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1章 血髓池
    传说,盘古大神开天劈地,身体骨骼化为大地山脉,这才有了世界的刍形。盘古大神的血脉精华,滋养了天地万物,让无数的生物获得勃勃生机。

    当然,人们所不知的是:盘古大神的心脏,其中所蕴含的精血,更是具有神奇的力量。按当日从净禅大师手抄的玄门秘闻中记载,盘古大神的心脏,就化为了一处神秘之地,那里是大地的精华所在,每百年,就能凝聚出一滴地脉血髓。经过万千年的积累,他心脏所在的神秘之地,就形成了一个血髓池。

    如果有人能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滴血髓池中的血髓。那么,无论是什么样的毒素,都完全可以被血髓所化解。

    明白了兰儿神魂中所中的奇毒乃是消魂藤,张横立刻就想到了传说中的血髓池。也许,真的只有盘古大神精华所凝聚的天下神物,才可以化解兰儿的毒。

    可是,血髓池只是传说中的存在,现实中谁也没有见到过。甚至玄门秘闻中,记载这一传说的大能,也是根据他当年所的一些古藉,这才猜测血髓池的可能性,连他也不知道这世上是不是真的就有血髓池,更不要说这东西到底在哪儿。

    心中想着,张横的神情不禁一阵黯然,长长地叹了口气,一时有些无可奈何。

    不过,微一沉吟,张横的眼眸陡地亮了起来:“血梦泪,也许她可能知道一些线索。”

    张横猛然想到了一些事,曾经在明珠的时候,与血家发生冲突,甚至夜闯血家在明珠的老宅,与血家老祖血老太打过一架。

    后来,血家知道了自己这位新巫神的身份,这才冰释前嫌,并认了自己这位新巫神为主。

    当晚,张横与血老太长谈,在谈话中,就听血老太提起了血家的来历。

    血家在苗疆曾是传承了千年之久的苗王,曾是巫神蚩尤所在巫族的一个分支。自当年蚩尤巫神死于皇帝之手,其中一支远赴新疆,那就是现在巫王彩云飞所在的那一支九黎古族。

    另一支深入苗疆腹地,以躲避那时皇帝部族的追杀,最后在苗疆的深处,重新建立了族群。从那时起,血家就成为了这一族群的首领,被苗民们尊为苗王,这就是如今人们所说的古苗。

    按血老太的说法,血家虽然也得到了部分巫族的传承。但是,他们血家之所以能统率古苗一族,并形成自己独特的功法,却是另有机缘。

    据说,当年血家的老祖,在一次入深山狩猎的时候,迷失在了茫茫的原始森林中。最后,竟然意外地进入了一处神秘之地,在那里,他得到了一个古老的传承。从此,修为大进,更是获得了一些奇异的独特功法,这就是血家如今血巫之术的根本。

    血老太当时很是感慨,曾提到过,在家族古老的一些典藉中,留有当年血家老祖的一些笔记。说是他当年进入的神秘之地,无比的神奇,他甚至怀疑就是传说中盘古大神心脏所化的血髓池的所在。

    只不过,对于那处神秘之地,血家的那位老祖,留下的只是只言片语,并不详细,似乎是有着什么顾忌。因此,血老太也仅是根据笔记来猜测,是不是真是如此,却也无法肯定。

    此刻,记起与血老太的这段往事,张横的心头不由一震。

    无论如何,这可是一条线索。只要能救治兰儿,那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张横也绝不会放过。

    微一迟疑,张横望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王馨兰,起身走出了房去。

    血梦泪和几位长老住在一个单独的小院里。这一次,血家的伤亡并不算大,除了有十几人受伤外,还有三人在强攻时殒命。

    当张横来到这里,血梦泪正在为那十几名伤员检查伤势。看到张横进来,血梦泪有些意外:“张少,您怎么不好好休息?”

    “血少主,有些事想麻烦你。”

    张横点了点头。

    “哦!”

    血梦泪更加的意外了,她还真想不出来,张横还会有什么事需要麻烦到她头上。

    “那张少就到屋里坐坐。”

    血梦泪很识趣地邀请张横。小院里人多眼杂,如果真有什么要事,自然是不方便说。

    “好!”

    张横欣然答应。

    血梦泪住的房间很清雅,显然这个女孩子很注重生活的品质,即使只是临时住所,依然布置的很温馨,充满了少女闺房的典雅和宁静。

    空气中洋溢着一股淡淡的幽香,这让张横的心神不禁微微一颤。

    不过,此刻心中满是心事,张横却也无遐顾及其他,在一张精致的仿古小圆桌边坐了下来,张横的目光望向了血梦泪:“血少主,我当日在明珠时,曾听你家血老太说过,好象你们血家当年的老祖,曾进入过传说中盘古大神心脏所化的血髓池所在的地方。”

    张横也不隐瞒,直接开门见山地问出了自己来此的原由。

    “张少,你怎么会想起这事?”

    这回,却是轮到血梦泪更加的诧异了。一对美眸不由微微一凝,神情中现出了惊疑。

    “唉,事情说来真是够头痛。”

    张横微微摇头,当下把自己发现王馨兰神魂中被沾染了消魂藤奇毒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消魂藤乃百品神媒中的稀罕之物,据我所知,这世上根本无药可解。所以,也许真的除了传说中的血髓池,别无他法了。”

    “什么?王小姐竟然中了消魂藤的奇毒。”

    血梦泪娇躯一震,俏脸刹那变得震憾无比。

    她显然对消魂藤也是有所知道,确实是被这一消息给震骇了。

    “张少!这事确实是有些麻烦了。”

    好一会儿,血梦泪总算回过了神来,神情凝重地道:“关于血髓池的事,我也曾听祖奶奶说起过。只是,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怎么清楚,要想知道得更详细,只能去问祖奶奶了。”

    “好,那我这次就跟你回明珠。”

    张横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做出了决定。

    在倭岛的事,基本已告一段落,善后的事自然有曾海洋在此处的老千门负责。

    巫王彩云飞,血梦泪以及操家和台岛特意过来助拳的青云子,欧阳家族等人,为了此事,在倭岛也已逗留了不少时间,现在事情已然解决,自然也不愿再留在此处。

    第二天,大家已开始准备着回程的各项事宜。

    幸好,自那天张横大闹永生之地,最后却以神使的身份安然离开。乙贺流那边,对于这次事件,采取了低调处理,甚至连原先一直在追查张横等人行踪的所有探子,也全部销声匿迹了。

    显然,以梅津基太为门主的乙贺流,已决定不再追纠此事,以免惹恼了神使,给他们自己带来麻烦。

    而且,从曾海洋那边传来的消息,乙贺流已开始对伊腾家族和江畔家族动手了。尤其是江畔家族,它的存在其实对梅津基太的地位有着很大的威胁。

    梅津基太可不是什么好吃的果子,立刻许下重诺,联合了一众乙贺流的长老们,意欲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江畔和伊腾这两个家族,连根拔起。一则也能消除隐患,另一方面也好对阴神之祖和神使有个交待。

    乙贺流内部狗咬狗,一片混乱,这也正是张横想看到的。

    一切准备就绪,张横与一众朋友告别,自己带着王馨兰与血梦泪他们,一起飞往了明珠。依旧是明珠植物园中那座血家的老宅,今天却是血家核心人物济济一堂,血老太也难得地出席了这次会议。

    现在,大家都已知道王馨兰的事,也明白张横想寻找传说中的血髓池。因此,所有人的神情都非常的凝重,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张少,关于血髓池的事,其实当年我们血家老祖,对此记载也并不详细。”

    血老太目光望向了张横:“而且,经过了这么多年,那里的地形地势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如果要再去寻找,可能会比较困难。”

    “嗯,老人家,这个我知道。”

    张横点点头,脸上却是现出了绝决的神色:“不过,就算此行千险万难,在下也是势在必行。”

    “既然张少已决定往古苗一行,我们血家必然会全力支持。”

    血老太欣然地点点头,对于张横为了王馨兰,不惜一切的举动,还是非常的欣赏。

    现在,她当然也知道了张横在倭岛的一些事迹,对张横的感观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心中对血家能有这样一位新巫神为主,也是感到无比的欣慰。

    “多谢老人家!”

    张横站了起来,由衷地向血老太抱拳至谢道。

    血家是古苗曾经的苗王,又有当年他们老祖的一些笔记,此事能有血家帮助,能成功的机会,更是多了几分。张横确实是对血老太充满了感激。更何况,这次在倭岛,也得到了血梦泪带领的血家众人之助,这自然也是由血老太做出的决定。

    可以说,血家如今确实是把自己当成了主人,成为了自己的左膀右臂。

    “张少折煞老身了。”

    血老太连忙站了起来,一把扶住了张横。神情却是渐渐变得肃然无比:“张少,您是巫族的新巫神,也是我们血家的主人。能为您办事,那是我们血家义不容辞的责任。”

    说到这里,血老太陡地双膝一屈,就要朝张横下跪,一边道:“张少,老身还有一事,要请张少为我们血家做主,请张少成全!”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