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7章 傀儡
    “啊!”

    匍伏在地的江畔篱东和江畔篱西等人,一听到张横的那些话,顿时浑身发抖,人人骇然惊魂。

    陡地,几人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转头望向了神庙那边,凄厉地呼喊起来:“老祖救命,老祖救命!”

    如今,江畔野渡已死,整个乙贺流可以说是群龙无首,张横这位神使发话,要处置江畔篱东等人,还真没有其他人可以出面说话。

    所以,江畔篱东他们,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三位老祖身上。

    但是,让他们绝望的是:神庙中那三柱原本蒸腾的气劲,此刻已缓缓地缩了回去,甚至连锁定张横的念力,此刻也已完全消失。

    三位乙贺流的老祖,在感受到了阴神之祖的气息,聆听到它的意念传音,那里还会再多事。在他们的心目中,阴神之祖也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既然阴神之祖亲自降临,宣布那个华夏年青人乃是神使。就算是最匪夷所思,他们也只能接受。

    “冒犯神使,此罪当诛!”

    张横那里还会客气,立刻趁着烛龙九阴幻化的巴蛇,震摄住所有人的这个机会,大做文章。

    说话声中,张横手中的伏以神尺轰然怒扫。

    刹那,一道极光拖拽着凛冽的刀芒,就斩向了江畔篱东和江畔篱西等人。

    惨号骤起,鲜血怒溅,江畔篱东等五名江畔野渡的心腹,顿时被张横这一刀腰斩,上半身哗啦一下,就飞出了十数米远,下半身尤自匍伏在地,保持着跪拜的姿式。

    摄于阴神之祖的威严,几人根本连还手之心都不敢有,就这么心不甘情不愿地被斩当场。

    “阿!”

    匍伏在地的其他长老,个个脸色惨白,人人惊骇莫名,身形都不由自主地瑟瑟发起抖来。

    此时此刻的这些家伙,人人自危,却是丝毫不敢有反抗之心。一时间,场中寂静一片,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尔等可还有不服者?”

    张横目光一凛,从一众长老身上扫过。

    “呃!”

    下面的人尽皆浑身一震,被张横强大的威压给震得心神狂颤。

    不过,这些人此刻那敢再放个屁,江畔篱东等人的下场,可是血淋淋的就在眼前。

    “恭迎神使,我等愿听从神使号令!”

    突然,人群中一名年纪在六十多岁的长老,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朝着张横叩头道。

    “恭迎神使,我等愿听神使号令。”

    有人带头,其他人也顿时反应过来,连忙一个个向张横叩头行礼,表示臣服。

    “嗯,很好!”

    张横心里偷着乐,借助烛龙九阴的化身威摄,再加上自己杀一警百的手段,现在总算让这些乙贺流的老家伙们承认了自己这个神使的身份。

    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

    心中想着,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最先说话的那名长老身上。

    这人此刻神情惊惶,浑身都在微微地颤抖。但是,仔细看去,此人脸腮无肉,鼻翼呈现铁青之色,这明显是相道中的小人之相。

    张横心中一动,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不由浮起了一抹玩味的冷笑弧度:“尔是何人?”

    “啊,神使!”

    梅津基太浑身剧震,他还真没有想到,张横竟然会向他问话。愣了足足有三秒,他总算回过了神来,咚地一个响头叩在了地上:“属下梅津基太,是如今乙贺流第十三长老。”

    “好,很好,本使看你挺不错。”

    张横点头,一个心念已是传递给了脚下的烛龙九阴。

    嗡!

    陡地,烛龙九阴全身光芒大作,它头顶上的那朵鸡冠样的头冠,猛然闪耀起了刺目的血光。

    嗖!

    一点红光急射而出,向着梅津基太的眉心射去。

    “啊!”

    梅津基太浑身狂颤,刹那被那点红光所笼罩,脸上也露出了怪异的神色。

    “阴神之祖赐福,阴神之祖赐福!”

    四周的一众长老,发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望向梅津基太的眼神中,刹那充满了无限的羡慕和妒忌。

    此时此刻的情形,正如派中典藉中所记载的那样,是阴神之祖赐福的现象。

    只是,这些人还真没想到,排名偏后的梅津基太,竟然得到了这样的大造化。

    果然,随着那点红光渐渐隐没入梅津基太的眉心,他整个人的气势也完全不同了,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轰然膨胀。

    “三品后期,三品顶峰,半步跨入四品!”

    所有乙贺流的长老,目光死死地瞪着梅津基太,脸上满满的都是震骇和羡慕。

    在乙贺流十八名长老中,梅津基太位列十三,其实修为只能算是中等偏下。但是,他得到阴神之祖的赐福,却立刻力量暴涨,一下子已达到了半步四品,隐隐有跨入四品的境界。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场中所有人妒忌莫名?

    梅津基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他自然可以清晰地感应到,自己力量的暴涨。

    但是,让他心头一凛的是:那一点渗入眉心的红光,在他的神窍里,竟然就这么烙印在了他的神魂的额头上。

    “奴印,这是奴印!”

    梅津基太心头狂震,一时却有些悲喜交加。

    他当然清楚,一个人的神魂中,被别人烙印下了记号,那就一生受人所制。

    这也就是说,他虽然得到阴神之祖的赐福,修为在短时间内暴涨,但他却也从此后成为了人家的奴仆,任由指使。

    不过,刹那的惊惶,梅津基太却是又释然了。给他下奴印的乃是阴神之祖。既然阴神之祖要让他做神的奴仆,这岂不是说,阴神之祖将要托付他重任吗?

    否则,阴神之祖又何必多此一举?

    一念及此,梅津基太顿时兴奋起来,望向空中那条怪蛇的眼神也变得狂热无比,一边已是把头叩得咚咚直响:“谢阴神之祖和神使的恩赐,属下没齿难忘。”

    “嗯!”

    张横微微点头,嘴角那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更浓。

    他之所以要让烛龙九阴把刚吞噬的巴蛇残魂的魂力,灌入梅津基太神窍,让他在短时间内神魂力暴涨,这自然是有原因地。

    张横先前从梅津基太的相道上看出,此人是个不折不叩的小人,为人阴厉狠毒,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如果这人在自己手下,自然是要防着他一点。但是,这人现在是乙贺流的长老。

    如今的乙贺流,门主江畔野渡被自己灭杀,他的几名心腹也被自己惩罚。再加上先前被自己踢落火山山腹的伊腾魁浩。可以说,现在的乙贺流已是实力大减,也是群狼无首,乱成了一团。

    在这样的时候,如果自己以神使的身份,借机在乙贺流扶植一个傀儡出来。那么,今后的乙贺流,就可以被自己所掌控。至少不会再成为自己的大敌。

    正是想到了这些,张横才会选中了梅津基太这样的小人。只要能控制他,就让这个小人在乙贺流兴风作浪,就算是把乙贺流给弄得倒台了,张横也是不在乎,甚至正合张横之意。

    微微沉吟,张横的目光扫过全场,声音也变得凛然起来:“乙贺流创派千年,不能一日无主,如今梅津基太得阴神之祖赐福,乃是有大造化之人。所以,本使以为,梅津基太可为本派新门主。”

    说到这里,张横陡然一声厉喝:“尔等可有意见?”

    “啊!”

    一众乙贺流长老尽皆大震,个个忍不住发出了惊呼。

    他们是做梦都没想到,这位神使竟然会有这样的提议。

    但是,张横此刻浑身气势轰然散发,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压得他们透不过气来。一时间,这些长老却是面面相觑,那敢有丝毫的反对。

    “既然诸位都没意见,那梅津基太,就是今后我派门主。”

    张横可没有丝毫的客气,立刻以神使的身份,把这事情给落实了。

    “多谢阴神之祖,多谢神使!”

    梅津基太惊喜若狂,顿时连连叩头,整个人兴奋得都要**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如果以他曾经的身份,就算再挨上一百年,也绝不可能达到如今的地位。

    可是,就是因为阴神之祖的出现,就是因为这个神使的出现,却让他的人生来了一次大逆转,竟然登上了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乙贺流门主之位。

    这完全就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啊!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兴奋得几欲癫狂。

    现在的梅津基太,已是对张横这位神使,感恩戴德。貌似没有张横,可就没有他的这份造化。

    只是,他却没有想到,张横给他这样的好处,可没安什么好心。从此他已是张横的傀儡,终生都得受张横所控制。

    而且,他的神魂受烛龙魂力灌注,虽然短时间内修为暴涨,但之后的隐患多多,甚至这一生也再休想突破达到四品,生命力更会因此而受影响,只会有短短十几二十年的年份。

    这也算是他为此付出的代价。

    场中气氛变得无比的诡异,一些以前看不起梅津基太的人,或不甘,或无奈,或羡慕妒忌,却摄于阴神之祖以及张横这位神使,不敢表示出任何的反对。

    而与梅津基太平时相好的长老,却是猛然醒悟过来,连忙上前祝贺,一时阿谀之词喷薄而出,热闹之极。

    就在众人各怀心思的时候,突然,张横脚下的烛龙一阵血光暴逸,又一个意念传递到了大家的意识里。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