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9章 兰儿的变化
    “兰儿,那天你回家后,怎么就从此没有了消息,怎么也联系不上你。你到底出了什么事?”

    心中想着,张横把疑问问了出来:“还有,我曾按你留在你工作单位的家庭地址,去寻找过你。但是,却发现那个地址根本不存在。你为什么要留一个假地址在单位里?”

    张横目光灼灼地望着王馨兰,满脸的迫切。

    一直以来,王馨兰的失联,以及她用假地址,都是张横心中的埂。要知道,单位中所留的地址,是按兰儿的身份证所纪录。那么,这岂不是说,当时的兰儿使用了假身份。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情。

    “唉!”

    王馨兰的脸色顿时黯然了下来,神情中也现出了悲切。

    好一会儿,她这才缓缓地道:“张横,对不起,先说我那个假身份证的事,这其实不是有意要骗你,而是我当时为了找工作,不得以才做的事。”

    说到这里,王馨兰终于把她的身世全部说了出来。

    王馨兰确实是个苦命的女孩。原本,她家中有四人,一个哥哥以及父母,父母都是乡下务农的农民,平时在外打工。

    然而,就在她九岁的时候,家里翻建破旧的老屋。但是,就在翻建之时,她的父亲却从屋顶摔了下来。

    这一摔,让王馨兰一家子一夜之间就回到了解放前。她父母这些年打工攒了不少钱,这才想到要把房屋翻建一下。现在,父亲重伤,建房子的钱,全部成了医药费。

    结果是:父亲最终没有抢救过来,不但化完了所有的积蓄,而且还借了不少的外债。

    此后,母子三人硬撑了几年,最终,王馨兰的母亲,不得不因为沉重的压力改了嫁。

    当时王馨兰跟母亲去了继父家,而他哥哥却一个人外出打工了。

    王馨兰的继父是个酒鬼加赌徒,一旦喝醉了酒,或是赌博输了钱,脾气就会变得很差。甚至会拿王馨兰母女出气,因此,母女两人,经常挨他的打。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王馨兰也渐渐长大了,她实在不愿再呆在这样的家庭里。所以,就跟母亲商量,一个人出外去打工,以免再受继父的家庭暴力。

    心中不愿再与那个让她痛苦的家再有什么联系,所以,她打工时,用了假身份证。这就是她所留地址不真实的原因。

    那次她接到家里的电话,急冲冲的回家,却是受了继父的骗。

    继父也不知从那里知道了她的手机号,就假借说她母亲重病,让他快回家。

    王馨兰虽然与继父关系不好,但对母亲,心里却是一直都在牵挂,每月也总会寄点钱或营养品给母亲。

    一听说母亲重病,王馨兰顿时急了,她也顾不了那么多,就急急地往家里赶。

    那知,这完全是一个骗局,王馨兰回到家里,这才知道,母亲安然无恙,出事的却是她的继父。

    这个赌徒这几年来劣性不改,常年留连于赌桌边,却是欠下了一屁股的高利贷。

    这不,那段时间,他就被十几万的高利贷逼得走投无路。他就把主意打到了王馨兰身上。

    村里有个小混混,吃喝嫖赌样样齐全,年纪已是三十多岁,还没有成家。他就暗地里与这小混混做了交易,只要对方能把他的赌债给还了,就把王馨兰嫁给他。

    于是,王馨兰就这么被她继父一个电话给骗了回来。等她明白这是个骗局时,一切已经晚了,继父把她关了起来,并抢了她的手机等物,不让她与外界联系,硬逼着王馨兰嫁给那个小混混。

    王馨兰誓死不从,她母亲虽然苦苦哀求继父,但却遭到了他的一顿毒打,面对被赌债逼得无路可走的继父,她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王馨兰可不想就这么屈从。就在一天晚上,她趁着继父熟睡的时候,想从二楼的窗户偷偷溜下来逃走。

    只可惜,她一个弱女子,却在爬下来时,不慎从上面摔落,一下子就昏迷了。

    这下,他继父也吓坏了,连忙把她送到了医院。只是,王馨兰摔下来时头部受伤,一直处于昏迷中。

    问题却是出在了医院,在她所住院的地方,有一位医生,是从倭岛留学回来的博士。正好是王馨兰的主治医生。

    这人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伊腾家族在外的探子。早年在倭岛留学时,就已被伊腾家族收买,让他回去后,负责探察特殊血脉之人。

    此人从王馨兰的血液检测中,发现这个女孩竟然就是一位他主子所需要的特殊血脉之人,顿时喜出望外。

    最后,这人使了点手段,把王馨兰偷偷地带往了倭岛,交给了伊腾家族。

    这就是王馨兰回家之后,从此失去联系的原因。

    到了倭岛,她的伤势得到了精心的护理,也终于醒了过来。

    而在对王馨兰的调查中,伊腾家族查到了一条消息,那就是这个女子,竟然是张横的女人。

    这就是之后伊腾魁浩设计,利用王馨兰把张横引到倭岛的根本所在。

    “原来是这样!”

    听完兰儿的叙说,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他还真没想到,兰儿的身世竟然是如此的凄苦。

    更是想不到,她继父是这样一个毫无人性的家伙。

    “对不起,兰儿,都是我不好,没有好好照顾你,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张横轻轻地拥住了王馨兰,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抹温柔:“不过,以后我绝不会再让你受人欺负。”

    “张横,你不要这样说。”

    王馨兰紧紧地依偎在张横的怀里:“这一生能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有你,我是这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经历了在永生之地的那翻凶险,王馨兰早已明白,眼前的男子,是真心真意地爱自己,甚至为了自己,不惜生死。

    这一生能遇到张横,她确实是死而无憾。

    “兰儿!”

    “张横!”

    两人喃喃着,呼唤着彼此的名字,身形已是紧紧地拥在了一起。

    分离大半年,数百个日夜的相思之苦,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温馨的柔意在空气中弥漫,一种旖旎的气息,也渐渐地洋溢在房间里。灯火突然熄灭了,但透过窗户的路灯,隐约地在墙上映出了一团纠结在一起的人影。就象是两只八爪鱼般,死死地缠绕在一起。

    嗡!

    突然,一团奇异的炫光,从两人的身体里陡地闪起,刹那笼罩住了全身。

    “兰儿,你,你,你……”

    ……张横,猛然惊醒,黑暗中他晶亮的眸子里,现出了震惊的神色。

    此时此刻,王馨兰的身上,确实是发生了一幕不可思议的变化。

    只见,她全身闪烁着一层淡淡的炫光,映得她如羊脂般的肌肤,仿佛是染上了一层星辉,看起来是如此的神圣。

    尤其是她此刻媚眼如丝,一张桃腮艳红得如同喝醉了酒,正处于事后的那种娇艳不可方物中,更是让她的这份神圣,增添了几分妖娆,说不出的诱人。

    张横真的惊呆了,不仅是因为王馨兰身上突然多出来的那抹神圣气息,更是因为,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也有了某种变化。

    张横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神魂如痴如醉,全身闪烁起了异样的彩光,心神也象是喝了百年的佳酿,舒坦之极。昨天在永生峰上的一战,所有的疲惫和劳累,也是消弥一空,让张横有一种从所未有的通达和空灵。仿佛整个心神也被洗涤过了一样,清明无比。

    “张横,我,我,我……”

    感受到张横灼灼的目光,王馨兰娇羞地把头埋在了张横的怀里,心中却也是震憾无比。

    现在的王馨兰,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她的心灵如同是受到了甘霖的滋养,身体突然象是沐浴在春日的阳光中,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而且,最让她惊讶的是:在眉心的地方,象是划过了一道闪电,无数的画面就象是决堤的洪水,滚滚而来。

    那些影像,显得有些杂乱,但一幕幕呈现的竟然都是一个身穿古装的女子,在一处处景色怡人,如同仙境的地方游玩的情形。

    这顿时让王馨兰惊呆了。这样的经历,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一时完全震呆在了当场,我我我地不知该我什么好了。

    “兰儿,别怕,你这是神裔血脉觉醒了。”

    张横终于回过了神来,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他现在也已然明白,自己与兰儿身上,发生了什么。

    当时在火山腹内,伊腾魁浩为了把王馨兰献祭给巴蛇,曾说出了王馨兰身上的秘密:她是一位神裔血脉拥有者。

    因为那时情况紧急,张横虽然心中有所触动,却也并未在意。他可不管兰儿是什么血脉,只要她好好的,张横不在乎兰儿是什么人。

    可是,此刻两人之间发生的这种奇异现象,却是让张横猛然醒悟,这是自己的神裔血脉,摧发了兰儿体内同样的神裔血脉觉醒。

    兰儿身上之所以会突然有神圣的气息,就是她神裔血脉觉醒后的一种特征。

    事实上,张横与王馨兰也不是第一次有鱼水之欢。当日在老何山时,因为受冯慧敏的暗算,两人陷入幻境,就曾有过一回阴阳交泰。

    不过,那时的张横还没有去过新疆的九黎古族,身上的神裔血脉也没有觉醒。所以,那时两人交合,并没有出现什么异象。

    正心中难以莫名,这个时候,突然张横浑身一震,脸色也陡地变得惊骇无比:“啊,兰儿,你,你,你的神魂竟然……”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