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5章 大祭司
    “李孔亮!”张横的眉毛微微一挑,心中很是诧异。

    坐在二楼的其中两人,正是当日在倭岛青龙麻雀馆,与张横斗气的李孔亮和他的那名随从乐伯。

    只是,张横还真没想到,竟然会在千户寨这样偏僻的地方,遇到他。

    “嘿嘿,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李孔亮嘿嘿冷笑起来,神情阴厉之极。

    那天张横虽然是以王一鸣的身份和面貌出现。但是,在亲眼看到张横率领一众人,暗中伏击伊腾樱子后,李孔亮自然对他进行了调查,立刻就明白了张横的真实身份。

    之后,他也一直在观注张横与伊腾家族之间的争斗。本以为,张横就算最强悍,所带的那些人虽然也是实力不错,但要与伊腾家族这条地头蛇斗,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那知,最后的结果却是大出他的所料,伊腾家族竟然被张横这边打得七零八落,甚至不得不把靠山乙贺流抬了出来。

    最让李孔亮震惊的是:张横他们与乙贺流之间的争斗,最后竟然不了了之,好象双方达成了某种默契,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结束了争斗。

    这让李孔亮感觉惊疑的同时,也对张横是越来越感到神秘。

    如果换了其他人,肯定是对张横充满了忌惮。但做为玄武门的少主,李孔亮却从来不知畏惧为何物。尤其是那次在青龙麻雀馆,与张横呕气,竟然让他输掉了一个亿美元,让他原本可以潇潇洒洒地在世界各地游历的计划,最终化为泡影,不得不灰溜溜地结束旅程回玄武门。

    对于李孔亮来说,那一个亿美元,是他这么多年来的所有积蓄。张横让他输了老本,他已是把张横恨之入骨。这也是那天晚上,他和乐伯两人,曾经拦截张横的原因所在。

    所以,现在竟然意外地遇到张横,李孔亮那里会有什么好脸色。

    “李少门主,您与这位先生认识?”

    谷陆生正想为屋里的人介绍,突然看到李孔亮这副神情,一时惊愣在当场。

    不仅是他,马志刚也满脸的惊诧。

    只有血梦泪眼眸微微一凝,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在场的这么多人中,只有她知道当日李孔亮与张横在青龙麻雀馆外的事,知道这人与张横有过节,只是,她也没想到,今天会在天星阁这里再遇到李孔亮。

    不过,血梦泪的目光扫过场中众人,神情却是陡地一滞,最后落在了三名客人中的最后一人身上,心中暗道:“怎么他也在这里?”

    那是一位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者,穿着华丽的少数民族服饰,正悠然地坐在那儿品茶,看起来气度不凡。血梦泪在看到他的刹那,立刻认出了这人的身份,心头却是暗自惊讶。

    “哈哈,谷大师,本少与这位张横张少,可不仅是认识。”

    李孔亮目光转向了谷陆生:“而且还是老朋友!”

    李孔亮在老朋友这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只要不是傻瓜,便可听出,他说的这个老朋友,乃是反话。

    谷陆生的脸色微微地变了,望望李孔亮,再看看马志刚,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与马志刚也算是多年的交情,而且在生意上有所往来,彼此的关系一直不错。

    但是,他更知道李孔亮的身份和来历。这本是两个他都不想得罪的人。可是,现在马志刚的一个朋友,竟然与李孔亮之间,似乎有些过节。现在却是冤家路窄,在自家的店里相遇,这让他尴尬无比,一时僵在了当场。

    “谷大师,也许你不知道,我们这位张少,可是了不起的人物。”

    李孔亮可不想就这么放过张横:“据本少所知,他在风水上的造诣,乃是真正的大师级别。”

    “是吗?”

    谷陆生下意识地目光转向了张横。

    他虽然是位巫术修练者,但做为玄门中人,自然清楚阴阳风水门派。

    此刻见李孔亮故意抬高张横,他猛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哈哈,好说,好说!”

    张横不冷不热地回了李孔亮一句,他可对李孔亮没什么顾忌。

    当日从青龙麻雀馆回来,张横也从紫灵那儿,知道了李孔亮的情况。

    李孔亮所在的玄武门,虽然是一个传承自元古的古老门派。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好象是为了遵守某个曾经的诺言,一直避世隐居,很少在俗世行走。

    这些年虽然蠢蠢欲动,开始有门人外出。但避世这么多年,对外界的影响力却并不大。

    张横虽然不愿招惹这样老古董的门派,但如果对方真的要想对付自己,张横可也不会害怕。修为跨入四品,张横的心境和眼界,也完全不同了。

    “张少,来的好不如来得巧,难得你这位汉家的风水大师来我们这偏僻的苗疆。”

    李孔亮眼眸一凛:“正好本少与谷大师遇到了一点问题,张少可否指教一下?”

    说着,他也不管张横的反应,手指指了指坐在旁边的那名身穿少数民族服饰的老者:“本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雷公山蒙丝乌拉大祭司,他最近寨中出了点事,一时无法解决,前来请教谷大师。本少适逢其会,现在张少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参详参详。”

    “蒙丝乌拉大祭司,这位是汉族来的风水大师张横张少,您的问题,也许他能帮上忙。”

    李孔亮向那名少数民族的老者,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张横。

    “张大师?”

    蒙丝乌拉大祭司是位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苗人,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他显然对风水师这个职业并不怎么了解。听了李孔亮的话,不禁满脸的狐疑,一边打量着张横,一边向张横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蒙丝乌拉大祭司?”

    张横不由目光转向了老者,心里微微有些惊讶。他还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苗族老人,竟然就是雷公山的大祭司。

    大祭司是苗疆各个部落首领的尊称,这个名称一般都是世袭,早年是受苗王所封,一直沿续到如今。

    虽然雷公山成为旅游胜地,与外界交往也已有上百年,自明清时代起,就几乎溶入了外面的世界。

    不过,苗疆有着自己的传统,纵然受外界影响很大,但其基本的架构模式,却依然沿袭着千百年前的习惯。

    所以,一名大祭司,可以说仍掌控着他所在部落的权力。许多事情,要想在这里做些什么,没有大祭司的支持,只怕寸步难行。

    因此,知道眼前这个老者乃是雷公山的大祭司,张横确实是很惊讶。

    只是,让张横心中疑惑的是:看李孔亮如此慎重其事地说蒙丝乌拉大祭司出了点事,并且象是与风水有关。那么,这位苗族在外围的第一寨,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呢?

    “哈哈,谷大师。”

    这个时候,李孔亮哈哈笑道:“既然是要解决事情,我们光坐在这里也没用,那就一起去蒙丝乌拉大祭司的地方看看吧!”

    “好,李少门主!”

    谷陆生微一沉吟,问询的目光望向了蒙丝乌拉,见他点头,立刻答应道。

    “哈哈,那张少,一起去看看吧?”

    李孔亮满是挑衅地望向了张横。

    张横冷哼一声,根本不为所动。

    他可与谷陆生和蒙丝乌拉都没什么关系。如果就光凭李孔亮这么几句话,就想把自己给卷进去,张横岂会让他如愿。

    更何况,看李孔亮的架势,这家伙明显不怀什么好意。

    然而,还没等张横后面有所动作,一边的马志刚却急急地向他使眼色,好象是要他立刻答应下来。甚至血梦泪也悄悄地扯了扯他的衣服,做了个答应的手势。

    “怎么回事?”

    张横很是疑惑,不明白两人为什么要自己急着答应。

    但看到两人急切的神色,张横微一沉吟,立刻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雷公山是古苗的最外围,也是血家这些年来一直想拉笼的对象。只是好象雷公山的大祭司一直态度暧昧。

    现在,既然有与雷公山大祭司接触的机会,所以血梦泪和马志刚才会如此的着急。

    而且,张横虽然对李孔亮没什么好感,但他所说的蒙丝乌拉大祭司出了点事,还是让他感觉好奇。尤其是似乎所谓的出了点事,应该与风水有关。

    以雷公山大祭司的身份,他出了点事,要求人帮忙,可绝不会简单。这让张横也来了点兴趣。

    一念及此,张横也就不再犹豫,终于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李孔亮和乐伯以及蒙丝大祭司三人,已举步向楼下走去。谷陆生向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领先来到了楼梯口。

    蒙丝乌拉大祭司所住的地方,就是整个雷公山的中心,雷公山的山顶。那里有一座城堡似的建筑,一条水泥公路,直通那里。

    一行人分乘三辆车,在一众大祭司的护卫车队护送下,向雷公山而去,一路上,谷陆生连忙向张横介绍起了蒙丝乌拉大祭司的来历,更是把他所知道的一些情况说了出来。

    蒙丝这个姓是苗族的古老姓氏,蒙丝乌拉这一脉,自数百年前,就一直是雷公山的大祭司。在雷公山这一带,有着极高的威望和权力。

    血家这次要夺回苗王的位置,虽然针对的是苗缰深处的古苗一族。但如果能与外围最大的苗族部落搞好关系,对血家的帮助自然是非常的大。

    正如张横所猜测的那样,血梦泪和马志刚是迫不急待想与蒙丝乌拉之间产生点交集。这可是一个双方有可能交好的机会。

    简略地介绍了蒙丝乌拉大祭司,马志刚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张少,蒙丝乌拉大祭司,他的家里,这段时间确实是出了点诡异的事情。”

    马志刚继续道:“而且,这些事,如今在整个雷公山,已是弄得人心惶惶。所以,蒙丝大祭司,这才不得以来向谷陆生求助。”

    “为什么?难道这位谷陆生也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这回,张横是越听越迷糊了。以蒙丝乌拉大祭司的身份,他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怎么会求助到谷陆生身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