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3章 千户苗寨
    “张少,上回你交待我们,要寻找以八卦卦爻为布置的风水店。”

    血梦泪嫣然巧笑:“经过我们在这里的人员仔细的找寻,前段时间确实是找到了一处类似的店铺。只是,刚好遇到了张少去倭岛,所以此事就一直没有向张少汇报。”

    “这次我们所经之处,正好经过那里。”

    血梦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所以,张少也顺便可以去看看。”

    “那就多谢血少主了。”

    张横的眼眸一亮,神情也变得兴奋无比。

    对于当日在邱教授那儿得到启示,后来异想天开,以立体八卦的形式,在华夏地图上,绘制了一个立体八卦图。最后得到了八个特殊的节点。

    而这些结点,正好印证了自己曾经的发现,后来更是在上京以及台岛,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说明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

    而且,在台岛那家珍佛居的经历,更是让张横隐隐地感觉到,以立体八卦在华夏祖脉上,布置立体八卦阵势,这背后绝对有着某种深刻的含意。

    只是,张横现在手头上有关此事的资料实在是太少,还完全无法明白这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

    此刻,听到血梦泪说,她这边也寻找到了一处,这却是让张横的心顿时活络了起来。他是迫切想获得更多的消息,也许就能解开其中的不解之谜了。

    雷山素有苗疆圣地之称,被誉为苗族文化中心。这里拥有丰富的自然生态和民族文化旅游资源,境内有71万亩的国家级雷公山自然保护区;有华夏民间艺术之乡之美称、全国第一座露天博物馆……郎德上寨;有华夏苗族第一寨……西江千户苗寨。

    西江千户苗寨。集优美的生态环境和古朴的民族风情于一体,这里的民族风情浓郁,苗族建筑、服饰、习俗、歌舞、乐器、工艺均保持着传统古老、原汁原味的内涵。

    血梦泪所说的那家店铺,就是在雷公山的西江千户苗寨。

    车队一路向山里行去,队伍中自然有熟悉这里地形地貌的向导,确切地说,是血家多年前就布置在此处的人手。

    马志刚三十五岁,一个看起来有些憨厚的中年男子,草色的皮肤,棱角分明的脸,让他整个人都有一种很野性的粗犷。

    他是血家的一名执事,早年就一直居住在这边,负责收集此地的各种消息,血梦泪所说的那家店铺,就是马志刚在这边寻找到的。

    当张横他们的车队,进入雷公山的范围,马志刚得到消息,早就等在了那里。

    “张少,您要寻找的那家店就在我们西江千户寨,属下这就带您去。”

    马志刚向张横行了一礼,神情很是恭敬。

    “那就麻烦马大哥了。”

    张横点头。当下,也不迟疑,与血梦泪一起,就跟着马志刚向寨子里走去。

    寨子就座落在四面环山的一片山谷中,占地足足有数百亩。一条可以并列奔跑四匹马的青石板路,笔直地延伸向寨里,成为了千户寨的中心街道。

    两边的建筑确实是保留着苗族独特的风格,一座座吊角楼星罗棋布地分列,走入其中,确实是一下子感受到了异族的风情。

    尤其是街道上来往穿梭的人们,全是穿着苗族的特色服饰,那些身上挂满琳琅满目银器的少女,简直让人目不遐接。

    张横暗暗点头,苗族的风情他其实早已见识过了,当日在巫王寨时,所见所闻,就与此地有些类似。而且,从一个风水师的角度来看,他也能看出来,整个西江千户寨,与当日的巫王寨一样,是按某个星晨运行的星图来布局。

    足见,巫族文化中的星相占卜,已是在苗疆苗族中根深蒂固。只要是年代久远的苗寨,都会保留着巫族文化的特性。

    “张少,雷公山这边,虽然被誉为苗族第一寨,是苗族的圣地。”

    见张横饶有兴趣地望着四周,一边的马志刚介绍起来:“不过,这只是外人所给的称号,在我们真正的古苗眼里,这里仍是古苗的外围。”

    “嗯!”

    张横点头,他自然知道,真正的古苗那是在苗疆的腹地,很少与外界接触,仍保持着一种原始的生活状态。比起西江千户寨,基本已与现代社会溶为一体,那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而且,生活在千户寨的苗民,其实都已是熟苗,受汉文化的影响很大。如今基本上与汉族也没多少差别了。”

    马志刚有些感慨:“这里已成为一个旅游胜地,苗民们与汉人经商,通婚,完全溶入了现代的社会。”

    苗族也并不是一个单一的种族,其内部有很多分支,每个分支各有特色。不过,对于外人来说,也许分不清其中的分类。但是,一般人却都知道生苗和熟苗。

    生苗就是保持着最纯萃的古苗生活习惯,不与外界接触,也不与汉人通婚。在很多人眼里,那是些不开化的原始民族。

    熟苗就不一样了,受汉文化影响很大,甚至基本已溶入现代社会,即使穿的仍是苗族传统的服饰,但生活习性等,已不再苛守古苗的一些习俗。

    几人说着话,已是进入了千户寨的中心。这里横向又多出了一条青石板的街道,而且,街道两边的房屋,式样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再是先前苗民们传统的吊角楼,而是一排排青砖黛瓦的平房或二层楼的建筑,很有明清时的风格。

    “张少,这条街里的民居,全是明清时建造的。”

    马志刚手指指了指那些房屋:“虽然我们苗疆千百年来,一直听从苗王的号令。不过,早在魏晋之时,当时的朝庭,就已注意到了我们苗疆这边。因此,从那时起,朝庭就一直想把势力延伸过来。到了明清之时,对我们古苗外围的地区,影响已是很大。因此,这里才会出现许多明清时的建筑,这都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

    “嗯!”

    张横又点了点头,苗疆的历史他虽然不怎么清楚,但偶尔也听血梦泪说起过,知道在曾经过去的千百年里,这一片地域苗王与朝庭之间,也发生过无数的战争。

    说到底,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利益的分争,争斗也就难免了。

    “张少,您要找的那家店铺,就在这条街上。”

    马志刚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领先向那条明清建筑特色的街走去。

    这条街显然是这里的商业街,两边的房屋全是商铺。不过,这里并不是象张横在钱塘以及台岛和上京看到的那样,是一条专业的风水街。

    此处的商铺,大多经营的是各色民族特色的商品,各种苗族的工艺品琳琅满目,许多商店的门口,有穿着传统苗服的少女,在哟喝着招揽生意。

    也有苗族的工匠在当场制作手工艺品,不少前来此旅游的人,围在四周,热闹非凡。

    当然,店铺中也有茶馆酒肆等专营苗族特色食物的,许多当地人悠然地坐在那儿,空气中洋溢着恬静和平和的气息。

    “就是这里了。”

    这个时候,马志刚带着张横和血梦泪两人,已来到了一家店铺前,他悄悄地用手指了指。

    “天星阁!”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目光望向了那家店铺,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

    店铺并不大,也就数十平米,是一间两层楼的青砖建筑,在众多的店铺里,并不怎么起眼。

    不过,店门口挂着的黑底金漆的那块扁额,却是引起了张横的兴趣。

    这块匾额是用汉字中的篆体所写,笔力雄浑,苍劲有力,仿佛是刀刻斧凿上去一样,足见当年写下这几个字之人的功底。

    招牌显然已存在了很多年,黑底和金漆都似乎看不出它本来的颜色,灰蒙蒙的一片,可见它经历了无数年的风雨。

    而让张横心中一动的是:在这店铺的大门边,摆放了一样东西,却是无比的奇特。

    那东西看起来是松枝所制作,上面还保留着松针。在松枝上,有竹片以及棉签等物,在上面装饰成一个奇怪的造刑。就这么插在一个花盆里。看起来就象是一般人家所装饰的盆景。

    但是,张横却是敏锐地嗅到了一股血腥味,再仔细一看,更是看到整株如同是盆景的物品,上面沾染着一层褐色的油脂物。

    “这应该是某种生物的鲜血。”

    张横心里咕噜了一下:“看来,这个盆景,绝不简单,似乎是某种风水道具。”

    张横已感受到了这件物品散发的一种奇异波动,很隐晦,不象煞气,却也不是什么吉祥之物,一时还真有些猜不透它的用途。

    “张少,您是不是对这祭神幡有兴趣?”

    见到张横神情怪异,马志刚立刻看出了张横的心意,不由低声道。

    “祭神幡?”

    张横一怔,满脸的狐疑。

    “是的,这是一种祭神幡,在我们苗疆一带,许多巫师用它来镇宅。”

    马志刚连忙道:“就以这枝祭神幡来说,它是用枝发有三叉的松枝,大概八十公分高,上面用白绵纸条缠起来,做为十二阴旗。松枝用酒水香烛,以及公鸡砍下头把血滴在上面。”

    “还需要用我们这里特产的七根龙竹,竹尖如筷子长短,把它破开两半,然后中间用竹条缠住,留有缝隙,弄几个木肖子往盆里插着,就制作成了祭神幡。”

    马志刚显然对此很内行,把制作祭神幡的材料和过程说了一遍。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