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2章 古苗苗王
    血老太竟然要向张横下跪,这顿时让张横一惊,连忙拉住了她:“老人家,您不必如此,有什么您尽管说,在下必然尽其所能。”

    不仅是他,旁边的一众血家人,也是个个脸色大变,不禁哗啦一下全部站了起来,目光刷地一下,全望向了这位血家如今的老祖宗。

    “张少,我们血家传承到现在,一直是古苗一族的苗王。只可恨到了老身这一代,却被贼人暗算,最终不得以带着族人背乡离井,流落在外。”

    血老太一对老眼里已是盈满了浊泪,满是皱纹的脸上,更是现出了愧疚之色:“老身此生最大的愿望,那就是能再次回归故里,否则,老身就算是到了黄泉地下,也无脸再见血家列祖列宗。”

    血老太声泪俱下,悲切之极。四周的一众血家人,也是个个脸色黯然,现出了悲切。

    当年的苗王血家一族,竟然被人赶出古苗之地,这对于任何一位血家之人,确实是无比的屈辱,也是血家的耻辱和痛。

    此刻,听血老太提起,在场的血家人确实是个个心中悲痛。

    “老人家,您的意思我明白。”

    张横慎重地把血老太扶到了椅子上坐下,这才神情肃然地道:“这次,在下既然要去古苗之地。那么,血家的事,在下也必然会全力以赴,给血家一个公道。”

    张横自然没忘了,当日血家之所以会认自己这个新巫神为主,其中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要想让自己帮血家夺回古苗的苗王之位。

    古苗本是古巫族的一个分支,所有的族人仍保持着最原始的信仰和崇拜,这么多年来,也一直祭祀的是当年的巫神。

    所以,自己这个新巫神,在古苗一族中,仍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按血老太的想法,就是想让张横这位新巫神,回古苗一族后,振臂一呼,联合当地的古苗各族,把当年夺位的贼子赶下台去。

    说来也是无奈,血家虽然传承千年,在古苗一族也担任了无数代的苗王,看似根深蒂固。

    古苗一族虽然处于苗疆腹地,人迹罕至。但是,在那里,却依然存在着一些古时的蛮夷族。彼此之间,经常会有争斗,再加上那里的生活环境和条件比较恶劣。许多时候,为了水源以及一些生活物资,古苗与蛮夷种族之间,便会发生战争。

    因此,这么多年来,古苗一族并不太平。到了血老太这一代,周边的蛮夷种族,更是出了几位力量强大的首领,双方之间的战争更是频发。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才会有贼子暗算血家,趁机夺位,甚至当年的血家那一代苗王,也在那次事件中殒落。

    从此,血家就没有了达到四品的绝世强者,也就没有了威摄的力量,更是失去了再次争夺苗王之位的资本。

    然而,血家岂肯就此罢休。就象血老太所说的那样,要是血家就这么灰溜溜地被赶出古苗一族,只怕血家后人,死后都无脸见血家列祖列宗。

    所以,当日在知道了张横的身份后,这才会把希望寄托在张横这个新巫神身上。

    当日张横接受了血家,心中自然也是早有打算,那就是等自己修为跨入四品,有了真正可威摄的力量,到时便可替血家出头了。

    如今,自己在经历了倭岛之行后,修为已突破到了四品,现在,血老太提出先前的条件,其实也正合时宜。

    心中想着,张横自然不会再犹豫,立刻答应了血老太。更何况,自己这次古苗之行,还得依靠血家,张横自然不会再推辞。

    “多谢张少!”

    血老太顿时激动得难以自己,一时间老泪纵横。

    哗啦啦!

    下面的一众血家人,已然齐齐拜倒,向张横叩头行礼:“谢张少为我们血家主持公道!”

    堂中的气氛陡然变得无比的炽烈,所有人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个个神情亢奋。

    血家等待了多年的梦想和愿望,这次终于有了实现的希望。

    接下来的几天,血家全部被动员了起来,在各地的血家精英,也被血老太发出的家主令招回,准备随张横这次前去古苗,伺机行动。

    张横也没闲着,趁着这段空隙,翻阅了血家的许多古藉,尤其是当年血家老祖的笔记,更是细细地研究了个透。

    五天后,终于张横他们要出发了。

    王馨兰暂时留在了血家,她身体虚弱,神魂所沾染的毒素,已然开始有发作的迹象。因此,由血老太这边亲自照顾,以抑制毒素的爆发。

    血家的一众精英,提前一步,由各位血家长老所带领,先行进入了古苗之地,为张横他们之后的进入,扫平一切障碍。

    当然,随同张横一起行动的人也不少,除了血梦泪和一位长老外,还有十多名血家的精英弟子。众人扮成了一个进山考察的考古队,开着几辆车子,就这么浩浩荡荡地进发了。

    苗疆一般是指的华夏西南部的地方,包括云南、四川、贵州、湖南、重庆等各省市部分。

    湘西是苗疆的别称,这个词有三个概念,一个是地理位置上的概念,指的是湖南的西部,沅水澧水流域,包括了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怀化市、张家界市、常德市。古代这里被称作苗疆,是苗族等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

    这里是华夏大陆的腹地,东临洞庭,西连川贵,南到广西,多丘陵而少平地,山势连绵起伏,地势险要,自古就是重要的边防要塞。

    古苗更是在苗疆的深处,那里条件更加恶劣,在古时被人们称为十万大山。一旦到了那里,放眼除了山就是山,天然环境无比的凶险。

    即使是生活在苗疆的苗民和少数民族的人,也很少会进入十万大山。因此,那是一片与外界与世隔绝的所在。

    三天后,张横他们的车队,进入了湘西的范围。眼前的地势有了很大的变化,平坦的平原不见了,放眼都是连绵的群山。

    幸好,现在的湘西,也不是古时的那样交通闭塞,公路已延伸到了山里,车队一路通行无阻,向里进发。

    望着四周或险峻或奇特的山势,张横微微沉吟起来。

    “嘻嘻,张少,怎么了?是不是在想王小姐呢?”

    血梦泪与张横同车,见到张横这副样子,不由咯咯娇笑道,想缓和一下气氛。

    “哈哈,血少主开玩笑了。”

    张横回过了神,目光望了血梦泪一眼:“湘西我还是第一次来。不过,据说湘西最神秘的是赶尸,不知这是不是真有其事?”

    对于湘西赶尸,民间的流传很多,但却也无比的神秘。张横虽然在玄门秘闻中,也曾看到过相关的记载,但其中并不详细,只是聊聊数语。

    此刻,进入湘西的境内,张横心中确实是有些好奇,传说中的湘西赶尸,到底有着什么神秘之处。

    “嘻嘻,张少,你这可是问对人啦!”

    血梦泪嫣然巧笑,朝张横做了个鬼脸:“湘西赶尸我还真知道。”

    “哦,那就请血少主说来听听!”

    张横顿时来了兴趣。反正路途无聊,全当是听故事解闷了。

    “嘻嘻,湘西赶尸也是一个玄门的门派,做这一行的被称为赶尸人。”

    血梦泪整理了一下思绪,俏脸上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古时,因为这一带交通不方便,沿途都是群山,平时人们外出就非常的困难。”

    “若是有人外出不幸遭遇了什么祸事,客死他乡。要把尸体运回去,更是难上加难。”

    血梦泪继续道:“于是,湘西这一带,就出现了赶尸人,帮人们把客死他乡的亲人,赶回家中。”

    “嗯!”

    张横点头。任何事情的出现,都有它存在的理由。湘西赶尸人,之所以出现,想必也正是适应了当时的需要。

    象现在,许多地方都实行了火化,赶尸这一行,也就渐渐的销声匿迹了。也许只有在湘西群山的一些偏僻之地,还存在着。

    “赶尸人一般都是夜晚赶路,白天休息。”

    血梦泪把她所知的一些情况,详细地说给张横听:“以前,各地还有专门为赶尸人以及那些死者准备的役站。当然,这样的役站会有一个特殊的标志,会在门口挂一张招魂幡。普通人一见,也就不会前去入住了。”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张横啧啧称奇。

    “当然啦!”

    血梦泪嫣然巧笑:“古时湘西赶尸已是成了一个产业,自然就会有人赚这方面的钱啦!”

    “赶尸人虽然神秘,但其实说破了也就那么回事。”

    血梦泪接着道:“其实赶尸人之所以能让尸体跟着他的招魂铃行走,这完全是因为,他们给尸体下了蛊。嘻嘻,真正让尸体行走起来的,就是种在死者体内的蛊。所以,湘西赶尸,其实就是我们巫族的巫术。”

    “原来如此!”

    张横脸现异色,心中却是恍然。

    做为传承了九黎古巫族的新巫神,张横自然了解,在巫术的巫蛊中,确实有许多蛊虫,可以让死人象活人一样行动。

    只是,他以前还真没想到,湘西赶尸,竟然就是利用了这些巫术。

    “对了,张少!”

    这个时候,血梦泪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俏脸上的神情不禁一肃:“上次您交待的事,如今已有了眉目。”

    “血少主的意思是?”

    张横陡地眼眸一凝,神情也变得兴奋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