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6章 宅巫
    “张少,谷陆生虽然只是开了家巫术道具店的小老板,但他确实是有些与众不同。”

    马志刚立刻看出了张横心中的疑惑,连忙道:“因为,他是巫师中很少见的宅巫。”

    “宅巫?”

    张横的眉毛微微一挑,心中更是诧异。

    张横当然知道,巫师其实只是个统称,它也有着不同的分类。

    按照九黎古巫族的习惯,一般巫师分成两大类,一为专司一族祭祀,主持族中占卜的巫师。

    另一类就是擅长巫术,并为族中百姓服务,比如婚葬嫁娶,以及平时医疗治病的巫术师。

    其中因为巫术师所司的职业比较多,所以又可以分成很多类。而宅巫就是巫术师中的一个分支。从名称上就可以看出,宅巫与住宅有关。

    苗疆等少数民族,虽然没有阴阳风水这一说,但他们在住宅以及先人死后选择坟地上面,也有着他们特别的讲究。而专门为人们选住宅地址,以及先人坟地的,就是宅巫。

    只不过,自当年九黎族被黄帝所败,九黎古族衰落,许多传承流失。其中宅巫就是断了传承的一支。

    据说,现在留下来关于宅巫的巫术,大都是一鳞半爪的残余,人们要找真正的宅巫,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如果有这方面的需要,也大多是由其他巫术师代劳。

    张横还真没想到,自己这次寻找到的八卦卦爻店铺的主人谷陆生,竟然就是失传了的宅巫传人。

    张横的眼眸渐渐亮了起来。现在,他对这次去蒙丝乌拉大祭司家里,化解他所为的问题,兴趣更浓了。也许,这次可以看到传说中宅巫的手段。

    “嗯!”

    心中想着,张横点了点头:“马大哥,那么,蒙丝乌拉大祭司那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张横终于问到了问题的关键。

    需要请谷陆生这样的宅巫传人去解决问题,看来蒙丝乌拉那边的问题绝不简单。

    “张少,蒙丝乌拉大祭司家的问题确实是有些诡异。”

    马志刚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前段时间,我们这边一直下大雨,就在大约半个月前,蒙丝乌拉大祭司所在的城保中,他们家祭祀先人的祠堂,地基出现了垮塌,让祠堂塌了半边。”

    马志刚说起了事情的经过:“这顿时让蒙丝乌拉大祭司大惊失色。”

    要知道祠堂对于一个苗族的大祭司来说,那无疑是最重要的地方所在。里面不但供奉着蒙丝家族的列祖列宗,更是代表着蒙丝家族的历史。

    祭祀先祖的祠堂,竟然塌了半边,这岂不是惊扰了蒙丝家族的各位先人?

    于是,蒙丝乌拉那敢迟疑,立刻把族中负责占卜的大巫师请了过来,让他占卜自家祠堂突然塌方预示了什么。

    大巫师也感觉事态的严重,立刻作法占卜。得出的结论是:这是蒙丝家族的先祖预先示警。

    至于到底示的是什么警,或者蒙丝家族以及整个雷公山部落,到底会发生什么,大巫师却无法占卜出来。因为,后面的占卜被一股神秘力量所影响,根本看不到真相。

    不过,从占卜的结果来看,这并不算是凶兆。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先祖示警,这还是一种吉兆。否则,要是待事情发生了,再说什么都迟了。

    祠堂的地基是被多日下雨形成的地下暗流所冲毁,根据蒙丝乌拉派人对地基的调查,发现地底许多地方,已被暗流所淘空,完全无法修复。

    就算是把塌方的祠堂重新修好,也无法保证它今后的安全。

    最后,经与族中一众长老商议,蒙丝乌拉大祭司,终于决定,把祠堂另迁新址。

    为此,蒙丝乌拉大祭司请大巫师为新祠堂选址。

    大巫师蒙丝安德已是年近百岁的老巫师,在雷公山部落德高望重,本身也是在巫道上造诣很高。因此,象选择祠堂这样的重大事件,非他莫属。

    三日后,大巫师蒙丝安德重新作法占卜,最终选定了一处地方,做为新祠堂的地址。

    然而,就在新址开始建造祠堂,工人们开始打地基的时候,却是突然出了意外。

    首先是打地基的工人,在动工不久后,全部昏死在了工地。

    而最让人惊骇的是:在静室中冥想的大巫师,在那一刻,突然发出了一声惊恐的惨号。

    当听到声响的族人,进入静室的时候,所有人都被静室里的情形所惊呆了。因为,德高望重的蒙丝安德大巫师,竟然七窍流血,已死在里面。从他死时面目扭曲,无比痛苦的模样来看,显然在他临死之前,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让他无比恐惧的东西。

    这一消息刹那震骇整个雷公山,所有人都立刻意识到了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不是吗?先是蒙丝家族的祠堂塌方。紧接着就是大巫师莫名其妙的死亡。这可以说是雷公山部落这么多年来,发生的最震憾人心的事。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主掌了此地无数年的蒙丝家族,乃至整个雷公山部落,即将发生什么大灾难呢?

    尤其是大巫师曾对祠堂塌方事件的占卜,所得到的结果是先祖的示警。

    一时间,整个蒙丝家族以及雷公山部落的苗民们,人心惶惶。

    蒙丝乌拉做为大祭司,更是为此愁眉不展。虽然族中另外还有几名巫师,但这几名巫师尽皆是大巫师的徒弟,在修为上根本不能与大巫师蒙丝安德相比。

    现在,连大巫师也因为此事而莫名其妙死亡,其他的几名巫师,根本不敢插手此事。事情顿时陷入了一个僵局,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最后,还是蒙丝乌拉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请高人前来察看,是不是能化解这次危机。

    于是他就想到了千户寨上开巫术道具店的谷陆生。蒙丝乌拉自然也知道,这位店主乃是古巫中宅巫的传人,也许他对此能有什么破解之法,找出这次事情的根本。

    “张少,这次蒙丝乌拉大祭司,出现在谷大师的店里,想来就是蒙丝乌拉请他前去帮忙。”

    说到这里,马志刚微微摇头:“我们正好碰上了。只是,那位李孔亮李少门主,他与谷大师是什么关系,又怎么会参与到此事上,属下却是毫无所知。”

    “嗯!”

    张横微微点头。

    听了马志刚的述说,张横现在心中的那团好奇更甚。正如马志刚所说,发生在蒙丝乌拉家族中的祠堂塌方事件,确实是有些诡异。张横也一时想不出,就算是有风水的冲煞,怎么可能让一位巫族的大巫师莫名其妙地死去。

    那么,这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车子里一时陷入了沉默,张横,马志刚以及血梦泪三人,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气氛变得很是压抑。

    幸好,这个时候,车子已沿着上山的公路,来到了蒙丝乌拉家族所在的雷公山山顶城堡。

    整座城堡是用巨大的岩石所砌成,城堡外围有高高的城楼,一排紧密的城垛,恍然就是一个战争堡垒。

    这样的城堡,是数百年前,蒙丝家族为了保护自己而建立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确实就是为战争而建。

    不过时代到了现在,它做为战争堡垒的意义已并不大。毕竟如今的社会,不再是当年那个动乱无法度的年代。反尔它的观赏和历史价值更高。

    几辆车子驶到城堡前,在城楼上守望的族人,看到领头的车子,立刻认出了是大祭司蒙丝乌拉的座驾,立刻发出了信息。

    城堡两扇巨大的门缓缓地打开,让车队驶入了里面。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细细地洞察起了四周的环境。

    车子一进入这座城堡,一种古老而苍桑的气息迎面扑来。地面还是青石板的道路,放眼望去,旁边的建筑也都保持着数百年前的样子,有些斑驳的墙面,无一不在向进入这里的人们,宣告着它古老而悠远的历史。

    “好一个贪狼星局!”

    随着城堡的深入,张横心中不禁一阵感叹,他已看出了这座城堡的格局。

    巫族虽然不讲阴阳风水,但是,巫术中有凌空九星之术,这是另一种以星相为基础的术法,与阴阳风水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座城堡就是以北斗天枢的天狼星局为基础,设立的一个九星凌空布局。

    天狼星又称小天罡星,主宰一方,威镇一地,化作兽形时为金鳌、龙龟,是华夏神话中的一种神龟。通常是权利和财富的象征。

    这里的城堡形状就如同是一条横卧的金鳌,完全符合了贪狼星局。这足见当年建造这座城堡时,蒙丝家族的先人,也是请高人布置过。

    不仅如此,张横也感受到了贪狼星布局的那股犀利和雄浑的气场,心中暗暗点头:虽然经历了数百年,但这座城堡的力量还在持续,怪不得蒙丝家族在经历了时代的变迁,甚至几次的改朝换代,仍能雄霸一方,传承着这个大祭司之位。

    正心中沉吟,这个时候,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凛,目光也望向了城堡的后方,心中更是咯噔一下:“这是怎么回事,那里怎么会有如此浓重的凶煞之气直冲而起?难道?”

    嘎吱!

    正满心的狐疑,突然,前面的车队已在一座高大的建筑前停了下来,前面车子中的蒙丝乌拉和谷陆生以及李孔亮等人,也都走下了车。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