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8章 斩草除根
    “咯咯咯!”

    一众乙贺流长老的脑海中,陡地响起了阴神之祖那诡异的笑声,这让众人一惊,顿时又齐齐拜伏在了地上。

    “神使临巡,如本神亲临。江畔家族,伊腾家族,冒犯本神使者,罪该灭族!”

    所有人的意识中,响彻了阴神之祖阴恻恻的声音:“传本神神谕,半月内必将这两家判逆,斩草除根。”

    “啊!”

    所有人尽皆一惊,谁都没有想到,阴神之祖竟然会下达这样的神谕。

    “遵神谕,属下必不惜一切代价,惩处判逆!”

    还是梅津基太反应最快,立刻伏首遵命。

    顿时,一众长老也回过了神,连忙纷纷叩头领此神谕。

    血光大作,空间振荡,烛龙的残魂传达了这道意念后,也不再逗留,曲扭摆舞着,身形缓缓向火山口缩去。

    张横也不再装神弄鬼,从烛龙头顶上跳了下来,落到了地面。

    轰!

    血光一闪,整座火山轰隆隆地震动起来,烛龙的身形,渐渐地没入了火山口。在最后消失的时候,它还不忘朝着张横点了三下头,似乎是在向这位神使道别。

    望着一个个恭敬地拜伏在地的乙贺流长老,张横的心里已是乐开了花。

    一场好戏,终于结束,自己最后还是借着阴神之祖,给乙贺流投了一枚重磅炸弹,让他们消灭伊腾家族和江畔家族。

    张横可不想给自己留下后患,以自己今天斩杀江畔野渡以及他的儿子和侄子三人,几乎是一下子端掉了江畔家族大半的力量。这肯定会让江畔家族对自己恨之入骨。

    就算表面上,因为自己这个神使的身份,不敢公开报复。但张横可不敢保证,江畔家族暗地里会不想什么阴谋。

    至于伊腾家族也是一样,伊腾魁浩虽然死了,但他们家族依然存在,甚至秘境中还有一位老祖级的人物。要是他们暗地里阴魂不散,这却也绝对是个麻烦。

    所以,张横就想到了斩草除根,借阴神之祖的口,下达了灭这两个家族的神谕。

    对敌人心慈手软,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张横可不会给自己留下这样大的祸患。

    至于乙贺流会如何对付这两家,那就不是张横考虑的了。以阴神之祖的名义传达的神谕,乙贺流的长老即使有所不满,也会全力执行,甚至各系各家族的老祖,也会参与其中。

    毕竟,这是阴神之祖的神谕。更何况,灭了这两个家族,即使是付出些代价,收获也绝对不会少。伊腾和江畔这两个家族,传承也很多年了,积蓄自然也是不会少。

    就让他们去狗咬狗吧!

    心中想着,张横目光扫过场中众人,冷声道:“本使还有其他事,就此告辞。尔等好之为之,切莫忘了神谕。”

    “神使,您要走吗?”

    梅津基太连忙站了起来,满脸的馋媚:“既然来了圣地,何不休息几日,也好让属下们聆听神使的教诲。”

    “是啊,是啊!神使何不留在此处,也好让属下等天天聆听神使教诲!”

    反应快的长老,也立刻回过了神,一个个殷情地挽留,态度谦卑之极,馋媚之极。

    开玩笑,现在谁都看出来了,这位神使非同小可。光是从刚才阴神之祖对他的态度,就能窥其一班。

    更何况,先前如同是大粪一驼的梅津基太,就是得到了这位神使的赏识,最后就受阴神之祖的赐福,并成为了新门主。

    这足见神使的能量。

    如果现在不趁机拉近与他的关系,那才是傻瓜。

    “哼,本使其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眼见这些一向高高在上,傲气凌人的乙贺流长老,现在如一条条哈巴狗一样,张横心中很是畅快。但是,他却也不愿在乙贺流的永生之地多留,他此刻确实是想尽快离开这里。

    不仅是因为修为突破四品,张横需要尽快熟悉这个境界。更重要的是:山下那些为辅助自己,强攻的朋友们,张横也是非常的担心。

    虽然因为自己这个神使身份的确定,双方的战斗早已结束。但是,在刚才的强攻中,己方人员肯定是出现了伤亡。

    那么,这次伤亡到底有多大,都是那些人出了问题,张横此刻牵挂中又是充满了愧疚。

    心中想着,张横也不再理会眼前众人,背上的推进器陡地喷出两团火焰,带着他和王馨兰,冲天而起。

    他可不愿与乙贺流的这些长老多接触,以保持自己这位神使的神秘性。

    “恭送神使!”

    下面哗啦啦跪倒一片,众人高呼,态度恭敬之极。

    张横的身形转眼间便已冲入了上层的离火困仙阵,消失在了大家眼前。

    修为进阶,要穿越这离火困仙阵,更是不在话下。张横脚踏一个个焰火浪潮形成的旋涡,很快就上升到了空中。再次开启推进器,向着富士山的山顶冲去。

    等他冲出那层雨雾屏障,远远地就看到富士山的山顶上,曾海洋亲自等候在了那儿。

    先前因为阴神之祖的出现,呈现在天空中的投影,早就震摄了山下的所有乙贺流弟子。再加上之后传来江畔野渡被斩杀的消息,以及神使的出现,更是完全把山下的乙贺流弟子给震憾了。

    他们那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拦截曾海洋他们。因此,在接到张横撤离的意念后,曾海洋以及彩云飞和血梦泪等一众人,顺利地撤了出来。

    “尊主,您终于出来了。”

    看到张横徐徐降落下来,曾海洋喜出望外,连忙迎了上来。

    “曾首席,你们那边怎么样,伤亡如何?”

    张横握住了曾海洋的手,神情急切无比:“你没事吧?”

    现在的曾海洋,也是刚从永生峰上退下来,衣衫破烂,身上还有几处伤口,神情更是疲惫之极。幸好,他气息还算沉稳,应该是没受什么重创。

    “尊主,我没事,只是受了点小伤。”

    曾海洋摇了摇头:“我们这次的伤亡有些大,总共有三十多名兄弟,没能回来。不过,巫王,血少主,操家家主等人,都没什么问题。”

    说到这里,曾海洋的眼眸一凝,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尊主,您的修为好象进阶了,您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此刻的曾海洋,确实是心中很震惊,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眼前的张横已完全与先前不同了,四品强者的那股隐隐的威压,让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惊悸。

    可是,这怎么可能?张横乃是去永生之地营救王馨兰,照说是千险万难,九死一生。但是,他不仅安然地救回了王馨兰,甚至还修为直接突破了四品。

    “曾首席,此事说来话长。”

    张横却也不愿在这里多说什么,立刻与曾海洋一起,向山下而去。

    早有老千门的弟子,安排好了一切,把两人送往了事先决定好的隐秘之地。

    “尊主,说来奇怪,这次我们撤离,竟然对方没有一个人前来追杀。”

    一路上,曾海洋把他们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最后道:“而且,直到现在为止,乙贺流的人,也没有派出任何探子,追查我们的行踪,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嗯,他们应该不会再追纠此事。”

    张横微微沉吟,已是明白了其中的原因。想必梅津基太明白自己与山下强攻的人是一伙,自然不敢再去追那些人。

    若是他敢那样做,惹恼了自己这位神使,他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不追纠了?”

    这回,却是轮到曾海洋震惊了。他可了解乙贺流的行事手段,那可是绝对的心狠手辣。别说是这次攻击了他们的老巢永生之地,就算是一点点小冲突,也是会穷追不舍。

    “曾首席,此事待会我会跟你说明。”

    张横一脸的神秘微笑。

    当两人回到隐秘的据点时,彩云飞,血梦泪以及柳犁月等所有人,也已回到了那儿,正等着张横回来。

    看到张横,屋里的所有人尽皆一震,神情也刹那变得怪异无比。

    大家也已立刻看出来了,张横身上的变化,每个人的心中自然都如同先前的曾海洋一样,无比的惊讶。

    张横目光扫过众人,神情总算有所缓和下来。正如曾海洋所说,这次己方虽然有伤亡,但这些重要的人物,尽皆安然无恙。这也算是张横值得安慰之处。

    张横朝众人深深地鞠了一躬,以示自己的感激之情。当下,他也不再隐瞒,把这次在永生之地的经历说了一遍。

    “什么?张少您竟然斩了江畔野渡那老鬼?”

    这回,所有人都被震憾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张横竟然在乙贺流的圣地,做出了如此石破天惊之举。好半天,血梦泪忍不住问道:“还成了他们的神使,指定了梅津基太为他们的新门主。巫神在上,这是真的吗?”

    “嗯!”

    张横慎重地点点头:“这次营救兰儿,全靠了诸位,我张横对诸位的恩情,铭感于心。”

    “不过,这事还算是圆满解决,机缘巧合成为了他们的神使,想来乙贺流一时半会,也不会再敢找我们的麻烦。”

    张横也不愿多说自己如何用瞒天过海的办法,忽悠乙贺流一众长老,从而获得神使的身份,他用一个机缘巧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带过。

    这一夜,临时据点无比的热闹,对于张横在永生之地的事迹,所有人都是感觉无比的好奇。

    而乙贺流那边,果然也没有再有任何的行动,大家就这么渡过了一个平静的夜晚。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众人这才散去。张横带着王馨兰回到了房间,心中却是有些迫切。两人自再次相逢到现在,一直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而张横心中有无数的疑问,想从兰儿这里得到解答。

    尤其是当日她离开后,从此再无消息。这一直是张横心中解不开的谜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