,从而野心滋长,意欲暗中谋夺乙贺流门主之位。

    当时的江畔野渡,刚刚突破四品不久,境界还不怎么稳定,根本无法抗衡这位长老家族中两名老祖级人物的联手。

    最后,还是他祭起了百美图,以百美图恐怖的艳煞怨力,把那两人的神魂侵蚀,最后落得一疯一死的下场。

    由此,他也震摄了另外几家暗中蠢蠢欲动的对手,从此,他江畔野渡的地位也逐渐稳固,坐稳了乙贺流门主之位。

    此刻,眼见张横被百美图所淹没,他心中已是狂喜不以。被百美图侵蚀的,这世上还从来没有生还之人。

    然而,江畔野渡的狂笑还没有荡漾开来,他的神情陡然一僵,脸上也露出了骇然的神色:“八格,这,这,这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

    “不!”

    江畔野渡猛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怒吼,一张老脸也急剧地抽搐变形:“百美噬魂,吞吞吞!”

    疯狂的厉喝中,江畔野渡猛地喷出了一口精血,喷向了头顶的百美图。

    此时此刻,江畔野渡突然感受到了不对劲,他的心神与百美图相溶,因此可以清晰地感应到,百美图中被炼化的百美神魂,现在竟然有了一种让他陌生的感觉,甚至出现了不听他意念的现象。

    这样的情形,在他炼成百美图后,数十年来从所未曾遇到,也是违背了一般玄学界对于法器的理论。

    江畔野渡大骇,所以立刻喷出了一口百炼精血,想强行控制百美图。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地。

    他心神中与百美图的联系,越来越弱,越来越飘缈,脑海中也轰然剧响,原先被他炼制的百美影像,猛地都化为了厉鬼,张牙舞爪地朝着他扑了过来。

    “八格!”

    江畔野渡惊怒交加,眼前出现的情况,根本脱离了他的掌控。当年化尽心思,动用全派之力,这才炼制的百美图,竟然在这一刻出现了反噬的情况,他这是做梦都想不到。

    不过,让他更加意外,更加震骇的却还在后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