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0章 消魂藤
    “阿,张横,怎么了?”

    张横的惊呼,立刻让王馨兰大惊失色,不由猛地爬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张横,急切地问道。

    “兰儿,没事,没事!”

    张横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虽然脸色仍是难看,但已是伸手拥住了王馨兰,柔声安慰道。

    张横确实是看出了王馨兰有问题。就在发现兰儿神裔血脉觉醒之时,张横下意识地就以天巫之眼的真实之眼,探察起了兰儿的神窍。

    然而,目力一凝,张横立刻洞察到了王馨兰神窍内的情形。

    只见,兰儿神窍内,一团彩色的雾气,正蒸腾如沸,异常的活跃。

    彩色的神魂,正是神裔血脉的特点,也是区别于普通血脉的标志。而神魂的活跃,更是因为神裔血脉觉醒的缘故。

    以如此活跃的神魂,要是启蒙踏入玄门,修练的速度,必然比一般人快上无数倍。这就是神裔血脉最大的优势。

    可是,就在这团彩色的神魂中,张横敏锐地发现,最中心的地方,竟然有一层淡淡的黑气在缭绕。

    这让张横心头陡地一沉,他立刻意识到,王馨兰的神魂,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

    心念一动,神窍中的小人儿刹那彩光大作,一缕魂力,也缓缓地延伸向了王馨兰的神窍里。

    嗡!

    一股冰寒而阴森的气息猛然传来,让张横探入的那缕魂力,如同是触电般刹那缩了回来。

    “不好,兰儿的神魂中了某种奇异的毒素!”

    张横大骇,以自己达到四品的神魂力,仍然能受到影响,这足见兰儿神魂中所沾染的毒素之恐怖。

    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张横先前才会难以抑制地惊呼出声。

    要知道,神魂是一个人的根本,也是最脆弱的所在。别说兰儿现在还是个普通人,就算是自己,要是神魂受到什么创伤,也是极大的祸端。

    可是,兰儿竟然神魂中沾染了不知名的奇毒,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心中骇然。

    幸好,张横毕竟不是以前的那个打工仔,刹那的震惊,立刻回过神来。他可不想把真相告诉兰儿,以免让她担心。所以,刚才他就直接改口说没事。

    “真的没事?”

    王馨兰满脸的惊疑,美眸灼灼地凝注着张横。

    “嗯,没事!”

    张横脸色缓和了下来,点点头:“兰儿,好好休息一下。”

    说着,温柔地拿起了丢在一边的衣服,给王馨兰披上,这才抱起她,把她放到了旁边的床上。

    就在为王馨兰盖上被子的时候,张横的手指似是无意间碰到了她的脖子。

    王馨兰顿时感觉眼皮好沉重,一种浓浓的睡意袭了上来。她雍懒地伸了个懒腰,娇羞地喃喃道:“张横,我好累!”

    在张横温柔的凝注下,王馨兰很快就沉沉睡去,进入了梦乡。

    “兰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的问题解决!”

    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目光凝视着熟睡的王馨兰,眼眸里露出了一抹绝决。

    本以为,这次经历千辛万苦,自己总算把兰儿给救出了永生之地。从此兰儿就不会再受任何人的欺负。

    那知,此刻竟然发现,兰儿的神魂沾染了不知名的剧毒,这让张横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那么,兰儿神魂所沾染的奇毒,到底来自何处?或者是什么人所下?

    “莫非是乙贺流?”

    张横心头一震,猛地想到了一个可能:“或者是伊腾家族?”

    张横可没忘了,兰儿曾被当成是祭祀巴蛇的活人祭品。而她这段时间,也一直在伊腾家族和乙贺流的手中。所以,她神窍内所中的剧毒,最有可能就是这两家。

    一念及此,张横的神情变得凛然起来。微微沉吟,他的意识立刻探入了江山社稷图中,一缕思感,就伸向了九阴神鼓。

    此刻,九阴神鼓正安静地放置在那座小山上,但表面上却仍有红黑光芒在不断地闪耀。烛龙九阴的残魂,在吞噬了巴蛇之后,帮张横演了一场好戏,便自行又被九阴神鼓所封印,回到了九阴神鼓中。

    只不过,烛龙九阴虽然吞噬了巴蛇的残魂,但巴蛇经过这么多年乙贺流的祭祀,它的这缕残魂也壮大了许多。烛龙九阴想要完全把它溶合,却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正是九阴神鼓,直到现在仍有红黑交缠的光芒闪现的原因。

    张横的思感毫不停留,迅速延伸向了九阴神鼓,刹那就探入了其中。

    烛龙九阴吞噬了巴蛇的残魂,纵然无法全部溶合,但巴蛇残魂中的部分记忆,却已被烛龙九阴所获得。因此,张横想了解乙贺流或伊腾家族的有关事宜,尤其是祭祀巴蛇时的一些禁忌和条件,也许可以从这些记忆中找到。

    毕竟,王馨兰神魂的毒素,如此的诡异,极有可能与乙贺流的祭祀有关。否则,以伊腾家族或乙贺流的力量,用不着使这样的手段来对付一个普通女子。

    心中想着,思感已细细地在九阴神鼓中搜索起来。

    嗡!

    血光一闪,九阴神鼓微微震动,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咚咚声。

    与此同时,无数的记忆片段,已纷纷扬扬地涌入了张横的意识里。

    那都是关于乙贺流祭祀阴神之祖的影像,虽然并不完整,甚至有些破碎而混乱。但是,在张横细细的探察中,还是让他明白了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一些隐秘。

    当年,乙贺流的创派祖师,在一次意外中,进入了永生之地这片秘境,并发现了那座火山口。

    那人也是一位奇人,感受到火山下似乎有一股奇异的气息在波动,便冒险进入了火山腹内。

    于是,他便遇到了当时的巴蛇残魂。

    那时的巴蛇非常的虚弱,甚至还不能幻化出化身,只能用残留的意念,与那人沟通。

    那人在如梦如幻的状况下,见到了巴蛇的幻像,并得到了它的恩赐,让他的修为在短时间内暴涨。

    当他从火山腹中出来后,虽然修为大进,但却已成为了巴蛇的奴仆。

    从此,这人就开始创建了乙贺流,并对火山内的巴蛇残魂进行祭祀。有巴蛇的暗中支持,乙贺流迅速壮大,成为了倭岛传承最久的两大玄门之一,那人自然也就成为了乙贺流的创派祖师。

    他谨记巴蛇当年的交待,除了每年一次的祭奠外,每百年更会进行一次大祭祀,并且,在每百年的大祭祀中,寻找一位神裔血脉的拥有者,献祭给巴蛇。

    纵然是他死后,这也成为了乙贺流的门规,这么多年来,没有任何人敢改变。

    当然,巴蛇之所以要寻找神裔血脉之人,这完全是因为,神裔血脉对它的残魂恢复,有着很大的好处。

    从巴蛇的残魂记忆中,张横知道,巴蛇原本是上古神裔族人所饲养的一条奴兽。血脉中也有着少量的神裔传承。

    只可惜,当年大劫难发生时,巴蛇却判变了神裔族人,最终被神裔的族人所斩杀。

    因此,巴蛇的残魂中,充满了对神裔的仇恨。用神裔血脉之人祭祀,一则可报它心中的仇。另一则更是可以滋养它的残魂,可谓是一举两得。

    不过,巴蛇的神裔传承毕竟不纯正,它要吞噬神裔血脉之人,其实对它会有很大的危险。

    所以,巴蛇当年就教给了乙贺流的创派祖师,让他在献祭神裔血脉之人时,先用一种奇异的毒素,把神裔血脉之人的神魂消蚀,以最大程度减少对它的危害。

    “消魂藤,竟然是百品灵媒中的消魂藤……”

    细细地观察着传来的信息,张横浑身剧震,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

    世上有两种奇草,一谓彼岸花,另一种被称为消魂藤,都是生长于幽冥之物,而且也都被列入了百品神媒中。

    人们对彼岸花的传说大多有所了解,据说彼岸花的花和叶,永远不会同时出现,当花开之时,便是叶落的那一瞬间。所以,彼岸花的花和叶,就象是彼岸相望的两个人,永生永世都不能在一起。

    这就是彼岸花的奇特之处。

    消魂藤与彼岸花一样神奇。而且,两种花草,还是伴生之物。只有彼岸花出现的地方,才会有消魂藤的存在。

    之所以被称为消魂藤,不仅是因为这种上古异草,对人的精神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一旦接触,就会让人最原始的**爆发,处于消魂蚀骨的状态,不可自拔。

    而且,消魂藤一旦研制成药物,可以消蚀人的神魂。一般普通人,只要沾染一丁点的消魂藤粉末,就会立刻魂消魄散,一命呜乎。

    神裔血脉之人的神魂虽然有异常人,但如果遭消魂藤侵蚀,也会让神魂中毒,渐渐消溶。

    张横怎么也没想到,巴蛇竟然就是利用消魂藤的这种特性,把献祭的神裔血脉之人,神魂中对它有危害的奇特力量消蚀。

    “混蛋!”

    心中想着,张横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脸色也变得有些狰狞:“可恶的巴蛇,该死。”

    彼岸花和消魂藤,分别位列百品神媒的九十和九十一,本是这世上极其罕见之物。而且,从张横所获得的天巫传承中,这种毒物,这世上根本无解药。

    除非找到上古的一处神奇之地,才有可能把这种毒素给化解。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