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4章 三足巫蟾
    “张少,不同的祭神幡有不同的作用。不过,一般来说,祭神幡可以挡煞避邪,还有镇宅的效果。”

    马志刚继续道:“只是,这家店铺,在门前放上祭神幡,其实还有一个招牌的意思,是在告诉人们,它这家店出售的东西与巫术道具有关。”

    “嗯,原来是这样!”

    张横心中恍然了。苗疆各族都有自己的风俗习惯,所以也只有熟悉的人才能知道其中的奥妙。

    心中想着,张横已跨步向店里走去。

    因为是老房子的原故,店堂的光线有些阴暗,地面上铺的也仍是明清时的那种青砖,举目望去,店堂里的摆设更是显得很是陈旧,甚至那几个橱柜,依然都是以前的老物件,给人一种苍桑的感觉。

    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神情中现出了怪异:“果然是八卦爻局,看来,这一家确实是没有找错。”

    不错,店堂内的格局一目了然,除了三排橱柜外,就是在旁边放有一套黄梨木的待客沙发,两名身穿少数民族服饰的姑娘,站在柜台后,想来应该是这里的服务员。

    张横的目光落在了那三列老式橱柜上,他已然看出来了,这三列橱柜,正好形成了八卦爻局中的坎爻,坎为水,因此,这间屋里,隐隐的就有一种阴暗潮湿的气息在弥漫,让走入店堂的人,不由自主地感觉到冷嗖嗖的。

    见到有客人进来,两名少数民族的店员主动迎了上来,笑盈盈地与三人打招呼。

    马志刚连忙上前应咐,张横和血梦泪两人,却是在店堂里仔细地观看了起来。

    这里确实是专营风水道具的地方,确切地说,是专营巫术道具的所在。

    在苗疆的各个民族中,没有风水这个概念,他们所信奉的是古老的巫神,所熟知的也是巫术,这里是巫文化的发源地。因此,此处的神学自然就是巫学,一切都与巫脱不了关系。

    这不,摆放在橱柜里的东西,与张横在钱塘上京等地看到的风水道具,完全不同。不仅是形状,而且在材质上,更是有很大的差别。

    风水道具对材质的要求有很多的禁忌,多用玉石和铜等物。

    但是,在巫术道具里,张横看到的更多的是各种天然材质的竹木等材料,甚至许多东西,他都无法辩认出是什么材质。

    不过,在每一件看起来奇形怪状的巫术道具中,张横敏锐地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波动,气息很怪异,不象风水道具那样纯正,似乎偏向阴柔。

    就以三个橱柜中,放在最中央的那一只蟾蜍来说,就非常的感觉诡异。

    蟾蜍在风水道具中也应运很广,人们最熟悉的就是三足金蟾:头顶有太极两仪,背上刻着北斗七星,嘴里含着两串铜钱。虽然是三足,但全身金灿灿的,无比的华丽。

    三足金蟾具有招财的功效,一般把它放在家中大堂,就可镇宅聚财,是很多风水师常用的风水道具。

    可是,眼前这店铺中的蟾蜍,与张横平时所见的完全步同。形状虽然也是三足,但它浑身黑乎乎的,表面上刻满了怪异的符号。

    再看它的眼睛,竟然象是两粒血色的珠子,透着妖冶的红光,看着就让人有种心悸的诡异。

    “张少,这是巫术中的三足巫蟾。”

    见张横注视着那只怪异的蟾蜍道具,脸现诧异之色,一边的马志刚解释道:“三足巫蟾也是具有镇宅的作用,尤其是把它放在屋里,可以让一些毒虫毒蛇退避三舍,是我们苗疆百姓中最常用的巫术道具。”

    “是吗?”

    张横的眉毛微微一挑,心中更加的惊疑了。

    在风水道具中,也有驱虫避邪的一些特殊用品,象当日在胡庆堂,胡博渊店门口所布置的那个风水阵,就有这样的奇效。

    只是,这家店铺仅仅只用一只三足巫蟾,就可以让毒虫毒蛇等毒物退避,这确实还是有些出乎张横的意料。

    这足以说明,这件巫术道具,有着某些特殊的力量。

    心中想着,张横的天巫之眼已然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橱柜中的这只三足巫蟾。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眉毛陡地扬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在天巫之眼真实视野中,张横终于窥探到了这只三足巫蟾的奥秘。除了它身上绘制的各种巫符外,最重要的是它这对血色的眼珠,里面竟然封印着两只浑身血色,看起来象蚂蚁的虫子。

    “血蚁!”

    张横的神情一阵古怪,他已立刻认出了那两只象蚂蚁一样血色的虫子,正是当日在巫王寨的秘藉中,看过的一种异虫,血蚁。

    血蚁至寒至阴,平时以各种毒物为生。只不过,它们是群居的生物,单只的血蚁并不可怕,若是万千只血蚁聚集在一起,那就算是苗疆最可怕的金蛇,也只有逃之夭夭的份。这只三足巫蟾,制作者正是利用了血蚁的气息,把它们封印在它的眼珠里,以驱赶毒虫毒物。

    明白了这只三足巫蟾的奥妙,张横心中一动,不由更加仔细地观察起了旁边的那些巫术道具。

    果然,在他的真实之眼下,这些道具的所有秘密,完全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基本上,摆放在这里的巫术道具,内部都会封印着一些奇异的虫子。显然,巫术道具的力量来源,仍是巫文化中最重要的那些虫蛊。

    走了一圈,把三列橱柜中的东西看了个遍,张横的目光望向了二楼。

    他今天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研究这些巫术道具,而是想会一会这里的主人,与之接触,也许能从中探察到关于八卦卦爻的隐秘。

    马志刚立刻会意,笑着向张横道:“张少,二楼是此店主人多年收藏的精品,一般只有店主的熟客才可以上去,普通客人,是被拒绝的。”

    “不过,我与此处的老板也算是熟悉,所以张少要上去,倒是没什么问题。”

    马志刚道。

    他被血家安排在此处,对外的身份可也不简单,乃是一家商行的老板,在苗疆一带,很有名气。他所经营的志远商行,遍布苗疆各洞各寨,很受当地人们的尊重。

    果然,马志刚向两名店员出示了一个信物,两名店员的神情顿时变得恭敬起来,其中一人道:“马老板,我们谷老板今天有贵客在接待,他就在二楼,我先去给您通报一下,看他是否方便。”

    “好的!”

    马志刚点头。

    天星阁的老板名叫谷陆生,今年才三十二岁,据说祖上是从云南那边来的,在这里也已居住了无数年,这家天星阁就是谷家的祖传产业。

    而且,据马志刚的调查,这位谷陆生也不是普通人,乃是一位巫师,甚至谷家就是巫术世家,在这一带也是很有名气,平日里周围的苗民有个什么神奇玄异之事,都会来找他。

    那名女服务员上了二楼,很快,她就走了下来,向马志刚嫣然笑道:“马老板,我们谷老板有请。”

    “哈哈,那多谢了。”

    马志刚也不客气,立刻带着张横和血梦泪两人,向二楼走去。

    楼梯是那种老式的木梯,踏上去咯吱作响,看来年份也是很久了。不过,保养的很好,完全没有虫蚀的痕迹。显然,店里的那些巫术道具,对这间房屋还是有很大的保护作用。

    马志刚已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对二楼的环境很熟悉,他熟门熟路地带两人走上了楼来。

    楼梯口有一扇木门,此时此刻,一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身穿一身民族服装,满脸微笑地迎候在那里。看到马志刚,他隔着老远就伸出了手来:“哈哈,马老板,是那阵风把你吹过来了,稀客,稀客啊!”

    “哈哈,谷老板,客气了,今天有两位朋友到我那边,对我们苗族的一些风俗特色非常感兴趣,所以特意带他们过来看看。”

    说着,便把张横和血梦泪介绍给了谷陆生。

    “两位是外面来的贵客,能到我这小店,是我的荣幸。”

    谷陆生笑着与张横和血梦泪打招呼,目光却是微微一凝。

    他立刻感受到了眼前这两人的不同寻常。

    张横的神情也是不禁一肃,他已看出了眼前的这位谷陆生,是位达到了二品顶峰的玄门修士。只不过,他可能修练的功法有些特别,整个人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双方打过了招呼,谷陆生在前,引领着三人向木门内走去。

    里面就是一个厅堂,摆设仍然是明清时的那种布局,四周有几个立柜,上面零星地摆了几件巫术道具,从那些巫术道具散发的气息来看,确实是比下面橱柜中的东西更强大。

    在厅堂的中央,摆放着一套待客红木家具,而此时此刻,在那里,正坐着几个人,面前放着精致的茶具,显然正是谷陆生今天接待的贵客。

    看到有人进来,那边的几人也目光都望向了这里。

    然而,当看到张横,那里的两个客人不禁脸色大变,其中一个年青人更是猛地站了起来:“是你!”

    张横也是神情一滞,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也不由说出了一句同样的话:“是你!”

    不错,坐在那边的其中两人,张横确实是认识,而且还有过一些过节。只是,张横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他们。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