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4章 百美择主
    江畔野渡受到百美图莫名的反噬,惊骇莫名。但是,让他更加骇然的事却紧接着发生了。

    “八格!”

    江畔野渡陡然疯狂地嘶吼,如同是疯了一样,猛地扯掉了他头上那顶代表着门主的高冠,更是双手狂撕,把一身华丽的和服也扯了个粉碎,如癫如狂,手舞足蹈,不断地抽自己的耳光,在自己身上乱抓乱挖。

    只是眨眼的功夫,江畔野渡全身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啊,门主,他这是怎么了?”

    所有在场的一众乙贺流的高层惊呆了,个个震惊,人人骇然。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江畔野渡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发狂?

    “江畔老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滚滚的艳煞中,张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玩味的冷笑,望着下面癫狂的江畔野渡,心中却莫名的畅快。

    此时此刻,艳煞中确实是发生了一幕不可思议的情形。

    只见,从百美图中浮突出来的那百名美人,原本一个个翩然而舞,或妖娆,或妩媚,向着张横款款而来,每一个女子,浑身都散发出了一种极度的诱惑。

    但是,就在她们靠近张横的时候,突然张横的身周,陡地腾起了同样的一团粉红色的艳煞。一百个只有拇指大小的拇指姑娘,从他身周冒了出来。

    轰!

    两团艳煞相撞,刹那相互交溶。那些款款而来的女子,却在这一刻尽皆身形剧震,脸上也都露出了悲切之极的表情。

    从张横身上冒出来的那百名拇指姑娘,正是收入江山社稷图中的百美残魂。她们本是当年被炼化成百美图的百名女修的执念,经张横发下大宏愿后,已有了生前的一点灵智。

    从百美图中出来的百名美女,却正是江畔野渡炼化的女修怨念所化,她们本已是没有了任何灵智的鬼物,任凭江畔野渡操纵。

    然而,当她们遇到生前残留的这些执念,冥冥中顿时产生了感应,双方在一接触的刹那,便开始了相互的溶合。

    顿时,一个个拇指姑娘,就这么与相应的女子溶为了一体。从百美图中出来的那些美女,眉心立刻都闪起了一层淡淡的白光。

    陡地,一阵阵凄厉的哭喊声响彻了张横的意识,张横的脸色也急剧地变化起来,悲切莫名。

    溶合了执念的百美,生前的一些记忆,突然都回到了她们的神魂中。这顿时让这些怨念所化的鬼物,明白了自己曾经的过往。想到当年的屈辱,回忆起曾经的悲惨命运。百美一时间个个悲凄,人人哀绝。

    张横被百美的这种情绪所感染,眼角也不禁**辣的,神情却是变得更加的凛然。

    他陡地一声怒吼,双手结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式,一手指天,一手指心,以强大的意念,向四周的百美喝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嗡!

    张横意念所化的每一个字,如同是一道道符咒,刹那印入了百美的神魂里。正悲切哭泣嘶喊的百美,尽皆浑身剧震,神情也猛地变得怨恨无比。

    刷!

    百美的目光,猛然都转向了下面的江畔野渡,一个个眼眸里喷薄着熊熊的仇恨火焰。

    下一刻,艳煞轰然翻滚,倒卷着就朝着江;畔野渡疯狂地卷袭而去。

    “江畔老鬼,当年你残害无数女子,炼成邪恶的百美图,今天就该有此报应!”

    张横神情凛然,一字一句地喝道。

    “啊!”

    江畔野渡此刻已完全处于了疯癫的状态,他整个人被滚滚的艳煞所包裹,凄厉地嘶吼着,狂叫着,双手更是狂舞乱抓,啪啪啪的巴掌声惊心动魄,他自己疯狂地抽着自己的耳光,一张脸已血肉模糊,身上也已完全没有了一处完好的皮肤,血淋淋的一片,惨不忍睹。

    而在江畔野渡的神窍里,更是发生了一幕无比恐怖的情形。

    只见,他已凝成实体的神魂,现在却被百名如同幽灵般的女子所围困。这些女子嘶吼着,张牙舞爪,扑到了江畔野渡神魂所化的小人儿身上,手抓牙咬,无所不用。

    江畔野渡神魂虽然不是**,但它身上被生生地咬下了一片片肌肤和血肉,整个小人儿瑟瑟发抖,眨眼间已是遍体鳞伤,没有了人样。

    回复了生前一些意识的百美,对江畔野渡恨之入骨,每一个缕残魂,确实是恨不得食这老鬼之肉,要把它的神魂硬生生地撕碎。

    可怜的江畔野渡,做梦都不会想到,他会被自己炼制的百美图弄成这副惨样。

    凄厉的嘶吼响彻,癫狂的江畔野渡象狗一样在地上翻滚,血肉模糊,痛吼连连。

    四周所有的人却是一个个惊呆了,他们根本搞不清这到底发生了什么。眼见曾经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门主,竟然成了这副样子,确实是让他们个个惊惶莫名。

    陡地,场中的一众乙贺流的高层,目光刷地都望向了遥立空中的张横,眼神中都不由露出了惊骇之色。

    此刻,就算是傻瓜,也能猜想出来,江畔野渡成这副样子,应该就是空中那位华夏年青人所使的手段。

    只是,江畔野渡可是早就跨入了四品的强者,这个刚刚才进阶四品的华夏年青人,又是如何能让他们的门主,变成这副模样?

    一时间,人人惊骇,个个心头发颤,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就象是在看一头来自洪荒的怪兽。

    “老鬼,该你还债的时候了!”

    目光冷冷地瞪着地上已不成人样的江畔野渡,张横的眼眸一凝,陡地举起了手来,朝着下面就是轰然拍落。

    嗡!

    空间振荡,劲气暴逸,一道金光轰然砸落,狠狠地拍在了江畔野渡身上。

    怦!

    血光四溅,骨肉横飞,一代枭雄江畔野渡,刹那在张横一掌之下,化为了灰灰。它的神魂,更是早被百美给撕成了粉碎,这一刻,当年残害无辜,炼制邪器百美图的罪魁祸首,终于得到了报应,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

    轰!

    一团极度耀眼的焰芒爆炽,原本悬浮在空中的那卷百美图,也在这一刻突然熊熊燃烧起来。

    图画中的百美,一个个似是活了过来,俏脸上露出了欣然而解脱的笑意,纷纷朝着空中的张横躬身行礼。

    “你们大仇已报,我也实现了当日之诺言。”

    张横的眼角有**辣的东西在滚动。意识中感应到当年受尽屈辱的百美,如今总算大仇得报,他心中压着的一块石头,也总算放了下来。

    这可是他曾经对百美的承诺,今日却趁着这个机会,实现了诺言,也算是了结了一段因果。

    百美图被毁,禁固百美的囚牢已失去了作用。这些经历了万千折磨的女修残魂,现在已然恢复了自由。

    “你们去吧!”

    张横深深地凝望了那已然烧成了灰烬的百美图一眼,有些黯然地道:“好之为之!”

    释放了这些被禁固的残魂,张横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她们。也许,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受尽了屈辱,她们应该会好好找个地方,重新修练。

    张横只能默默地祝福她们。

    然而,他的话声未落,那飘荡在空中的百美,竟然又是齐齐一躬身。紧接着,艳煞飞舞,就朝着张横淹了过来。

    “呃,这是?”

    张横一怔,不知道这些百美的残魂想要干什么。不过,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滚滚的艳煞,刹那已笼罩了他全身。

    嗤嗤嗤!

    一阵异啸响彻,艳煞如同是有生命一样,丝丝地渗入了张横的身体。

    “你们还要留在江山社稷图中?”

    这回,是轮到张横吃惊了。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百美的残魂,已眨眼间溶入了江山社稷图。在原先那些拇指姑娘所在的山壁上,一个个再次现出了形来。

    只不过,现在的这些百美影像,少了几分厉气,多了一点人情味,看起来比先前更加的娇美了。

    “我等愿奉您为主,永远留在此地随您修练。”

    嗡的一声,意识中响起了无数女子异口同声的回答。山壁上的百美影像,也一个个款款向张横行礼。

    “呃,奉我为主?”

    张横的嘴顿时张成了蛤蟆,他还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但是,让他更加想不到的却还在后头。

    嗡嗡嗡!

    江山社稷图的山壁上,突然一点点艳光闪烁,每一个百美的眉心,陡然闪起了一点金光。

    刹那,点点金光汇成了一股金色的潮流,汹涌地向张横神窍涌来。

    轰!

    张横浑身剧震,脸色也骤然间变得怪异无比:“宏愿咒力,这是百美残魂所化的宏愿咒力!”

    此时此刻,在张横的神窍里,发生了奇异的一幕。

    只见,那滚滚的金色潮流,丝丝地渗入了张横神魂所化的小人儿。顿时,小人儿的身体,就象是镀上了一层黄金,变得异样的灿烂。

    “终于凝就神魂实体了,小爷已稳固了四品初期的境界!”

    张横心中狂喜,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

    要知道,在张横吸收九阴神鼓神秘力量,跨越四品的时候,一再遭遇意外。先是有伊腾魁浩的打断,再是有巴蛇的出现,以至于他还没有完全把神魂凝筑完成,就不得不与巴蛇硬抗,最后虽然得到天星精髓之助,终于解封了烛龙九阴的残魂。

    但是,他的神魂却已是留下了不少的隐患,甚至连真正的实体也并未完全凝筑成功。

    然而,此刻得到百美宏愿咒力的滋补,神魂完全凝聚,可能存在的所有隐患,也在这一刻全部消失。张横是真的跨入了四品,稳固在了四品初期的境界。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兴奋之极?

    但是,让张横更加难以置信的事却再次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